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5 第五章——温泉之行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5 第五章——温泉之行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5 第五章——温泉之行



突破了第一层后,科巴率领的精英队伍没过多久就战胜第二层的守关BOSS,再次拿到全服首杀,而作为队伍的灵魂人物,也就是队长科巴本人拿到的经验和道具奖励也是最丰厚的,现在的他绝对是人们话题的中心,玩家们的精神领袖,他写的攻略成为所有想往上爬的人的必读物,单靠售卖情报就已经赚的盆满钵满了。
“兄弟们辛苦了,咱们照例先解散,各自探索两天,找到任何NPC,建筑物,野怪点,素材采集点,稀有怪物狩猎点以及BOSS所在处都要在地图上标记,然后上报到我这里来,我们整个队伍要同心协力,不允许有人私藏情报”
科巴用洪亮的声音命令道。
“队长,那卖攻略卖地图赚的钱,能给我们一点分成吗?”
科巴皱了皱眉头,瞥了一眼站在队伍末尾的林德。
“那是必须的,因为这是兄弟们共同努力得来的财富,等我做好统计后就会按照贡献量公平公正分给每一个兄弟”
“谁知道他分配的标准是什么,也没人知道他自己独吞了多少,这家伙现在都被人吹上天了,以为自己当个队长拿了两次首杀就很了不起一样”
解散后,玩家们在背后议论纷纷,很多人都对科巴心生不满。
“那家伙仗着自己是内测玩家,知道怎么赚钱,没跟我们商量就把攻略和地图卖出去了,现在瞒不住了才说要公平分配”
“他打团时就会在那喊,老是对我指指点点,他自己的操作是真的稀烂,全靠我们打输出”
人们一边在背后抱怨,一边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小村落里探索着,如果说前面两层是繁华都市,那这一层就像是乡镇里的重点扶贫村,基本产业只有农业,NPC也都是农民,房子大都是十分破旧的木屋或泥砖房,最高也只有两层。
“哈……这地方属实没什么探索的欲望啊,不过安全区外面的野兽种类应该会很多吧,等明天找他们要地图情报后就知道了”
科巴打了个哈欠,他百般聊赖地走在乡间小道上,周围一成不变的田地和水塘景色,以及队伍聊天窗里不断弹出的消息完全提不起他的兴趣。
“对啊,这种地方只适合那些喜欢养老苟命的废物居住,我们还是赶紧突破这一层,希望下一层会有趣一些”
一个玩家满脸堆笑跟在他后面说道。
“我给你买的那把刀好用吗?”
“好用好用,非常好用!那些小怪根本扛不住我三刀就被灭了,打BOSS的时候我的输出也打的很高”
“那就好,一会你跟我去野外探索一下”
“好的好的,我一定会保护好您的”
当他们走到村口,准备离开安全区时,
“这地方居然还能泡温泉啊,大家快过来看看,现在傍晚6点,温泉店正好开门了”
一条信息吸引了科巴的兴趣。
“怎么说呢,感觉这栋建筑物,是不是太奢侈了一点?”
闻讯而来的林德也跟着人群来到温泉店门口,它坐落于村庄的南边角落,占地面积非常广,周围还围了一圈顶端被削尖了的木桩围墙,跟这个村子其他建筑物格格不入。
“欢迎来到苗木浴场——”
坐在店面门口的老太太用缓慢的语速说道。
“我们家的温泉都是纯天然山泉水——可以强身健体,提神醒脑,消除疲劳等多种功效——保证能让各位冒险家的身体健康更上一层楼……”
没人理会这个老态龙钟的NPC在说什么。
“价格还挺便宜的,今晚咱们就去泡一泡吧”
林德看了看门票价,泡一晚上只需要100铜币,相当于一顿饭的钱。
“嗯,正好我也想放松一下,这几天战斗就没停过”
李铁广也上前付了款,很多来到这一层的玩家们都纷纷聚集在温泉店,大队长科多也不例外。
“呼哈~舒服”
身体一泡进水里,林德就露出了一脸痴态。那是一个露天的温泉,男女各一个大池子,中间用一道木墙隔开。男池那边人很多,而隔壁池子十分安静。
“看来是个正规场所呢”
林德背靠池边坐在水中的阶梯上。
“所以你在期待什么服务吗?”
身旁的李铁广全身没入水中,只剩个脑袋在外面。
“嘿嘿嘿,你懂的。真是浪费啊,明明隔壁也有池子,居然不让我们过去泡”
林德坏笑着敲了敲隔板。
“你变成女人不就能进去了”
“兄弟,你在想什么?你该不会对我有非分之想吧?”
