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2 第二章——突破首层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2 第二章——突破首层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2 第二章——突破首层



“喂,醒醒啊”
“这是……哪?”
<头好晕,仿佛是做了一场漫长的梦……或许我现在依旧活在梦里,还没有醒过来吧>
过往的记忆被蒙上了一层迷雾,我已经分不清哪里是现实,哪里是虚拟了。
“起床啦,懒狗,你耳边的闹钟已经把我给吵醒了,你还在那呼呼大睡”
睁开眼睛,看到一如既往的天花板,以及本应睡在隔壁房间,现在却强行闯入我的房间,站在旁边像蚊子一样不停嗡嗡叫吵我睡觉的弟弟。
“别吵,再让我睡会”
我翻过身,用被子捂住脑袋,形成一个与世隔绝的,绝对安全的结界。
“哼,你把我吵醒了,自己还想睡懒觉?”
十分钟后,我捂着肚子开始吃早餐。
“你们俩兄弟可太精神了,一大早就在房里打起来”
母亲无奈地摇了摇头。
“是他先踢我的肚子!”
我咬牙切齿地指着正在大口吃面的弟弟大喊道。
“谁叫你不起来关闹钟,肯定是你昨晚又通宵打游戏了,作业一个字都没写对吧”
“谁跟你说我昨天打游戏了的,我昨天晚上……”
我昨天晚上做什么来着?
“喂,醒醒啊”
林德艰难地睁开眼睛,意识模糊,仿佛做了一场漫长的梦。他试着坐起来,但手脚却不听使唤,全身发麻。
<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了,我应该在家里的,现在准备起床上学了>
他扶着墙壁艰难地直起身,然而这时视线上方突然出现了绿色的生命值,以及一个坐在不远处盯着自己看的男人。
<该死的,我竟然忘了,我现在已经被困在这个死亡游戏里出不去了>
林德的记忆逐渐变得明朗,他前几天购买了一款号称沉浸式体验异世界生活的新游戏,登陆后却发现登出键被抠掉了,只有打通100层才能得到解放,而且游戏内系统还声称如果角色生命值归零,自己的本体也会死亡,虽然有不少人选择跑到野外自杀赌一把,但可惜林德并没有那种勇气。他一拳打在洞穴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手指传来略微的痛感。
“你刚刚什么情况,那个女人一消失你就突然倒下了”
林德听到<消失>这个词的瞬间,身体再一次不自觉地抖动了一下。
“我睡了多久?”
“十秒钟吧”
时间出乎意料的短。
“不太记得了,好像做了一场梦,刚刚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体被掏空,不过现在好多了”
林德试着站了起来。
“真的没事吗?”
李铁广不知是观察到了林德身上细微的改变,抑或只是单纯的口头上问一句。但这对林德来说并不重要,现在他只知道,身旁有个曾经跟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
“还行,做了一个梦而已,现在基本上忘记了”
他怎么可能会忘记,那是刻入灵魂般的景象。趁李铁广转过身,林德的手不经意间摸了摸胯下。他打开技能栏,<狼魂>放在最下面。
<对了,宝箱!>
他急忙打开物品栏,眼睛快速移动,搜索从宝箱里拿出来的“战利品”——然而并没有发现类似“白色布条”的东西,而是多了一把小刀。林德把小刀拿在手里,冰冷的触感从手心传遍全身,淡金色的刀柄,比新手短剑还要短几厘米的剑锋,它在太阳的照射下反射出毫无杂质的光光芒,仿佛是一面玻璃制的镜子,但本身的属性却不高,跟武器商店出售的新手武器没什么区别。
“我们在这一层里的敌人,只剩最后一个了”
李铁广收起剑,大踏步朝山洞口走去。
“我也得找个厉害的东西试试刀。”
靠近城镇,人渐渐多了起来,大部分玩家在刷小猪这种最低级的怪,也有的人去挑战稍微强一点的狼。他们顺着道路进入城镇,旁边的房子大部分是一层或两层的坡屋顶房,十分老旧,远处有几座高高的尖塔,宛如踏入欧洲古镇一般。不算宽敞的街道上依旧挤满了人,除了几个npc以外,全都是玩家,虽然大部分都是男的。
“比第一天刚来的时候人明显少了,是躲在旅馆里不出来还是在野外被打死了?”
