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4 第四章——入魔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4 第四章——入魔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4 第四章——入魔



“魅魔?那是什么?是类似于吸血鬼的东西吗?”
这陌生的词语唐突出现在话题中,让绮莉觉得莫名其妙。
“可以这么理解哦,我们是比人类要高等的优秀种族”
“种族?哦哦,我懂了,意思就是说我可以转职成一个新的职业对吧?”
依靠跟托尼打了几个月游戏的经验,她很快理解了状况。就跟拿起剑的人就是剑士,拉开弓的人就是弓箭手一样,而魅魔这种职业的武器……是什么来着?
“没错,而且我们比任何一种职业都要强大。能力、美貌、金钱、地位、幸福、以及男人,所有你想得到的一切,在成为了魅魔后都能得到~”
斯塔的脸紧贴着绮莉的脑袋,她嘴里呼出的香甜气息扑面而来。绮莉脸上泛着红晕,欲望的荷尔蒙急剧上升,即便对方跟自己一样是女性,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
“那我现在要怎么做?”
脑袋变得昏昏沉沉的绮莉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你不需要做什么,你只需要放轻松,好好享受你作为低劣种族人类的最后一个晚上,也是最幸福的一段时光。来,什么都不要想,闭上眼睛,把身体交给我就行”
恶魔的低语在耳边响起,绮莉的眼皮不受控制地往下掉,大脑也进入宕机状态,逐渐被粉色的迷雾所覆盖。
“啊~!”
她一下子没忍住,发出一声娇喘。
“好漂亮的大腿呀”
斯塔趁她脑袋发昏,意识模糊,一只手搂住她的细腰,另一只手伸入她的裙下,温柔地抚摸她的大腿内侧,手指在大腿表面游走的过程中,“一不小心”轻轻碰到了那朵敏感的花蕊。
“嗯……不要,不要碰那里……”
绮莉的身体本能地想往后退,但手脚却不知为何完全使不上力气,推不开斯塔搂住她的手臂。斯塔顺势让她躺在床上。
“放轻松,你只需要好好享受就可以了”
斯塔轻柔的耳语似乎拥有令人安心的魔力,让绮莉的紧张感得到了舒缓,僵硬的身体也逐渐软了下来。然而,正当绮莉精神松懈下来时,一阵突如其来的刺痛从胯部传来。
“啊啊啊!”
她全身一阵哆嗦,却也只能在斯塔怀里无力地挣扎,根本挣脱不开抱住她的纤细手臂。疼痛只持续了不到一秒钟,紧接着她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正从胯下注入到自己的体内,同时自己两腿之间的秘密花园变得十分炽热和敏感。暂时清醒过来的她瞪大了眼睛,看到自己裙下出现了一根黑乎乎的条状物,它的另一头则消失在斯塔的身下。
“这,这是什么!”
绮莉感到惊恐万分,这跟她想象中的转职流程不一样。
“别担心,这不是什么怪物,这是我的尾巴哦,这根尾巴就是魅魔的象征之一,是我们重要的进食器官和武器,只不过我平常会把它藏起来避免引人耳目,你很快也会长出一根属于你自己的尾巴的”
斯塔的尾巴从端部裂成四瓣,紧紧贴着绮莉胯下的花蕊,一根纤细的导管从尾巴内部伸出,刺入她的阴唇中,持续不断向她体内注入某种粉色液体。
<好舒服……这是什么感觉?下面好痒啊,那个东西在一直在周围蹭着,为什么不进去?如果进去了的话——>
这时她的脑海中浮现出托尼的脸,心中产生了莫名的内疚和某种奇妙的背德感。斯塔的边缘挑逗完全点燃了绮莉的欲望之火,她裙下那张一闭颤动着吐出透明粘液的小嘴便是最好的证明。
“别紧张,放轻松,别让你那张可爱的脸蛋产生皱纹哦”
斯塔笑着说道。注射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后,胯下的黑色尾巴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亲吻的嘴。虽然停止了注射,但绮莉的体温却依旧没有降下来,她感觉到自己的胯下乃至全身都仿佛置身于火炉中,体内的器官快要被燃烧殆尽一般。
“接下来可能会有一丁~点疼,请你好好忍耐一下,很快就会结束了的”
尾巴端部重新合拢,变成一个心形,但向绮莉体内注射了不明粉色液体的针管却依旧裸露在外。接着整根尾巴开始散发出粉色的弧光,尖端更是亮起刺眼的红光,这根诡异的尾巴再一次钻入绮莉的裙下,但这一次它的目标不是依旧处于兴奋状态的穴口,而是来到她的腹部。尾巴端部游走在她的肚子表面,溢出的液体涂抹在光滑的皮肤上,就像是医生在给病人打针前涂抹消毒液水一样。
“这次又是什么?!”
