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魔女丝袜宗精奴的我被三派掌门轮流足交强制榨精#1
身为魔女丝袜宗精奴的我被三派掌门轮流足交强制榨精#1

身为魔女丝袜宗精奴的我被三派掌门轮流足交强制榨精#1




pixiv :花开时伤情

PS:全程肉戏高能,看不完可以点个收藏嘛(嘻嘻)

在魔妄峰下的树林中,一个身影在剧烈的奔跑。季延怎么也想不到,在他15岁生日那天原本从小到大收养他长大的母亲会突然性情大变,开始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榨精。而原本对他照顾有加的师姐们看他的眼神也一个比一个贪婪。季延后来才明白,他的养母是魔女宗的女帝,而收养他的宗门则是令世人胆寒的魔女宗。当他终于逃离了魔女宗的范围,还没等他喘一口气时,甜甜的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
“大哥哥,准备去干什么呀~”
季延僵硬的回头,三个女人站在他身后的不远处。中间的那个女孩穿着一套蓝色洛丽塔公主服,秀丽的头发由两个白色的蝴蝶结扎成了一对双马尾,脸蛋有着些许婴儿肥,嘴上挂着就像邻家小女孩一样的笑意。白色的连裤袜将她的小腿勾勒的淋漓有致,小脚则是穿着一双黑色的小皮鞋。而她旁边的女人与她的风格迥然不同,腿上带着黑色网格装饰的丝袜,随时随地散发着诱惑的气息,一双豪乳包裹在黑色透明的丝绸之中。另一个女人表情冷淡,周身散发着一股熟女的气场,就像年上系的大姐姐一样。季延看着她们的装扮咽了咽口水。中间为首的女孩礼貌地笑着说:
“大哥哥~,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魔女宗白丝派掌门林小雅”
说完名为林小雅的女生露出一抹俏皮的微笑,还做了个“耶”的手势向季延可爱的眨了眨眼睛。
“小弟弟,我呢,是魔女宗黑丝派掌门萧玲儿,你的捉迷藏游戏让宗主大人很苦恼呢,我们是来负责接你回去的”
萧玲儿看向季延的眼神就像猎人看着陷阱里的猎物,那股侵略性让季延不由退了一步。
“少主,现在应该还可以这么称呼你。我是肉丝派掌门风诗羽,负责接少主回宗”
风诗羽向季延鞠了一躬后,抬起头一副严肃的表情盯着季延。
季延知道别看现在这三个女人这么客气,但是一旦回宗….想了想那三天的经历,季延拳头开始捏紧。但是在三派掌门的围攻下他又该如何逃脱呢,季延深深叹了口气。而林小雅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
“如果大哥哥你不愿意回去,我们也可以放你离开,只不过我们得玩一次游戏。”
季延暗淡的眼里重新充满了希望,他抬头愣愣的看着林小雅。林小雅轻轻将洛丽塔的裙沿提了起来,季延可以很清晰地看见那被薄薄的白丝所包裹的粉嫩蜜穴。
“只要大哥哥能够满足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大哥哥一样,这个游戏很好玩吧”
“好”
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了。只要把她们都满足…..季延这样想着红着脸慢慢脱下了自己的裤子。萧玲儿看着那肥硕的肉棒,不禁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当她正准备向前时,却被林小雅拉住:
“玲儿姐,大哥哥是我先发现的哦,所以该是我先”
林小雅蹦蹦跳跳来到季延的面前扑进了他的怀里。季延有些发楞,脸更加通红。林小雅扶着季延的双臂,让他慢慢躺下:
“大哥哥,现在就由小雅来陪你玩吧。”
少女可爱的声音传入季延的耳里,当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躺在了地上,林小雅则是用手指轻轻的点着他的肉棒。
“大哥哥的肉棒好大呀,只不过还没挺立呢,那大哥哥先享用享用小雅的脚吧。”
没等季延说话,林小雅就将脚上的小皮鞋脱下,将一只白丝嫩脚轻轻踩在季延的脸上。一股香气传入季延的鼻腔,他顿时感觉脑袋昏沉沉的。这股味道就像桂花开放时的香气,混杂着少女的如同牛奶一样香甜的体香。季延脑海已经开始放空,他双手紧紧的按住那只小脚,用力的吸闻。林小雅看着季延这个样子,咯咯的笑了起来。
“大哥哥这么喜欢人家的脚呀,小雅看见大哥哥的肉棒都已经立起来咯。”
林小雅的脚离开了季延的脸,随着香气的消散,季延也回过神来。他才想起这是白丝派所修炼的功法《白丝玉女经》中的功法,可以利用少女的独特味道使敌人的意识逐渐消散,而他看着那根已经挺立的肉棒,心中产生了不妙的感觉。林小雅看着那根长度已经达到肚脐上方的如同铁棍一样的肉棒,清纯的小脸上闪过一丝戏谑,随后坐在地上将两只白丝小脚贴在肉棒上。
“不..不要..”
