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19 第十九章——史莱姆陷阱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19 第十九章——史莱姆陷阱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19 第十九章——史莱姆陷阱



“啪、啪、啪……”
一片寂静的夜晚中,所有人都理应在睡梦中时,某个有节奏的拍打声从不远处传来,在更深夜静的城市里显得尤为诡异。一位少女独自一人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听到了异样的声响从隔壁的小巷里传来。
<那里有有有什么东西……应该是虫子之类的吧……>
她屏住呼吸,胆战心惊地放轻脚步。
<不会是鬼魂幽灵吧,不可能的,我只信奉唯物主义!>
然而她突然想起来,这里是虚拟的世界,她也曾在野外碰到过不死族的怪物,这些长相狰狞但移动缓慢的可怕敌人在队友们共同合作战斗下轻而易举就消灭了,但现在她只有一个人。在漆黑寂静的夜晚,没有任何其他人在,就连平常每天不变样站在街边的NPC都不在了,店面也都关上大门,只有每隔十几米一盏昏暗的路灯陪伴自己。
<早知道就不出来乱逛了,不过在安全区里应该没事的吧?>
在床上滚来滚去睡不着的她想着出来看一下夜景,于是便一个人出来溜达了。
<为什么现实大城市里大家都是夜猫子,但在这边夜晚却一个人都没有啊!喜欢玩游戏的人不应该都是熬夜冠军吗>
她试图用吐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降低恐惧感。
<声音好像是从那里传来的吧,好黑啊,要不要去看看?>
当她犹豫不决的时候,注意到在拐角处放着一个什么东西。她贴着墙边蹑手蹑脚往前走。
<高跟鞋?>
一只蓝色的侧空尖头高跟鞋静静立在路口边上,鞋面上点缀着繁华的星光,挂满各色宝石是其华贵的象征。
<啊~~~>
一阵惊悚的女性惨叫声从拐角处传来,把她吓了一跳。
<哇啊啊啊啊好恐怖!>
曾经看过的一部恐怖片的情节全都回想起来了,只不过那里面的线索和恐怖要素是一只粉色高跟鞋。她盯着那闪烁着的蓝色高跟鞋,本能后退了一步,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要不要,去看一眼?万一那里真的是有个女生在遭受暴力,需要求助呢?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必须要行动起来>
她取出一把比她整个人身高还要长的,血红色的长枪,颤抖的双手握住枪柄,战战兢兢地一步一步向拐角走去。
<啊,啊,啊~~~>
延绵不绝的惨叫声越来越近,让她愈发确信是某个女性正在受到侵害,而不是自己害怕的那些臆想出来的幽灵,掉落在地上的高跟鞋正是最好的证明。以维娜的性格,若是放在平时,肯定毫不犹豫冲过去伸张正义,但在这夜深人静的夜晚,在不清楚前方是人是鬼的情况下,她双手在颤抖,步履轻巧,谨慎前进。
<这么漂亮的鞋子,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或者贵妇人?>
她越过脚边的高跟鞋,深呼吸一口气,给自己壮胆,然后向深邃的黑暗探出脑袋观察。
“再来~继续~不要停~啊~~~~”
一道月光突破层云,微微照亮了城市的一角。然后,她看到了比见到鬼还要奇异的画面。一个浑身雪白的女性,跨坐在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身上,面红耳赤,发出惨叫的同时脸上布满了幸福和快乐。她卖力地扭动纤细的小蛮腰,两人胯部的交合处不断发出碰撞和液体飞溅的声音。一头秀丽的长发在一上一下的激烈运动中飘扬。不论怎么看都不像是被强迫的,倒像是两位热恋中的爱人在夜深人静的街道寻求刺激和快乐。
