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9 第九章,——沉,溺第十章——反击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9 第九章,——沉,溺第十章——反击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9 第九章,——沉,溺第十章——反击



那是必须要还给她的东西。
“记得把拿走的东西放回原处哦~”
第一节数学课,我根本无心听讲,脑海中不断回荡着邻家美女美术老师的话。一想到我今天早上在她家门口鞋柜前的所作所为,顿时感到脸红心跳。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倒霉的事接踵而来,如果我在归还高跟鞋的时候把丝袜也一并从胯下那里脱下来放回去,那就不会有之后尴尬丢脸的情况出现了。
<班主任她一定知道,那丝袜是从哪里掉出来的,上面装满的液体是什么,为什么她会愿意把那么脏和臭的东西拿走呢?>
握着刚刚落在班主任脚下的笔,看着手背上迟迟不消退的鲜红印记,一想到她刚刚弯下腰来捡起丝袜的时候,被一头秀丽的栗色长发轻抚脸颊,低胸衬衣下那深不可测的乳沟,我的心根本静不下来,刚射完一发的肉棒完全没有疲劳的态势,又一次高高昂起。我本以为只要摘掉了那条老师穿过的,如同诅咒一般的肉色丝袜,我的下面就会恢复如初。但实际上现在跟之前的情况差不多,我趁着周围人不注意,悄悄把手放在裤裆上,用手掌挤压肉棒壁,用手指捏住龟头,企图再一次释放自己的欲望。
<不行……完全出不来……>
我感到十分难受,这是从人生中第一次手淫到现在欲望最强烈的一次。
<难道美术老师的鞋子和丝袜里,放了什么东西?比如……媚药之类的?>
各种从小黄文小黄漫小视频里看到过的情节浮现出来。
<不可能,如果真有这种别有用心的人,把春药放进人家鞋子里也没用啊>
无心上课的我一边偷偷摸摸隔着裤子自慰,一边胡思乱想着。下课铃声响了,我经过一整节课翻来覆去的思考,得出的结论是——
<得找班主任拿回丝袜才行,必须得还给她……>
累积的欲望无处发泄,现在我只想再一次见到班主任那妖娆的身姿,然后用美术老师的丝袜再一次撸射出来。
<只要再来一次,我肯定就能冷静下来……>
“喂,林德”
一下课,精神恍惚的我便摇摇晃晃地起身向教室门口走去。
“喂,林德,我在叫你呢!”
手臂被从后面用力拉了一下。
“啊!”
虽然力气不大,但手臂传来的微微痛感让我从粉色的泥潭中清醒了过来。
“你今天身体不舒服吗?从今天早上开始,我看你就一直晕乎乎的”
女孩皱起眉头,担心地问道。她坐在我的斜后桌,难道她刚刚把我的所作所为全都看到了?
“我,我没事,我只是想上个厕所”
我甩开了她的手,继续向教室门口走去。
“去洗把脸吧,如果你下节课还犯困,我就用笔戳你的腰,把你戳醒!”
女孩手里灵巧地转起笔,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一想到她曾经用那招长虹贯日,害昏昏欲睡的我在课堂上大叫出声,落魄出洋相,我浑身打了个寒战。
水龙头里流出冰冷的水,着实让我清醒了许多。
<可终于冷静下来了>
在不知不觉中,折磨了自己一个早上的性欲不知何时已经消散了,胯下的小弟弟也不再肿胀和疼痛难忍。
<终于结束了,真是煎熬>
一身清爽的我踏着轻快的步伐回到教室。
“下节课是期中考试,请各位同学摆好桌椅,拿好自己的文具,按昨天安排的位置就坐”
万恶的班主任再次出现在讲台上,踩着高跟鞋的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教室里忙忙碌碌走来走去的学生们。而我的视线再一次不受控制地落在她的身上。同时一想到被她没收的那条吸收了大量精液的肉色丝袜不知被她藏到哪里去,脸上又开始发烫了。
“快回到座位上去吧,下一节课是考试,记得把笔拿上”
她用温柔的话催促站在教室门口发呆的我。我点了点头,然后低头快速走过去,尽可能不去多看一眼她那婀娜的身姿,但视线依旧被那双性感的肉丝美腿和细跟黑色高跟鞋所吸引。
我按照昨天抽签决定的位置,来到最前面第一排坐下考试。
试卷发下来后,我马不停蹄地开始答题。窗外一阵微风拂过,吹来淡淡的花香,同时带来了另一种奇异的香味——我这才注意到,坐在讲台上监考的班主任,翘着二郎腿把一只脚伸到我的桌前,高跟鞋从光滑的肉丝玉足滑落,挂在足尖上。她一上一下挑着高跟鞋,十分诱人,让盯着她的脚的我又陷入了禁忌下流的遐想中。
<如果把我的那里放进老师的脚和高跟鞋和里面,会不会很舒服?>
一闪而过的念头又一次打开了欲望的潘多拉魔盒,身体迅速发热,刚刚才恢复正常的肉棒又一次肿胀起来。
<不行,现在是考试,不能想这些没用的事!>
我在心中不断提醒自己,绝对不能再多看一眼班主任的脚,竭尽全力让自己的注意力重新回到眼前的答卷上。
“啪嗒!”