感受着肉棒上丝滑的触感,季延就已经有了轻微的射精冲动,他很难想象如果那双小脚动起来,会发生什么。
“大哥哥,说好的要满足我们呢,游戏才刚刚开始哦。”
林小雅甜甜的笑了一下,两只裹着肉棒的小脚开始上下套弄。季延挺直了腰杆,少女脚底嫩肉所传来的温暖和白丝轻薄的触感让季延十分享受。
“大哥哥~,接招哦,白丝·蝶舞~”
季延牙关紧闭,林小雅的白丝小脚像一只飘逸的蝴蝶在肉棒上上下左右飞舞,白丝的丝线似乎在亲吻着肉棒的身躯,那种快感不停地冲击着季延的意识。
“停…停”
“大哥哥居然在蝶舞之下还有意识呀。真是让小雅刮目相看呢,只不过大哥哥现在可不要说话哦。”
林小雅将一旁脱下的小皮鞋轻轻的拿起。季延好像明白了什么,正想起身逃离,但是林小雅的小脚在肉棒棒身的某个位置轻轻一扭,季延全身的力气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视线里面缓慢降落的小皮鞋轻轻地按在了他的脸上。闻着小皮鞋里少女残留的脚香,季延的意识又开始消散。
“嗯哼~大哥哥还真是个变态呢,这么喜欢女孩子的脚香呀”
林小雅用天真无邪的眼光看着双眼迷离的季延,而脚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松懈。在季延身体的抽搐中,一大股精液射在了林小雅的白丝小腿上。
“没射到脚底可惜了呢,这么美妙的味道…”
林小雅露出了难过的表情,她用手指将小腿白丝上的精液画着圈均匀的涂在白丝表面,白丝的颜色更加深沉,原本透明的轻薄白丝慢慢向类似舞蹈裤袜的颜色开始转变。感受到了修为的缓慢提升,林小雅看向肉棒的眼神更加热烈:
“怪不得宗主姐姐养了你十几年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呀~”
林小雅凑到还沉迷于鞋香的季延耳边,将鞋子拿下后在季延的耳边轻轻低语:
“哥哥,你的精液还有的吧”
季延迷离的双眼恢复了清明,一股虚弱感传遍了他的全身,他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射了一道,转头看着林小雅可爱的面孔,一脸恐惧的说:
“没..没了”
“真的吗?小雅可不信哦,要是大哥哥再找小雅的小脚下射精的话,小雅会好好的惩罚大哥哥的~”
季延听见那甜到蜜罐里的声音,忍住心神:
“要是我没射怎么办?”
“那么小雅就会放大哥哥走哦,大哥哥可以相信小雅,玲儿姐和诗羽姐都打不过我的。”
小雅轻飘飘的说着,季延只好点头答应。林小雅开始的重新将双脚按在肉棒上,尽管已经射了一次,但是肉棒却比之前更加挺立。季延气沉丹田,示意林小雅可以开始了。
“大哥哥,肉棒比之前还要挺立了呢,小雅已经可以肯定大哥哥之前就是骗人的。”
林小雅的小脚在肉棒上上下移动着,虽然没有什么技法但只是单纯的移动就让季延有了些许射精感,季延于是深吸了两口气闭上眼睛。林小雅看见这幅样子,心里暗暗发笑:
“大哥哥不会以为这样就能忍住了吧,不会的哟~那…接招吧,白丝·蝶逆”
原本缓慢套弄的白丝小脚瞬间加快了速度,开始在肉棒的四周快速舞动。季延睁开双眼,虽然有些感觉但还是可以忍住,这不和之前的招式一样吗?林小雅看出了季延眼里的疑惑,歪着头竖起一根食指放在嘴唇上笑着说:
“大哥哥不会以为蝶逆就是这样的吧,看好了哦。”
“啊啊啊”
一阵疯狂的快感从肉棒的冠状带上传达了脑海,季延挺着头发出了巨大的叫喊,他拼命忍住射精感低下头,发现那双白丝小脚正在自己龟头下方的冠状带上来回摩擦,速度之快就像花间飞舞的蝴蝶,林小雅如豆蔻般的脚趾也在转动的过程中时不时触动冠状带上的敏感点,打开射精的穴位。
“哈哈~大哥哥这幅表情,真的太好玩了,小雅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大哥哥哦~”
林小雅看着咬着牙用尽全身力气憋住射精感的季延莞尔一笑,然后动作停了下来,双脚紧紧的按住肉棒。当肉棒传递的快感停下之后,季延疑惑的看向林小雅。
“大哥哥,你信不信我数三声,你就会射出来呢?”
林小雅玩味的看着季延。季延自然不信摇了摇头,明明现在快感都开始消退了,怎么可能射精呢。林小雅则是举起了玉指
“3”
“2”
“1”
什么都没有发生,季延觉得有点好笑,对方也没想到他居然忍住了吧,但林小雅仍然挂着可爱笑容的脸却让他有些心神不定。只见林小雅包裹在白丝里的脚趾轻轻点了点肉棒的马眼,死死按住肉棒的脚掌轻轻一送。
“咦~~~~”
季延翻着白眼,他只感觉到自己废了老大力才忍住的精关突然大开,精液如同洪水一样涌上肉棒的输精管。
“0!嘻嘻~”
林小雅对着已经失神的季延来了个可爱的wink,然后连忙将脚底按到马眼上,大量的精液不断地冲击着马眼,让林小雅的脸上也露出了与清纯面容不符的红晕。精液的量太大了,脚底的白丝吸满精液后,精液顺着肉棒流了下来。
“哇~大哥哥你还说没有精液了呢,你看白丝都要吃不下了”
林小雅埋怨的看着季延,就像生气的小妹妹一样,但季延却无福消受,巨量射精的快感直接冲破了他脑海中所构筑的防线。
“这些精液可不能浪费了呢~”
林小雅的另一只小脚则在肉棒的棒身和根部移动,接住了那些流下来的精液。做完之后,林小雅的白丝相较于前面颜色的深度明显加深了许多,厚度也一样。如果说最开始的白丝是轻薄透明白丝的话现在就已经变成了少女的那种纯白裤袜。
“大哥哥,你真的太厉害了,小雅今天才换的新的吸精白丝居然现在就已经变成了成熟期了呢~”
林小雅蹲在季延身边开心的鼓着手掌。
“吸精白丝?成熟期?”
