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6 第六章——记忆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6 第六章——记忆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6 第六章——记忆




又是一个无聊的,千篇一律的早晨。吃完早餐后,我背上沉重的书包,打着大大的哈欠离开了家门。
正当我走向电梯准备按下按钮时,突然留意到邻居家房门前的鞋柜上多了几双高跟鞋,而其中挂在最上层的那双闪闪发亮的金色高跟鞋吸引了我的视线。
<这是谁的鞋子?>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撇了一眼邻居家紧闭的房门,在楼梯间若无其事地观察了几秒钟后,按下电梯按钮,然后蹑手蹑脚地靠了过去。我知道他们家有个跟我弟弟年纪相仿的女孩子,但她只是初中生,不可能会穿这种如此艳丽的,只有成年女性才会穿的鞋子,她平常穿过的小皮鞋和运动鞋都整整齐齐放在一旁。
<为什么我会对别人家的鞋子感兴趣?>
一阵奇异的皮革味把我从对鞋子主人是谁的思考中拉了回来。我之前甚至都不曾留意过隔壁家门前摆放有鞋架,但最近不知为何一出门就会忍不住去瞟一眼,而今天更是让人眼前一亮。我如获至宝一般小心翼翼地伸手拿起这双金色的高跟鞋,捧到脸上仔细观察着。
<只是一双别人穿过的鞋子而已,没什么特别的>
这确实只是一双普通的女性鞋子,但不知为何我的视线却无法从那闪闪发光的鞋尖,血红色的鞋底和细长的鞋跟挪开,甚至无意间把鞋子拿到嘴边。然后,我注意到鞋子里面塞了一双肉色丝袜。我把丝袜从高跟鞋从高跟鞋内拿出来,冰凉丝滑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同时一阵异样的香味也深深吸引了我。
胯下那个用来小便的地方,同时也是在深夜里用来独自一人快活的地方一直顶在裤子上,稍微动一下都会很疼,怎么都没办法让它软下去。我的心中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再次确认邻居家的房门没有打开的迹象后,我撑开其中一只肉色丝袜,把它放进自己的裤裆里,然后套在灼热的肉棒上。被丝滑般的触感完全包裹住的感觉非常舒服。
<好舒服,而且完全不疼了>
我为自己的机智而窃喜。让它完全贴合自己的肉棒,我不停地用手套弄着丝袜,但在这过程中我逐渐产生了想要射精的感觉,那是在我自己晚上一个人偷偷看片时才会有的兴奋感,现在却因为领居家一个见都没见过的女人穿过的高跟鞋和丝袜而兴奋起来,一种莫名的刺激让我不禁加快了手上运动的速度。
“咔嚓”
旁边的房门开了,一阵芳香扑面而来,我的心也跟着猛然跳了一下。我惊恐地抬起头,看到一个成熟性感的美女站在门边上,瞪大了的双眼直直地盯着自己。
<完了!>
看到她那惊愕的表情,我的心凉了半截。她肯定会觉得我很变态,把我的事曝光出去,让我社死。我就这样捧着高跟鞋,呆呆地跟女性对视。
“你要帮我穿鞋子吗?”
很快,她的表情柔和下来。她踢掉脚下的拖鞋,翘起穿着肉色丝袜的玉足,在我面晃了晃。我没反应过来,只是仍然在看着她的丝足和手里的高跟鞋发呆。
“开玩笑了啦”
她笑着关上家门,然后换上鞋架上的一双鞋跟5cm高的黑色高跟鞋。
“再不进电梯,它就要逃走了哦”
她走进电梯后回过头看着我说道,我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放下手里的金色高跟鞋。
“啊!”
