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22 第二十二章——苗床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22 第二十二章——苗床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22 第二十二章——苗床




pixiv     Jugger

“啪叽——啪叽”
女孩拖着疲惫的身躯,垂头丧气地走向洗手间。脚上黏糊糊的触感让她备受折磨,同时也令她根本没有办法专注于眼前的球赛。
“你今天状态不好啊,是哪里不舒服吗?”
再次上场后没过几分钟,被暂停换了下去。
“嗯,是有一点,可能是中暑了”
平时要强活泼的她主动示弱了,离开球场后快步走开了。
“啧!”
在同学的注视下拎起鞋子里被揉成一团的,散发着热气的白袜,把脚套进去的瞬间,一阵黏糊糊的湿润触感包裹足尖脚底,加上从鞋子里传来的令人作呕的恶臭,羞愧与愤怒涌上心头。
“怎么了吗?鞋子进石头了?”
注意到友人担忧,她立马收起狰狞的表情,面露尴尬的笑容。
“不,没事,你先去吧,我把鞋子穿好就跟过来”
在同学转身离开时,她一脚踏入小小的运动鞋中,白袜表面一下子湿透,从鞋袜的缝隙间溢出点点白色粘液。
“好恶心……”
她低头盯着自己的心爱的鞋子表面那一道显眼的污痕,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事,怒火中烧。
“都交代他不要射在我鞋子里面了,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变态!害我连比赛都没法打了”
走到没有人的地方,她脱下鞋子,从里面传来比之前还要浓厚的腥臭味,害她忍不住捏起鼻子。完全湿透的脚上沾染了一层显眼的痕迹,脚趾间塞满了黏糊糊的精液。与此同时,她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全身汗如雨下,呼吸急促,口干舌燥,眼前的树木墙壁也变得模糊不清。
“头好晕,我不会真中暑了吧”
她扭过头,看向不远处那道紧闭的房间门。
“去校医室看看吧”
踩着风干结块的白袜,重新穿好鞋子的她迈出沉重的步伐,迷迷糊糊向校医室走去。
“……我确实对他没有印象,下次把他带过来……”
一个陌生的年轻女性身着白大褂,翘着二郎腿坐在病床上打电话,白丝脚上挑着一只白色船鞋。校医微笑着向女孩点头示意她稍等一会。
“……有意思,他不愿意过来的话,一会我亲自去见他。先这样吧,这边有客人来了”
“不是哦,是个可爱的小女生”
她挂断电话后,穿好鞋子向女孩走去。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医生,我有些头晕,可能是中暑了”
“我看看……呀!好像有点发烧了”
在她的手摸向女孩额头的瞬间,她的表情凝固了,眯着眼低头注视着因为发烧而眼神迷离的她。
“先躺下来吧”
校医拍了拍身后的床。女孩坐上去后准备脱鞋时迟疑了一下。她看了一眼在药柜里翻找的校医,感到十分难为情。
<过了这么久应该已经完全干了,她看不出来的吧>
硬化结块的袜尖套在脚趾上有些不舒服,她不情愿地脱下鞋子,然后躺在床上。在小脚抽离出来时,空气中弥漫着一阵淡淡的气息,那是女生的汗脚和精液混合的奇异味道。
<她应该闻不到吧>
女孩紧张地坐在床上,眼睛瞟向校医的背影和侧脸。
<好漂亮的女人,是新来的医生吗?之前没见过她呢>
桌底下放着一双与医生这一身份不相称的,闪闪发亮的银色高跟鞋。
“来,先吃颗药”
她从桌子抽屉里取出一排药片,然后把其中一颗和一杯水——准确来说是一杯粉红色液体递到女孩手中。女孩没多想就把药片和药水一口气咽下肚。
“咕噜咕噜”
躺下来后,肚子开始咕咕叫。校医把毛巾放进一盆粉色的水中,浸湿透后敷在女孩的额头上,盖住她的眼睛。冰凉的毛巾让女孩的身体和内心冷却下来。校医掀开女孩的上衣,把另一条毛巾盖在腹部上,并用手轻轻推挤她的小肚子。
<好舒服……但是有些痒,而且——>
“医生,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想上厕所……”
在校医精湛的指技下,女孩感到便意萌发。
“洗手间在那边”
校医停下按摩,指向房间的深处。女孩顺着她的指引急匆匆向洗手间跑去。突如其来的便意让她猝不及防,一蹲下来便解下束缚,尽情释放——
“啊……”
随着一长串秽物从菊肠排出,女孩舒畅地睁开眼睛,看到了——一根根蠕动的肉块肉条。
“呜!”
