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21 第二十一章——校园一角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21 第二十一章——校园一角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21 第二十一章——校园一角



pixiv     Jugger

 

身体重重摔落至一个柔软的垫子上,隔着厚厚的一层半透明墙壁望向外面的世界,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庞大无比。与此同时头顶一堵巨大的墙逐渐压下来,笼罩了光芒,覆盖了我的视野,同时也夺走了我的一切。
“咔嚓”
我听到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那柔软而丝滑的墙壁,正无情地压下来,挤碎了我的每一块骨头和肌肉。当然,我很清楚,头顶上那令人绝望的巨壁,其实是一个女性的脚底,而且是一只穿着白丝袜的美足,而我也在她穿过的一只透明高跟靴里,跟身旁无数个小污渍一样成为她脚底下的亡魂。血肉模糊的躯体渗入白丝袜内,被白皙的皮肤吸收殆尽。好幸福,为什么我会感受不到丝毫的痛苦——啊啊,原来如此,我唯一一个还能正常使用的器官,那就是这跟依旧在不停射精的棒子啊,不知是因为临死前的本能,还是因为对她的鞋子、丝袜、玉足爱得深沉,亦或是神经遭到瘴气彻底污染后失去控制,反正结果就是在我临死前的那一瞬间,肉棒依旧在幸福地喷发着,为我带来了满满当当的快乐,完全掩盖了疼痛,与不甘。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重蹈覆辙,迷恋上她的一切,掉入这无尽深邃的黑暗中消亡吗?
最后的光芒消失,一切回归于无——并没有,不远处再次传来了微弱的光线,我抬起头,看向光源。
“这是哪?我是在山洞里面吗?”
在遥远的彼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口。
“我刚刚是做梦了?”
好真实的梦境。这里又是哪里?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所见之处唯独那束从远处传来的光芒。我用力嗅了嗅,一阵奇异的味道充斥在四周。
“呜!”
刺激性的气味差点把我熏晕了过去,我急忙屏住呼吸。待头脑清醒过来,鼻腔也适应了这味道后才缓缓吸气。那梦中的光景再次浮现,像,太像了。
“像是鞋子里的皮革味道,不过没有之前闻到的那么臭,还能撑得住”
我四肢僵硬,在柔软的地面上艰难撑起身子,向前爬了几步,发现我与山洞口的距离并没有缩减,可见我与它相距之遥远。
“这里也是梦吧”
当我走了一分钟,两分钟后,山洞的距离明显缩短了,而且尺寸也在逐渐缩水。看到了希望的我跑了起来,外面照射进来的光芒越来越强,景色也逐渐明了。终于,我来到了洞口前,只差一步就可以离开这个黑漆漆的洞穴了,只是这时候洞口高度只有不到两米高了。我大踏步迈出脚步,映入眼帘的是一睹巨大的门。
“这是……厕所?啊!!”
胯下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半个身体离开洞穴的我被弹了回去。我急忙脱下裤子,看到自己那不知何时早已膨胀起来的二弟,根部附近凹陷了一圈。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那里之前一直都被班主任的鱼嘴高跟鞋卡住,无法脱身,然后被她带去校医室,在那里遇见了……”
破碎朦胧的记忆逐渐复苏,我接受了她所谓的“治疗”后,被困在她的一双性感高跟鞋内,之后——
“我被她缩小了?!”
超脱现实的记忆一下子把我从迷迷糊糊的状态里拉了起来。与此同时,脑袋碰到了山洞顶端,我只能蜷缩着身子回到里面。视线完全恢复后我才发现,现在的我身处的空间,是一只鞋子里面!那浓厚的皮革香味,以及像斜坡一样的鞋垫说明,这是一只高跟鞋,而且我可以断定,这就是之前被我不小心扣进肉棒里后拔不出来的那只班主任的鱼嘴高跟鞋,这<山洞>里面的景色跟她的鞋子内部一模一样。
“不是它在缩小,而是我在变大!”