季延终于从那股快感中回过神来,疑惑的看着林小雅。
“对呀,吸精白丝就是可以吸收精液从而增强主人实力的丝袜,幼年期就是最初小雅穿的那个,成熟期就是现在这个,而大成期白丝就会变成灰丝。大哥哥,真的很厉害呢,才射了了两次,就已经让小雅今天才换的新白丝进化了”
林小雅很耐心的和季延解释,在季延听得云里雾里的时候,突然话锋一转,挪移的看向那根仍然挺立的肉棒。
“嘻嘻~大哥哥不是说已经一滴,一滴都没有了嘛?刚刚射出来的,可不止一滴哦,所以大哥哥输了呢~”
季延看着一脸坏笑的少女,心里顿时泛起一阵恐惧。肉棒虽然依然挺立,但因为两次大量射精,前列腺已经有些许肿痛。季延挣扎着起身,想要立刻离开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恶魔。但当他正准备起来的时候,却被白丝小脚踩在胸口。
“大哥哥,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哦,小雅的小穴可都已经湿了呢。”
林小雅边说边坐在地上,掀起了裙子。季延的目光一下子被白丝中隐藏的粉嫩小穴所吸引,丝袜上有些许深色,似乎是被林小雅的蜜汁所打湿。而那粉嫩花苞周围并没有被想象中的黑森林所围绕,而是呈现出肌肤的洁白。
“大哥哥都看迷糊了呢~,嗯哼~小雅可是天生的白虎哦。”
林小雅看着已经入迷的季延,娇笑了几声。季延如同呆滞的木偶一样,爬到林小雅的身前,将肉棒对准了那诱人的小穴。
“大哥哥,我这可是花迷蝶舞穴哦~大哥哥进去就会明白了,快点呀大哥哥,小雅已经要忍不住了呢。”
大大的眼睛里面充斥着天真而说出的话语却过于妩媚,这种强烈的反差感使季延愣愣的将肉棒对准被白丝包裹的小穴便捅了进去。与想象中的不同,并没有丝袜的那种抵触感,裆部的丝袜反而就像可以随意伸缩的套子一样包裹着肉棒就进入了小穴。
“嘶~”
季延突然意识回归,他在不知不觉之中就已经把肉棒插进了林小雅的小穴。当他想拔出时,那肉穴里面的嫩肉就像吸铁石一样紧紧的吸住了肉棒,季延不管怎么移动都无可奈何。林小雅的白丝双腿环抱住季延的腰部
“大哥哥,进了我的花迷蝶舞穴就别想出来咯。”
林小雅的双腿狠狠地一推,肉棒就全部捅进了小穴里。小穴里肉壁不断地啃食着季延的肉棒。季延已经要忍不住了,但…他深吸了一口气,就听见林小雅说:
“大哥哥,你呢要是能让我高潮,那我就放大哥哥走哦~”
季延听见,心里只能哀叹一声这是唯一的办法了,然后肉棒开始在林小雅的小穴里面抽插。
“嗯~啊,好舒服呀,大哥哥真厉害,要高潮了呢~”
林小雅可爱的声音发出一阵阵媚叫,但是清明而又坏笑的眼神却暴露了他。季延当然没有注意。他听见林小雅的媚叫,心里升起了希望于是加快了穿插的速度。随着肉棒的加速,肉壁的啃食也更加激烈,季延感觉肉棒就像是被一大块海绵给紧紧包裹一样,只不过林小雅的肉穴紧绷感更强,就像还未成年的少女。
“哥哥~哥哥~”
林小雅的娇嗔声越来越大,季延忍下了射精的冲动,继续冲刺,不断寻找林小雅的敏感点,但是不管他用何种力气抽插,肉棒如何在小穴里面搅动,林小雅就一直是那个声音。当他抬头看向林小雅时却看见对方坏笑的表情。
“哎呀哥哥怎么不动了,小雅我都要高潮了呢~”
季延一直坚持的念头瞬间崩塌了,随着他神经的一放松,强烈的射精感就已经堵在了马眼处,当他想最后尝试把肉棒拔出来时,林小雅却环抱住他的脖子,轻轻咬了咬他的耳垂。
“哥哥,射出来吧~”
“嗯~~嗯嗯嗯嗯呢~啊啊啊啊~”
随着林小雅坏绕在他身上的小脚调皮的碰了碰他的屁股。季延身体一阵痉挛,随后无力地摊到在林小雅的怀里。林小雅的脸色微红,拔出肉棒后,看着裆部大片的精液,用小手将裆部精液涂匀后,将摊到在他怀里的季延轻轻放在地上。
“大哥哥的精液真是太棒啦,小雅很开心哦,好耶!”
林小雅比了个“耶”的手势,季延喘着粗气瘫倒在地上,接下来林小雅的话让他更加恐惧。“那么接下来呢,就是玲儿姐陪你玩啦,小雅要去一边炼化白丝上的精液了,加油哦!大哥哥”
季延颤抖着伸出手,看着林小雅开心的跑到两个女人的身边。穿着黑丝的萧玲儿走过来蹲在绝望的季延面前。
“小弟弟,这就来不起了吗?”
不同于林小雅可爱的声音,萧玲儿的声音是妩媚的,如果说林小雅的形象可以勾起男人心中的保护欲,那么萧玲儿就是那种在站面前就可以勾起男人征服欲的类型。
“嗯….”
