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24 第二十四章——治疗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24 第二十四章——治疗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24 第二十四章——治疗




pixiv     Jugger

终于熬到下课了。我偷偷来到小树林后面,在繁杂的草丛中摸索到了熟悉的高跟鞋,让我倍感心安,同时也令我紧张起来。观察到四下无人后,我再次捧起班主任的黑色鱼嘴高跟鞋,鞋面和鞋子内满是落叶尘埃,仿佛是被随意丢弃在树林里放了好几天的鞋子,皮革味混杂着大自然的泥土清香从手中散发开来。但是,精液的气味不见了。若不是这只在几个小时前被我注入了大量子孙的高跟鞋内还残留有淡的几乎看不见的精斑水痕,我都怀疑是不是被调包了。
“这东西果然不简单,肯定不是普通的鞋子,而她们也不可能是普通人,我必须要去弄清楚她们的真面目,揭穿她们的恶行”
待校内学生基本回家后,我才从小树林走出来,怀抱着宝贵的性感高跟鞋穿过操场,走向教学楼。
“校医室……要进去看看吗?”
1.去校医室
2.去办公室
途经校医室的门口,我回想起上一个“轮回”的经历。
“嗯~”
禁闭的门窗内传出一道细微的呻吟,把我吓得一哆嗦。
<这里面,有人!>
我在握住门把手前的一刻停了下来,急忙后退了几步。
<不行不行不行!我在想什么!>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过来。
<那个女校医肯定在里面!我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对抗她们,而且对她们几乎一无所知,必须要先把鞋子还回去,不能让她们注意到我,更不能暴露了我的能力>
我放轻了脚步,慢慢远离校医室。
<她一个人在里面,发出那种呻吟声,是在……自慰吗?>
那位美女校医躺在床上,用手指沾起粉色媚药,然后伸入裙底的淫荡画面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体内一股热流迅速下沉,裤子里的二弟又一次不受控制地胀大了。我强行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和欲望,快步离开了这个邪淫之地。
<赶紧把高跟鞋还回去,然后离开学校再想想对付她们的办法>
走廊上空无一人,我放轻脚步,蹑手蹑脚来到老师办公室。
“你这题怎么又做错了,怪不得你考不及格,不把这些题做完今天不准回家!”
一靠近大门我就听到班主任严厉的声音了。
<遭了,她居然没走>
我感到很失望,但同时又松了一口气。她是个尽职尽责的老师,我为我擅自怀疑她的身份感到惭愧,同时也对一时鬼迷心窍偷走了她高跟鞋,甚至用来发泄自己丑陋欲望的行为而羞愧。
“老师,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求求您放过我吧,我已经忍受不了……”
正当我打算离开时,一个男孩的哭腔从门内传来。
<是隔壁3班的>
这个平常天不怕地不怕的捣蛋鬼居然被老师逼到这份上了。我倒要看看你这天天不学习闲的没事干就喜欢搞破坏还画花了我的笔记本的烂人现在是个什么丑态。
“不行,我们刚刚约好的,必须要把这题做出来才能放松,在这之前给我忍着!”
“啊啊啊!”