然而,考场上的宁静被一道清脆的声响打破了。班主任脚上的高跟鞋掉落到讲台下的地板上,一直闷在鞋子里的足尖被解放了出来。她似乎对此并不在意,没有第一时间穿好鞋子。那只高跟鞋正好落在我的正前方,又让我开始心痒痒了。
<不要管这些有的没的,先考完试再说……>
但眼睛还是不受控制地看向躺在地上的高跟鞋,然后我注意到——
<丝袜?!>
一条肉色丝袜的一角从高跟鞋内露出来,袜尖上面残留着的水渍证明了那就是班主任没收了我的那条。我完全没有想到,她竟然把没收得来的东西藏到自己的鞋子里。
<那这条丝袜上是不是就有了美术老师和班主任两个人的味道?>
我感受到某种强烈的欲望正在驱使着我,趁着她还在看书,没有留意到这边的动作,现在正是把丝袜拿回来的最佳时机。我的笔又一次掉在地上,滚落到老师的高跟鞋旁。但这一次,我是故意这么做的,为的就是创造弯下腰去捡东西的机会。
<还差一点,只要能把丝袜拿回来……>
拿回来然后用来做什么?我盯着老师的高跟鞋和里面的丝袜发呆。
<如果我也掉进那里面的话……>
我陷入了奇妙的幻想中。
“啪嗒!”
一只肉丝包裹的玉足重新摆正鞋子,然后踩了进去,原本差点掉出来的丝袜再一次被藏在鞋尖里,功亏一篑。重新穿好鞋子后,她把脚收回讲桌后面了,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动作。那条沾满了我的精液,吸收了两位美女老师足香的丝袜,对我来说就是距离上近在咫尺,实际上却远在天边。
<现在先做题,之后再去办公室找老师要回来吧,只要向她认错,应该就跟之前被没收的玩具一样会还给我的>
但我的心神完全被刚刚的小插曲打乱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班主任上,眼睛不时瞟向讲台,期待着何时她能再一次把脚伸出来。然而,直到下课铃声响起,考试结束时她才站起来要求交卷。我看着手里那惨不忍睹的试卷,心中满是懊悔。
中午放学吃完饭后,我趁着午休时间偷偷溜回学校。
<她应该还在办公室吧,如果不在的话……>
那就把东西偷回来。我不清楚为何邻家姐姐穿过的,放在鞋柜里的一条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丝袜会让我如此执着,甚至我都有些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了。
<一个人都没有>
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桌上堆满了各个老师的书本和试卷。来到班主任所在的工位,熟悉的芳香扑鼻而来。她的桌子十分整洁精致,上面还摆放两盆小小的花。
<她会放在哪里呢?>
我开始翻找桌子的抽屉,但里面基本都是教学物品,没看到别的东西——除了最下面那个上锁了的抽屉打不开。我找了一圈没发现钥匙,只能放弃了。然而,正当我准备空手而归时,我注意到桌底下的角落里放着什么东西。
<难道说?!>
我迫不及待地跪下去,趴在班主任平常一直踩着的地板上,把一个纸盒子捞了出来。毫无疑问,这就是一个普通的鞋盒。
我吞了吞口水,脑海中回忆起老师今天穿着那双尖头细跟高跟鞋在教室里走动的模样,考试时用足尖挑鞋的模样。现在这双被她穿了一早上的高跟鞋很有可能就躺在眼前这个纸盒子里,甚至那条被她没收后踩在鞋子里的丝袜也有可能一同放在里面。我没有任何不打开它的理由。
几个学生有说有笑地从走廊路过,我蹲在桌底下躲起来,祈祷着不要有学生或老师中午没事干跑来办公室。待声音远去后,我郑重地打开鞋盒。
<鱼嘴高跟鞋?>
一双很干净的黑色鱼嘴细跟高跟鞋静静躺在鞋盒内,我拿起来仔细端详着,鞋子的鞋跟同样很细,而且比她早上穿的那双还要高一些,鞋底污渍很少,鞋子内甚至没有穿过的痕迹,应该是她刚买回来没多久的,没穿过几次的鞋子。
没有找到我想要的东西,有些失望。正当我想把鞋子放回去时,突然注意到一件事——鞋尖处开口部分的大小,跟某个东西是不是差不多?我低头拉下裤子,看到胯下那根折磨了我一上午的,不停仰卧起坐的肉棒又开始蠢蠢欲动。
<看来你也很好奇插进去会有什么感受>
男性想要插入洞穴的本能促使着我把班主任的高跟鞋放入裤裆,跟今天早上出门时做的那样,把逐渐膨胀的弟弟塞进高跟鞋内,只不过这一次它从鞋尖端部穿了过去,从鱼嘴口伸了出来。我把整根肉棒都穿了过去,鞋子顺势落到根部,只留下蛋蛋还藏在鞋子里出不来。然后拿起另一只高跟鞋放在脸上,深呼吸一口气,一边闻着鞋子的皮革味道,一边抓着套在胯下的高跟鞋撸动起来。此时下体正在急剧膨胀,挤压和束缚的感觉也愈发强烈。
<不会拔不出来吧?>
一丝顾虑闪过脑海。与此同时,高跟鞋的皮革味道逐渐转变成有温度的香味。
<好疼……有什么东西把我那里夹住了……>