季延轻微的点了点头,连续多次大量射精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萧玲儿解开胸前的纽扣,一对巨乳直接蹦了出来。她将季延抱在怀里,娇媚的说:
“小弟弟,来,吃吃姐姐的奶子吧~”
季延睁开眼睛,萧玲儿的奶子就像外面售卖的西瓜,两个紫色的乳头点缀在奶子中央就像成熟的紫色葡萄。萧玲儿将巨乳靠近季延的嘴唇。一股轻微的奶香配合着玫瑰花似的体香像一只只小手,轻轻地抚摸季延的鼻腔。季延下意识的含住那颗晶莹的紫葡萄。
“小弟弟,它想你吸吸它,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哦”
萧玲儿的脸色潮红,舒服的扬起了头。听见萧玲儿轻微的呻吟,季延的嘴更加用力,柔软的巨乳按在他的脸上使他感觉有些窒息,于是他拼命的吮吸着那美味的乳头。
“嗯~真厉害小弟弟,姐姐很舒服哦~”
萧玲儿娇笑着,而季延着更加努力,他感觉嘴里的乳头越来越甜,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出来了。
“小弟弟,作为报酬,尝尝姐姐刚产的奶水吧~”
萧玲儿轻轻的捏了捏胸部,香甜的奶水像拧了开关的水龙头一丝丝喷进季延的嘴里。季延贪婪的吃着那似琼浆玉露的可口奶水。他感觉自己身上的虚弱感再逐渐恢复,射精后的疼痛感也在减缓。在享受了一会萧玲儿的乳汁后,季延抬头正准备感谢她却看见对上了萧玲儿那侵略性的目光:
“小弟弟,既然有力气了,那也该让姐姐开心了吧,你说是吧。”
萧玲儿的一对乌黑的瞳孔里缓慢浮现出粉红色的爱心。季延感觉意识陷入了一阵旋涡之中,他木木的点了点头。萧玲儿得到季延“准许”之后,将季延放在了地上然后脱下了自己的高跟鞋。
“那..先让我试试,小雅所说的美妙无比的精液吧。”
萧玲儿的网格装饰的黑丝小脚,抚摸着肉棒。肉棒因为之前的恢复,也很骄傲地抬起头对萧玲儿进行了回应。感受到肉棒上的动作,季延也清醒了过来。
“你…”
“别说话,小弟弟~”
萧玲儿瞳孔里爱心闪了一下,季延的目光又变得浑浊,茫然的点了点头。萧玲儿的足交与林小雅的足交并不相同。萧玲儿在肉棒上缓慢套弄一下之后,便将双脚并弄,脚底的嫩肉形成了一个黑色的足窝。肉棒插入足窝后,季延发出了一声舒适的叫喊:
“嗯啊~”
“呵呵,姐姐的足窝这么舒服呀~”
萧玲儿妩媚的笑着,将季延的衣服解开后看着那青涩的乳头,用青葱玉指不停地逗弄。
“好…好痒”
“可别射出来哦,哈哈~不然姐姐会把你榨干的~”
季延听到萧玲儿的娇笑,抬头看着萧玲儿,萧玲儿的脸上露出了病态的红晕,一脸痴笑的看着肉棒上流出的前列腺液。
“如果我不射出来呢?”
季延强忍着快感,在经过林小雅之后,他也明白这只是猫逗弄老鼠的游戏罢了。但是..季延不想放弃最后的希望,毕竟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那么姐姐会站在你这一边,保你逃脱哦”
萧玲儿微笑看着季延,季延点了点头。他开始运气,将那扇射精的阀门死死的锁住。萧玲儿满意的笑了笑,如果对方就此认输,那么不知道会少多少乐趣。
“那么先尝尝姐姐的黑丝与小雅的白丝有什么不同吧”
萧玲儿站起身来,一只脚踩着肉棒,一只脚伸到季延的嘴边。季延疑惑的看着她,不明白为什么不放在自己的鼻子上面。
“小弟弟真笨啊,都说了让你尝尝,还不动吗?嗯~”
萧玲儿包裹在黑丝里的玉足轻轻划过季延的嘴唇,丝滑的触感让季延不禁咽了咽口水。他刚伸出舌头,萧玲儿的玉足却粗暴的插进他的嘴里。
“唔唔唔”
“舔算什么样子,要尝就全部尝吧。小弟弟,好好享受姐姐的玉足哦~”
萧玲儿将肉棒踩在肚子上,肉棒上流出的前列腺液不断表明着肉棒的兴奋。足心的嫩肉着将肉棒缓缓的包裹住。小脚缓缓地运动,肉棒则在嫩肉与肚子上不断摩擦。
“很兴奋的肉棒呢,小弟弟~”
萧玲儿含着笑看了季延一眼。但对方已经沉迷于她的脚味中。那只黑丝小脚几乎塞满了季延的嘴巴,季延感到黑丝上的味道并不难闻,没有那些想象中的脚臭。而是一股如同黑巧克力般醇厚的浓香。季延细细的品味着,除了巧克力的香味外还有一股玫瑰花的香味,应该是萧玲儿的体香吧。嗯…还有呢,季延已经开始享受这种感觉,还有…还有,还有皮革的香味,萧玲儿的黑丝小脚包裹在高跟鞋里面自然粘上了皮革那股幽香的气息。
“小弟弟这么喜欢吃姐姐的脚,真让姐姐受宠若惊呢”
萧玲儿看着季延享受的表情十分满意,她在季延嘴中的脚趾也透过丝袜开始戏弄季延的舌头。季延感觉到自己的舌头被包裹在丝袜里的两只脚趾轻轻夹住,另外的脚趾则在上面如同女孩在男朋友胸前画圈圈一样,轻柔的刮了刮。他的舌头也开始灵活的运动,在黑丝上,在脚趾间不断地周旋。随着他的运动他能感觉到黑丝上渗出甘甜的汁水,这就是萧玲儿的脚汗吧,他迷离的想着,舌头的动作也更加卖力。
“小弟弟的舌技好好哦,弄的姐姐的脚痒痒的。那么弟弟的肉棒也该给姐姐表示了吧。”
在季延专注于萧玲儿的脚时,萧玲儿在他肉棒上的脚也没有停止过动作。在她感觉到肉棒微微的颤抖感时,便加快了用的速度。
“小弟弟,接招吧,黑丝·线绕”
脚底嫩肉部分的黑丝瞬间散开变成了一条条数也数不清的丝线,丝线紧紧的将肉棒的周身,龟头,根部全部缠绕住后合拢,将肉棒贴到萧玲儿的黑丝内部,与萧玲儿的光脚亲密接触。
“唔唔唔”
季延的眼睛泛白,那股快感的强烈是无法想象的,无数的丝线在肉棒上面滑动,而萧玲儿脚底传来的温热感以及脚汗缓缓的通过丝线渗进了肉棒之中。而在她的嘴里黑丝小脚的动作越加粗暴,在嘴里不断穿插,季延感觉自己的嘴角都要因为这粗暴的穿插而被撕烂。
“没事的小弟弟,不会痛苦的,姐姐的脚汗可以让这些痛感都变成快感哦~”
萧玲儿贴心的解释着,但脚底的动作依然在不停的运动。
“为了感谢姐姐的贴心,弟弟精液我就当报酬收下了!”