我一着急,不小心把挂在鞋架上的其他几双鞋子碰倒了,同时几只袜子也从鞋子内掉落在地上,其中包括了金色高跟鞋内剩下的那只肉丝袜,以及小皮鞋内的一双可爱风格的白色短袜。我手忙脚乱地把鞋子和袜子捡起来。
“不用收拾啦,再不走就要迟到了哦”
她一直在电梯里等着我。我恋恋不舍地放下抱在怀里的鞋子和袜子,然后走进这个只有我跟她的,短暂的封闭二人世界。
她身上散发的芳香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我的注意,同时更是让套着她穿过的丝袜的肉棒变得愈发兴奋,完全没有萎靡的迹象。我心中产生了强烈的冲动,想用胯下的巨根顶在她的屁股和大腿上,甚至从她身后插入,但我最终还是忍住了。我们在没有任何身体接触的情况下相安无事度过了这漫长的一分钟。
我们隔着一定距离走在路上,踩着高跟鞋的她跟我的身高基本持平,她身着一件单薄的衬衣,配上不到大腿一半长的超短裙,以及裹住裙下一双大长腿的肉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再加上美丽的容貌,十分性感火辣,这对正值青春期的男生来说根本不可能把持得住。走在她身后的我低着头,脸上像着火一般滚烫,眼睛也只敢盯着地面和她的脚,同时套着丝袜的胯下也持续不断地维持着高昂的姿态,每走一步都在隔着丝袜摩擦着内裤和大腿,原本的疼痛经过丝袜的缓和后变成了一阵阵奇妙的快感,让我的思绪完全集中在胯下。
<如果我就这样在她的丝袜里面射出来,然后她把那只丝袜穿在脚上出门会怎样?>
奇怪的幻想让我心不在焉,但对自己社会性死亡的恐惧还是超过了性欲,套在上面的丝袜犹如定时炸弹一般,不知会在何时何地从裤裆里滑落。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我趁着周围没什么人的时候,迅速把手伸进裤裆,然后用力一扯。
<拿不下来?!>
原本松垮地套在肉棒上的丝袜不知何时紧紧贴住皮肤表面,根本摘不下来,不知为何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丝袜是女人的第二层皮肤”这句话,现在这只肉色丝袜完全符合这种情况,我能感受到,原本松垮的丝袜口变得非常狭小,死死咬住根部不放,甚至把蛋蛋也完全包了进去,我拼命用手撸动,然而换来的却只有射精欲望在大幅提升。
<如果被同学知道我在大街上撸管射出来,而且还是套着领居家大姐姐穿过的,在高跟鞋里放了不知多久的肉色丝袜,我这一辈子全完了>
“你几年级的呀”
女性突然转过身来,我像惊弓之鸟一样被吓了一跳,急忙收回插入裤子里的手,然而,就在这时——
“啊……”
一阵爽到快要晕厥的感觉让我在达到欲望天堂的同时也让理性堕入了地狱之中。在大姐姐的注视下,巨根快速抖动着,顶着裤子隆起一座小山丘,丝袜贴住龟头的位置,同时也是平常包裹女性脚趾的地方被突如其来的射精弄湿了,精液透过丝袜溢出,沾在内裤上,甚至连外面的裤子也湿了一小片。
<全完了>
我茫然地走向站在前面等我的大姐姐。
“小弟弟你是几年级的呀?”
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窘况,又重复了一遍。我在心中松了一口大气。
“我,我今年高二”
冷静下来后,大脑也重新开始迅速运转起来。我突然想到,为什么我跟她走的方向是一样的?
“哦,这样啊,我是新来的老师哦,今天第一天上班呢”
我内心再一次激动了一下,期待着新来的年轻美女老师恰好成为自己的班主任,然后——
“我是初中部的美术老师”
她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一句话破坏了我的幻想,现在我只恨为什么高中美术课这么少。
“一会儿记得洗手,以后尽量少碰别人家的鞋子,很不卫生的”
进校门后,她笑着向我说道。我点了点头,内心十分感激她。正当我准备转身向高中部大楼走去时,
“记得把拿走的东西放回原处哦~”
妩媚轻柔的低语在耳边响起。我猛然回过头,看到的只有一个走向另一栋教学楼的,逐渐变得虚无缥缈的妙曼背影。
……
一觉醒来,林德感觉身体变得非常轻盈,积累的疲劳都在昨天两位按摩技师精湛的技术下完全消除,除了手腕上还留有几圈淡红色的勒痕,他的身体状态已经达到了最佳,但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几道痕迹是哪来的。
“可能是睡觉时压到了吧”
林德回味着梦中的光景,突然留意到一件事,接着他连忙脱下裤子。
“这是……”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看到自己裤子下的肉棒,现在正套着一只白丝袜,一跳一跳的,袜尖上湿了一片,还留有明显的痕迹,除了丝袜的颜色以外,与自己梦中的情景几乎完全一致。
“这是她的丝袜吧,为什么会套在这里?”
林德想把丝袜摘下来,但在手碰到肉棒前,白丝袜就消失不见了,只剩下那根逐渐萎靡的小弟弟。他心里清楚,这只白丝袜是他那天从宝箱里拿出来的那条。
“她给我的能力到底是什么?昨天……昨天发生什么来着?”
