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1 第一章——白狼少女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1 第一章——白狼少女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1 第一章——白狼少女




转pixiv     Jugger

站在半山腰的山洞口,林德回过头,看到一路上的点点闪光,那是怪物被击杀后消失时残留的水晶碎片。
“我们杀了超过十头黑狼了吧”
“山洞里只剩下它们的首领了”
李铁广双手握剑,剑尖指向漆黑的洞口。
“要上咯”
“嗯”
林德握紧手中的短剑。因为要进入一个未知的地方,不能松懈。
<嗷————!>
惊天的一吼,整个山洞连同洞口的地面都在颤动。
“看来不用我们去找它了”
两人连忙向后退,等待洞中狼王的出现。一头浑身雪白的巨型白狼迈着轻盈、稳健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出洞穴,血红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两个冒险者——全灭它手下的凶手。白狼散发的强大威压令人窒息,林德和李铁广不由得后退了半步。它的身体如果立起来,可能比一头大黑熊还要高大。粗壮的四肢,全身覆盖着如雪般的白毛。它的嘴巴微张,仿佛只要一张开就能完全吞掉一个人。白狼静静地站着,散发着高贵的气息,但是它的眼神却暴露了它那强烈的杀意。被如恶鬼般的视线穿透,林德的身体动弹不得,死亡的恐惧占据了整个大脑,牙齿在<哒哒哒>地颤抖着。
<快逃,快逃!我们不可能是它的对手,我不想死啊!>
“要上咯!”
李铁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喝!”
他把剑横在腰间,如箭一般冲向白狼,对方也不甘示弱,咆哮着扑过来。
<会死,他会死的,打不过的,必须逃走,我不能死,在这个虚拟世界里没血了的话,我的身体也会死亡的,我不能冒险……>
“我——”
然而,当我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冲了出去,向着强大的敌人,也向着那坚实的背影。
“噢噢噢噢噢!”
我以极快的速度飞奔过去,无暇顾及头顶上显示的迅速消耗的体力值,一跃而起,对准那头白狼的额头用力掷出手中的短剑,剑锋反射着太阳的光芒,如激光一般射向白狼的脑袋。
“呜~!”
被击中的白狼一改曾经的威风,痛苦地大叫起来。李铁广压低身子,以冲刺之势横扫斩断白狼的一条前腿,再顺势向其腹部砍去。
<呲!>
白狼的身体被重创,退了好几步远,但却没有倒下,依旧怒视着两人。
“很好,这样他就不能动了,再来一击把他干掉!”
然而,李铁广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看到,白狼本应被砍掉的前腿正在长出来,伤口不断出现的粒子特效正在重塑它的腿,同时生命值也在迅速恢复。
“这,怎么回事?!”
一阵无力感向林德袭来。他刚刚射出的飞剑落在白狼身后,身上没带别的武器了。李铁广双手拿着短剑,咬紧牙关,再次奔向眼前的怪物。如果没有办法打倒眼前的敌人,那别说100层,就连这第一层都通关不了,可是,面对这个能回复伤势的恐怖怪物,除非一击必杀,否则根本不可能赢,然而两个冒险者都已精疲力尽,一路上战斗积累下来的疲劳并不能反映在数值面板上,但却会实实在在地限制人的发挥。李铁广躲开尖锐的狼牙,砍向白狼的身体,它仿佛没有感受到疼痛,在受伤的同时提起后腿,踢中李铁广的腹部。
“咳,咳!”
李铁广捂着受伤的地方,用剑撑住身体。他受伤后感受到的疼痛虽不及现实中的一半,但也是实打实的痛感和窒息感。李铁广站稳后再次冲向白狼,但对方的伤口又在愈合,他的体力值快见底了,生命值也不足一半,这样撑不了多久的。
<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可如果我现在冲上去帮他,结果可能就是一尸两命,太鲁莽了,我们不应该在新手期就毫无准备地杀到洞口的>
“咦?洞口?”
林德突然留意到那深不可测的山洞。
<那白狼刚刚是从山洞里走出来的,而且它似乎一直在试图把战斗的位置越拉越远,难道,那里面有什么关键的东西?>
“快去,这里由我来顶住!”
与白狼暂时拉开距离的李铁广磕下所剩无几的血瓶,然后再一次举起剑,冲向那头比他要巨大数倍的白狼。
“兄弟,不要死!如果我们这次能够活下来,我愿称你一辈子大哥!”
林德抓住队友拼命创造的机会,一口气闷头冲进山洞,并顺手捡起地上的剑。接着白狼停止进攻,扭头望向洞口。
“你今天必须死在我的剑下,别想逃!”