林德回想起自己刚登陆进来的时候连商店的影子都看不到,被人墙死死滴水不漏死死围住。出了小巷后,他们来到一个比足球场还要宽广的大广场,远处有一个大钟楼,显示着现在的时间——四点。
广场的正中央悬浮着一个巨大的蓝色水晶,水晶没日没夜地旋转着,维持着它附近城镇的安宁与和平,让玩家们能在城镇内免受伤害。
水晶周围出现了数道亮光,光芒消失后,十几个人凭空出现在水晶周围。广场上的人们围了上去,嘈杂不堪,但得到的回应只有冷漠和不耐烦。
“挑战结果怎么样了?”
“第二层是不是能去了?”
“莱恩哪去了,他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这次又死了多少人啊”
唧唧咋咋的议论、质疑和嘲讽让本就疲惫的战士们愈发心寒。
“别吵了!给老子让开!”
愤怒的吼声震慑了周围的玩家,他用力挥舞手中的剑,迫使人群分开出一条道路来。黑着脸的科巴带着残兵败将穿过人群离开了。
“听说那支队伍已经挑战3次了,但全都以失败告终”
“而且还死了十几个人”
周围的人们议论纷纷。
“60人里面死了超过十个人啊”
李铁广紧盯着巨型水晶,握紧了拳头。
“你是在愤怒吗?还是在兴奋?”
“谁知道呢”
“去战斗吧”
林德看着自己刚获得的新技能,双手微微颤抖着。
“我们已经挑战了3次,死了6个兄弟了”
餐厅里一个身着重甲的强壮男人压低了声音说道。他紧缩眉头,眼中充满了愤怒和无奈。
“你什么意思?你想说是我害死他们的吗?”
科巴闷了一口类似酒一样的饮料。
“别歪曲我的话,我想说的是我们该换一种思路去打,不能再像之前那样莽了”
“之前那样?你说的是哪个之前啊,内侧单刷冲上50层的大英雄豪杰大人?”
科巴故意抬高了声量,好让周围的人听见。
“能不能别提这个了?我都说了,这一关的机制和怪物属性跟内测完全不一样,我们必须要20人配合好才能拿下”
豪杰尽力按下心中的怒火,继续用低沉的声音说话。
“机制不一样?哼,就你一个人在那里秀操作躲技能,一句话不说在那装高手,害得相信你跟着你一起冲的兄弟们被怪物锤烂了”
“你有完没完!”
豪杰一拳打在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响声,让整个餐厅一下子安静下来。他付清钱后摔门而出,留下沉默的科巴一人和桌上几乎没动过的饭菜。
第二天早上,林德和李铁广依据科巴在公告栏的号召,来到中心广场。今天围观人数比昨天还要多,每个人都在广场围观,但科巴的队伍却迟迟不能凑齐20人。
“还有谁要来的,我需要强大勇敢又能听从命令懂得团队配合的勇士,现在还缺3个人,这一次我有绝对把握能拿下第一层,还有谁还想来当打响第一枪的英雄!”
他的激昂演说还在继续。
“我”
林德向他挥了挥手。他锐利的视线一扫而过,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那个人。
“你们——会战斗吧?”
李铁广当场拔出剑,周围的人被吓退了一步,科巴挑了挑眉。
“这样就19个人了,我们出发!”
“可一个队伍上限人数是20人啊”
科巴无视了队友的发言,接触水晶开启第四轮的挑战。
“这里是一条直路,现在第一第二队向前,去清理第一波小怪”
科巴把19人分成5队,李铁广在第三队,林德在队伍最后面的第五队,也就是只有3个人的队伍,科巴也在其中。小怪只有小猪跟小狼,难度不大,没用多少时间就杀到了boss房间门口。
“现在大家听我说,boss敏捷,力量属性不高,但意志很强,因此一般攻击它不能打断它的行动,它只会往前冲,而且冲刺的速度一定,因此我们要有一支队伍做靶子,其他队伍在它攻击后摇时间里输出,现在首先由我所在的五队作引,吸引仇恨,我们被攻击后则换一队上,以此类推,懂了吗?”