我急忙趴下来往鞋跟方向爬,握住鞋边,打算翻身离开此地时,胯下又一次传来抽搐般的刺痛,让我一瞬间四肢失去所有力气,再次滑入高跟鞋内。
<难道说,是我的二弟没办法脱离这只高跟鞋?>
我低下头,发现胯下的根部以一种非常不自然的姿态收缩,仿佛受到了某种看不见的束缚,形成了怪异的上粗下细,头重脚轻的模样,凹陷下去的地方隐约能看到一圈暗红色的纹路。身体还在不断变大,我爬到鞋跟边上,尽可能让自己的身体暴露在外面,避免在变大的过程中卡进高跟鞋内出不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我记得我在被校医关进她的高跟靴子里后不停射精,接着身体应该被缩小了,掉进鞋子里,然后就被她踩扁了……>
在回忆逐渐清晰的过程中,我的身体也在不断恢复,眼前高跟鞋的大小也逐步从足球场到山洞,再到小船,小车,在我面前一点一点缩小了,我的手脚和身体成功从高跟鞋中脱离,但身体仍然有一个器官没办法离开高跟鞋内。最终,当我的身体完全恢复正常体型时,这只班主任的黑色鱼嘴高跟鞋再一次扣住了我的肉棒,情况完全变回了我当时躲进厕所里的情况。穿戴好地上散落的衣服,看了一眼手机。
<下午三点……>
我尽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但还是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如果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那么,我刚刚经历的就是货真价实的时间倒流!我拥有了穿梭时空的能力!
“哇哈哈哈哈!”
在空无一人的厕所里,我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
<等下,班主任现在会不会在外面?!>
我回想起上一轮回时发生的事,连忙捂住自己的嘴。等了一分钟后,没有听到外面传来任何声音,我松了一口气。
<她们应该还不知道我是从未来穿越回来的,不论原因是什么,我能得到这份力量,说明我就是正义的化身,要跟潜藏在社会里的黑暗作斗争!现在明确的敌人就是那个女校医,她拥有着正常人类不可能有的奇怪能力,班主任应该也是>
我握住高跟鞋底,试着往外拔,发现还是扯不出来,鱼嘴鞋口紧紧咬住我的肉棒不放。
<这肯定是她的某种能力,而不是物理上的卡住拿不出来,我的下面一直肿胀没办法缩小肯定也是她的杰作>
我回想起最后出现在校医室的,同时也是我今天早上碰到的邻居美术老师,虽然不知道她有什么特殊能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也是敌人之一。
<不过她们的能力再厉害,跟我的时空回溯相比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记忆中那双靴子内部沾上了许多人形小红点,她的那双银色高跟鞋内也有许多污渍,如果这些都是人类的尸体,都像我一样被她榨干了精液后缩小丢进高跟鞋里踩死,那被她杀死的人已经不计其数了。隐藏在那张漂亮妖艳的脸蛋下是一个恐怖的连续杀人魔,而且现在也还在继续作恶,没有被发现。
<我必须要想办法揭发她们的行为,任何邪恶都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心中燃起熊熊烈火,拯救世界的重担已经压在了我的肩上,这份强大的时间系能力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好像是只有濒临死亡时才能触发吧,之后得好好开发一下这份力量>
下课铃声响了。
<遭了,我翘了整整一节课!>
得意忘形的我完全把上课的事抛诸脑后了。
<麻烦了,我的行为改变了,这样未来就不一定按照之前的来走了——不过事实上从一开始就已经改变了,我重生时是处于被缩小躺在班主任的高跟鞋里的状态,这跟之前就不一样了。而且之后是绝对不能按照上一轮回发展,那个女校医的疑点太多了,现在这个时间点绝对不能再踏入那诡异的校医室一步,最好也不要跟她碰面,等下课她离开学校后再潜入调查比较好>
我穿好裤子,走出厕所。敏感的龟头磨蹭着裤子让我备受折磨,这种经历不论经受多少次都会感到难以忍受。
<果然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得把这只碍事的高跟鞋取下来,戴着它去哪做什么都不方便>
而且脑子也会不由自主地幻想着女性的丝足,高跟鞋,踩踏,足交,射精等等色欲景象,根本没办法集中注意力思考。
<下一节是体育课,这次就老老实实上课,然后在课上装病就行了>
“你刚刚去哪里了?”