<啊啊啊啊他们,他们,在在在做什么……>
维娜的心跳变得更加快了,但这次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害羞,以及兴奋。注视着如此淫霏的景象,维娜的身体也开始发热起来,胯下变得痒痒的。
<偷偷看人家小情侣在欢快不太好吧……不对!他们不去旅店,专门到户外来做这种事,就是想体验那种被人偷看的刺激!那我是不是就应该迎合他们的心理,当一名合格的观众!>
怀着复杂的心情,维娜继续观察着小巷深处的情形。在激烈的运动下,令人羡慕嫉妒恨的硕大乳房随着身体的运动而不停上下抖动。她一条腿上踩着一只蓝色高跟鞋,另一条腿则套着一条天蓝色超短丝裙。
<她的皮肤好白……不对,她是穿着贴身的白色紧身服,或者说叫连体丝袜吧,打扮成这个样子,还在这种地方做这种羞耻的事情——是那种职业的人可能性要大一点>
维娜心中长舒一口气,手中的长枪不知何时架在了自己两腿之间,轻轻磨蹭着潜藏在裤子里那尚未经人事的粉唇。
<那我就不打扰了哈,你们好好享受吧~>
回过神来的她连忙收起武器,红着脸准备离开。
“来,啊~张大嘴巴,要一滴不漏全部喝下去哦~”
正当她准备转身离开时,听到女性说出了令人在意的话。只见她扯下胸前那层薄薄的布料,露出圆润丰满的乳房,接着她俯下身子,用巨乳把躺在地上的男人的脑袋埋没掉,然后那比她强壮不止一倍的壮汉像婴儿一样含住了她的乳点。
“咕噜咕噜……”
拥抱着她的男人贪婪地从奶头吸出乳汁,大口吞咽喝进肚子里。而她则用手抚摸着男人的脑袋,维娜看不见她的表情,但从她的动作,隐约能感觉到,她似乎真的在把男人当成自己的孩子那般。维娜瞪大了眼睛,注视着这一幕。这是她从未想到过的全新玩法。
<本该给自己孩子的奶水,现在却进了其他男人的肚子里,生活艰难呐……>
维娜想起那些旧时代文章里写的,富贵人家里的奶妈,感到很心疼,也很无奈。
<这个世界还挺真实的呢,连这种NPC都有,是用来给那些晚上睡不着的男人们一些娱乐吧>
她稍稍靠近了一步,看到了男人的名字。
<这个男的名字我有印象,是豪杰之前的队友吧,我记得豪杰说过这个人和他分道扬镳,跟了科巴的队伍。>
看着像真正的小婴儿那样露出痴态的大块头,巨大的反差让人称奇,这奇异的景象怕是很多人一辈子都看不到。
<如果我未来的对象也想喝我的奶水……不,我应该不会喜欢上这种癖好的变态吧,这种人肯定是妈宝男!>
她再向前探出身子,依旧没能看到女性的名字。
<这个女生的头上没有出现id,看来应该是NPC没错了,不过女玩家也不可能会穿成这幅模样去做这种事情吧,她肯定是那种出售色情服务的NPC。回家,这里没什么好玩的了>
大饱眼福的她瞥了一眼正在交欢的两人,又一次打算离开时,突然发现——男人的身体不知何时被女性的身躯完全覆盖住了。
<他……变小了?>
那原本比女性大腿还要粗的手臂,现在连她的身体都抱不住,不论长度还是宽度都缩小了一大圈,很明显不自然。扑在她怀里的男人依旧沉迷于吸吮乳汁的快乐之中,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原本跟乳房差不多大小的脑袋,现在几乎已经完全被她宽大柔软的胸部埋没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身体正在缩小……不对,是在变年轻!>