眼前一片漆黑,温暖而柔软的枕头捂在脸上,香甜的气息令人如痴如醉,梦里的光景仍然停留在脑海,过于舒服的感觉让人根本不想醒过来。但是,胯下传来的疼痛越来越明显,同时某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让理性逐渐浮出水面。
“醒了吗?可爱的孩子,再多睡一会也可以哦,姐姐我会一直照顾你的~”
甜蜜的声音融化了心灵,掩盖了恐惧,但胯下的异样却依旧存在,肿胀的下体被某种或坚硬或柔软的东西触碰,挤压,玩弄,有什么东西即将从那里出来。
“好想尿尿……”
“乖孩子,尿出来吧,姐姐我会帮你接住的~”
得到许可后,身体迅速放松下来,男人的羞耻心、自尊心等虚伪的精神面具也全都在温柔乡中被摘下,只剩下被剥了个精光的本能欲望——
“噗嗤、噗嗤……”
肿胀而兴奋的肉棒在温暖的肉穴中尽情释放着无穷无尽的性欲,连带着身体和精神能量一并注入其中。
<好舒服……>
林德忘我地挺起腰,一边喘着粗气,大口吸入美妙的芳香,一边对温暖的小穴卖力耕耘,力图把体内精液一滴不漏全部注入其中。
<这里是哪里?我在做什么?>
持续了将近半分钟的舒服连射结束后,林德逐渐恢复了意识。他努力睁开眼睛,但也只能看到一丝光芒,脸上被某个温暖柔软的东西覆盖着,每次呼吸都能闻到一股美妙的花香。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很光滑的触感。
“哈哈哈,好痒呀!真是个小坏蛋”
盖在半边脸上的东西消失了,刺眼的光芒瞬间照亮的整个世界,让他不得不眯起眼睛。<狼魂>在此时发动,他看到一个笑得花枝乱颤的美女,坐在自己正上方,一只肉丝脚在自己的脸上晃来晃去。
“啊!”
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林德总算是完全清醒过来了。
“阿娜温!”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美丽女性。
“这是你第一次喊我的名字呢,谢谢你,我都还不知道英雄阁下叫什么,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阿娜温就在林德面前,在这个距离下,他一瞬间就能砍下她的脑袋,只要他能站得起来——
“啊!”
他又一次摔倒,扑向前方。但这一次,他并没有碰到坚硬的土地,而是落在一条修长柔软光滑的肉丝大腿上。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双腿又一次被缠住,牢牢固定在地上,他被迫以跪着的姿态扑倒在阿娜温的大腿上。他想推开这条腿,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也动弹不得,四肢完全被周围不知何时出现的四朵食人花吐出来的触手死死绑住。
“你对我做了什么?快放开我!”
林德愤怒地大喊道。
“英雄阁下您自己在战斗过程中睡着了,别怪我呀,我只是想让您休息得更舒服一点,所以不要拒绝我的好意,安心享受我的膝枕吧~”
阿娜温合拢双腿,直接把他的脑袋夹在一双柔软的肉丝大腿之间,差点让他窒息了。林德拼尽全力才勉强侧过头得以喘息,但那温柔的挤压让他的困意再一次袭来,尽管现在的他是以一个非常屈辱的姿态跪倒在敌人的脚下,但心中却无法燃起战意,没有想要挣扎逃脱的欲望,仿佛内心深处一直有个声音在用安详的声音唱摇篮曲一般,一点一点夺走他的意识。
“啊!”
然而,一阵剧烈的疼痛又一次把他惊醒。胯下的肉棒再次肿胀起来,强烈的挤压和束缚感让他感到疼痛难忍。林德顺着肉丝大腿往下看,然后发现了一个更为惊人的事——他的下体被阿娜温的浅绿色鱼嘴高跟鞋吞没了!她仍然穿着那只高跟鞋,蝴蝶结绑带也依然牢牢系在她的小腿上,只不过高跟鞋内被林德的巨根塞满,她的肉丝玉足则踩在肉棒上。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那高跟鞋里面和边上沾满了白色的粘稠液,就连她的丝袜上也被液体弄脏了,而这些液体正以缓慢的速度逐渐消失。
“英雄阁下请猜猜看,这些白白的、黏糊糊的、脏脏的东西是什么呀?猜对了有奖励哦~”
阿娜温翘起脚尖,足趾撑开半透明的丝袜,向林德展示丝袜内外粘上的黏液。一滴液体顺着脚背往下流,滑落至脚底,然后滴落到龟头端部。水滴的触感让林德再一次意识到,这不是梦,他的命根已然切切实实地成为了阿娜温脚下的玩具,而这些液体毫无疑问就是自己曾经在性欲上屈服于她高跟鞋下的最强有力证据。
“呵呵呵,你那根可爱的小弟弟已经替你回答了哦,它现在很有精神地在我的脚下一跳一跳的呢。没错,这些都是你在我的脚底下射出来的精液,你刚刚那一脸陶醉地把我的足穴当成小穴用力抽插的样子真是迷人呀,看得我都有些按奈不住了,所以,现在请你张开嘴巴,接受我的奖励吧~”
她把手伸入裙下,当着林德的面轻抚自己胯下的阴唇。一看到如此场景,没有男人还能把持得住。
“我才不要什么奖励,快放开我!”