高昂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把我吓了一跳。班主任双手叉腰,板着脸向我问道。紧皱的眉头下是一张生气的脸。
“我……我肚子不舒服,去上厕所了”
我被吓了一跳,上一轮回的经历在眼前浮现,我暗自深呼吸让自己迅速冷静下来。
<她不是我的老师,是敌人!>
给自己下了心理暗示后,我鼓起勇气,抬起头直面气势汹汹的班主任。
“肚子不舒服的话就去校医室,我带你去吧”
她说着就走过来,高跟鞋踩出的声音让我失神了一瞬间。
<绝对不能跟她去校医室!>
在被她抓住手臂前一刻,我退后了两步。
“没事的,现在已经好了,下节课是体育课,我先走了哈!”
不等她答应,我便急急忙忙地离开了。
“他身上的味道……”
班主任嗅了嗅空气中的气息,疑惑地看着远去的男生。
“nice!”
远处传来男生的呼喊声。体育课上正在举行班级之间的篮球友谊赛,现在应该是女生组在比赛。
<还好今天男生组不用打,不然我肯定上不了场,到时一定会被他们追问的,一旦我身下的秘密被发现,那可能就得自杀重来了>
我躲在学校角落的树丛后面,继续跟胯下的高跟鞋作斗争。
<就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它缩小吗?>
不论我怎么用手撸动,就是没办法射出来。
<难道说真的只有向班主任自投罗网恳求她这一条路可以走吗?我可是拥有了高贵的时间系强大能力的人,为什么连一只鞋子都拔不下来啊!>
正当我无计可施,自暴自弃时,
“在做什么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全身汗毛直立,光速拉上裤子。
“躲在角落里一个人俏咪咪的”
同班女同学一边用毛巾擦着汗,一边眯着眼,坏笑着向我走来。
“没,没做什么,我肚子不舒服,找个地方休息乘凉而已嘛哈哈哈哈”
我试图蒙混过关,找机会逃跑。
“真的只是肚子不舒服吗?”
她盯着我那明显隆起的裤裆,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今天不是要比赛吗?快去呀”
“我刚打了一节,现在换我下来休息呢,没看到你在场边,没想到你居然自己一个人躲在这种地方”
她走到我面前,指着我的胯下,
“打~飞~机~哈哈哈哈!”
压低声音笑着嘲弄我。
看到她这幅嘴脸,我感到羞愧难当,同时也怒火中烧,拳头比鸡巴还硬。
“不,不是的!我是有苦衷的!”
面对同学的嘲讽,我无法反驳,刚刚我做的事她肯定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了。
“我懂我懂,肯定是刚刚下载好了片子,不上课躲进厕所里和这个地方偷偷看,然后现在忍不住了对吧”
那贱贱的嘲讽表情真是毁了这张漂亮脸蛋,她不说话静静当个大家闺秀多好。
<不过如果是她的话,说不定能帮得上我的忙>
“我现在确实需要你帮忙,可以吗?”
我鼓起勇气,以自己在她面前颜面丢尽为代价,提出了请求。这家伙性格虽然大大咧咧的不像个女孩子,但我相信她在看到我的现状,狠狠嘲弄我一番后会替我保守秘密。我深感自己的无力,仅凭我个人之力恐怕无法与潜在的黑暗抗衡。
“要我干嘛?”
得到同意后,我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被高跟鞋卡到扭曲变形的肿胀肉棒。
“呀!变态!暴露狂!垃圾!”
她捂着眼睛大叫着跑走了。
<哈?刚刚先开黄腔的不是你吗?>
过一会儿又跑回来了,红着脸,十分生气。
“快把裤子穿上,你在干什么啊变态!”