他试着回忆起自己昨晚因为<狼魂>而产生的恐怖杀意,但记忆却变得十分模糊,只记得自己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温泉。他没有注意到,当他试图回忆的时候,手上便会浮现出一个淡淡的纹路,那一小段记忆仿佛被关在一个粉色迷雾的牢房之中。
“应该是我泡温泉泡晕过去了吧”
然后他放弃了思考。
“已经有多久没有上学了呢?”
林德回忆起昨晚的梦,心生感叹,自己原本如此讨厌的学校生活,现在却颇感怀念。
“想回去的话,就努力往上爬吧!今天又是奋斗的一天!”
然而,事情并不会一直都能顺利进行。
“队长,第三层的首杀被别的队伍抢了!”
在科巴下令让队员们去寻找和占领第三层的资源后的两周,他都没有再组织人们开会分享情报,虽然有人发现了BOSS所在地,但他也并没有第一时间带领队伍前去开荒。
“我们偶尔被抢一次无所谓,现在正好是养精蓄锐的最佳时机,等时机成熟了我们就再去挑战”
面对急躁的队员们,科巴的反应则显得十分冷静,或者说十分冷淡,仿佛事不关己一般,跟之前雄心壮志意气风发的他判若两人。
“我们的钱和资源呢?之前说好每个人都有份的”
“那个……不着急,我会给你们发的,你们在这一层打打材料和装备,做好充分准备后再往上爬”
“可我没怎么看到队长你出去刷怪啊,你平常是去做什么了?”
“你别管,先做好自己的事情”
科巴粗暴地结束了谈话,然后快步离开了,只留下怨气十足的一盘散沙。
“欢迎光临苗木浴场,请问今天您需要哪项套餐服务呢?”
妮娅站在温泉店的后门门口,笑容满面迎接这位熟客,也是尊贵的VIP会员。一看到女孩那张漂亮的脸蛋和性感苗条的身材,以及超短裙下那双曾多次把他带入到幸福天堂中的美腿玉足,他胯下的那根阳物便开始迅速隆起。
“我想……我想要温泉按摩服务”
“好呀,请您支付100枚银币”
“这么多?!为什么每一次都比之前的要贵?”
科巴愁眉苦脸地掏出装满了货币的袋子,那是他率领队伍突破这三层得到的所剩全部收益,其余的几乎都在前几次服务中花掉了。这些本该分给浴血奋战的兄弟们的钱,现在却被轻而易举地拱手相送给一个不起眼的乡村里的一家温泉店。
妮娅接过沉甸甸的袋子,然后一挥手,袋子便像变魔术一般消失不见了。
“很抱歉,您的钱不够呢”
“啊?这还不够?那你把钱还我!”
科巴突然清醒过来,他大脑血压迅速升高,大步走向妮娅,想动手抢回他的钱。
“啊啊啊!”
一阵剧烈的刺痛从跨下传来,妮娅脚下的高跟鞋不偏不倚踢在科巴的两腿之间,鞋尖深深陷入肉棒根部,鞋底狠狠地踩在脆弱的睾丸上。
“客人您别着急,听我说完嘛”
温柔的声音没能让科巴的情绪缓和下来。剧烈的疼痛让他本能地用双手握住女孩的白丝脚踝,想把她的腿挪开,但身体却完全使不上劲,修长的白丝腿完全不受影响,肆无忌惮地一下又一下踢在科巴脆弱不堪的阳具和蛋蛋上,强烈的痛楚和逐渐涌现的性欲快感让他的双腿失去了支撑的力量,“噗通”一声在女孩面前跪了下来。
<好痛……为什么我躲不开她的腿>
妮娅的踢腿速度不快,而且动作也不流畅,甚至可以说只是一个普通女生的水准和力道,然而,科巴的身体,特别是那根早已肿胀的肉棒在面对妮娅的白丝玉足和高跟鞋时,像是碰到磁铁一般被吸引了过去。即便他看清了对方的动作,但他的身体和精神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屈服于妮娅娴熟的按摩服务和洗脑魔法,完全无法拒绝她的踩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漂亮女孩把男人最重要的部位——生殖器官狠狠地踩在高跟鞋底下,残忍地蹂躏和践踏。
“客人,您先别急,我还是会给您做您最喜欢的按摩服务,只不过需要从别的地方向您收取费用。这样踩舒服吗?”