虽然林德还在嘴硬,但那根被丝足踩着的肉棒却很诚实地抖动着,欲图逃离这温暖柔软的榨精牢笼。
“张大嘴巴,啊——”
一道透明体液顺着大腿往下流,打湿了林德的脸,虽然他死死紧闭嘴唇,但眼睛、耳朵、鼻孔这些地方是关不上、防不住的。一阵奇异的香气笼罩在他的周围,身体开始莫名其妙地发热,他从未像现在那般渴望脱掉身上所有的铠甲和衣服。
“尝一口嘛~只要你喝过一次我的爱液,就一定会上瘾的~这可是你应得的奖励,快喝吧~”
她的双腿加大挤压力度,再一次把林德的嘴鼻贴在大腿上。他这时才明白,原来之前自己努力获得呼吸的机会,全是因为她故意放松大腿的挤压得来的,只要她愿意,完全能让林德呼吸不到一丁点新鲜空气。
<好甜!>
从阿娜温的蜜穴中分泌的爱液犹如花蜜一般清甜,一入口便透过味蕾渗透到林德大脑深处,犹如毒品一般刻入他的记忆和味觉感知之中。
<不能再这样任由她玩弄下去了,必须要想办法从她的大腿之间和脚下逃走,然后一刀终结她的性命!>
心急如焚的林德想要挣脱阿娜温的束缚,虽然他的力气比阿娜温要强上好几倍,但现在的情况是,他的四肢分别被四朵巨型食人花绑住,脑袋被她的一双大腿死死压住,就连下体也陷入到鱼嘴高跟鞋里,被踩在她的脚底下,而且根据肉棒根部传来的强烈挤压疼痛,他很清楚现在自己的下体已经完全被高跟鞋尖的口子死死卡住了,要解决这个问题,要么砍断她脚踝上的绑带或者破坏高跟鞋面,要么斩断她的腿或者自己的肉棒,别无他法。而要从她身下逃跑的前提条件就是要能挥刀。现在的他完完全全就是砧板上待宰的鱼肉,只能暂时听从对方的命令,寻求破局之法。只是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对人类的身体和精神有着强烈毒性的魅魔体香和体液正一点一点透进他体内每一个细胞,再过不久他就会在肉体上和精神上都完全失去对阿娜温的抵抗能力。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只是因为你一见面就攻击我,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才限制你的行动”
阿娜温晃动脚上的高跟鞋,用脚跟按压在敏感的龟头上,突如其来的快感让林德不禁全身颤抖了一下。
“我想你应该也猜到了,我并不是人类,而是以人类体内的能量为食粮的魅魔,所以我们是绝对不会作出伤害人类的行为,因为没有你们提供的能量,我们便无法活下去”
阿娜温一改之前的笑容,用严肃的语气诉说着。
“不过,你跟其他人不一样,你是接受了圣人祝福的神圣之子,是专门负责狩猎我们的人,我想你应该也很清楚吧,明明我们才是初次见面,我对你什么都没做,你却对我怀有敌意”
她用套着浅绿色手袜的小手温柔地抚摸着林德的脑袋,同时脚上也在有节奏地踩踏着高跟鞋内的灼热巨根。他印象里似乎曾经出现过这种强烈的攻击欲望,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记忆仿佛被蒙上了一层迷雾。
林德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并顺着她所说的话语思考着。
“乖孩子,这不是你的错,是那些罪恶的圣职者操纵了你的思想、控制了你的精神,欲图把你精炼成她们的信徒”
她脚底的丝袜不知何时开了个口子,把重新装填完成,处于一触即发状态的大炮纳入其中,形成脚底——丝袜——鞋底的三重空间之中。同时林德的眼睛也逐渐失去了狼性的光芒,像一只小猫一样温顺地趴在她的大腿上,安心迎接阿娜温第二轮的踩榨处刑。
“但幸运的是,你遇到了我,我会帮你把那些肮脏的思想、罪恶的力量、多余的想法,随精液全部排出来啦~”
待丝袜完全裹住肉棒,端部深入到脚跟下面时,阿娜温把力量集中在脚上,用力挤压——林德的巨根再一次溃败于她精湛的足技下,精液不受控制地尽情喷涌而出,薄薄的一层丝袜根本无法阻挡强大的水压,大量精液从她脚底下溢出来,让前一秒才把里面的精液吸收干净的高跟鞋又一次迅速被灌满。
“啊……啊……”
强烈的射精快感让林德爽的翻白眼,那份从阿娜温脚下逃脱的计划完全被抛在脑后。射精的持续时间比上一次更为持久,小巧的高跟鞋根本装不下满溢的精液,从丝足与鞋子的缝隙间溢出,顺着鞋面、鞋底和鞋跟滑落地面,渗透进泥土里,逐渐转化为红色食人花们的养分。