她气呼呼地大骂。
“我就是想让你帮帮忙,你看这里”
我强压着自己的羞耻感,指着肉棒根部的高跟鞋。
“这鞋子套在里面,怎么用力都拔不出来”
无奈地摊了摊手。
“……原来你还有这种癖好啊”
脸上的表情从愤怒转变成了不解与蔑视,又后退了两步。
“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啊啊啊,太复杂了,之后再跟你解释吧,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把它拔出来,但是不论我怎么用手撸动,就是没办法射出来”我后悔了,我感觉到我跟她之间的友谊结束了,我的社会性人生可能也已经死亡了,但我不管了,豁出去了,被她嘲讽数落总比被莫名其妙缩小踩死要好一百倍。
“你当然撸不出来了,因为那里现在血液循环不畅,已经开始变色变凉了,如果再多卡一段时间,恐怕会导致器官坏死,最后只有切除掉了”
她冷冰冰地说出骇人的话。
“你,你懂得还真多诶”
“那当然了,我父母都是医生呀,我也是从小志愿学医,看了点书,知道了点皮毛知识”
她蹲下身子,近距离观察我的胯下,那副认真的表情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害羞,仿佛变了个人一样。
“在承受了海绵体的挤压后居然没有出现变形,这只高跟鞋是铁做的吗?”
她打算把手伸进胯下触碰鞋子。
“呀!你在干什么?!”
然后突然一拳打在我肚子上,直接把我打倒在地。
“呃……我什么都没做”
“啊,对不起,还活着吧?”
“你说呢?”
“我带你去校医室吧”
“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一听到“校医室”这三个字,我蹦跶了起来,汗毛直立,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你对医院……这么反感的么”
她扶着额头,露出无奈的神色。
<她肯定是把我当成害怕去医院的小朋友了啊,不管怎么样,唯有到校医室是绝对不能同意的!>
当她准备拉我起来时,突然想到了什么,把手缩回去了,然后弯下腰,脱掉了一只运动鞋,露出刚打完球热气腾腾的,完全湿透了的脚,接着再把脚上的白袜也脱下来,光着脚踩在运动鞋上。
“我不想碰你的那根东西,你自己把我的袜子套上去”
她把袜子扔到我手里,吸足了脚汗的白袜尖端布满汗渍,但味道不算浓烈,只有淡淡的酸臭。
“哈?为什么?”
“为了给你的下面加加温,而且你不是喜欢女生的脚吗,这样可以提高你的性欲,加速射精,等欲望消退了那里自然就缩小了”
她说的话我完全没听明白。
“还不懂吗?既然你不想去校医室,那我现在就帮你——呃……那啥……然后缩小它!”
她的脸“唰”的一下红了,我瞬间懂了她的用意。看着手中温暖湿润的少女穿过的袜子,我的内心也蠢蠢欲动,乖乖听话把袜子套在肉棒上。跟丝袜相比她的运动袜要硬的多,不能紧贴表面,但残留的体温十分暖和,让肉棒迅速恢复精神,兴奋地在袜子内抖动。
<如果她就这样用光脚踩住套上袜子的阴茎,那该有多爽啊!>
然而,我的愿望很快就破灭了。她把鞋子踢到我面前。
“插进去,然后发挥你的想象力吧”
我抬起头,狐疑地看着她,没能理解她的话。
“你别想让我用脚碰你这根脏东西!况且你不是很喜欢女生的鞋子么,还是说必须要大人的高跟鞋才能满足你的需求?”
她佯装镇定,咬着嘴唇压低声音说道。
“我,我知道了”
被她的气势压倒,我坐在地上,握住她的小白鞋,往里面瞄了一眼,鞋垫出乎意料的干净,仅有一点点泛黄的痕迹。肿胀的胯下对准还散发着热气的腔穴,眼神飘向眼前那只洁白精致,带有颗粒汗珠的少女裸足,然后一口气插入到最深处。
“唔……”
女生的鞋子内比我想象中的要狭窄许多,突入的过程中肉棒遭到了全方位的摩擦阻拦,但最终还是顺利到达了最深处。包皮被鞋垫拉扯开来,裸露的龟头陷入圆头鞋尖,极度敏感的表皮传来一阵刺痛。插入少女的运动鞋里没有产生我想象中的快感,反而感到疼痛与不适。这样子是不可能射出来的——正当我冒出这个想法时,
“哇!”
一阵疼痛从胯下传来。
“嘘,小点声!”