随着萧玲儿用力一踩,马眼出喷出大量精液。看着因为被丝线包裹着的精液并没有丝毫渗出,萧玲儿满意点了点头,将季延嘴里的脚拔了出来。看着颜色变得浓郁的黑丝,眼神里的炽热与兴奋更加高涨。
“姐姐,可比雅儿聪明一些这种品质的精液,姐姐可一点都不想浪费~”
萧玲儿看着留着口水已经失神的季延,将他抱在怀里,收起了那痴女般的表情,像一个母亲一样温柔的说:
“弟弟,累了吧,来喝喝姐姐的乳汁就好了。”
萧玲儿将乳头伸进季延嘴里,季延像即将溺亡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疯狂的吮吸的萧玲儿的乳液。
“嗯~”
萧玲儿抬起头晃了晃,发出了一声娇嗔。在季延恢复过来之后,萧玲儿把他放回地上。
“既然你跟雅儿都玩游戏了,当然也可以和姐姐玩游戏是吧。”
季延的体力恢复过来,看向萧玲儿的眼里有些许恐惧。对方的乳液可以让他恢复体力,那么意味着对方可以无限制的对他进行榨精。
“姐姐的游戏很简单,姐姐不会逗弄你的肉棒,但如果你射出来了,就算输怎么样。”
季延听到这个条件疑惑的看向萧玲儿,但萧玲儿的眼里充满了自信。“不碰肉棒怎么可能让我射精呢”季延对此嗤之以鼻。
“先说好,你不可以用那种魅术”
季延想起那双爱心瞳孔就有点发虚,毕竟只要与对方的对视,那么他就会像个木偶一样被对方玩弄与脚掌心之间。
“当然了,小弟弟。姐姐可不屑于使用作弊的方法哦。”
萧玲儿甩了甩手娇笑了一声。季延有自信自己能赢得这场游戏于是点了点头。
“一脸坚定和自信的小弟弟真的很可爱呢。”
萧玲儿坐在季延身后,两条黑丝双腿缠绕在他的腰部,双手抱着季延的脑袋按在胸前。季延感觉自己的脸包裹在那两坨巨肉的沟壑之中,柔软而又弹性的触感紧紧的贴着他的脸颊,香甜的乳香则缓缓地蔓延进他的鼻子里面。
“怎么样啊,小弟弟~姐姐的胸不错吧”
“唔唔唔”
香甜的气息不断冲击着季延的脑海,黑丝玉腿缠绕在他的腰部尽管没有任何动作,但光是那温暖而丝滑的触感与皮肤相接处,就已经使季延微微地开始喘粗气。萧玲儿看着已经开始抖动的肉棒娇笑了一声:
“小弟弟,肉棒已经开始发抖了呢?”