“尽情地享受当下,然后忘掉一切吧~”
阿娜温依旧用平静安详的声音诉说着。然而,林德的精神不会就此而一蹶不振。
<我刚刚又在做什么……明明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我必须要打败她,离开这里!>
连续不断的射精进入尾声,林德再一次恢复了意识和战斗欲望。
<果然,对有神圣加护的人,不论是体香和体液的侵染,还是精神洗脑都不怎么起作用呢,甚至之前玫悠妹妹给他设下的诅咒都没能正常发动,害我肚子挨了他两刀,榨出来的精液里也没多少营养>
她看着恢复意识的林德又开始在她的脚下挣扎,皱起眉头陷入了沉思。阿娜温现在完全在林德的攻击范围内,一旦被他从丝足编织的牢笼下逃脱,以他们俩身体素质上的巨大差距,阿娜温肯定会被瞬杀,根本没有反应和逃跑的机会——除非能触发玫悠施加的咒刻,剥夺他使用武器的权利。阿娜温不敢赌,即使他手上的淫纹已经完全显形,但还是存在被秒杀的风险。
<既然你这么执着于从我的脚下逃走,那我就将计就计,让你自己主动解除那该死的加护>
阿娜温的眼神失去了怜悯,只剩下冷彻和蔑视。

持续了将近一分钟的射精让林德体验到上天堂的快感,他在这段时间里放弃了思考,身体彻底放松,完全委身于阿娜温大腿和丝足的“怀抱”之中,性欲得到人生中最畅快、最彻底的释放。在他不停射精的过程中,阿娜温脚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停下来,她以娴熟的足交踩踏着林德作为男性的命根子,以脚趾精准刺激肉棒的每一处敏感点,让本该早已停下的射精一直延续着。若是在正常情况下,如此巨量的射精早就填饱她肉体上和精神上的饥渴了。但实际上她在林德这一轮的爆射中依然没能得到多少养分,林德同样也是除了精神上的消耗以外,体能上并没有损失多少力气。浅绿色的高跟鞋和肉丝玉足被大量溢出的精液染成斑白,随后顺着鞋底和鞋跟流入地面。
短暂的快乐稍纵即逝,当林德的精神恢复过来后,心中只剩下无穷无尽的空虚,以及屈辱。把他带入极乐世界的,不是那近在眼前的,不停吐出花蜜的淫穴,而是阿娜温那穿了不知多久的浅绿色鱼嘴高跟鞋口和温暖柔软的肉丝足底!他就是以如此下贱、丑陋的姿态在她的脚下不知道射了多少回。现在的他虽然身体没什么问题,但精神上感到十分疲倦。
“英雄阁下,在姐姐的怀里撒娇开心吗?”
她的大腿稍稍用力挤了挤他的脑袋。恢复思考能力的林德继续谋划着他的反击计划。
“我的刀……还剩最后一把”
他偷偷查看着背包里仅剩的最后一把武器——金色刀柄的锋利匕首,跟她相遇的那一段美好回忆浮现出来。
“你知道吗?在很久以前,我们跟人类就是这样友好相处的哦,我们给你们带来快乐和享受,你们为我们提供生存的养分,互帮互助一起和谐地生活,那段日子真是美好呢”
阿娜温眯着眼睛,万分感慨地回忆着往昔。她的话勾起了林德的好奇心。
<很久以前?她看起来也就是个十几二十岁的女生,为什么说的话像是在回忆上个世纪的老太太一样呜呜呜呜!!>
突如其来的窒息感中断了林德的思考。
“你是不是在想什么失礼的事?”
阿娜温突然加大了大腿挤压的力度,同时用脚趾指甲狠狠地戳入那根脆弱敏感的肉棒端部,窒息的眩晕和强行扩张的剧痛让林德再一次意识到,自己的生命仍然处于对方的掌控之下,名副其实的被她扼住了命运的咽喉。
“但是,从某一天开始,出现了一些自称为上帝使者的圣人,她们对我们赶尽杀绝,还控制了国家里的大部分精锐士兵来驱逐我们,导致我只能流离失所,躲在远离人类城镇的森林里苟且偷生”
一滴滴透明液体滴落至林德脸上,从嘴角渗入口腔。很咸,这些是她的泪水,而且跟她分泌的爱液不一样,不会让林德陷入性兴奋的状态,反而让他愈发清醒。
<她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难道说,她真的很孤独?>
林德有些心软了。仔细想想,自己确实没有理由跟她战斗,一个如此漂亮性感的大姐姐,即便拥有着特异能力,也没必要干坏事,只凭她这张脸就足够她在人类的世界里无忧无虑地生活了。
“我相信你”
“诶?”