我瞪大眼睛,看着那张贴过来慌张红润的脸蛋,呼吸着少女急促的喘气,眼前那本该是假小子一般的女同学,竟产生了一丝妩媚。
<是性欲>
坚硬的肉棒遭受到强有力的挤压。我避过那双炽热清澈的双眼,顺着湿透了的运动短袖和短裤,在那结实有力的大腿下,洁白稚嫩的裸足落在她的运动鞋上——踩住了我的下体!
“这个怎么样?有感觉吗?”
她脚上开始发力,身体的重心往足尖上移,一前一后踩踏挤压着鞋内的肉棒。在袜子的温柔包裹下,先前的疼痛很快转变成丝丝入扣的快感。
“嗯……很舒服……可以再用力一点”
我盯着她那布满汗水的小脚踩在隆起的鞋面上,无法挪开视线,心脏也跟着她踩踏的节奏怦怦直跳。
“哼,你们男生一天天就喜欢盯着我们女生的腿看,色狼,不准看!”
她气呼呼地说道,同时加大力道,以要碾碎一切的态势施展一记重踏。
“好疼!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再看了!”
命根子被踩在她脚下的我大气不敢出,生怕她一生气直接把它踩断在鞋子里面。然而正是这份对断子绝孙的恐惧,让我的射精欲望大增,我能明显感觉到,顽强的精子们成功突破了鱼嘴高跟鞋的封锁,一点一点挤入输精管中,那小巧的小白鞋也在性欲高涨的同时愈发显得窄小,几乎完全被不断膨胀,准备一飞冲天的肉棒撑满变形。
“一会你准备射的时候记得拔出来,我可不想穿着你射出来的脏东西打球”
她一脸嫌弃地看着脚底下不停抖动着,在自己的鞋子里左冲右突的棍子。
“我知道,不过,感觉要来了!”
“啊?这么快啊,你不会是个早泄男吧?”
原本就一直处于临界状态的大炮,在遭到如此猛烈的刺激后根本把持不住,在被柔软的袜子和鞋子裹住的情况下,兴奋的肉棒以为自己插入了真正女性的内穴,在里面不停左冲右突,极为强大的水压汇聚一点,而毫不知情的她依旧在卖力踩踏着脚底下的巨根。
<好,现在拔出来,然后背着她用手撸就行了……>
“轮到你上场了哦,你在哪里呀?”
“呀!”
听到突如其来的呼呼,她吓了一大跳,用尽全力一脚跺在鞋子上。
<完蛋!要忍不住了!>
我急忙伸手握住鞋子,准备拔出来。然而在这一瞬间,脸上传来一阵猛烈的冲击,原本踩踏着我下体的那只裸足,现正踢在我的脸上。一阵天旋地转,我被她直接踹飞了出去。
“噗嗤,噗嗤,噗嗤……”
完全进入状态的大炮,不受控制地喷发出来。
<啊啊啊啊……>
爽到飞起的我不由自主地握紧手中柔软温暖的小鞋,用尽全力顶到最深处,把所有的一切都抛之脑后。
“你在做什么呀?”
同班女生走了过来,疑惑地看着光着一只脚尬立原地发呆的她。
“啊,我,嗯,我在,我在找鞋子!”
女孩慌慌张张地低头,左顾右盼。
“快没时间了,我们一起找吧”
“啊不不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你先回去吧!”
她想拦着对方,但同学还是走到了灌木丛边上。她的心跳到了嗓子眼,紧张到了极点。
“你的鞋子不就在那里吗?”
同学指着不远处的一只小白鞋,白袜被揉成一团胡乱塞进鞋子里。
“好好,我现在就穿上”
她连跑带跳,拎起袜子就往脚上套。
“啧!”
袜子裹住裸足的瞬间,她的表情阴沉下来。
“怎么了,脚扭到了吗?”