甜蜜的言语一点点侵蚀、扭曲科巴心中的常识,也混淆了他对疼痛和快乐的认知。
“舒服,好舒服……”
科巴的表情缓和下来,他抱着妮娅的白丝大长腿,露出痴迷而呆滞的表情。他抬起头,把脑袋埋进妮娅的裙下,嘴巴贴近女孩裙底下那被一层薄薄的白丝连裤袜包裹着的,稚嫩的秘密花园,蜜穴中散发出来的女性荷尔蒙让他的性欲大增,高跟鞋下的巨根再次膨胀到极限。
“洗脑魔法真是好用呀,才过了一周就把他调教的这么好了,我的咒刻魔法一点用都没有”
站在一旁目睹了这一切的玫悠满怀羡慕,她浪费了魔力和一双钟爱的高跟鞋,换来的却只有塞牙缝都不够的能量,而且等了一周都不见自己的猎物再次光顾浴场。
“别这么说,我们各有所长嘛,如果不是你消除了他的记忆,说不定现在他已经带着可怕的圣人来把我们杀光光了呢,像我们俩这种精神系的魅魔,肯定会被瞬杀的”
妮娅扭着腰,用穴口磨蹭着科巴的嘴鼻,脸上露出愉悦的笑容。
“如果我能再变强一点,消掉他的所有记忆,把他变成一张白纸,然后就能从零开始把他调教成我的专属奴隶了”
玫悠握紧拳头,愤愤地说道。
“客人就要射出来了,等他醒过来后,多余的话就不要讲了,不然又得浪费你的魔力”
她摆出安静的手势,然后用鞋底一前一后碾压着坚硬滚烫的肉棒,经过多次训练的身体立刻作出反应,精液迅速汇聚于一点,只差主人一声令下——
“射吧”
她微微抬起脚,用透明的鞋跟挑起肉棒端部,然后一口气捅入马眼,细长的透明鞋跟强行扩张了输精管,并逐渐深入其中。与此同时,空心的透明鞋跟中间迅速被染成白色,浓稠的白浊液从下至上注满了整个鞋跟。
“客人您的生命力还是那么旺盛呢”
她坐在科巴的脸上,隔着丝袜用淫唇磨蹭着他的嘴鼻,脚下那只特制的榨精高跟鞋则高效吸取男人体内的生命精华。几滴精液从马眼与鞋跟的缝隙之间溢出来,但仍然无法逃离被吸收榨干的命运,因为妮娅的另一只白丝玉足早已恭候多时,她用足尖托着睾丸,从马眼溢出的漏网之鱼全都落在脚背上,一滴不漏被完全吸收掉,成为魅魔的食粮和力量。
“好爽……哈……呼”
科巴瘫倒在地上,任由妮娅践踏自己的肉棒来榨取体内的精液,直到射精结束后她才抬起脚,把肿胀的阳根从高跟鞋强奸马眼的地狱中解放出来。
“感谢您的支付,本次的服务现在开始”
妮娅在科巴面前晃动着那只内腔和外壁都装满了精液,被完全染成白色的透明高跟鞋。待高跟鞋的白色褪去,完全恢复原貌后,她缓缓落脚,踩在科巴的上半身并逐渐加大踩踏力度,为他那“遍体鳞伤”的身体再添一道显眼的淡红色鞋印。
“这是……你们,到底是什么……”
科巴瞪大了眼睛,目睹了这一切。然而,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妮娅的“拔火罐”服务,以及更深一层的洗脑已经开始了,高跟践踏带来的酥爽快感再一次中断了他的思考。
<好疲惫……好舒服……>
不知为何他感到十分疲劳,眼皮也在不停往下掉。
“累了的话就好好睡一觉吧,我会好好呵护你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的,毕竟客人您已经给我支付了这么多报酬,我绝对不会亏待您的”
“来,深呼吸~把那些不重要的事情全部忘光光吧~”
玫悠一脚踩在科巴的脸上。科巴的眼中浮现出与林德手上的,以及玫悠腹部上一模一样的粉色心形纹路,少女脚下的清香让科巴的内心逐渐归于平静,沉入梦乡,同时也抹去了他心中的疑惑与不安。
“……饿了……分我一点嘛~”
两个踩在他身上的女孩在愉快地嬉戏打闹。这是科巴失去意识前最后看到的美丽光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