用尽全力冲进来后,林德发现洞里一片漆黑,而且越往里走,山洞就越狭小,无法想象那头如此魁梧的怪物是怎么钻进去的。
‘它冲进去了!前后夹击它!’
林德收到李铁广发来的信息,心中松了一口气。接着他迅速躲在山洞拐角处,靠着墙壁埋伏起来,屏住呼吸,随时准备一剑砍掉怪物的脑袋。
“嘤~”
这时,诡异的声音从山洞深处传来。林德转过头,看到不远处出现一阵微弱的蓝光,眼前的小路也被照亮了。
“嘤~”
他背靠洞穴墙壁缓缓向光源走去,弯腰走进一个更为狭小的通道,没走几步,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他进入了一个宽敞的空间,而发光的源头是一个放在不远处的宝箱,旁边有几只蜷缩着的小狼张大嘴巴发出纤细的声音,嗷嗷待哺。
<这是一窝小狼?原来那头白狼是想保护它的孩子!但它是怎么把小狼放进来的呢?>
林德蹲下身子,把狼崽们抱在怀里。
<那头狼进不来这里,得把这些小狼送出去,不然他们肯定要饿死在这里了>
接着他回想起自己刚才和李铁广一起沿途杀了十几条狼才来到这里,不禁苦笑了起来。
<我在想什么啊,这只是个游戏而已,这些东西都不过是一堆数据代码。虽然可能我自己也是一堆数据>
林德轻叹了一口气,抱起小狼向外走去。
“哒、哒、哒”
清脆的声响由远及近,在封闭的洞穴中回响着,仿佛是有什么人在有节奏地敲击着墙壁一般。林德再次停下脚步,绷紧神经警惕着周围。
“林德!”
李铁广的身影出现在洞穴入口。
“那条狼呢?”
他喘着气,急匆匆地大声问道。
“我没看到啊,不是你一直在追着它吗?”
“我在这里哦”
一个女性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紧接着李铁广身后出现了一个银发——美少女!
雪白的头发扎成一个小辫子搭在右肩上,一身淡雅黄色连衣裙,裙下露出小半截修长白皙的秀腿,脚下的纯白高跟鞋踩在山洞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在安静的空间内回响,鞋尖上的钻石反射着洞穴深处散发的银色光芒,灵动的红色眼睛温柔地看着两人,樱桃小嘴微微张开,露出温暖的微笑。两个男人都看呆了,楞在原地。
“你你你好,请问你是?”
林德十分紧张,不知所措。
“我就是刚刚被你们欺负的白狼”
“哈?!”
不敢相信,这么美丽的小姐姐居然是那头怪物!李铁广马上警觉起来,再一次举起剑。
“不要摆出那么吓人的表情嘛,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的。你们的勇气跟胆识真让我惊讶,在不戴防具,只用这么点补给和新手短剑就杀到这里来,还能和我打到这种地步,真应该给你们鼓鼓掌”
她的话让两人再一次震惊了。
‘她真的是NPC吗,这反应怎么看都像是真人啊’
‘不清楚,可能确实是由真人来操纵的’
她微笑着走了过来,林德的心却怦怦直跳,视线完全被她所吸引。
“把孩子们放下来吧,谢谢你没有对它们出手”
然后她走向林德身后的宝箱。纯白色发丝划过林德的脸庞,散发的清香让他再一次怦然心动。
接着少女侧过身,打开了发光的宝箱。
“唰!”
一把飞刀从箱子飞出来,如果站在正面打开箱子,百分百会被直接爆头。林德感到一阵背脊发凉。
“正常来说一般人看到宝箱都会想到先打开把宝物拿走再说,可你竟然只对那几个孩子感兴趣,我精心布置的陷阱出师不利,第一批客人来就落空了呀”
“冒昧问一句,如果中了陷阱,会怎样?”
林德低头看着落在脚边的刀。
“伤害大概是你生命值的两倍”
少女用轻快的语气说出恐怖的话。
“本来这个设计出来就是说要考验人性什么的,但从结果来看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不过你们以后要小心了,考验你们的难关还有很多”
<原来我才是最离死亡最接近的那个人啊>
林德背后直冒冷汗,虽然他并不清楚虚拟世界中的角色有没有出冷汗这种功能。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李铁广手里的武器依旧没有收回去,他对眼前这位美丽的女性仍然抱有戒心。
“随时都可以离开呀,你们的实力很强,在第一层已经没有怪物是你们俩的对手了,包括那个把守通往第二层大门的小可爱,不过,难道你们真的不想先领取战利品再离开吗?”