一个大拳头砸在林德肚子上。然后李铁广身旁的水面上只剩下几个气泡。温泉池子十分吵闹,男人们有说有笑,放松几天奔波下来积累了大量疲劳的身体。
“怎么没看到我们的主角科巴队长呢?”
再次浮出水面的林德环顾了一周,没看到那个平常嗓门最大的人。
“他进温泉店的时候我看到他了,不过似乎没有见他来池子”
李铁广说道。
“不管他了,我泡的有些晕,先上去缓一缓”
林德捂着肚子爬上池边,随意地把毛巾裹在下半身处,摇摇晃晃地走进更衣室里。
“刚刚那一下有这么夸张吗?”
林德自被李铁广打了一拳,脑袋开始变得晕乎乎的,眼皮也在不停往下掉。
<这里的温泉太舒服了,想睡觉了,好困>
林德迷迷糊糊走进更衣室。
“呀!”
一声尖叫传来,同时他感受到胸前突如其来的柔软触感。他瞬间清醒过来,看到一个女孩正落在自己怀里,瞪大水灵灵的眼睛,仰着头惊恐地看着他。
“哇哇哇!这里不是男更衣室吗?”
林德也被吓了一跳,急忙松开抱住女孩的双手,同时女孩连退了好几步。
“不好意思,我是这里的按摩师玫悠,刚刚没有注意到您要进来,非常抱歉”
她急忙向林德低头道歉。
“没事,你没受伤就好,你忙你的吧,我进来缓一缓”
林德想起刚刚进来的时候,在柜台桌下隐约看到一只白色高跟凉拖。他低下头,发现女孩并没有穿着那双高跟鞋,而是踩着一双粉色的尖头绑带高跟鞋。
<难道还有其她女性按摩师?进来的时候怎么一个都看不到,总不可能是门口那个老太婆穿的鞋子吧>
“我们这里有温泉配套的按摩服务哦,可以治疗肌肉僵硬酸痛,净化心灵,让身心得到最彻底的放松”
玫悠直起身子,恢复了笑容。林德这才注意到她那清纯可爱的容貌,灿烂的笑容瞬间融化了林德的心,虽然他觉得对方属实有些过度吹嘘按摩功效,但看在这个如此漂亮的按摩师份上,果然点头同意。
“请到这边来”
林德跟在玫悠身后,视线完全无法从她超短裙下的那双大白腿和精致的玉足挪开。
“噗通!”
突然,他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了一下,脑海中一头全身雪白的巨狼向他扑来,与此同时他看到了另一个跟眼前的姑娘一模一样的人正走在她的前面。
<这是——狼魂!>
林德很快意识到自己的特殊技能发动了。他曾经多次故意让野怪攻击自己来试图触发特殊技能,但不仅一次都没有成功,还差点害自己命丧于非常弱的小怪下。
<难道我受到攻击了吗?不可能啊,现在处于安全区,在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这个技能居然发动了,而且也只是用来查看一个温泉店工作人员下一秒的动作,有什么意义吗?难不成这个NPC是个杀手,想在安全区里把我杀了?>
他盯着眼前的女孩,娇小柔弱的身躯,活泼俏皮的黑色短发,裸露的漂亮脊背都深深吸引着他的目光,但内心的本能却在不停地呐喊,她是“敌人”。
不知何时白狼小姐姐给的那把匕首已经握在手中,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让这个走在前面毫不知情的可爱姑娘瞬间人头落地。
然而,他并没有看到那种血腥猎奇的场面出现在女孩的幻影中,她顺利地走到一张椅子前,并转过身来邀请林德坐下,那清澈的笑容再一次软化了他的心,也扑灭了如渴望复仇一般狂热的杀戮本能。
<她只是个普通的小姑娘而已,我为什么会有那种恐怖的想法啊,就算她是游戏里NPC,我也不可能做出这种杀人灭口的事情>
她身前的幻影消失了,林德也冷静了下来,但对她的戒备依旧存在,证据就是他的右手依然死死握住锋利的匕首。
“请您坐在这里吧”
玫悠分毫不差按照之前林德看到的幻影来行动,微笑着伸出纤细的手臂,邀请林德坐在她脚边的凳子上,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手上的凶器和狰狞的表情。
“今天还是算了吧,我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
林德把无法收回的匕首藏在身后,向她摆了摆手,打算直接离开浴场。
“我们的按摩真的很舒服哦,客人们好评如潮,回头率很高的,可以让您全身心得到放松,而且首次服务还会给您赠送一份精美的小礼品呢”
玫悠还不死心,倔强地拦在林德面前。
“很抱歉,今天就先这样吧”
林德一把推开女孩的肩膀。
然而,在碰到她的瞬间,手上的力气突然变大,直接把她推开两米远,让她在光滑的地面上四脚朝天摔了个正着。
“啊!”