然后,我隔着门上的玻璃,看到了离奇的一幕——班主任坐在办公桌上,他坐在老师身前的椅子,那双肉丝美腿搭在男生的肩膀,夹住了他的脑袋,双脚伸向了男生前面的课桌下,而桌上放着题本,那是男生现在的攻克目标。老师一只手抚摸着男生的脑袋,一只手则拎着她今天穿过的一只黑色高跟鞋,另一只鞋子不知所踪。
<督促学生做题需要这种姿势吗?>
我站在门外,只能看到老师的背影,他们背对着我,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有不速之客的到来。
“谁让你一天到晚脑袋里想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不好好学习,成绩才会下滑的”
“老师对不起,我再也不会做偷鞋子和袜子这种事了……”
<他也跟我一样偷了别人的鞋袜?而且她的脚伸向的位置……>
班主任戴着一对镶嵌粉色宝石的金耳环,柔和的夕阳从窗户照射进来,透过宝石散发出粉紫色的光芒。那段若即若离,如梦醒后逐渐消散的记忆又一次被唤醒,那穿着粉色超短裙的美女校医,跨坐在我的身上,满是蕾丝纹理的性感白丝脚踩在我的裤裆上。
<我在想什么,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然而“回忆”止不住地涌上心头。坚挺的肉棒被纳入校医温暖的脚底,被一层白丝袜裹住的龟头,与她的脚趾紧密贴合。
“这是你一直梦寐以求的吧,老师今天帮你实现那龌龊的青春期幻想了,小弟弟塞进袜子里被我踩踏的感觉是不是很舒服?”
熟悉又陌生的对话让我稍微回过神来。然而下一秒钟,夹住龟头的脚趾用力一挤,蛮横地左右扭旋,异样的疼痛伴随着快感让我的意识又一次堕入回忆与幻想中,回到了那间校医室。柔软的足弓有节奏地轻柔挤压着肉棒,插进脚底丝袜破洞中,被踩在脚下的巨根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束缚和挤压,宛如插入了一个真正的小穴一般令人着迷。
“老师,对不起,我一定会认真学习,求求您让我射出来吧呜呜呜!”
男生哭喊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带了回来。回过神来的我发现,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取出了怀里的鞋子,鞋尖抵在肿胀的龟头前不住地抽插,用力捅进去,但狭小的鞋口根本无法容纳早已充血到极致的肉棒,没有办法完全插进去,只有端部一点点红色从高跟鞋尖挤出来。
<我在做什么!>
我被吓出一身冷汗,赶紧用力拔出卡在端口的二弟,摘下来的高跟鞋表面被液体湿润,一下子从手中滑落,“扑通”一声掉在地上。我急忙躲起来,然后从门缝偷瞄办公室内的情况。老师和学生依旧在忙着补习,并没有注意到外面的情况。
<好险,差一点就前功尽弃,回到原点了,感觉有点头晕,是因为今天兴奋的次数太多的缘故吗?>
我悄悄捡起地上的鞋子,同时班主任也拿起手中的尖头高跟鞋,然后一把拍在学生脸上,捂住他的嘴鼻。
“看来精神还不够集中呢,青春期的小男生,老喜欢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下流东西,不认真做题。刚刚考试的时候你一直在盯着我的脚和鞋子看吧,还有平时上课的时候也是,这样子怎么可能学得好呢”
班主任苗条的身躯轻松压制住了比她还要高些许的瘦高男孩。
“深呼吸,好好闻一闻,看一看。你不是很好奇鞋子里面有什么吗?这一次就让你看个够,打消掉无谓的性幻想,以后把精力集中在学习上,好吗?”