她被林德的回答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
“我相信你说的故事,也相信你不会害人,刚刚是我不好,不应该一见面不分青红皂白就攻击你的,害你担惊受怕,我深表歉意”
林德用诚恳的语气说道。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是林德,是来自附近城镇花之都的冒险者,我在旅途的过程中遭遇强盗,也就是刚刚被你的食人花吞掉的那些人,的袭击,被迫逃到你的领地,然后在精神极度紧张的时候遇到了你召唤的怪物,所以才会把你也当成敌人,对不起”
林德再一次向她道歉。
“诶,啊,没事的,我身上的伤已经完全恢复了,不用在意的,而且那些孩子不吃人,也不叫食人花哦,你称它们为魔花就好”
阿娜温对林德态度上的突然转变感到有些不知所措。林德虽然很想问她那些强盗都去哪里了,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所以能请你先放开我吗?我有紧急的事情要办,必须要现在离开,改天我带你进城镇里逛逛吧,我相信大家都会喜欢你的”
林德微笑着说道。
“我也相信你哦,不过现在还不能把你放出来,因为你的精神已经被那些自称为圣人的邪恶教徒控制了,你会不受控制地袭击我的,而且你说的急事,其实就是去找你的主人来对付我吧?”
阿娜温的话让林德沉默了。她踩住高跟鞋里的肉棒,让它在柔软的肉丝足底和坚硬的鞋底形成的榨精淫穴中又一次隆起了。根部传来的挤压和束缚产生的疼痛让林德脸上堆出来的笑容僵住了。
<糟了!原本打算趁它缩小时拔出来,然后再砍断手上的触手逃脱的,没想到它又兴奋起来了。现在只能等下一次射精结束后再抓住机会逃脱了>
林德决定把性欲交由阿娜温的脚控制,任由她爱抚、挤压、践踏自己的下体。
“所以,为了其他同胞们的安危,同时也为了林德阁下你自身的安全与幸福,我会在这里,把你体内所~有的可怕力量,被操控的灵魂,以及被她们洗脑的记忆,全部化为精液踩榨出来,净化你身上一切污秽之物,让你变得像刚出生的小婴儿那般纯洁,重获新生”
阿娜温用祥和的语气诉说着令林德感到毛骨悚然的话。
“也就是说,如果我不停地在你的脚下射精,那我就会失去所有战斗能力和记忆,一辈子成为你的人偶和傀儡?”
他对自己下体逐渐膨胀的射精欲望感到一丝恐惧。按照阿娜温的说法,自己的每次射精都会导致自己失去力量和记忆,而他现在所知道的,至少已经在她的高跟鞋内射两回了。身体被压制住的他无从得知力量被削减了多少,在这么短时间内也无法确认自己忘记了什么,但如果这次又射出来,他不知道将会遗忘哪一个珍贵的回忆,甚至有可能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所以我才说你被她们洗脑了嘛,我现在只是在帮你恢复正常,你不需要思考什么,安心接受就好,很快你就会感激我的”
阿娜温踩踏的频率越来越快,灵巧的脚趾夹住红肿的龟头一上一下晃动着,给林德带来无与伦比的刺激,而他的肉棒跟他的身体一样被牢牢卡在狭小的空间里,不论它再长、再粗、再硬,都没办法从高跟鞋内脱身,只能在一只柔软的丝足底下被动接受踩榨,然后在足穴中一次又一次释放出体内的精华,直至完全枯竭。
内心的恐惧战胜了高涨的性欲,眼前这个跟自己热请地拥抱贴贴的美少女,毫无疑问是个想夺走自己一切的可怕魔物——或者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是个可怕的魅魔。
<不要被敌人的花言巧语迷惑!>
林德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在下一次射精前从那由一双白丝腿和高跟丝足编制而成的榨精牢狱中逃出生天。但这对身体各个部位都被完全拘束住的林德来说十分困难,而且就算他能成功脱离阿娜温的控制,也很难再有精力去躲避红色魔花的袭击,一旦被吞没,等待他的可能就是那个强盗的下场——连一丝痕迹都不留下,完全被吞噬殆尽。
“看来你的小弟弟又迫不及待了呢,真是个急性子的孩子,继续在姐姐的脚底下射精吧,把体内所有没用的垃圾都排出来,就能变回普通人,在姐姐的裙下快乐、幸福地度过一生~”
温柔的话语不断扰乱林德的心,熟练的足交让下体产生一波又一波快感,渴求射精的欲望随之愈发强烈。林德的身体因为被压制了太久,已经麻痹了,逐渐膨胀并在丝足底下拼命挣扎的肉棒仿佛就是他本人的缩影,一身力气无处使,唯一的突破口就是如阿娜温所言,不断在她的脚下射精,直至体内的所有精华和欲望都被榨干,这样肉棒自然而然就会缩小,从而有机会逃走。但若真的到了那时候,恐怕他使出全身的力气都抵不过她一只芊芊玉手的力量,成为彻头彻尾的废人了。
<只能赌一把!>
林德强忍着阿娜温娴熟精准的足技,集中精神思考着。
“啊啦,怎么不动了?是睡着了吗?还是你已经决定放弃了?”