男人的身体不仅逐渐变小,而且身体比例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手脚和躯干的缩小速度比脑袋要快得多,整个身体正在幼年化。这时她注意到一件事,为何在如此黑暗的角落,她能勉强看清两人的所作所为——因为在女性的腹部,一直散发出微弱的粉色光芒,照亮了这死胡同的一角。而随着男人逐渐退化成幼儿模样,腹部的光芒愈发闪耀,隔着一层薄薄的白丝紧身连体内衣显现出类似心形的纹路,同时女性的眼睛里也散发着诡异的光芒。维娜心怀着好奇、恐惧、兴奋等等各种情绪混杂在一块,让她无法对这城市角落发生的事情置之不顾。
“哇——”
婴儿的哭闹声惊醒了维娜,她目睹了女性身下的男人在含住乳头后一步步缩小退化成婴儿的全过程,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女性脚下的那些男人曾经穿在身上的衣物和装备,就是最好的证明。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那个人是玩家吧,他会变成什么样?>
她急忙打开好友栏,却突然想起来自己并没有加他好友,无法确认他现在的情况。她想直接冲过去向女性问清楚,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更是超出了她的理解范畴。只见女性抱起依恋着她的小婴儿,轻轻拍打着他的身体,像真正的母亲那般呢喃着轻柔的摇篮曲,随后她把婴儿放入那对巨乳之间的缝隙中,再重新穿好白丝连体袜,让婴儿整个身体都纳入其中。接着幼儿在她的胸前往下滑落,在肚子和腹部前凸起,当他下降到腹部发光的纹路位置时,粉色光芒突然激增,变得十分刺眼。在维娜眯起眼睛的那一刻,婴儿的身体完全挡住了光线,整个小巷回归一片黑暗。
<她去哪里了?!>
维娜警觉起来,重新握住武器,背靠墙壁观察周围。几秒后,小巷深处再次传出微光,穿着性感的女性站了起来——只有她一个人,被她塞进连体衣里的婴儿,不翼而飞了。
<什么情况……那个人去哪了?>
小巷里男玩家的名字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
“嗯~”
她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自己的腹部,心情愉悦地用手指在粉色纹路上滑动游走。
<难不成她把那个男人吃了吗?!>
维娜握紧了手中的长枪,双手颤抖,向前踏出一步。
“啪嗒”
然而,她一不小心把脚边的蓝色高跟鞋踢倒了。女性猛然回头,跟维娜四目相对。那双映照着粉色心形的双眼紧盯着维娜,让她全身僵硬,十分紧张,动弹不得。下一瞬间,角落的光芒再次消失,她的身形随即消散,而这一次,光芒没有再恢复了。
“站住!”
维娜手举长枪冲了进去,但迎接她的只有一堵厚实的墙壁,淫荡的荷尔蒙气息,以及地上那些遗留下来的装备。
“跑哪里去了!”
她环顾四周,近乎完全的黑暗让她没办法判断周围的情况,为了安全起见,她只能退回到大路上。
<她去哪里了啊?线索完全断了>
正当她无计可施时,她的脚又一次碰到了地上的高跟鞋,紧接着身体感受到某种特别的电流,仿佛是跟远处某个东西连上了。她捡起那只遗留下来的高跟鞋,漂亮的蝴蝶结上的宝石闪烁着异样的光辉。
“她是灰姑娘吗?还留了只鞋子在这里,是想让我当王子去把你揪出来?”
她端详着手里的漂亮鞋子,并把它放到地上跟自己的脚比对。
“真好看呐,而且我好像也可以穿,既然寻找灰姑娘要挨家挨户找人试鞋,那干脆就从我这个王子开始吧”
她脱下旅行者长靴,光着脚踩进高跟鞋内。
“比我的脚小了一码左右吧,可惜了只有一只鞋子,不然我就能穿回去给桑尼炫耀一下了”
在她扣上带子的一瞬间,鞋子突然变形,一股吸力让鞋子扣在她的脚底下,完全贴合她的脚。
“这是什么?!”
与此同时,她的右眼浮现出不一样的景象。她盖住左眼,看到自己眼前出现了一条狭窄的小河,四周是昏暗的墙壁。
“那是——皇城的地下水道!”