“战利品!还真有这种东西啊!不会又是陷阱吧”
林德脸上的笑容不到两秒就僵住了。
“当然有奖励呀,不过很可惜你们只有一个人能获得,那就是我的专属技能”
两人眼前出现一行字。
特殊技能“狼魂”:受到攻击前有概率预判攻击路径,若成功预判并躲避攻击,则可在短时间内增加力量与敏捷(领悟此技能后不能再学习其他特殊技能)。
“怎么样,我的技能还不错吧,要学吗,错过这一次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哦”
“但与此同时如果学会了就再也没办法学其他特殊技能了”
李铁广凝视着眼前的词条。
“对的,所以最好想清楚再作决定哦”
林德十分纠结。他来到这个游戏世界不过几天,还处于萌新阶段,同时也不知道这个技能的具体效果如何,更不可能知道还有什么别的更强的技能可以学,而且还要跟身旁这位刚认识不久就一同出生入死过的战友争夺这唯一的奖励。
“我不学”
李铁广拒绝了,非常干脆,林德睁大眼睛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这明显就是主角逛路边摊捡到绝世武功的经典剧情,他竟然主动放弃了,简直匪夷所思。
“为什么呀?”
林德脱口而出问道。
“因为——”
“嗯,那这位小哥哥,你的答复是什么呢”
少女打断了李铁广的话,转头向林德问道,显然她已经对李铁广完全失去兴趣了。
<她果然只是个触发任务的NPC而已,大概是只会听关键词作出反应吧。预判攻击路径……如果能知道怪物的攻击方式,那么打起来肯定会轻松很多,这个技能效果不论怎么看都十分逆天啊>
“我要学”
“你确定吗,不能反悔哦”
她眨了眨她那双漂亮的,像红宝石一般的眼睛,深深吸引着林德的视线。
“嗯,我确定”
“好的,那么请你取出宝箱里的宝物吧”
决定了就没什么可犹豫的了。李铁广也在盯着宝箱,虽然他拒绝了美少女的好意,但他也对所谓的特殊技能感到好奇。林德小心翼翼地走到宝箱面前。
“放心,已经没有陷阱了”
女孩莞儿一笑,轻轻推了推林德的背部。宝箱里闪烁着柔和的蓝色光芒,而静静躺在宝箱里的是——
<一条白布?>
林德伸出双手,准备捧起“宝物”时,一阵淡淡的芳香扑面而来,紧接着眼前天旋地转,他的视线变得模糊不清,意识也逐渐远去。
回过神来时,我抬起头,和她的双眼四目相对,她居高临下俯视着我,身旁闪烁着点点星光,宛若天仙下凡一般神圣而纯洁。接着,她优雅地抬起一只脚,高跟鞋尖上的钻石散发出的闪耀光辉,让我不禁闭上了双眼。她一伸腿,稍稍用力踢向我的胯下,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全身的力气一下子被抽空了,嘴巴张得很大,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不知道是因为惊讶而没法说话,还是已经没有力气去发出声音了,眼神呆滞地看着沐浴在淡蓝色光芒之中的少女。她用鞋底朝我的胸部轻轻踩了一脚,我像一个掉线的人偶一般仰面摔倒在地上。那闪耀着银色光辉,美丽得无可挑剔的纯白高跟鞋踩在我的下体上,一瞬间,我感受到了那种曾经看片时用手解决的爽快感——不对,是比这要爽好几倍的快感,不仅仅是射精的冲动,还有我不曾体验过的,被奴役,被碾压,被践踏的享受。肉棒不受控制地在圣洁的高跟鞋底下挣扎,宛如慈祥的母亲怀里哭闹的孩子一般,体内的精液渴求着,呐喊着,因为它们找到了真正的归宿,不断从肉棒喷涌而出,洒向那洁白如玉,一尘不染的高跟鞋,它们拼命克服自身重力往上爬,在那纯白的尤物上蠕动,就像匍匐在女神脚底下微不足道的虫子一样,渴望得到女神的爱,但又恐惧自己肮脏的肉体和灵魂会玷污女神那圣洁的玉足和高跟鞋。乳白色的精液布满了高跟鞋的每一寸表面,从鞋底到鞋面,从鞋跟到鞋尖,一点一点渗入芊芊玉足与高跟鞋的夹缝之中。