耳环不间断地反射出一闪一闪的微光。银色的水晶钻闪烁着刺眼的光芒,近在眼前的银白色华美尖头高跟鞋面上镶满了一颗颗珠宝,然而随着它逐渐靠近,鞋垫上的景象也变得愈发清晰,与璀璨华丽外表相反,高跟鞋内污渍横行,肮脏不堪,同时一阵浓烈的酸臭扑面而来,那熟悉的味道,是我一生都无法忘怀的欲望之息。
“滋溜~”
沾满了粘液的白丝玉足把肉棒牢牢纳入其中,灵巧的脚趾精准勾住冠部,把肉棒按压在穿着银色高跟鞋的另一只白丝足背上,丑陋无比的男性生殖器官,跟漂亮精致的高跟鞋形成极致对比。
“深呼吸~”
柔和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在鞋子完全夺走了呼吸与视线的瞬间,一股无机质的皮革味灌入体内,我缓过神来,发现自己正握住班主任的崭新高跟鞋盖住了自己的脸,像小狗一样拼命舔舐和吸入鞋子内的空气,同时另一只手伸入胯下,不受控制地自慰起来。回过神来的我立马停下手中的动作,再次看向办公室。班主任伸入男孩跨间的双腿晃动着,沉迷于高跟鞋内光景的男生呼吸变得急促。
<难道说,她是在给那个男生……足交吗?>
身体变得火热起来,胯下的肉棒早已勃起。我躲在门外,一只手紧紧抓住高跟鞋,另一只手又不自觉地伸入裤裆,握着巨根,习惯性地搓揉撸动起来。
“我知道了,老师,我一定会听话的,这是最后一次,求求您让我射出来吧”
男孩带着哭腔,在高跟鞋内哭诉着。
“那你答应我,以后都要乖乖听我的话哦”
“嗯嗯嗯……”
男孩不住地点头,小小的脑袋在圆润丰满而柔软的大腿中显得尤为小巧脆弱。同时我也在无意中点头。
“咳咳咳……”
差点窒息的男生终于从高跟鞋足香的牢笼中解放出来了。但还没完,班主任抬起一只肉丝脚,勾起包含热气的温暖鞋子,然后再次伸入到桌下。
“把小弟弟放进来吧”
不远处传来的声音让我如痴如醉,眼前的世界也变得恍惚迷离。吊着黑色高跟鞋的肉丝脚逐渐幻化成踩着银色高跟鞋的白丝玉足,鞋跟尖端滴下的粉色露珠落在肉根顶部,有点冰凉。
<又是“回忆”么,我怎么不记得有过这段经历了……算了,不管了,反正都是在“这个时间线”没有发生的事,就让我好好享受一下……>
腰不受控制地往上挺,借由白丝袜和玉足融为一体的肉棒,与她的脚一同穿进银色高跟鞋内,小巧的鞋子当然不可能把脚和肉棒全部容纳进去,于是她一边用另一只脚跟顶住鞋尖,一边踩着肉棒往前推,把早已被刺激到极限,不停颤抖的龟头隔着丝袜按压在粗糙的鞋垫上,底下冠状边缘的小块肉敏感点遭到无情的碾压刺激。然而,当我想射出来的时候,她突然用力踩下去,以势必要把阴茎踩烂的力气往下往前推,直至鞋尖尽头,强行堵住了出口,阻止了喷发。
“求求您了,快让我射出来,我已经忍受不了了!”
“那么我数三二一,数完一的时候,你就进行一次深呼吸,让自己放松冷静下来吧。三~”
踩着肉棒的脚开始上下活动起来,带着钻进丝袜洞的肉棒起伏,对着高跟鞋做活塞运动,无与伦比的快感冲刷着我的意识,与此同时被某种强大力量固定在脸上的高跟鞋散发的异味又一次“奇迹般”地变为了美妙的芳香,宛如迷人的香水,簇拥在花丛中。
<我在做什么?!快停下来!>
有个声音在我脑海中呐喊,但身体仿佛完全不受控制了一般,盯着办公室内的淫乱景象,做着又一次落入一度征服、虐杀、榨干、吞噬了自己的强敌脚下并完全屈服的美梦,手握高跟鞋,套在阴茎上,以势必要当场冲出来的气势抽插自慰。
“二~”
必须要逃离此地。残存的理性告诉我,一旦在这里射出来就回不了头了,一定会被发现,被抓到的。然而双腿却一动不动,胯下撸动的手也以异常的频率快速搓揉坚挺的肉棒。原本的目的早已被抛之脑后,沉迷于被践踏,被碾压,在高跟鞋内抽插的快乐幻想之中无法自拔。
“一~”
半透明白丝玉足踩在变形凸起的水晶鞋面上,拇趾对准龟头的g点,隔着鞋子用力一挤——
“射吧~”
“啊啊啊啊……”