她对这里有印象,在上个月她曾经跟豪杰一起从皇城的公主那里接受并完成了清扫地下水道史莱姆的任务,这个支线任务非常简单,羸弱的史莱姆们血量低,行动缓慢,基本闭着眼睛都能一刀一个单人无双过图,那个平平无奇的任务,最大亮点就是那个把男人们迷的神魂颠倒,被他们称为倾国倾城的美丽公主,虽然在维娜和桑尼这两个女生看来这一国公主就是个只会色诱男人的妖艳贱货。
“她去那里做什么?”
很快,地下水道的景象消失了,变回原来的街道。穿在脚上的高跟鞋也不知去向,但自己的脚趾上套了一个镶嵌着蓝宝石的戒指。
<我捡到了什么宝物吗?>
周围的景色变得清晰了许多,以至于她以肉眼发现了新的线索——在女性消失的位置,地上有一个井盖!她迅速穿上原本的靴子,来到井盖前。她没有注意到自己脚上发生的变化——指环上的宝石发出微弱的光芒,同时脚底和脚背上浮现出一道蓝色的诡异纹路,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沿着脚踝,小腿往上生长蔓延。
“这里面通往地下水道!她就是通过这里逃走的,必须要追上去才行,虽然很想让豪杰帮忙确认一下那个男人的情况,不过已经没时间了,再不追上去恐怕真的来不及了”
维娜给豪杰发了消息,没有收到回应。
“只能我自己去了”
维娜鼓起勇气,掀开井盖,只身前往深不见底的地下世界。她沿着井壁的金属扶手,在狭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里,面朝墙壁一步一步往下爬。
<好深的井啊,当时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是走的楼梯,跟他们说着话很快就到了,这个讨厌的梯子到底还有多长啊>
冰冷,寂寞,黑暗侵蚀着她的精神,她不论是抬头还是低头都空无一物,在彻底的黑暗中,自己就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般。正当她感到无聊,希望能发生点什么的时候,危机悄然而至。
<好冰!>
冰冷的触感从掌心传来,手里的金属梯子湿润了,她松开手继续往下爬,发现手掌变得黏糊糊的。
“呀!”
她尖叫了一声,鞋底在梯子上滑了一下,差点没站稳摔下去。
<这梯子表面是涂了什么东西吗?为什么会这么滑,难不成是她故意引诱我爬这条梯子,然后想让我直接摔死?>
维娜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中计了。这里虽然是处于城镇地下,但不属于安全区内,也就是说她是有可能受到伤害死去的。
“啊!”
然而不等她重新踩上梯子,大腿根部两侧突然被某种冰凉的液体附上,并迅速包裹住。突如其来的刺激把她吓了一跳,双脚悬空的状态下只能依靠双手握住梯子支撑整个身体的重量。
<有什么东西,在后面,而且是活的!>
渗透进指间的冰凉粘液逐渐覆盖了她的双手,为防止摔下去,双手只能勉强握住梯子,根本不可能腾出一只手来取出武器,况且在这只能勉强通过一个人的狭小井壁内,她那根细长的火焰长枪完全无用武之地。
<该不会是史莱姆?!>
会出现在这种地方的怪物,再加上出现在全身各处的冰凉黏稠液体,毫无疑问就是史莱姆的杰作。这种之前被维娜嗤之以鼻的低端生物,现在却成为她束手无策的大敌。
<这些家伙想干什么?把我困在这里?让我掉下去摔死?还是说要封住我的呼吸让我窒息而死?>
种种可怕的猜测让性格乐观要强的维娜也陷入了不安和恐慌,在这没有一丝光芒、没有嘈杂声音的绝对黑暗世界,孤身一人的她感到十分后悔,痛恨头脑一热就冲动跳入敌人设下的陷阱,咬上直钩。现在她只感受到身体越来越重,越来越冰凉,全身都粘上了黏糊糊的液体,双脚也在不知不觉中黏上了,交叉并在一起,无法挣脱。
<好重!这些恶心的史莱姆压在我身上好重!>
拉住梯子的手指被勒得通红,对于日常挥舞重武器的维娜来说支撑自己身体的重量不算难事,但在加上越来越多的史莱姆后便愈发感到吃力。当她再一次踩上梯子时,一只脚又滑开了,另一只脚虽然成功踏住了铁杆,但脚心却传来透心的冰凉。
<我的鞋子呢?!>
完全处于黑暗之中的她无法查看自己身体目前的状态,但她隐约猜到了,这些在自己身上紧贴着皮肤游走的冰凉黏液,很有可能已经把她的衣服融化掉了。
<不能再继续挂在这种地方了,拼了!>
维娜下定决心,然后松开双手。身体开始下坠,身上的粘液稍微牵引了一下她的身体后便脱离了。
<果然,这些液体都是怪物身体的一部分>
在狭窄的井口中作自由落体的维娜,大脑十分冷静。在下落几秒后,底下传来些许幽暗的光。
“呀!”