绮莉全身无力躺在床上,内心杂夹着对未知的恐惧、以及期待和肉欲上的欲求不满。
“啊!”
又一阵刺痛从腹部传来,但这一次却不单只是刺伤皮肤的疼痛,而是伴随着强烈的灼烧感,与此同时隔着裙子的腹部发出朦胧的粉色光芒。
“好疼!”
绮莉咬着牙,没有生过孩子,也没有经历过生活苦难的她就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蓓蕾,现在却被迫忍受着前所未有的痛楚。尾巴尖端在腹部缓慢游走,粉色光点也跟着移动,画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而且被划过的皮肤表面上留下微微发亮的伤痕。随着灼烧的划痕越来越长,图案变得愈发完整,同时她感受到的痛楚也在不断减少,与之相对的——
“好痒……下面好空虚……”
她双眼无神地念叨着只有放荡女人才敢说得出口的台词,在无意识中把手伸向自己裙下,想把自己从肉欲的牢笼中解放出来。但是,她的手在举到半空中时被抓住了。
“不行哦,现在淫纹还没有完成,如果你现在达到高潮了,我的魔力就会在你体内暴走的”
“暴走了,会怎样?”
神志不清的绮莉本能地夹紧双腿,然后用大腿一前一后地挤压、摩擦自己的阴户,但仅凭这一点点快感根本无法让自己达到高潮。
“魔力暴走的半成品魅魔会变成一个一见到男人就发狂扑上去榨干对方的怪物,完全失去理性,最后的结果无一例外都会被其他人类或者圣人杀死”
听到斯塔的警告后,绮莉对死亡的恐惧一下子超过了性欲,再一次清醒过来,腹部的灼烧疼痛感也随之再次出现。她开始后悔了,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庞,现在却变得如此的陌生,她没有感受到斯塔话语中的温度,自己仿佛就只是一个流水线产品一样,
“求求你放我走吧,我不想转职当魅魔了,我只要一直呆在第一层等其他人突破100层就好了,行吗?求求你放过我吧斯塔”
她带着哭腔哀求道。她想要逃跑,但自从被斯塔的尾巴注射了奇怪的液体后,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了,躺在大床上动弹不得。
“可以呀”
腹部的光芒消失了,斯塔的尾巴也停止了人体绘画,“画笔”尖端却仍然停留在绮莉的体内
“诶?真,真的吗?”
她没想到斯塔这么快就答应了。
“这是我的好闺蜜提出的要求,我怎么敢强迫你呢?不过有一点我要说清楚,你这辈子都不允许达到高潮,也绝不能让异物进入到阴道中”
斯塔用手隔着衣服轻轻按压绮莉腹部那个即将完成的淫纹,轻微的疼痛和快感让她不由自主地全身颤抖了一下。
“为什么?”
“我刚刚说过了呀,一旦你达到高潮,你的身体就会不受控制地去搜寻猎物,然后毫不留情地榨干胯下男人的生命”
斯塔的话让绮莉的内心些许动摇了。
“啊~嗯~啊!”
“射了,要射了!”