我肆无忌惮地发出了呻吟。在洁白无瑕的白丝脚下,一波接着一波乳白色的精液注入其中,填满了趾间的缝隙,透过薄薄的一层丝袜溢出来,迅速灌满了小小的高跟鞋,我在这一瞬间明白了面前这只高跟鞋垫上那些污渍的来源,但已经无法阻止自己的呼吸了,鼻腔像着魔了一般拼尽全力吸入这浓郁的淫香,残留在高跟鞋内的魅惑体香勾起了刻在灵魂深处的记忆,在白丝玉足的包裹踩踏下,肉棒宛如回到了它的归宿,无忧无虑地释放出一切。
“哒、哒、哒……”
班主任踩着被染成花白的高跟鞋向我走来,每踏出一步都会在地上留下点点印记,方才被她踩在脚底下做题的男生不知去向,而我的双腿也发软跪了下来,手中握着的黑色高跟鞋内早已湿透,一团白浊液在鞋内游荡,顺着鞋口滴落在地面上,为近在眼前的班主任肉丝高跟鞋再添一笔色彩。最后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只剩下那血红色的,沾着灰白污渍黏液的高跟鞋底,以及她耳环上那一直若隐若现,不断闪烁的紫粉色宝石……
<原来如此,我已经被抓到了啊……>
如波涛一般的快感消退后,我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身处校医室中,那根本不是梦,也不是上一个轮回的记忆,而是实实在在的现实,我再一次彻底输给了自己的欲望,在美女校医的白丝高跟鞋内放纵欲火。熟悉的虚脱和无力感让我再次深刻体会到,一旦在她脚底下射精,就会失去抗争的力量,甚至连反抗的意识都被夺走了,在她的怀里无比温暖,令人安心,只要稍一闭眼,就有可能坠入甜蜜的梦乡。
“果然,你的精液里混杂有我的体香呢,而且还是最为深邃的那种,但我对你却没有一点印象”
校医自言自语道。
“而且还是这么浓的味道,不会是从那双靴子里爬出来的吧”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一惊。
<难道我的能力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不可能啊>
“小倩,帮忙把鞋柜打开一下”
清脆的高跟鞋声响起,一个身着粉色护士服,带着白色口罩和护士帽的陌生女性从旁边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是谁?我居然一直都没有留意到还有一个人在校医室里>
被称为小倩的护士身着粉白色的护士装,超短裙下一双修长的白丝玉腿踩着一双粉色高跟鞋,来到校医室尽头,拉开帘子,熟悉的鞋架又一次出现在我面前。在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性感鞋子中,那双位于鞋柜右侧,一度缩小并吞噬了我,夺走了我性命的,可怕金色透明长靴格外刺眼。在我和护士四目对视的瞬间,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透彻脊椎,她的眼神像是读透了我心中所想的一切那般,带有令人绝望的压迫感。我全身无法动弹,急忙撇开视线。胸口突然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把我吓了一跳。
“别紧张,只是给你检查一下身体而已”
校医不知何时把听诊器贴在我的心脏外。
<她想要做什么?>
身后传来的柔和声音缓解了冰冷紧张的气氛,也让我全身肌肉都松懈下来。但我清楚,作为一个曾经“杀死”我的人,绝对不可能单纯只是为我测量心跳。在背后抱着我的女校医看似温柔,实则可能比任何人都要心狠手辣,我已经亲身体验过她的手段了,如果再不从这令人窒息的可怕校医室逃走,我可能又会重蹈覆辙,死在她的脚下。
名为小倩的护士从鞋架里拎起一双紫色凉鞋,然后放回去,再拿起旁边的黑色尖头鞋。
<她是在帮医生找鞋子?这也是护士的分内工作吗?>
正当我准备为她打抱不平时,忽然注意到,握在她手里的,是那双罪恶的金色透明高跟靴!