听到萧玲儿的提醒,季延才反应过来。“好险,差点自己就泄了”心里想着,然后忍住嫩乳的诱惑,屏气凝神。萧玲儿看着停止抖动的肉棒微微点了点头
“这样才有乐趣呢。那么,小弟弟,这招如何呢”
萧玲儿将季延的头从沟壑中解救出来,然后环抱住季延的脖颈。季延还在疑惑对方又有什么招数时,一股湿热的感觉从耳朵里传了出来。
“啊啊啊~”
萧玲儿的舌头在季延的耳腔里像一只灵巧的小蛇灵巧的游走,而环抱在他腰间的双足则悄然之间已经攀爬到了他的乳头。脚趾微微的夹住季延的小小的乳头,轻轻的蹂躏着。
“咦咦咦~~~”
季延只感觉耳朵里面被柔软和湿热所不停的包围,那条香舌在耳腔里面肆虐如入无人之境,快感就如同潮水一样,不断地传入季延的脑海。而乳头处所受的攻击与之相比就不止一提。肉棒剧烈的上下颤抖着,萧玲儿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松开环抱着季延的手,舌头从耳朵里滑出。轻轻的咬了咬季延的耳垂。
“来吧~”
萧玲儿的双手在季延的眼前比了个爱心。肉棒颤抖着在没人理会他的情况下射出了大量的精液。原本在远处的林小雅早就知道了会是这种结果,已经准备待续用杯子小心翼翼的接住了所有喷洒的精液,然后最后还俏皮的吐出小舌将肉棒上的精液舔舐干净。
“输了哦,小弟弟~”
萧玲儿怀里的季延缓缓倒在地上,脸上还是那副高潮到不能自己的崩坏脸,脸上的肌肉还在微微的颤抖。
“真是的,小弟弟真不中用。”
萧玲儿将乳汁喂给他后,季延的意识逐渐清晰过来。而萧玲儿已经做好了准备在他面前裸露出被黑丝包裹着的肉穴。季延知道跑不过这一劫,缓缓爬到萧玲儿身边。
“咯咯~,小弟弟真可爱呢,都知道主动愿赌服输了呢”
萧玲儿缓缓的抚摸着肉棒,将它牵引着自己的小穴。
“我的小穴可是媚肉风吸穴呢,小弟弟现在可能不理解,但是呢等等…哼哼哼~”
肉棒进入温暖的小穴后,并没有如同林小雅一样很强烈的紧绷感,这让季延松了一口气。但随后一股强烈的吸力,小穴内部传来。
“嗯~”
季延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萧玲儿的小穴里的媚肉上是层层的褶皱,就像千层饼,层层叠加那种媚肉之间的缝隙不停的摩擦着肉棒的棒身,而子宫则散发这强大的吸力,那股吸力直接瞄准了龟头,势要把肉棒全部吃掉。
“嗯~,小弟弟的肉棒真舒服,但姐姐还想你再进去一些哦~”
萧玲儿娇笑着,双手按住季延的肩膀,轻轻地往里一顶。
“啊啊啊~”
季延粗长的肉棒一下子就顶到了花心处,而花心便是小穴吸力的来源,龟头顶在花心上面,即使季延不穿插而且肉棒套着黑丝,但是那股吸力不断地吸着输精管里不停涌上的精液。肉棒上媚肉也开始聚拢,千层的媚肉在季延的肉棒上不断舔舐。
“嗯~,小弟弟的精液好温暖,姐姐的子宫,嗯~啊~”
大量滚烫的液体在萧玲儿的子宫之中尽情的绽放,射精持续了不知道多久,在季延已经控制不住发抖的双手时,终于那股吸力逐渐消失。季延躺在地上,肉棒仍然在不停的颤抖,偶尔流出一滴白色的精华。
“嗯~,姐姐很满意呢,最后呢,如果你能让风诗羽姐姐也开心的话,那么我们就不会阻拦你了~”
萧玲儿手指在季延的胸口画了个圈圈,随后捂着黑丝裆部大量的精液走到了林小雅的旁边也开始进行炼化。季延有气无力的趴在地上,当听到皮靴的踏踏声逐渐靠近,他无奈的闭上了眼睛。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那双玉手却见他搀扶起来。
“能看到少主这么努力,我已经很满意了。”
风诗羽温柔的抚摸着季延的头发,看着温和的风诗语,季延不知为何心里居然升起一阵感动。
“那…那我可以走了吗?”
“当然少主,只不过属下可以亲吻一下少主吗?”
亲吻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季延这样想着于是轻轻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一股柔软而细腻的触感传到嘴唇,风诗羽的小轻轻的撬开了季延的牙关于季延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嗯,嗯~”
香舌在口腔里缓缓绕动,风诗羽的津液就如同化开的蜜糖,季延贪婪的于其相互玩耍甚至
想要一直沉迷于着温柔乡之内,风诗羽的津液不断地被季延所吸食,他感觉脑袋昏昏的好似泡在温泉之中。直到良久,唇分,拉出一条细细的银丝。
“少主的吻技没想到还可以呢,属下愿意放少主离去。”
听到风诗羽这么一说,季延感谢的朝风诗羽点了点头。正准备转身离去时却感觉肉棒传来一阵难受的感觉。
“嗯…”
季延捂着肉棒难受的跪在地上,原本已经软了的肉棒此时却像烧火的铁棍,不断在空气中散发着热量。小腹传来阵阵痛感,原本已经被锁在精关内部的精液现在在里面不停地叩击着精关的大门。
“怎么了少主?为什么还不离去呢?”
风诗羽露出了一副关切的表情,眼神里却充满了戏弄之色。季延抬头看见,暗叹不妙,这女人的津液有问题。一阵香风传入鼻腔,成熟的熟女散发的特有的体香使季延更加控制不住心里憋压的愿望。
“难道少主还想要被属下玩弄吗?”
风诗羽疑惑的看着季延。看着那副无辜的小脸,季延很想让她滚蛋,但是身体的欲望却压过了本心。季延颤抖着点了点头。
“少主难道是变态吗?居然主动请求被女人玩弄,看来属下看错少主了。”
风诗羽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季延,脸上充满了嫌弃。而已经遭不住了的季延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抱住了风诗羽的肉丝小腿,却被风诗羽一脚踢到地上。
“没想到少主这么变态,居然想直接对手下做出那种事情。属下看错了人,可不会碰少主的那根肮脏的肉虫。”
风诗羽的语言里充满了恶心与厌恶,而季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直接跪在地上握住肉棒便开始自己自慰起来。
“居然得不到下属的身体就开始自慰了?少主还真是变态呢~”
听着风诗羽厌恶的口气,季延反而感觉快感更加强烈,他手不断撸动着自己的肉棒,但不管季延如何努力,即使手已经快出了残影但是精液却迟迟不出来,无法射精的痛苦感让季延向一旁一脸嫌弃的风诗羽投向了祈求的目光。
“少主真是废物,自己的肉棒自己居然都撸不出来?看来少主真是天生就是当女人狗的料,你说是吧。”
“是..是..”