阿娜温笑着嘲弄道。
“轰!”
突如其来的巨大轰鸣声响彻森林。
“啊啊啊啊!”
阿娜温尖叫着。她身下的座椅,那朵粉色巨型花燃起熊熊烈火,火焰迅速蔓延至她的四周。急急忙忙的她松开了了卡住林德脖子的双腿,同时捆绑他四肢的触手也松绑了,魔花们纷纷向阿娜温吐出某种粘稠的透明液体,火势迅速削减,但这对林德来说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的手中出现一把匕首,刀光一闪,将剩余的触手尽数斩落,随即站了起来。同时之前一直踩着他下体的阿娜温因为一只脚通过自己的高跟鞋和肉棒绑在一起,无法脱身,导致被绊倒在地,刽子手的刑具反而成了她自己的断头台。虽然林德的下体依旧被卡在高跟鞋内,保持着插入肉丝与足底之间的滑稽姿态,但林德与阿娜温已然攻守转换。剧烈的爆炸瞬间耗尽了她的能量,腿上的那10朵鲜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现在的她在林德面前就是一个非常脆弱的普通女孩。
“救命!”
她第一次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惊恐地看着锋利的匕首。林德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俯下身,砍向手无寸铁的敌人。
“呃!”
强大的冲击从腹部传来。慌乱中的阿娜温用尽全力一脚踢在林德的肚子上,同时另一只脚依旧在用力踩踏着他那被困于高跟鞋内的肉棒。
“啊!”
阿娜温的那一脚直贯腹部,鞋跟穿透厚实的铠甲,刺入前列腺内,突如其来的剧痛让林德不得不弓下身子,而疼痛带来的冲击和快感差点让林德直接射了出来。
“不行,绝对不能射!”
他咬紧牙关,绷紧神经,一只手抓住刺入体内的高跟鞋,全神贯注地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压制自己的射精。
<啊啊啊一定要忍住!>
在体内迫不及待想要冲出来的大量精液,一窝蜂汇聚到肉棒端部时停了下来,马眼只流出了几滴先走汁。
<成功了!>
林德长舒一口气,内心燃气满满的成就感,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用理性战胜了自己的性欲,而且是在一个擅长操控人类欲望的魅魔面前!
“啊——”
林德条件反射地张开嘴,突然一个温热的东西塞进他的嘴里。
“呜呜呜!”
熟悉的味道强行灌入口中,强烈的异味差点把他熏晕过去。但下一瞬间,刺鼻的味道一下子变成了浓郁的芳香,他的嗅觉像是被改造了一般完全适应了这种特别气味。
<是她的脚!>
林德终于反应过来,那只重重踢在肚子上的脚,现在正被他含在嘴里!阿娜温脱下了陷在林德体内的高跟鞋,然后用脚强行插入他的嘴里。嘴巴被强行扩张,舌头完全被踩在脚下动弹不得,足尖深入喉咙,灵活的脚趾在不停玩弄着他的口腔和喉咙,自己仿佛像是被阿娜温的肉丝玉足强奸了一样。本应酸臭无比的足香在林德闻起来却如同花香一般令人着迷,一股燥热的感觉伴随着侵入体内的淫气灌入一触即发的下半身,之前构筑的精神防线瞬间瓦解,理智迅速被欲望所侵占。同时那根依旧在敌人脚下苦苦挣扎的命根子,失去了最后的抵抗力量,在丝足和高跟鞋的踩踏挤压下一泻千里。一波又一波白浊液从高跟鞋和丝足的缝隙间溢出,林德忘我地吮吸着足趾,咽下对人类有着瘾毒的足汗,吸入魅惑的足香,全然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同时也失去了这宝贵的击杀魅魔的机会。
“呜——!”
嘴里的脚突然发力,继续往深处插入,同时胯下传来一阵极其剧烈的疼痛,仿佛像是被剥了一层皮一样,不停射精的肉棒十分敏感,不论快感还是疼痛都会被放大好几倍。
“啊啊啊……”
阿娜温把脚从他嘴里抽了出来,随后消失在刚熄灭了火焰的巨型花瓣之间。花瓣完全合拢后迅速钻入地下,随后地面的坑洞也快速恢复,这片空地再次恢复原样,森林也回到了原本的寂静中。要说跟之前不一样的,那就只有坐在地上翻白眼不停射精的林德。
“她刚刚,是把高跟鞋强行扯出来了么……?”