玫悠再一次发出惨烈的尖叫。与此同时她脚上的粉红色高跟鞋被甩了出去,并且两只鞋子都朝林德飞来。眼前的世界再一次失去色彩,而且时间的流逝变得缓慢,飞在空中的两只高跟鞋正分别朝着林德的脑袋和胯下袭来。静止的时刻只持续了不到一秒钟,但已经给了林德足够的反应时间,他提前用手挡在身体前,然后精准接住飞来的粉色高跟鞋。
<好漂亮的鞋子……>
林德盯着右手中的高跟鞋,左手则在无意间伸向自己胯下,把鞋尖和鞋底按压在逐渐隆起的肉棒上,同时倒在地上的玫悠嘴边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噗通!”
心脏再一次剧烈跳动了一下,把他从恍惚中拉扯出来。恢复清醒的林德仔细观察了一下手中的高跟鞋,发现了倪端。
<为什么这双鞋子明明系有绑带,却还是会被甩出来?>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倒在地上的女孩哭着向林德道歉。令人心碎的声音打断了林德的思考。
“不不不,该道歉的是我才对!”
他想跑过去扶她起来,但一想到自己手中拿着锋利的凶器,害怕自己一旦靠近她就会不受控制地把她拦腰斩断——
<我的刀呢?>
他手里只有玫悠刚刚穿过的高跟鞋,握在手里的匕首不见了踪影。他连忙查看装备栏,发现自己的主副武器上都装备了这双高跟鞋,而原本的武器则被挤回背包里。
“没事,没事的……呜呜呜……”
女孩泪眼婆娑,躺倒在地上掩面哭泣,她的哭声穿透了林德的心。
“呜呜呜呜……”
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来,她靠在墙边上掩面哭泣,如此惹人怜爱的模样,让林德内心备受谴责与煎熬。
<如果这都不去扶她起来,我还算什么男人!>
他决定不再去思考那些细节末枝的事情,把高跟鞋安放在玫悠脚边,然后蹲下来扶着她坐起来。
“哪里受伤了吗?”
林德打量着女孩的身体,看到她只穿着低胸短袖和超短裙,胸前的那一对大白兔,修长的美腿和粉嫩的玉足尽收眼底。
“没事的,只是被吓到了,客人您刚刚有受伤吗?”
她的双眼充满了关切与真诚。
“没有,你不用担心我”
她擦干了眼泪,接着握住林德的手,扶着墙壁慢慢站了起来,然后抬起头,再一次向林德露出她那标志性的阳光笑容,虽然眼角还带着泪痕。
“客人您先回去休息吧,刚刚是我不好,我不知道您很疲劳,只是看到您的肌肉很僵硬,就一心想着要帮您松松骨,放松一下肌肉,实在是很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玫悠弯下腰低头道歉。她的话让林德更加过意不去了。
“不不不,该道歉的是我,再怎么说我也不应该用暴力的。我收回刚刚的话,就让我享受一下你们店的按摩服务吧,可以吗?”
林德坐在玫悠面前的板凳上。
“当然可以呀!但这样真的好吗?您不要勉强自己哦”
“没有的事,我很期待你的按摩”
“好!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去做准备”
女孩的双眼再次展露光芒,她整理了一下歪掉的衣服和裙子,重新穿好鞋子,随后“啪嗒啪嗒”地在林德身后走来走去。
<肯定是业绩问题吧,估计一会得让我加钱,现在就先顺她的意吧>
林德看着身后忙来忙去的玫悠,心生疑惑。
<为什么她要穿这种鞋子在光滑潮湿的地面上走呢?不怕摔倒吗?>
但这份疑惑很快就被抹去了。
“能麻烦您再帮我拿一下鞋子吗?”
玫悠从他身后把刚刚脱下来的高跟鞋递到他面前,鞋子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他没多想就接了过来。林德没有注意到,在他握住鞋子之后,紧贴着手腕的,鞋跟上方的鞋子绑带开始缓缓蠕动起来,逐渐缠绕在他的手上。
“诶休~”
柔软而丝滑的触感滑过男人的颈部,锁骨,然后按压在他的双肩上。
“啊~”
林德发出了幸福的叫喊声。
“怎,怎么了?感觉怎么样?”