季延尽管很想反驳,但发红的肉棒提醒着他,现在可不是耍嘴皮子的时候。风诗羽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吧,既然少主那么喜欢被女人玩弄,肯定也愿意跟着属下回宗门吧。”
不..不能回去!一想到回去之后会面对的场景,季延便不寒而栗。但是欲望已经要将他侵蚀疯了,那种想射却怎么也射不来的感觉已经击穿了季延所有的防线。
“我..我愿意…”
“少主,你说什么?属下没有听清楚。”
风诗羽双手抱在胸前,笑盈盈的看着季延。
“我说..我愿意,我愿意跟你们回去!”
季延哭着大喊,泪水不断划过他的脸颊。风诗羽脱下一只皮靴,将皮靴放在季延的肉棒下方
“少主,属下还是不敢碰你的肉棒,但是少主可以吸着我的脚味,自己尽情的释放哦。”
风诗羽将穿着肉丝的脚踩在季延的脸上
“少主,你可得将自己所有的精液全部射进靴子里面哦。”
似乎是穿着皮靴的缘故,风诗羽的肉丝上已经沾满了脚汗,脚底湿湿的。熟女的味道配上那股酸酸脚汗味传入季延的鼻子里面,他感觉一直紧锁的精关的大门似乎开始颤动,于是更加卖力。但风诗羽似乎还是玩的不起劲,两只脚趾紧紧的捏住了季延的鼻子。
“哦~,少主似乎还是射不出呢?”
被捏住的鼻孔使季延喘不过气,但当他张开嘴巴呼吸时,却发现只能呼吸到风诗羽脚底那潮湿而又温热的气流。
“如果少主还不射出来,那就窒息而死吧。这样的废物少主于其回宗门,还不如就地掩埋为好。”
风诗羽用最温柔的语气说出的恐怖话语让季延心头一慌,手上撸动肉棒的动作更加卖力。但是精液却迟迟没有喷射,而窒息感让季延的脑子逐渐昏沉。
“加油哦,少主大人。快要射出来咯~”
窒息感使季延逐渐不清醒的同时,其他的感官也在不断放大。射精的感觉也越发的强烈,就在季延即将缺氧昏迷之际,终于肉棒不负众望射出了那宝贵的精液。随着季延的腰不停地抖动,精液像不要钱一样全部喷进了风诗羽的靴子里。
“嗯~少主好棒,终于射出来了呢~”
风诗羽松开了捏着季延鼻子的脚趾,缓慢的坐到季延面前。
“但~还有的吧,属下看着少主这么努力,经过仔细考虑还是帮帮少主吧。”
风诗羽裹着肉丝的脚踩在季延的肉棒上。而季延正在剧烈的呼吸着来之不易的新鲜空气,风诗羽微微一笑。
“时间已经不早了,那~少主,享受一下肉丝派秘法吧。肉丝·责!”
“咦咦咦~~~~”
只见风诗羽的脚底直接踩在了马眼处,随后便开始左右不停的摩擦。季延感觉自己的马眼正在被强烈的快感所冲击着,肉丝与马眼的相摩所流出的前列腺液,让原本有些干燥的脚底更加湿润。
“这可是肉丝派的顶级功法哦,通过对马眼的强烈摩擦产生吸力,可以让少主将那些肮脏的液体全部排出体外呢。”
风诗羽很贴心的为季延解释着,而与此同时季延的精液好像也被一股强烈的吸力所吸引,开始不断上涌。
“要来了,要来了。但还不是时候~”
风诗羽的动作戛然而止,还没等季延发问,风诗羽便将另一双靴子拿起对准龟头。
“少主要把这双靴子也给装满哦~”
风诗羽用玉手轻轻套弄了一下棒身,精液便从马眼直接射出。不一会的功夫,滚烫的精液便已经将靴子填满,还在冒着热气。
“嗯~,少主的精液真的好温暖啊~”
风诗羽穿上那两双装满精液的靴子,手指抚摸着自己的脸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可能由于精液的数量太多,在风诗羽的小脚放进去后,部分精液甚至从靴子里溢了出来,流到皮靴的侧面但是很快就被皮靴表面所吸收。皮靴的表演也多了几处黑色花纹。
“果然是少主的精液,现在属下承认少主大人的那根肉棒还是有点作用。”
但季延已经听不见她的话了,随着强烈的射精,他已经陷入了昏迷。三名掌门围在他身边露出一阵阵娇笑。
“大哥哥~醒醒,可不能睡着了哦~”
当季延疲惫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林小雅嬉笑着的小脸。
“唉,大哥哥总算醒了,人家还以为大哥哥已经精尽人亡了呢。”
林小雅装作无奈的扶了扶额头。此时季延才发现,原本穿着在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被扒下,而脖子有点难受,他摸了摸脖子发现上面套了个类似项圈的玩意。
“这…这怎么回事”
“为了防止大哥哥逃跑,小雅只能用做种方法了呢,相信大哥哥不会介意把。”
林小雅歪了歪头露出了俏皮的笑容,举了举手上的链子。
“怎么可能不介意,赶紧把这东西取下!”
“不行哦大哥哥,当然大哥哥可以放心,你不会有感觉的。”
“你什么意思?”