她突然惊醒过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于陌生的世界中,双手被吊起来,双腿以排便的姿势蹲着。空气里闷热和腥臭的味道让她头晕目眩,但随着精神苏醒,理智和记忆也逐渐回归。
“咕噜”
一大股粘液灌入口中,同时大量腥臭味从嘴里扩散开来。维娜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嘴被堵住了!而且塞住她嘴唇的触手还在源源不断地向她体内注入某种滚烫的液体。
“呜呜呜!”
进门前那段可怕的经历让她完全苏醒,她拼命挣扎着,吐出口中的异物——一根刚射完一轮,逐渐萎靡下去的肉棒状触手。她试图扯断缠绕手腕的触手,但它们束缚捆绑的力道依旧很强劲,四肢都被触手们固定在一堵肉墙上,身体背靠的墙壁十分柔软,全身像是陷入其中一般,如果不是眼前那狰狞可怖的环境,这里就是一张下午休憩,悠然自得的温床。她的双手各握着一根粗大的肉棒,同时双脚脚底踩到了某个温暖硬朗的物体。
“噗嗤”
脚底传来一阵温热湿润的感觉,蓝色高跟鞋和脚的缝隙间迸发出白色粘液,同时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从脚下传来。她捂着鼻子定睛一看,发现在自己的双脚和高跟鞋之间不知何时纳入了两根从墙壁突出来的肉棒。
“好恶心!”
灼热的精液从鞋底和脚底之间溢出,滴落在地上,同时那层裹住她全身肌肤蓝色史莱姆黏液丝袜在融合吸收了精液后逐渐变得花白,并在几秒后完全失去黏性,从她脚上滑落,混着精液,顺着鞋底和鞋跟,在地上形成两滩显眼的黏液堆。失去了丝袜的保护,维娜的脚底和肉棒亲密接触,兴奋地颤抖蠕动着的肉棒蛮横地突入脚尖和鞋尖之间,挤进裸露的脚趾间,在少女裸足和高跟鞋形成的足穴中尽情灌入一波又一波浓厚温热的精液,完全不在乎对方能否承接如此丰厚的爱意。
“射够了没有啊!”
她粗暴地挣扎,发现束缚双腿的力道明显变弱了。
“难道说只要让这些怪物射精就能削弱它们了”
她想起初入大门时的情景,满足了触手后洞穴大门便敞开了。她抬起头,看到自己双手边上那表面布满了颗粒,犹如呼吸一般有节奏地扩张缩小的丑陋肉条,心生厌恶,完全不想碰它,更不愿意给它服务,满足它低劣丑恶的性欲。
“呀!”
突然她感到屁股一热,一根灼热的异物从身后的墙壁长出来,顶在她的屁股后面。
“你你你想要做什么?!”
她晃动腰和双腿,试图扭开触手的袭击,然而对方不依不挠,强行撑开有弹性的大腿肉,直奔最深处的稚嫩私处,上半身被牢牢固定在肉墙上的她无法反抗怪物的侵袭,只能咬住嘴唇,屏住呼吸,不甘地忍受丑陋魔物的侵犯。它贴上凸起的阴唇,一前一后滑动挑逗着,凹凸不平的表面肉粒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来回刺激敏感的阴蒂。
“嗯~……”
维娜忍不住发出一声甜蜜的娇喘,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必须要做些什么!”
她下定决心,双手用力握住束缚手腕的触手,隔着一层丝袜感受到掌心的炽热。接着她开始用手指按压肉棒端部,一上一下撸动起来。同时双腿用力夹紧跨间的肉棒,阻止它继续前进。
“嘶溜~嘶溜”
手上传来淫霏的水声,兴奋起来的肉棒在她的小手心中活蹦乱跳,变得越来越热,越来越粗,与此同时大腿之间的触手也改变了目标,开始在紧致的丝袜腿间抽插起来。
“真是愚蠢,以为已经进去了是吧”
维娜冷笑着,继续卖力地用手给两根触手撸管。
“呀!”
刚在少女脚底下尽情释放欲望的肉棒又一次恢复了,再次对足底和高跟鞋形成的淫穴发起冲锋,与此同时那根之前给她喉咙灌入精液的肉棒也恢复了活力,伸到了她的嘴边,吐出透明的汁液,期待着服务与侍奉。
“如果多一根东西射精能多削弱一点它的力量……”
维娜的表情抽搐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气,闻到的全是触手散发的和脚底下那一滩痰精液传来的恶臭。
“啊唔!”