托尼卖力地在绮莉身上耕耘,而她也会配合着男朋友做出恰到好处的反应,让他们每一次的床上运动都能“圆满”结束。但实际上每次完事过后她都要偷偷躲进浴室里,用各种方法,各种道具让自己达到真正的满足。
“而如果你成为魅魔,你不仅能自由控制自己的欲望和快乐,还能操纵他人的性欲,并能在享乐过程中逐渐变强,最终凌驾于所有男人之上,百利而无一害的选择,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妖艳邪恶的魔女在女孩耳边低语,描绘着令人垂涎的甜蜜果实。性欲逐渐消退后,绮莉恢复了思考能力,她在脑中思索着,权衡着利与弊。
但是,她没有留意到,斯塔身体的一部分依然留在自己体内,魅魔尾巴持续不断向她的身体注入<改造系>魅魔体内分泌出来的,专门用于把人类女性改造成魅魔的特制体液。斯塔在有条不紊对她的身体进行改造,同时也在等待着攻破她心理防线的最佳时机,让她身心一同堕入魔道之中。
“很抱歉,我是人类,不是魅魔,为了托尼,我绝对不会变成你说的那种怪物”
她有绝对的自信不会在跟男朋友交欢时高潮,因此她只要控制好自己的性欲,不去自慰,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托尼呀~呵呵呵,那你知道最爱你的那个男朋友,现在他在做什么呢?他最近经常抛下你,一个人跑去什么地方了呢?”
“他是去野外深处狩猎了!还给我带回来许多好吃的!”
“好吃的?那都是我们打怪捡到后不要的,摆摊放商店完全卖不出去的低级货,而且那都是他用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换来的”
“你不要胡说八道!他每天回来的时候都很疲劳,绝对是跟很厉害的敌人战斗过!”
绮莉情绪非常激动,大声争辩道。
“跟很厉害的敌人战斗……某种意义上来说你说对了,他确实每天都竭尽全力跟比他强得多的对手战斗哦”
斯塔笑着抬起腿,晃了晃自己的脚,高跟鞋底的纹路在灯光下清晰可见。
“你到底想说什么!”
绮莉看着斯塔那副轻佻的表情,怒火中烧,对她的不满到达了极致。
“你想见他吗?”
“诶?”
绮莉呆了一下。
“当然想!如果他过来的话,肯定能把你打趴下!”
她语无伦次,说着荒诞到完全不着边的胡话。
“是吗?那我倒很想跟你最崇拜的男朋友过两招,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赏脸给我呢”
“咔嚓”
旅馆房门被打开了,绮莉立马回过头,然后看到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
“托尼!”
她激动得大声呼喊,但紧接着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他全身赤裸地站在门边上,表情呆滞,眼中根本看不到绮莉的身影。
“跪下”
一只反射着血色光芒的红色高跟鞋出现在男人两腿之间,“啪”的一声踢在胯下的肉棒上,膨胀的巨根被结结实实踢了一脚,接着靠在高跟鞋尖上,开始喷发出一团又一团白色液体。
“……”
绮莉被眼前的奇异景象震惊得哑口无言。平常那个带着套在自己体内卖力抽插的小包茎,现在居然在另一个女人的高跟鞋下成长为如此庞然大物,而且在被人踢了一脚后,居然直接射了出来。他在射精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地跪了下去,脖子上缠绕着几圈藤蔓,上面长了几朵血红色的鲜艳花朵,而藤蔓的另一端握在他身后那位身着一袭红裙的少女手里。端部顶着红色高跟鞋面的阳根依旧在连续不断地射精,大部分精液射在鞋面上,渗入高跟鞋和白丝足背的缝隙中消失不见,而还有一部分精液要么直接向前喷发,落到地上,有几滴甚至溅到了绮莉刚脱下放在床边的高跟鞋里,要么顺着红裙女孩脚下的高跟鞋底和鞋跟滑落至地面,形成一个个白色小水滩。
“停”
她又朝男人的胯下踢了一脚,原本丝毫不见颓势的连续喷发在持续了将近半分钟后毫无征兆地戛然而止,肉棒依旧在女孩脚上挺立如初,若不是看到残留在地上的些许白斑,绮莉根本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刚刚才猛烈地射了半分钟,更不可能相信他竟然是曾经那个鸡鸡小的根本塞不满自己通道的软蛋男朋友托尼。
“改造完成了吗?”