看到所有人点头确认后,他喊道,
“兄弟们,我们是这个世界的先驱者,一鼓作气冲破第一层!”
“一头……猪?”
广场中央站着一头可爱的粉色储钱罐小猪,只是块头有那么一点大,大概跟一架大卡车差不多。
“作战开始!别发呆!五队的跟我到前面!”
林德的队伍里还有一个人,他的存在感很低,或者说没人会留意到他。他身着黑色衣服,头上披着的斗篷,把脸完全遮住了,左手上拿着新手用短剑。
<轰——>
大储钱罐发出低沉的吼声,然后,用力一蹬,朝众人飞扑过来!
“散开!”
科巴跟黑衣人各往左右方向跳去,只剩林德一人楞在原地不知所措。
“快逃啊”
科巴大声吼道。然而他却无动于衷。面前这头猪虽然身材庞大,跑起来时地面都在震动,而且速度很快,但相对于他之前战斗过的白狼来说,它的速度完全能够以正常人的反应来躲避。
<轰隆轰隆>
猪鼻子快要拱到他的身体了。
“唉,只能撤了”
林德放弃了冒险触发<狼魂>,而是迅速向左跳去,在空中调整姿势。下一瞬间,野猪冲了过来,肥大的身体轻轻擦过胸前,他横举短剑。
“哈!”
大头猪连忙刹车车,但为时已晚,他站在原地井借由它的惯性用剑在它身上划下了一条长长的红色伤痕。
“吼!”
大猪发出了怒吼。
“发生了什么?”
科巴张大了嘴巴,忘记了向队友发号施令。当然,其他人也都惊讶得目瞪口呆。
“趁现在攻击他!”
李铁广大喊道,人们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举起剑,奔向大猪。
在人们疯狂进攻下,野猪的血槽下降了三分之一。
“小心,他要狂化了!”
科巴队长发话了。
“这次换一二队作引!”
粉猪身体表面的伤口完全愈合了,但血量并没有恢复。它把身子压低,一只前蹄不断向后蹬,仿佛是在模仿公牛,而冒险者们则是英勇的斗牛士。
<哞~>
发出一声滑稽的牛叫声后,它朝着前方的四名<斗牛士>冲了过去。
“走!”
人们散开到野猪冲刺目标的旁边,可是,
“好快!”
“完蛋,躲不掉!”
野猪的速度比刚刚快了不少,慌慌张张的四人四处逃散,没有把敌人引入己方阵型中。
“你们在干嘛,快离开,它冲向你了!”
科巴大叫。可是人类的速度怎么可能比得过发疯的巨大野猪呢?
“啊啊啊!救命啊!”
<轰!>
其中一个人被撞飞,连防御都无法做到,
“什——”
当我反应过来时,我的身体已经正在飞奔过去,想要去接住他。
“他死了”
不直来直感情,冷漠的声音在背后想起。我没有回头,也不能回头,只身往前冲。可是,发狂的野猪却不留情面,直直地冲向那飞在空中的男人。
<嘭!>
那个人再一次被抛向空中,然后,我看到他头顶的血槽,空了。我知道有的人因为被强行拔出电源死了,有人打小野怪死了,有人突破boss死了,我也多次看到怪物死亡的时候,会化为透明的水晶,仿佛回到它们原来的样子,然后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破碎,消失。但我没想到,人死亡时,也会变为水晶,而且发出彩色的光芒,然后,就像玻璃杯不小心摔倒地上一般,轻易地碎掉了。
“……”
这就是死亡么。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即使那头杀人凶手公牛猪就在眼前。
“林德!快逃!”
“……”
它向这边冲过来。同时,李铁广也在往我这赶,原来如此,我也即将随那不知名的战士去了吗。他害怕死亡,四处逃窜,最终迎接他的却是这样的结局。大卡车般的粉色猪头近在眼前了,我不想死,我要活着,我要离开这里,我——
“能看得见!”
我蹲下身子,然后奋力一跃。
<呼~~~>
伴随着大猪而来的风压抽打在我身上,让我瞬间清醒过来。我们无法让死掉的人复活,那至少也要把杀人凶手给干掉!