她再一次含住了与那张樱桃小嘴不相称的丑陋魔物。
“嘶溜~嘶溜……”
双手握着,嘴巴含着,大腿夹着,脚底踩着……维娜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那么一天,动用全身各处的器官,同时侍奉好几根长得像男性阴茎的丑陋非人怪物。很快,肉棒们再次兴奋胀大,她很清楚,这是它们即将高潮射精的征兆。
<绝不能再让它射进我的嘴里!>
她加快双手撸动和双脚踩踏频率,在用舌头舔舐端部马眼的同时一点一点把肉棒往外吐。
“噗嗤!”
在她吐出肉棒的瞬间,手上的,眼前的,胯下的,脚下的肉棒们同时开花!漫天飞雪瞬间笼罩了她全身没一个角落,在紧贴肌肤的蓝色连体袜外又覆盖了一层黏糊糊的精液。
“呜呜呜呜!”
她紧闭双唇,感受着滚烫的黏液洒满自己的脸,流遍全身,沐浴在如此温暖的喷泉之中的她,感到一丝恍惚,鼻子似乎是完全习惯了这股味道,不再感到抗拒和反胃,反而从中尝到了一丝香甜。
“噗嗤,噗嗤,噗嗤……”
许久,接连不断的喷发终于结束,挂靠在她身上的数根肉棒也悉数软靡,束缚她身体的触手也接近干瘪,失去力量,沐浴了一分钟精浴的她全身雪白,不废吹灰之力挣脱开束缚,从这肉壁牢狱中解放了出来。她用力往前抬腿,强行挣脱了缠绕在脚腕上的触手束缚,然后一脚踢在肉棒上。
“嘶——”
尖细的高跟鞋跟轻而易举贯穿了坚硬的触手端部,倍感疼痛的肉棒在维娜脚下挣扎乱窜,然而无头苍蝇一般的抖动不仅没能从高跟鞋下脱身,反而还被鞋跟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裂开的伤口不住地喷出乳白色浑浊粘液,给高跟鞋底纹路染上污渍。在端部遭到切割后,它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不到几秒便停了下来。
“……太弱了”
维娜冷漠地看着倒在白色“血泊”中的触手们。她踏过触手们的肉体,踩着满溢的精液,全然不顾身上黏糊糊的精液,向前进发。原本覆盖全身的史莱姆丝袜,已然随着方才的精浴完全脱落,连带着那只由史莱姆黏液形成的高跟鞋,现在的她除了覆盖全身的精液和一开始穿在脚上的蓝色高跟鞋外没有任何遮挡衣物,每一寸肌肤都裸露在外。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一只脚光着,另一只脚穿着十几公分高的细跟高跟鞋,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艰难缓慢行走。然而,重获自由的她还没放松多久,一股阵痛从腹部传来,肚子开始不舒服了。
“咕噜咕噜”
她捂着肚子痛苦地蹲下来,突如其来的强烈便意让她无法前进半步,她低下头,寻找有像是厕所的地方,然后她注意到,在自己脚下那蓝色高跟鞋边上,几块小肉虫在蠕动着。肚子传来搅裂一般的疼痛,接受了精液浴的她不再顾及形象和矜持,打算就地解决。
“啊啊啊!”
一大块粪便从后庭脱落至脚边,舒畅的快感让她松了一口气。然而,预想中的恶臭并没有传来,她低下头,发现自己的屁股下方也没有见到粪便,而是多了两只匍匐在脚边的红色幼虫。
“对了,这里是游戏世界,按理来说是不需要上厕所的……难道说”
她盯着脚底下蠕动的异物,脸色发青。
“咕噜”
腹部的颤动让她全身打了个激灵,眼前的一瞬浮现出一道粉色心形印记,刻印在一个巨大的球体表面,无数小蝌蚪模样的怪物在周围徘徊。
“我吃了一颗药……不对,那是梦里的,在晕过去之前,我吃了那个怪物的……核心?”
她扶着肉壁站起来,用高跟鞋尖踢了一脚地上那几条蠕动的幼虫,虫子在爬过的地面上留下一摊黏液,才风干不久的鞋尖宝石又被弄脏了。
“刚刚从我屁股里拉出来的就是这些东西?”
她瞪大了眼睛,摸了摸自己鼓起的肚子,发现似乎变小了些许,鼓胀感也减弱了,但能隐约感觉到,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动,仿佛是——胎动一样。
“寄生虫?!”