少女拖着跪趴在地上的男人走到绮莉面前,用手托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她那呆若木鸡的脸。
“桑尼……”
绮莉低声念出了对方的名字。
“原来你还记得我呀,好久不见了,绮莉姐姐”
桑尼笑容满面地抚摸着绮莉的脸。她们都是当时的伙伴,刚来到这个世界时,一群女玩家联合组建了一个公会,虽然后来公会解散了,成员各奔东西,但她们彼此间还是保持着联系,除了远走高飞奔赴第一线战场的斯塔和桑尼,也就是她身前身后这两个夺走了她作为人类的肉体和精神的邪恶魅魔。
“你们是什么时候变成魅魔的?”
彻底死心了的绮莉抬起头盯着桑尼那双犹如红宝石一般漂亮的双眼,她不想让桑尼脚下的那条狗进入自己的视线内,污染自己的双眼。
“成为我们的同胞,我会告诉你一切”
绮莉不再犹豫,轻轻点了点头。
腹部同时发出耀眼的粉色光芒,一个显眼的淫纹出现在连衣裙下,烙印在绮莉的身体和灵魂中。
“绮莉,恭喜你正式成为我们中的一员,请记住,今天就是你的生日”
斯塔从后面温柔地抱住绮莉,这是她第一次确切地感受到了,斯塔的温度,那种对朋友、亲人真挚的爱意。桑尼在绮莉的手腕上编织出一个精致的花环。她面无表情地穿上床边那双漂亮的半透明银色高跟鞋,任由沾在高跟鞋内的,她曾经的男朋友刚刚射出来的精液浸湿自己的脚。她穿着高跟鞋踩在湿漉漉的地面上,伴随着鞋底下精液的消失,微弱的魔力从脚下传来,并汇聚到子宫前的淫纹之中,让原本失去魔力供给后逐渐黯淡下去的淫纹再一次焕发光彩。
“对他倾泻掉你内心剩下的所有多余的情感吧,向我们展示一下只属于你的魔法”
一双精致的高跟鞋出现在男人面前。
“抬起头来”
听到那穿透灵魂的命令后,男人抬起头,眼前出现的那张清秀脸庞,让笼罩在大脑中的粉色迷雾迅速散开。
“绮莉,我回来了,今天又打了一只珍稀野怪,好累啊,我现在浑身酸疼,等我睡一觉起来再跟你讲一讲我今天的冒险故事”
托尼一下子回到了白天的状态,但在绮莉眼里,他是如此的滑稽可笑,她不敢相信自己曾经居然会跟这种下贱的种族夜夜笙歌缠缠绵绵。
“不需要了,你每天晚上的外出冒险,就是这个吧”
伴随着一声响亮的脚步声,男人的巨根再一次被高跟鞋踩扁,然后在他曾经的女朋友,现在的新主人脚下一泻千里。一根黑里透红的,直径比斯塔那根要大一倍的粗壮尾巴从她裙下伸出来,在托尼脖子上绕了一圈,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这个在前女友高跟鞋底下射精的废物轻松抓起来。
“哇,是擅长正面作战的‘战斗系’魅魔呢,现在第一层的BOSS对于你来说,就跟这个男人一样弱小”
“我可以单挑打赢它吗?”
“当然可以,不过有个前提,那就是必须积累足够的力量,所以——团结合作还是很重要的~”
斯塔看向绮莉手里被掏空的男人。她立马心领神会。几天后,一支19男1女的战斗队伍以碾压姿态成功突破第一层,并一路高歌猛进往上爬,没人知道这群在新手城蜗居一年多的人为什么会突然变强。
“今天的味道有点差呢,你最近是不是偷懒没去练级?”
绮莉一脚踢开一个正在喷出稀薄精液的裸男,锋利尖细的鞋跟在他那满目疮痍的,印满了高跟鞋印的身体上再添一道伤痕。
“不要抛弃我,主人!”
男人哭喊着爬回她的脚下哀求道。
“果然跟斯塔说的一样,在前线战斗的男人味道才是最美味的”
她无视脚下那个低贱的脚奴,而是看向刚刚从旅馆窗外路过的三个男人的背影,露出饥渴而贪婪的笑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