他身后的玫悠似乎被吓了一跳。
“啊,没事,我觉得非常舒服”
“那就好,这可是我们独家的按摩秘技哦,肯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温柔的按摩从肩部到背部,再到腹部,林德完全沉浸在无与伦比的按摩享受之中,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双手还紧紧握着她的高跟鞋。绑带以无法让人察觉的缓慢速度一圈接着一圈缠绕在林德的手腕上,同时林德的特殊技能和狩猎的本能也在温水煮青蛙中逐渐被封印。
“太舒服了,你们到底是用的什么手法啊”
“你回过头来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林德扭过头,看到玫悠坐在桌上,伸出两条大长腿,踩在林德的背上。
“竟然是用脚!”
林德产生了一丝屈辱感,但同样很快就被丝滑而温暖的按摩挤压冲刷掉了。
“不只是脚哦,您再仔细看看摸摸看”
玫悠把双腿伸直,架在林德的肩上。小巧玲珑的玉足近在眼前,他发现玉足表面裹了一层薄薄的肉色丝袜。
<难道她刚刚说要准备的东西,就是穿上这双丝袜吗?还是说她从一开始就已经穿着了?>
林德把脸凑了过去,此时足尖恰好碰到他的鼻子,小脚丫顺势一勾,足趾隔着薄丝袜捂住了林德的嘴鼻。一阵奇异的芳香传入鼻子里,让他如痴如醉。一瞬间的窒息感让他忍不住猛吸一口女孩的足香,幸福的感觉充满了大脑。
“啊!对不起!”
女孩慌忙缩回自己的腿。香味消失后,林德清醒了过来。虽然闻脚只持续了不到两秒,但少女丝足的芳香已经悄然勾起了他内心深处某种特殊的欲望和性癖。
“没事的,来,继续帮我按摩吧”
他嘴里说着要按摩,实际上内心却渴望着能再一次闻到她的足香。被水浸湿的肉色丝袜紧紧贴住女孩的玉足,若隐若现的脚趾散发着迷人的气息,虽然只看了一眼,这只妖艳的丝足却在林德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脑袋也变得昏昏沉沉的,在她精湛的足技按摩下完全失去时间概念。
……
“客人,请问您需要按摩一下身体的正面吗?”
不知何时,另一个女孩来到林德面前,俯下身子问道。少女的长发落在他的脸上,淡淡的花香扑面而来,他睁开眼,看到女孩短裙下穿着一双白色长筒袜,被白丝包裹住的小足踩在湿润的地面上,半透明的白丝透露出女孩肤色的小足,林德不禁看入迷了。
“额,恩,好”
他点头答应道。少女搬了一张很高的椅子,放在男人面前,然后一屁股坐了上去,双脚恰好能够得着林德的腿。
“啊~”
白丝脚踩在他的腿上微微用力,给予恰到好处的挤压感,同时背后的的肉丝足按压着他的腹部,四只小足一同用柔软的脚趾,脚底,脚跟踩踏,全方面按摩除了性器官以外的每一个部位,让他如同置身于天堂一般。
“接下来是这里哦,让您看看我的绝技!”
女孩抬起白丝腿,用脚趾夹住男人的两个乳头,一阵奇妙的快感传遍全身。同时一双肉丝足踩在他的脑袋上,把他的头往下摁。男人的视线被强行固定在自己胸前那如同在拧螺丝一般旋转着乳头的白丝玉足。
“啊,啊,啊!”
他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刺激。他那强壮厚实的男性肉体,竟然被女生那纤细而柔弱的丝袜脚弄得十分敏感,不禁连连发出羞耻的娇喘,仿佛被强奸了一般。而且在女孩的脚没有接触到男人下体的情况下,肉棒在不知不觉中勃起了。
“啪!”