她回身取出长枪,刺入井壁中,两端摩擦着墙壁,摩擦出点点火花,纤细的双臂爆发出与外表完全不相符的强大力量,握住枪柄,稳住全身的平衡。
“哇啊啊!”
在狭小的墙壁中下坠滑行了将近5秒,即将成功停下来时,她的身体恰好穿过了圆形通道,失去支撑的她直接掉入地下水道中央。
“扑通!”
溅起的水花飞散开来,即便受到了水的缓冲,但因为水道太浅,她还是重重摔在河床上。
“啊啊啊我的屁股!”
浑身湿透的她坐了起来,冰凉刺骨的水流让她不顾大腿的疼痛,以最快速度爬上岸。
“好冷!”
她靠在墙壁边上坐着,瑟瑟发抖,身上的衣服几乎完全消融,只剩下单薄的胸罩和内裤。这番姿态若是被男人看到,必定性欲大增,特别是当看到平常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女孩因为寒冷和害羞而蜷缩颤抖时,更能勾起男性的欲望。
“咕噜咕噜——”
一摊蓝色黏稠液从头顶井口涌现,跟维娜一样落入地下水道中央,只不过对方并没有急着爬上岸,待所有粘液汇聚后,在水中吸水膨胀,变成圆球状。
“果然是史莱姆呢,哼,敢上岸一步,我立马把你捅成马蜂窝!”
维娜站起来,重新举起长枪,在没有其他人在的地底下,即便衣服破损了也没有遮遮掩掩的必要。但对方并没有向维娜靠近,膨胀的圆球坍塌,逐渐凝聚成人类的四肢和身体。
“女孩子?”
圆鼓鼓的史莱姆幻化成一个少女模样,天蓝色的透明酮体,胸前和臀部显现出微微的凸起,纤细的四肢和可爱的脸蛋让人心生怜爱,若不是这副透明身躯和不断滴落又凝聚的粘液,她的身形跟普通的人类少女无异。
“大,姐,姐”
她说话了,断断续续的,颗粒状的声音,就像含着水说话一样,但音色确实是一个女孩子的嗓音。
“这,边”
她的身形再次恢复成球状,然后潜入水中,顺着水流迅速游走了,眨眼间不见踪影。
“好快!”
维娜倒吸一口凉气,庆幸自己及时上岸,在陆地上的史莱姆移动缓慢,攻击羸弱,但在水中就反过来了。
“好冰……还好我带了备用的衣服,真是倒大霉了”
她擦干身上的水和残留的蓝色粘液,换上了跟之前一样的布衣,然后向着史莱姆姑娘逃跑的方向追去。
“哒……哒”
除了远处的滴水声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声响。深不见底的水道里,每隔十米设有一盏十分昏暗的灯光,但灯光范围只有不到两米,除此以外没有其他光源。也就是说,两盏灯之间总会有一段区域是处于完全黑暗的状态,以肉眼根本不可能看清那里到底潜藏着何种危机。
<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没有那么黑的,难不成是灯坏了?>
维娜贴着墙,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面对未知的恐惧,她双腿发颤,握住枪柄的手都冒汗了。
<她到底去哪里了啊,如果遇到岔路就麻烦了>
沿着墙壁不知走了多久,无事发生。她双眼盯着前方,把注意力集中在听觉上。
<说到底刚刚那个史莱姆跟那个能把人变成婴儿的女人到底有没有关系,我这样盲目地跟着对方的节奏,感觉是陷阱啊,她能用某种能力那个男人变成婴儿,那对孤身一人冲进来的我故技重施不也很轻松吗?>
维娜有些后悔了,她可能要为自己的鲁莽付出沉重的代价。正当她取出万能的回城卷轴,打算撤退时,右腿突然一阵酥麻,她一下子失去平衡,跪趴在地上,紧接着,她注意到,脚边的水面上出现几个气泡。
“哗!”