看着林小雅在背包里面翻着什么东西,季延有点慌乱,他拼命的拉扯脖子上的项圈,但自然是无用功,反而让季延的脖子生痛。
“铛↑铛↑,嘻嘻~则可是小雅前两天才换下的白丝哦~”
林小雅显摆的晃了晃手中拿着的白色长筒丝袜,炫耀的口气对着季延。季延心里不好的预感开始强烈,林小雅慢慢走到他面前,将长筒白丝满满套在季延的头上。
“大哥哥,慢慢享受吧,等你醒来,就已经到宗门了。白丝秘法·幻蝶”
看着季延慢慢闭上的眼睛,林小雅露出了不同于以往的温柔神情,轻轻摸了摸季延的耳朵:
“大哥哥~白丝派秘法的顶级幻术,你是无法逃避的~”
当季延醒过来时,却发现四周白茫茫,空气中有一股潮湿而又闷热的气息。他试着摸了摸周围,发现是有一钟东西阻挡了他,手感就像..就像白丝的触感。
“大哥哥~,居然这么快就醒过来了呢,小雅还以为大哥哥要一直睡到宗门呢?”
林小雅的声音从四周传来,季延双手触摸到那股屏障,滑滑的不管怎么撕都撕不开
“这是哪儿?”
“大哥哥,在小雅的袜子里面呢~”
“是幻术对吧。”
季延冷静了下来,他感觉自己的直觉没错,他所做的地面也是那种丝袜的触感,而如果仔细观看还能看见白丝的丝线。所以周围不是白茫茫的,而是自己真的在袜子内部?
“大哥哥真聪明呀,那小雅也不逗大哥哥玩了。”
季延发现视野里的景物开始变幻,而原本白茫茫的一片也逐渐呈现出自己的真实面貌。看来,自己真的是在袜子里面。季延叹了口气
“快点放我出去。”
“才不要呢,大哥哥就在小雅的袜子里面慢慢享受吧~”
“什么意…”
话还没完,季延便感觉袜子开始快速缩进。白丝直接贴到了死死的贴到了他的皮肤上,而由于那美妙的触感,肉棒自然开始挺立。
“哇~大哥哥,仅仅就是袜子靠在身上就能硬吗?太厉害了呢~”
林小雅略带嘲讽的声音从四周传入季延的耳朵,但他也没心思也没力气反驳。面对袜子的紧缩,他感觉自己的四肢以及五脏六腑正在被强力的挤压。肺部的挤压让季延的呼吸开始困难,他喘着粗气不断吸入那温热潮湿的气体。
“看来大哥哥很喜欢小雅的脚香呢~,那小雅就勉为其难让大哥哥品尝品尝美少女袜尖的滋味吧”
不..不要,季延感觉自己的身体正被袜子所包裹着上移,还没触碰到袜尖,季延就已经闻到了那股香甜的气味。
“大哥哥,好好享受吧~”
袜尖慢慢的覆盖在季延的头与脸上,闻着少女袜尖清香的气息,也许是穿了太久还有些许酸臭,但是就如同罂粟一般很容易让人上瘾。而一滴滴的汗珠从袜尖渗透出来,季延眼神迷离的张开嘴,将汗珠全都吞下。就如同山中的清泉,并且在喝下了林小雅的脚汗后,挤压的痛感已经消散,疼痛反而转化成了快感,这已经让季延沉迷于那片温柔乡之内。独自裸露在外的肉棒则被袜壁所全部包裹,肉棒在来自四面八方的挤压下,喷出的精液将覆盖在肉棒上的袜壁染成了深色。
“哇~,大哥哥好厉害,居然射出来了呢~,大家都在用怪异的眼光看着大哥哥呢~”
“什,,,什么?”
林小雅惊喜的语气让季延强制忍住那股快感,一边吸着脚汗一边发问。
“小雅没跟大哥哥说吗?现实中的大哥哥,头上正套着白丝被小雅牵着过市呢~”
“什么?”
季延慌乱的挣扎着,但是袜壁扯几条丝线将他的手反绑在背后。
“只不过大哥哥真讨厌,小雅还要清理大哥哥随地喷洒的精液呢~”
“不要,求求你…”
林小雅幸灾乐祸的声音又传到季延的脑海里。
“咦?难道大哥哥想要醒过来吗?可以哦,小雅现在就让大哥哥醒过来…”
季延沉默了,于其在大街上受别人异样的眼光,还不如就在这里面待着…突然他感觉一阵莫名的快感出现在肉棒上,他忍不住又射出一发。
“哈哈~,小雅不过是小皮鞋踢了踢大哥哥的肉棒,大哥哥怎么又射啦?旁边的阿姨都向大哥哥露出了那种鄙夷的目光呢…”
季延没有回应林小雅的话,反而开始享受其林小雅袜尖的脚汗。既然摆脱不了,那还不如趁现在好好享受。季延这么想着,伸出舌头开始舔舐那甜美的袜尖。
“嗯~,放心吧大哥哥,在小雅的环境里面,小雅会让大哥哥渡过最后一段快乐的日子呢?”
林小雅温柔的声音在四周响起。季延感觉几条丝线慢慢在自己肉棒的棒身与龟头上来回摩擦,独特的疼感让他的精液也一直不断地射出..
“大哥哥,该醒啦~”
不知道已经待了多久,季延已经完全沉沦于林小雅的白丝之中,在这里面他有美味的脚汗品尝,又有温柔的丝线抚摸着他的肉棒,他已经不想醒来,也忘记了这只是个幻境。
“虽然,很想让大哥哥一直留在这片幻境中陪着小雅,但是对不起了…”
林小雅略显遗憾的抱歉声传来,季延感觉眼前一黑。当他睁开眼时,他已经回到了那熟悉的大殿,三个掌门单膝下跪在旁边。
“宗主大人,我们把他带回来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