“不,没事”
她低着头,眼神盯着一旁的草丛,怒目圆睁,露出狰狞愤怒的神色,然后在友人的注视下,把湿哒哒的白袜脚伸进了同样湿透了,拉出黏糊糊白丝的运动鞋内。
“滋”
踏出一步,满溢的粘液从鞋袜缝隙间渗出。而我则满怀愧疚躺在草丛里,不敢动弹分毫,等脚步声远去后,我才偷偷摸摸直起身子,摸着红肿热辣辣的脸,回忆着刚刚一分钟发生的一切。吸满了女生香汗的白袜变得更加柔软贴身,黏在壮硕的阴茎上,一直包裹容纳脚趾的袜尖则紧贴敏感的龟头,无法抵挡的洪流奔涌而出,迅速透过薄薄一层布料,渗透进鞋子内,打湿了厚厚的鞋尖,填满了鞋垫和鞋底的间隙。在她和同班同学周旋的那一分钟里,慷慨的巨根从未停止对这淫穴的输出,它的主人也完全忘记了跟女孩的约定,抓住鞋子牢牢不放手,把射出的精液一滴不漏尽数灌入其中,直至听到女生们说要找鞋子时才恋恋不舍地拔出来,脱下袜子胡乱塞进去并放在显眼的地方,自己则躲在一旁继续用五指姑娘榨出剩余的一点欲望。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你的鞋子,真的很舒服……”
我满怀歉意,向她离去的方向鞠躬。
“好艰难……可算是成功射出来了”
我看着握在手里的鱼嘴高跟鞋,全身无力瘫坐在地上。这只折磨了我一个下午,甚至害我丢掉一条命的诅咒邪物仍然挂在刚射完一发,处于高潮余韵过程中的肉棒根部。二弟在极致的兴奋过后,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去,根部的挤压刺痛感随之逐渐消退。我的手迫不及待地从屁股后面托起鞋跟往外推,左旋右挤,一点一点把鞋口褪出来,在承受了肉棒膨胀至极的抗争后,鞋口近乎没有丝毫变形,崭新如初,属实诡异恐怖。即便小鸡鸡缩小了,但取下来还是得花费一番功夫,才争取出一小片空间。
“再往前一点,快要成功了!”
我用力顶起鞋子,拼命往外推进。在鞋尖到达阴茎龟头时受到了阻力。
“唔,就差一点了!”
然而,在肉棒软下来时,一阵高压从腹部沉入跨间,注入阴茎内,积压已久的大量精液不受控制地顺着鞋尖的移动而向上推进,原本开始萎靡的巨根又一次被强行撑开,与此同时,我注意到在柱壁上浮现出某种奇异的纹路。
<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我急忙加大力道,趁着它还没完全胀大回来,顶着撕破包皮的剧烈疼痛,卯足力气一口气成功脱下高跟鞋!
“啊啊啊!”
在端部脱离鱼嘴口,重获自由的瞬间,马眼迸发出一大团精液,我还没来得及拿走鞋子,一线乳浊液穿过鞋尖喷洒而出,同时淡黄色的鞋垫上也奔涌着大量精液,从鞋尖顺着肉棒壁流落鞋跟。相比刚才束手束脚的娟娟细流,失去阻拦后的第二次射精让我神智飞升,手指捏住窄小的鞋尖口,摩擦按压不停在里面射精的二弟,成功从高跟鞋逃脱后的它又一次膨胀到了极致,在这种状态下,是不可能直接插入如此小巧的口子,就跟之前不可能取下来一样。
“好爽……”
不知过了多久,缓和下来的肉棒从高跟鞋中滑出来,我捧着装满了精液的性感高跟鞋,全身虚脱,瘫坐在地上失神发呆,仰望天空,思考人生。
“这邪门的东西该怎么处理它?是偷偷放回去吗?还是随便找个地方扔掉不管了,亦或是把它带走研究研究?”
高跟鞋立在地面上,里面的精液顺着鞋口溢出,鞋内液面下降的同时,在鞋底边上形成一小滩白色水滩。
“果然还是偷偷放回去吧,她们现在应该还没有注意到我,顺便调查一下她们的底细”
休息一阵子后,我拎起从里到外都湿透,留下一个个显眼黄白色精斑的鱼嘴高跟鞋,藏在草丛中,打算下课后再过来拿。
“她不是说要上场比赛吗?怎么没见到她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