维娜感到一阵恶寒,想吐。她想起从爸爸那里听来的病症——吃了不卫生的食物容易感染寄生虫,它们会在肚子里乱窜,吸食养分,晚上睡着后还会从屁股后面跑出来透透气。只不过现在她体内的寄生虫变成了这一条条诡异粗大的幼虫。
“滋——”
白浊液四溅,再次把血红色的高跟鞋底染白。纤细的高跟鞋跟精准贯穿一条蠕虫的身体,可怜的幼虫还没来得及欣赏这世间的美好,就被它的“亲生母亲”扼杀在高跟鞋下。维娜皱起眉头,一条接着一条踩爆自己从屁眼“生”出来的寄生虫。
“好恶心”
破裂的怪物尸体并没有立即消失,而是停留在地面上,一点点融入其中。她捂着肚子,扶着肉墙继续往前走。
“啊,有岔路啊”
她来到分岔路口,一眼望去两边都是深不见底的黑暗,令人胆寒。乍一看不知道怎么选,但这两个通道也是有区别的,左边的地面和墙壁上都残留有白沫,而且不断传出腥臭味,很明显那就是怪物们的精液,令人作呕。而右边十分干净,甚至传来一阵淡淡的芳香,在这闷热,丑陋,充满恶臭的扭曲肉穴中显得尤为清新脱俗。她皱着眉头,稍作思考,向右踏出一步,然后果断往左拐,往腥味更浓厚,更闷热的洞穴走去。
“右边是陷阱,相信自己的直觉!”
越是看起来精美的包装,越容易暗藏凶器。维娜捏着鼻子继续向前走。
“啪叽”
一脚踩在水滩上,溅起水花,抬脚时鞋底和地面拉出几根丝线。周围的粘液越来越多,地面上的精滩面积也越来越大。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渗透到脚底的粘液让她的脚变得黏糊糊的,再加上必须穿着高跟鞋在如此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行动,走起来十分难受。
“啊~”
一阵销魂入骨的浪叫声从前方传来,把她吓了一跳,扶着墙壁差点摔倒。
“什什什么东西?我可是坚定的唯物主义战士,从来不怕鬼魂幽灵之类的!”
然而尖叫声此起彼伏,延绵不绝,在这昏暗潮湿闷热狭窄的,像是动物肠道内部的异空间里,发生什么都不奇怪。她鼓起勇气,再次沿着墙壁慢慢往前探。转过弯,视线豁然开朗,视野宽敞明亮了许多。一滴水落在她的脸上。
“下雨了?”
她伸舌头舔了舔,有点甜。
“啊~”
毛骨悚然的呻吟从头顶传来。她抬起头,看到了——一颗脑袋,一头挡住脸的黑发,狰狞的表情,空洞的眼神。在她正上方。
“哇啊啊啊啊啊啊!”
维娜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连滚带爬冲了出来。
“扑通!”
然后毫不意外地,踩着恨天高的脚踝一崴,跑了两步就被绊倒,呈大字扑倒在面前的精液滩上,然后她继续撑起身子往前爬,双臂拖着身体和双腿,在黏稠的水滩中匍匐。
“哈,哈,哈……”
当她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全身湿透,从头到脚沾满了臭气熏天的精液,长时间浸泡在精液中的双手,连手指都撑不开,但极度恐慌下的她完全顾不得这些。稍微冷静下来后,她勉强翻过身子,坐在精池中央,再次把目光投向入口处的女鬼——一个双眼失神的女性,身体被固定在肉壁上,双手纳入从天花板掉下来的肉壶中,双腿各被一根触手捆绑,成M字形吊在空中。
“她的肚子,好大……而且胸也很大,是怀孕了?”
维娜的脑子宕机了,没有反应过来。
“啊~”
“女鬼”再次发出销魂的浪叫,全身颤抖着。接着那双像水袋一样垂落的巨乳喷出白色乳液,鼓包的大肚子发生激烈抖动,同时表面显现出一道耀眼的粉色心形纹路。
“跟那个女人身上的很像”
过去的记忆复苏,与此同时脑中浮现出一个词——“苗床”,那是史莱姆在侵入她身体时说过的。
“啊啊啊啊!”
伴随着女性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两腿之间的孔穴被强行撕裂。
“她是要……分娩了吗?我是不是要去帮她?”