“呵呵~”
背后传来的轻笑声让人毛骨悚然。护士不再挑选鞋子,而是重新拉回帘子,拎着高跟鞋向我们走来。看着那闪烁着璀璨光芒的宝石,独特的钥匙形状鞋跟,以及挂在透明靴子拉链端口的金色小锁,过去的记忆迅速苏醒,我本能地试图挣扎逃走,然而身体却依旧动弹不得。明明对方只是在背后轻轻抱住我,也没有其他别的器具来限制我的行动,但我却没办法从她的怀里逃脱,就跟那刚射完一轮依旧坚挺,被踩在白丝袜和高跟鞋内拔不出来的肉棒一样完全失去自由,任人宰割。
<难道我还是没能逃脱被她杀死的命运吗?!不行,必须要冷静下来,不要慌!>
我试图移开视线,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然而面对那不断接近的血腥刑具,我根本没办法保持镇静,背后冷汗直流,恐惧伴随着兴奋与性欲激增。
<深呼吸,对,深呼吸!>
我闭上双眼,大口呼吸,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
“嘶啦~”
有什么东西套在我的头上。闷热,拥挤,以及——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足香。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不清,在那一瞬间我迷失了方向,同时也迷失了自我。
“噗嗤!”
校医的脚底下毫无征兆地迸发出一团肮脏的白浊液。
“9.8秒射精,确认是第二次吸入”
护士用无感情的声音说道,她提着另一只高跟靴,包在校医的白丝脚跟后,承接着从银钻高跟鞋和白丝玉足构成的淫穴中流出来的,来不及吸收和享用的精液。
“看来是个喜欢偷偷摸摸的坏孩子呢,你已经不止一次偷偷一个人溜进来了吧”
窒息的天堂只持续了不到10秒钟,但即使护士把套在我头上的靴子拿了下来,胯下的肉棒仍然在止不住地射精,我的意识和理性也没办法完全回归。
<又要到此为止了吗……>
我怀着绝望的心情,看着她脱掉了脚上的银色高跟鞋。随后护士捧起装满精液的靴子,迅速把鞋跟捅进肉棒端部!
“啊啊!”
我发出了一声惨叫,钥匙的纹路深深印在脆弱不堪的海绵体中,隔着包裹在外的白丝袜强行撑开了马眼,堵住输精管,让连续不断的喷发逐渐缓了下来。
“阴茎内还未开发”
天旋地转的空虚和无力让我昏昏欲睡,但端部持续传来的胀痛却频频刺激我的神经,令我时刻保持苏醒。
缓过神来后,我注意到她旁边的桌面上立着一只鱼嘴高跟鞋,那正是之前被我偷走,然后数次朝里面注入精液的鞋子,只不过那上面现在已经干了,只剩下一点点轻微的痕迹。
“可以解释一下吗?这位对着我的鞋子发情的小狗狗”
校医对怀里这个虚弱的男孩露出蔑视的讥笑。
“为什么你的身上,会有我的味道呢?”
我看了一眼桌上的高跟鞋,心生一计。
“对不起,校医姐姐,我,我之前偷偷溜进来翻找过您的鞋柜,但我保证,绝对没做什么别的事情,就只是看看而已,所以能不能放我离开了?”