那条优美的弧线,是分隔生与死,自由与奴役,光明与黑暗,天堂与地狱的三途河,雪白的高跟鞋与妖艳的小脚之间,是无底深渊,进去了,就等同于和女神的高跟鞋、玉足融合在一起,成为了她的一部分,不,应该说是成为了她的食物,她的养分,被她吸收,利用,彻底榨干之后,完完全全从这世上消失,不留下一丝痕迹。它们明知如此,却依然义无反顾,争先恐后,仿佛生来就是为了成为她的奴隶——不对,它们,和我,都没有资格称自己为女神的奴隶,我们的主人只能是她那令人垂诞的,同时又残酷无比的,让许许多多仰慕她的生灵,不仅生前要服侍她,就连死后的灵魂也永远被她所禁锢,所奴役的邪恶,妖艳,却带有邻家少女般清纯和纯洁的纯白高跟鞋。鞋尖上那纯净得没有一丝瑕疵的钻石散发出的淡淡的,却又无比夺目的银白光辉,不是反射宝箱的光芒,而是那些仰慕她,愿意一辈子,一千年,一万年,甚至是选择永不超生,匍匐在她脚下,永远接受她那双高贵的高跟鞋碾压,折磨,践踏的污秽灵魂,在女神的脚下得到净化后发出的纯粹之光。再怎么丑陋,罪恶,污浊,渺小,不堪入目的人类本性,在她的高跟鞋下,永远都是众生平等,只要接受过她的洗礼,人类的灵魂就能得到彻底的净化,从而散发出属于自己的那一点光芒。雪白的发丝随风飞舞,在淡淡的蓝光下,她宛如雪之精灵,不食人间烟火,冷若冰霜,又像一位仙女,体贴众生,希望消除世间一切苦难。雪白的皮肤,美得令人窒息的脸庞,她嫣然一笑,能感化世间一切罪恶,她那闪耀的光辉,能照亮世间所有黑暗。我第一次感受到,天堂与地狱竟然隔得如此的近,在她的高跟鞋下,是地狱,但她本身,即是天堂。她带着能融化一切的甜美笑容,用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俯视着我,也温柔地俯视着脚下的一切,她就像天仙一般降临在我的身上,用她的足交踩踏彻底地净化了我的一切,同时也夺走了我的一切。不知射出了多少精液的肉棒仍然在鞋底下拼命挣扎,没有意识的生命不懂得感恩,只会遵从生命的本能,在体内的精液所剩无几的情况下想要逃离无尽的足榨地狱。终于,它成功滑了出去,并傲然挺立在女神的高跟鞋边上,宣誓着自己的成功,以为自己逃离了地狱,晃动的龟头喷洒出精液落在光洁无痕的脚背和小腿上。她的眉毛稍稍挑了一下,脸上露出面对顽童时无奈又慈爱的笑容。她抬起脚,鞋底悬在精神抖擞的肉棒正上方,然后用那细长,尖锐,仿佛能刺穿世间一切的高跟鞋跟,对准了高高挺拔,妄图挑战她权威的肉棒,缓缓下落。但这一次,不是甜美的甘露,而是血腥的断头台,雪白的鞋跟轻轻地点在唇部,慢慢地,一点一点撑开端部,没入其中,我忍着剧痛,却不敢发出一丁点呻吟,生怕打扰到女神,破坏这美好的宁静。坚硬而细长的鞋跟继续深入,直到完全被肉棒吞没。她那妖艳,残忍,致命的高跟鞋又开始动起来,先是轻轻左右晃动,然后缓缓地上下抽插,最后把肉棒垂直立起来,左右扭动,鞋跟在里面旋转,摩擦。我享受着被蹂躏的剧痛,同时又忍受着强烈的射精欲望,好想服侍她,好想向她奉献我的一切,只有我一人在享受,在接受女神的恩赐,这种罪恶感折磨着我的灵魂。终于,肉棒又一次吐出如泡沫般的白色精液,不,应该说是精液顺着插入的鞋跟拼命从肉棒中挤出来,它们贪婪地吮吸着纯白高跟鞋的鞋跟,然后走向它们真正的归宿。停不下来,体内的精液在不断流失,我却感到越来越快乐和幸福,胯下不再传来痛感,肉棒终于认清了自己的主人,完美配合着她的动作,不断地抽搐、抖动着向她献上最为新鲜的,饱含生命力的精液。终于,它停了下来,龟头也逐渐吐出鞋跟。最终所有精液都消失了,雪白的高跟鞋表面依旧一尘不染,宛如不曾被精液玷污过一般。她心满意足地笑了,轻巧地顺利拔出纯白色的鞋跟,龟头上长长的丝线黏在鞋跟底部,不舍得放开,仿佛透露出我依依不舍的心声。她如天神下凡般出现,夺走了我的一切,但又像昙花一现般,即将在我的眼前消失。
“等你哦”
她消失了,连同那圣洁而柔和的蓝色光芒。只留下了在山洞里,更在我灵魂深处永远回响的声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