“冲啊!!!”
野猪扎扎实实地撞到墙壁上。人们怒吼着,用手中的武器向怪物挥去。野猪身上产生的红色水晶碎片不断出现,消失,再出现。很快,它只剩下不到半管血了,狂化之后会以削减体质为代价提升力量。
“弟兄们,再加把劲,胜利就在前方!由三四队去当诱饵!”
八个人冲到最前面,但是,野猪的速度比原来还要快,它摆好架势,准备创死眼前所有敌人。
“我们不用躲开,正面接住它的攻击”
李铁广以低沉冷静的口气说道。
“你疯了吗!凭我们怎么可能挡得住啊!”
“那你有自信躲掉么”
“我……”
“如果它一定要冲向某一个人,那还不如我们一起把它挡下来,确保一个人都不会死”
“可是如果我们被打残了”
“交给队友不就好了”
他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林德。
“……”
“吼~!”
作为最后的死亡冲锋,野猪再次压低重心,然后,像弹射一般的速度冲过来,直取眼前八人中的一人性命。然而,他们没有躲开,而是,
“靠在他身边,挡住!”
大卡车直直地冲向它的敌人。正常来说,人类是不可能仅凭一把短剑,就能停住一辆失控的卡车的,但是,在有可能唯心变强的虚拟世界里,就应该抛开现实常识。
<嘭——!>
边上的三个人被撞向旁边,剩下的五个人,
“啊啊啊啊啊!”
成为巨大野猪的人肉制动器。
<呲呲呲——>
剑摩擦着地面,放出无数火花,李铁广紧紧握住剑,拼命咬着牙顶住这恐怖的压迫,像是要把牙齿咬断才罢休。看着身旁的队友一个一个被弹飞到旁边,自己的血槽在不断减少。逃不掉,眼前硕大的鼻子顶着自己,站在最中间的他就意味着无法被弹向两边,承受最高的伤害。可恶啊,只要能向边上挪一点就能逃离它的攻击,但自己已经筋疲力尽了,双腿发麻,头晕目眩,双手就要放开短剑。
“唰!”
一道光芒刺向野猪的眼睛,野猪巨大的身体突然向右倾。李铁广立刻向左退后,然后野猪直接撞向墙壁,把它粉色的大鼻子撞歪了。
“冲啊!”
洪亮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剑刃斩击的声响,直到一声巨大的破碎声响起,广场上逐渐恢复宁静。
“赢,赢了,我们赢了!”
“我们真的胜利了!”
“我们突破了第一层,我们成功了!”
人们在欢呼,把剑丢向空中,互相拥抱,好几个人把科巴抱起来,抛向空中,再接住。我把一个药瓶捏碎。
“真是浪费啊,回到城里再慢慢回血不迟”
他虚弱地笑着。
“因为我现在就想打你一拳”
“那不是更浪费了?”
接近见底的生命值,以及耐久度即将归零的新手短剑。
“没想到你比我还要疯狂”
“你终于有点自知之明了啊,知道自己有多离谱了”
林德伸出手,想把他拉起来,但没想到,李铁广趁其不备一下把他拉倒在地。
“你!”
“哈哈哈哈~”
两人坐在地上,相视而笑。
……
黑衣人捡起落在地上的锋利匕首,仔细端详着铭刻在上面的花纹。
“原来如此,你就是那个被她选中的人”
然后把它丢到地上,消失在欢呼着涌向第二层的人群中。
笑过之后,周围突然安静下来,广场上只剩下林德和李铁广。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当胜利的喜悦消失后,
<19个人中,只有一个人是没有办法跟我们一起分享这一次的胜利>
他消失了,没有留下尸体,也没有遗物,甚至队伍里很多人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在这个世界里有没有朋友,但在林德看来,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是真正意义上的<消失>了,或许,这比死亡本身还要让人感到恐惧。
“在为他感到悲伤吗”
“不,我只是觉得,如果他去干别的,比如当个搬砖工人什么的可能还会小有成就呢”
“……”
“算了,不管怎样,我们都还是要往前走的,对吧”
“嗯,把你的剑捡起来吧”
“我们也跟上去吧,进军第二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