我恳求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
她摸了摸我的脑袋。
“我也发现了,你的眼神一直在那瞟桌上的鞋子呢,男孩子真是好懂,青春期的男生情窦初开,欲望强盛无可厚非,但偷女孩子的鞋子,还偷偷摸摸躲在门口自慰,这种行为是不可取的。身体实在不舒服可以主动来找我,我会为你治疗一切痛苦,并为你保守那些青春的小秘密”
<她们似乎是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恋足恋鞋癖学生了?>
我看到了一丝转机。
“对,对不起,我不应该擅自偷东西的——”
<不对,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我低下头道歉,装出一副知错认错的模样。虽然说的全是实话。
“不论出于什么理由,偷偷把人家鞋子偷走弄脏是很没有教养的行为,之后记得要好好道个歉,然后拿回家自己洗干净再还回去,男子汉大丈夫,以后可不能再做这种龌龊的事了”
面对校医的训斥,我频频点头认错,尽力装出一个知错就改的乖小孩模样。
<我不是在办公室门前,看着班主任给一个隔壁班的男生……辅导功课吗?我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过往的记忆忽明忽暗,令人捉摸不透,但是,这似乎证明了一件事——
<难道说,我已经回到过去,而且还被敌人堵泉水截胡了!>
待肉棒稳定下来后,护士握住靴子,对套着丝袜,被玉趾夹住动弹不得的肉棒逆时针旋转了半圈。
<咔嚓!>
伴随着突如其来的钻心般的疼痛,一股浓精不受控制地喷发出来,与此同时透明高跟鞋内的精液不见了,我隐约感觉到,这只高跟鞋向我体内注入了什么,我的身体又有什么东西被夺走了,仿佛被这诡异的鞋跟打开了某道开关,又好像是在我体内锁上了某种隐蔽的枷锁。
<鞋跟上的钥匙……我记得,是用来解开拉链上的锁,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随后她拔出了插在马眼口的钥匙,把红肿的龟头从尖锐锋利的鞋交中解放了出来,但整根肉棒依旧被埋没在丝足底下,点点精液顺着脚底丝袜的孔洞和高跟鞋底滑落下来。
“我很理解你,毕竟男生到了现在的年纪,性欲旺盛是很正常的事,也是他身体健康的证明哦”
听到了她的认可,我的心情也舒坦了些许。
“但是,你碰了不该碰的东西呢,”
她的另一只脚挑起一双透明高跟鞋,灵巧地穿了上去——那诡异形状的细长鞋跟,任谁都不可能忘记,这正是在上一轮回中她准备用来插进我的马眼,用于“治疗”的刑具!她又一次把鞋子连同白丝足一起泡进装满了粉色粘液的池子里,让这雪白透明的尤物迅速染上绯红。这一次她也是同样一套说辞,又准备对我用相同的方式如法炮制!我本能地用尽全力挣扎,试图推开她的身体。
“想去哪儿呢?”
然而我忘记了最关键的一点——作为男性最致命的弱点,现在仍然处于她的脚下!
“啊啊啊啊!”
又一次倒在她怀里的我发出了痛苦的呻吟,血红色的指甲深陷冠状的敏感点,极其残酷的刺痛让我差点失去意识,坚硬的二弟在白丝袜的束缚下根本无法逃离玉足的掌控,被她彻彻底底拿捏住了,只能任人宰割。
“你好像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小家伙,是不是之前躲在哪里偷窥过这里呀?”
温柔的话语中带着冷彻与残忍,房间内的空气仿佛凝滞了,让我不寒而栗。
“没有,绝对没有,我是第一次认识您,也从来没进来过这里!”
在慌乱中我急忙否定道。
“这样啊,呵呵呵~”
她的笑声更加瘆人了。接着把白丝袜褪到膝盖处,让原本紧贴肌肤的袜子松垮下来,然后抬起脚,把已经完全被染成粉红色的高跟鞋悬在龟头正上方,跟上一轮回的情形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在于,我的下体依旧处在丝足淫穴中,无处可逃。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双腿早已被两条黑色丝袜牢牢捆绑束缚在床角,动弹不得,大门方向还站着一个年轻美貌的冷面美女护士,她们仿佛是预判了我的行动一般,不给我一丝一毫逃跑的机会。命根子被强而有力的脚趾夹住,冰凉的粉色药水从鞋跟底尖端不断滴下来,再次打湿了白丝足尖,透过紧贴蘑菇头的丝袜渗入马眼,冰凉刺激带来了微微疼痛,让我的身体为之一颤,本就兴奋不已的它变得更加活跃,在温暖柔软的白丝足底下野蛮生长,又一次恢复到了最强势的姿态,出精口也像是在极力配合她的鞋跟一样拼命张开大口,跃跃欲射。
“嘶溜~”
“噫啊啊啊!”