从手腕上传来一声极其微弱的声响,那是绑带缠绕完成后扣上了扣子的声音。与此同时他的手背上隐约浮现出一个粉色的心形纹路,心中的那头凶猛白狼宛如落入这双粉色高跟鞋内,在浓郁的少女足香中失去了野性与锋芒,武器栏也被上了锁,现在的他即便想从少女们的脚下挣扎逃离,也没办法换上武器,而且在少女们用脚细致入微的“照顾”下,林德全身都变得十分敏感,女孩们稍微动一动脚指头就能让他的身体丧失力气。他失去了所有反抗的手段,成为她们脚下待宰的羔羊。
“咒刻完毕~”
玫悠微笑着轻声说道。接着坐在林德面前的另一位按摩师用脚趾持续不断夹紧他的乳头,同时俯下身子,贴近林德那张因快感的冲刷而变得呆滞的脸。
“如果客人您要跟魅魔战斗,请务必使用这把‘武器’哦,勇者大人~”
伴随着淫纹发出粉色光芒,少女在林德耳边的低语化为另一道更为隐蔽和深入的精神咒刻,印在林德那恍惚的大脑中。
“洗脑完毕~”
她用白丝玉足捂住林德的耳朵,当着林德的面大声说道。此时她脚下的男人已经完全沉醉在快乐的粉色海洋中,不可能注意到她们的对话了。
“妮娅,你的洗脑魔法还是那么厉害”
玫悠踩着林德的脑袋,像玩球一样玩弄着他的头。
“这个身体太弱了,我的能力现在只发挥了三成不到,而且就凭这两具人类女性躯体仅有的那一丁~点魔力,一旦他跟圣人接触,我们的魔法肯定一下子就被解开了,而且这里也有暴露的风险,甚至连我们自己都有危险”
被四只诱人丝足轮番踩踏的林德完全活在幻想中,他渴求自己的肉棒被女孩们踩在脚下。但是,技师们并没有如他所愿,一直都只是在用双脚按摩着他身体的其他部位,甚至多次踩踏挤压他的大腿两侧,唯独没有触碰到那早已高高隆起的肉棒。
“这都是妈妈的指示,我们只需要执行就好了,而且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我猜等到魔法解开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堕落成我们的脚奴了”
少女的白丝足底踩在林德脸上,身后的玫悠用丝足托起林德的手臂,让肿胀的肉棒插入到固定在手腕上的粉色高跟鞋内。
“客人,我们这里是正规营业场所,没有那种瑟瑟的服务哦,如果客人您有这种需求的话,我们只能给您提供道具,请您自便吧”
迷迷糊糊的林德点了点头,然后抓起高跟鞋开始撸动起来,同时两位按摩师也没闲着,四只娇嫩湿润的小足在林德身体表面舞动着,一轻一重有节奏地踩踏他的每一块肌肉,恰到好处的力道让他舒服得在无意识中发出连连呻吟。
“滴答滴答……”
一团团白色粘稠液从连续跳动着的高跟鞋内溢出,沿着鞋面、鞋底和鞋跟滴落至潮湿的地板上。与此同时他手背上的粉色纹路开始消退,一直紧绷的绑带也逐渐松垮下来。
“跟刚刚那位客人相比,能吸到的属性实在太少了”
妮娅踩在地面的精液上,左右旋转着用力踩踏碾压,把精液均匀涂抹在白丝脚底下,尽可能把能量吸收干净。
“不愧是受到圣人偏爱的勇者,这条讨人厌的布让精液里的能量变得好少,根本吃不饱”
玫悠看着包裹在巨根表面一层非常薄的,只有在他射精时才会显现出来的白丝袜,嘟着嘴抱怨道。
“嘘——”
妮娅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伴随着按摩和射精的结束,林德逐渐恢复了意识,手中的高跟鞋也失去了踪影。
“本次服务到此结束,客人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比之前舒服多了?”
“恩,没错,谢谢,谢谢”
逐渐从粉色迷雾中苏醒过来的林德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他低下头,发现自己那满是勒痕的手正握着胯下的巨根。然后他猛然抬起头,看到站在他身前身后的两个女孩正摆出暧昧的微笑低头看着他,脸顿时红的发烫。
“我们店即将打烊了,请客人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小心不要滑倒了”
看到女孩们若无其事地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身体仍处于兴奋状态的林德却感到有些意犹未尽。
“对了,我记得你们说过首次服务可以给我一个小礼物的”
林德厚着脸皮向两个少女的背影喊道。
“礼物刚才已经送到您手里了,是一把非~常‘强大’的武器哦”
玫悠回头向林德眨了眨眼,然后继续朝更衣室门外走去。
<武器?>
他扫了一眼背包,并没有发现增加了类似武器的道具。
<她们俩都没有穿鞋子?玫悠之前穿过的那双高跟鞋去哪了呢?>
林德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他想要的东西。
<为什么我会如此在意她的脚和鞋子?>
他盯着两位只穿着丝袜的少女离开了房间,宽敞的更衣室里,只剩下他孤独一人,以及无尽的空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