维娜从精池中艰难爬起来,全身挂满了精液的她犹如踏入浆糊中一般,每走一步都十分困难。
“哈……哈……好热……”
她脸色发烫,全身通红,手指不由自主地摸向自己的胯下,紧贴肌肤的特制精液顺着毛孔缓缓渗入体内。
“嗯~”
维娜的大脑逐渐被粉色迷雾覆盖,全然不顾双手沾满了肮脏精液,被史莱姆刺激开发的那一瞬间成为她现在最为渴求的幸福。
“噗嗤”
雪白的手指撑开了肿胀的阴唇,把稚嫩的,还未遭受任何玷污的蜜穴暴露在淫霏燥热的空气中。另一只手捏起敏感的阴蒂,每次触碰都会给她带来魔性的快乐。
“啊~身体……好敏感……快停下来……”
残存的理性在试图阻止自己的双手,然而身体仿佛变得不再属于自己一样,完全不受控制,沾满了精液的食指中指顺利插入阴道内。
“啊啊啊好烫!”
带有催情功效的精液一进入体内就受到热烈的欢迎,从未经世事的幼嫩腟肉吸收了如此高效的催情粘液,变得极其活跃。
“啊啊啊啊~哈……”
让她轻微地高潮了一下。
“必须要,赶紧离开这里……”
然而,当她往前走一步时,一脚踩空,又摔了一跤,身体顺着池底滑向更深处,坐在精池中的她,液面几乎把她全身都淹没了,只剩下脑袋还在上面。
“不要进来!”
她试图用手指挡住阴缝,但黏稠的精液仍然不停渗入其中,不仅如此,就连那刚被开发撑大的屁眼也在遭受精液的渗透侵蚀。
“身体,没有力气了……”
吸入过量淫液的手脚失去了站起来的力气,处于高潮边缘的她更是完全无法正常思考,她从来没有意识到,敌人竟然会设置如此阴毒的陷阱。
“啊啊啊”
远处的怀孕女性第一次发出了带有感情的浪叫声,虽然依旧凄惨无比,但明显带有了幸福的色彩。维娜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一个哭闹的小脑袋从两腿之间被强行扩张的小穴里弹出来。碧绿的头顶,尖尖的耳朵,那明显不是人类的头,而是在怪物中很常见的,哥布林!
“苗床……”
在这一刻,她茅塞顿开,完全理解了这个词的真实含义——那就是把人类女性的子宫改造成生产怪物的孕育机器!
“咳,咳!”
强烈的呕吐感让她不停干咳,但一直没有吃东西的她,能吐出来的东西,也只有肚子里的精液。与呕吐感一同萌发的情感,还有极度的怒不可遏。她用尽全力撑起身子,在一片雪白的泥泞中重新站了起来,精液面几乎没过了小腿。
“哇哇哇……”
粗狂嘈杂且诡异的哭声震耳欲聋,一只健康的哥布林呱呱落地,女性那张原本毫无血色,面无表情的脸上,竟露出了一丝欣慰惨淡的笑容,那是她作为母亲看到自己亲生孩子顺利出生时本能的幸福感和安心感,但那笑容在维娜看来,比之前更加令人毛骨悚然,她无法想象,制造这片天地的家伙,到底是有多恶毒才能做出这种事来。
“咕噜咕噜”
这时她才注意到,这片宽阔的空地上,在不远处,也吊着几个触手肉壶,其中一个张开血盆大嘴,然后吐出一个女性,同样的姿势,同样的体态,同样的巨乳,同样的大肚子和粉色纹身。
“嘎嘎嘎嘎!”
哥布林双手抓住女性的脚尖,顺着大腿爬上她的身体,踩着明显缩小了一圈但依旧鼓起的大肚子,扑在“妈妈”的胸前,脑袋埋入硕大无比的乳房中,尽情吸吮女性分泌的母乳。
“啊啊啊啊!”
痛苦的惨叫声不绝于耳,肚子上的纹路再一次发出耀眼光芒,维娜现在明白了,那是“苗床”分娩的征兆,而且那肚子里怀有不止一个怪物。
“哼,还真是高效呢”
面对浓稠得看不见底的精池,维娜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往边上走,逐渐习惯了穿高跟鞋走路的她,能够隔着鞋子和细长鞋跟判断池底地形的走向和障碍物。她费劲千辛万苦从池子里爬上岸,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净的,从每一根头发到每一根脚趾都沾满的粘稠得能拉出丝的精液,吸入体内的,挂靠在体表的粘液量十分大,加重了她的负担,但已经习惯了穿高跟鞋走路的她反而走的更快更稳了。身体依旧十分炽热,阴道深处和子宫连接处的那一小块遭到史莱姆妹妹开发的淫肉仍然奇痒无比,但必须要忍下来,她看了一眼周遭一位正在卖力生产一根比正常阴道要粗壮一倍多的触手怪物的痛苦女性,再次下定决心,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一定要铲除这罪恶恐怖的人血工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