连续爆射结束后,林德捂着肚子,握住仍然留在体内的高跟鞋,瘫倒在地上,他虽然知道现在的自己破绽百出,但却因过度疲惫而动弹不得。腹部和下体的疼痛,嘴里残留的余香都让他感到头晕目眩。
<她是躲起来了么?为什么不趁现在袭击我?>
周围已经完全没有了她的气息,本能的杀意也消失了,证明她确实已经离开了此地。但战意和欲望褪去后,剩下的就只有无尽的空虚。林德看着自己头顶上那依旧在不断变短的血条,以及腹部那有着超过十厘米鞋跟,几乎完全没入体内的高跟鞋,背后直冒冷汗。
<这只高跟鞋在吸我的血吗?好可怕的东西,如果是在现实生活中我早就已经死了吧>
林德艰难地直起身子,然后缓缓拔出那只贯穿了连刀剑都不易破坏的铠甲,刺入体内的可怕凶器。他低下头,看到那害自己吃尽苦头的,一直卡住肉棒根部不停榨取他精液的另一只高跟鞋消失了,只剩下了——一条白丝袜?
“这也是她留下来的陷阱吗?”
一条白丝袜套在肉棒上,前端装满了精液,耷拉了下来。林德试着扯了扯,然后他发现丝袜后半部分依旧牢牢贴在茎壁上,而丝袜包裹的最深处——还有一只高跟鞋!
“什么?!”
林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阿娜温的浅绿色鱼嘴高跟鞋依旧卡在自己的肉棒根部,装着自己的精囊,现在的他就相当于是坐在这只高跟鞋上。
“不可能!我记得她应该已经把鞋子抽出来了啊……”
林德突然回想起来,她方才离开的时候两只脚都没有穿着高跟鞋,也就是说,在他射精的过程中,那只成功拔出来的高跟鞋,被她换了个方向重新套在肉棒根部上。
胯下传来的疼痛和束缚感并未消失,刚刚连续射了几回后在短时间内迅速膨胀,逐渐恢复至鼎盛尺寸,露出来的白丝袜内的精液渗透出来,滴落至地面,但它依旧紧贴着巨根,丝滑的触感摩擦着极其敏感的龟头,又一次勾起了他性欲。林德试图把高跟鞋取出来,但鞋口处早已牢牢嵌入肉棒根部,比之前那只鞋子还要深入,若把它拔出来,恐怕会把自己的命根子一同掰断。他试着用匕首撬开鞋子,然而,当匕首触碰到鞋底的瞬间,一阵强烈的剧痛从胯下传来。
“啊啊啊啊!”
高跟鞋突然收缩,把肉棒和蛋蛋压缩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让林德痛不欲生,满地打滚。他本能地用手捂住裤裆,握住鞋跟,想把高跟鞋取出来,但胯下的高跟鞋却死死咬住他的弟弟不放,宛如一条寻得猎物的蟒蛇一般。
<这鞋子难道是她操控的魔花变的吗?!可恶的魅魔!别让我再见到你!不然我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林德暗中发誓,如果再见到阿娜温,一定要让她痛不欲生。但现在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她留下来的,如同诅咒一样的可怕高跟鞋和白丝袜。
<好难受,我求求你别再折磨我了,赶紧变小吧,我的小祖宗!>
林德在心中哀求着,并试图想一些别的事情以转移注意力。然而,每当他一动脑子思考,眼前便会浮现出阿娜温的脸庞,她那漂亮的脸蛋,性感的身材,修长的大腿,以及被她践踏时射精的快感……一想到胯下还挂着她那不知穿了多久没换过的,依旧散发出阵阵足香的高跟鞋,林德感到双腿发软,站都站不起来,而且当他的手一碰到那只高跟鞋,手指就会微微发麻,使不上劲。
<难道这个怪物在不断吸收我的体力吗?必须要尽快把它拔出来才行>
他握住鞋底拼尽全力往外扯。
“啊!”
又是突如其来的一阵刺痛。紧紧咬住肉棒的高跟鞋在他用力拉扯下成功往外移动了几毫米,但代价就是他又一次体验到被剥皮的痛苦和折磨。同时手上的力量也不断变小,他被迫只能松开手休息一下,缓一缓。
<我现在明明已经完全失去战斗能力了,只要她再召唤一朵魔花,我都没办法反抗,为什么她要逃走?>
林德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他得出了结论,那就是现在的阿娜温比他还要虚弱,那场由爆弹引发的火灾令她元气大伤,差点要了她的命,所以她不得不躲起来疗伤,连召唤魔花的力量都没有了。
<但这个该死的丝袜和高跟鞋还在这里折磨我!>
林德下定决心要把高跟鞋取下来。这时,他注意到,肉棒前端多出来的那段白丝袜长度比之前稍微长了一点。
<如果把高跟鞋强行拔下来,这条丝袜应该也会跟着被脱下来吧。但我记得她并不是穿白丝袜的,那这条白丝袜是哪里来的?>
林德意识到事情有些蹊跷,阿娜温真的想要通过这只浅绿色鱼嘴高跟鞋来控制林德的性欲,榨取他体内的养分吗?
<此地不宜久留,先撤退回去再想办法>
林德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顶着依然隐隐作痛的巨根向树丛中走去。
“对了,这只鞋子……该怎么处理?”
他看着静静躺在地上的,刚刚贯穿了他身体的凶器,那只阿娜温穿过的性感细跟高跟鞋,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捡了起来放进背包里。
“这肯定不是普通的鞋子,我要拿回去研究一下”
林德在心中努力说服自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