由一颗颗透明珠子构成的高跟鞋跟隔着薄薄的一层白丝袜,毫不留情地撑大马眼,钻进肉棒中!奇妙无比的疼痛让我欲仙欲死,一颗接着一颗珠子不断深入输精管,强行给狭窄的羊肠小道开拓出一条贴合高跟鞋跟形状的通道出来,每一点深入都在改造肉棒内部的结构。
<这就是,处女被夺走的感觉吗……不论我怎么选择,未来的发展都是不可改变,最终都会回到这里,接受她的酷刑吗……>
我双眼发白,无意识地仰望天花板的灯光。很快,疼痛迅速消退,当鞋跟逐渐深入到根部,刺入前列腺时,大腿间传来的只剩下纯粹的快乐了,每次的抽插和深入都摩擦着这一个崭新的“器官”,带来波涛汹涌一般的快感,无法控制的射精欲望爆棚,但精液汇聚在鞋跟下的丝袜底下,出口完全被堵住,在这种情况下想射出来简直天方夜谭。
“还疼吗?”
她亲切地问道。我茫然地摇了摇头。
“舒服吗?”
“嗯,嗯……”
比肉棒还要长几公分的透明鞋跟完全没入我的体内,当龟头端部顶在鞋底上时,我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的恐怖之处。
<这个世界线已经废掉了,为什么还不回到过去……难道说必须要我被杀死才能到过去复活吗?>
“想射精吗?”
“啊……”
毫不犹豫地回答。现在的我脑子里除了在她脚下尽情畅快地释放欲望以外什么都不剩了。
“哼哼~那好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下次如果还忍不住想要发泄,可以直接来找姐姐我的,不用躲在门外偷偷用借来的鞋子自慰哦,那样不干净不卫生,容易滋生细菌感染”
“啊?”
她的话让我一头雾水。然而不等我反应过来,她的脚突然发力,以势必要贯穿我身体的力道踩下去。
“撕——”
我隐约感受到,身体内部传来布料撕裂的身体,同时胯下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仿佛自己的皮肤被撕开了一样。锋利的鞋跟戳穿了体内深处的白丝袜尖,同时透明高跟鞋底防水台内残存的粉丝液体顺着鞋跟尽数注入到我的体内。
“你要感谢我,如果不是给你套了丝袜,治疗过程会更加痛苦哦,为了让你彻底“改掉”恋足的坏习惯,必须要下一剂狠药才行呢”
细长的鞋跟在肉棒内搅拌,抽插,隔着丝袜挤压带来的刺激只增不减,但从胯下传来的疼痛却逐渐麻痹消退,同时被异物侵犯贯穿的快感却在至淫白丝的扩散下变得异常激烈,让本就压抑已久的性欲再也控制不住,像决堤洪水一般向外奔涌。
“噗嗤!”
然而,从鞋跟和孔穴缝隙中挤出的精液只有一点点,紧接着原本透明的鞋跟和防水台鞋底从根部开始被染成白色。
<我的精液,被吸进高跟鞋里了?!>
我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景象。钻破白丝袜深入到精囊的细长鞋跟像一根吸管一样毫不留情地吸取着我体内蕴藏的大量精液,深入骨髓一般的强大吸力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极致快感和满足感,仿佛灵魂都被一瞬间抽干,随着精液从透明的鞋跟注入到鞋底,一辈子活在她那圆润丰满的白丝玉足底下……
“呜呜呜呜!”
一股熟悉的恶臭袭来,瞬间笼罩了我的一切,紧接着,这极端恐怖的味道又一次迅速变换成美妙的芳香,在这刹那间,如沐春风,我仿佛漫步在花园小道中,五彩缤纷的花散发出淡雅的清香,令人如痴如醉。温暖的正午阳光,配上清凉的微风让人犯困打盹,我无忧无虑地躺在柔软的草坪上,舒心地放下一切杂念,安然睡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