随后一声巨响,一坨蓝色粘液突然从水里向维娜迸发而来!
“喝!”
仿佛是被鲜血染红过的长枪精准贯穿了史莱姆。
“喀嚓——”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破裂声,包裹在长枪尖端的粘液失去形状,随着枪柄滑落至地面和维娜的手上。她精准的一击,直接击破了史莱姆的核心,这是它们能够凝聚流态肉体的能量来源,也是它们最大的弱点。
“哈,哈,哈……”
惊魂未定的她喘着气,缓缓站了起来。
<我的腿刚刚怎么回事,而且在摔倒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周围的全貌,仿佛是把灯打开了——不对,是我的夜视能力突然变强了一样,刚刚穿上她遗留下来的高跟鞋时也是,一下子就看清了巷子里的井盖,之后高跟鞋就消失了>
她环顾四周,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现在变得稍微明亮了一些,至少能看清脚下的路了。她继续往前走,然而刚走出一步又差点摔倒了。她再一次低下头,终于发现了倪端——原本失踪的高跟鞋现正穿在自己的脚上!而且更诡异的是,脚背上浮现出奇异的蓝色纹路,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就跟那个女人肚子上的纹路一样。一只脚踩着十几厘米的细跟高跟鞋,另一只脚则是平底,这种状态根本没办法正常走路,更不用说战斗了。
<难不成我刚刚在梯子上滑了一下,也是这只高跟鞋的杰作吗?>
她弯下腰,试图把鞋子脱掉,鞋跟的绑带系在脚踝处,必须用双手才能解开。她自然而然放下长枪,蹲下来解开扣子。
<怎么扣的这么紧!好难取下来>
越急越乱,担心受到袭击的她要一边分心留意观察周围情况,一边费神解开带子。然而,在她分神的那一刻,危机已然降临。
“啊~”
销魂入骨的妩媚呻吟声从旁边传来。在一个布满了无数肉块,触手,怪物等等恶心人的空间里,一个赤裸的女性四肢被吸入血红色的墙壁中,身体被一根根或粗或细的触手牢牢捆绑,在那双无神的眼睛和泛红脸颊下的嘴巴,被一个粗壮肉棒堵死塞满,同时大腿之间的两个小洞也被更为粗大的肉条侵入,嘴角和阴唇缝隙间源源不断溢出的白色粘液证明了这些恶心可怖的巨物正在不停向她体内注入某种东西。同时她的一对胸部也被两根触手吸住,端部张开的像海星一样的五片肉瓣抓住柔软的肉球不放。
<这是怎么回事?我在哪里?她是谁?>
方才还在地下水道的维娜试图扭头观察周围情况,然而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动不了——准确来说是不受控制。<她>径直来到在触手的侵犯下不停发癫的女性面前,伸手抚摸着胀大鼓起的肚子上那闪闪发光的粉色纹路。
“啊啊啊~”
女性发出更为尖锐的惨叫声,与此同时维娜眼前的事物正在逐渐变暗,除了那显眼的纹路以外,其他的一切都被蒙上了一层阴影,意识也逐渐飘飞远去……
“扑通!”
水花四溅,打湿了她的腿脚,也把她从幻境中惊醒过来。她猛然回头,发现原本放在脚边的长矛不翼而飞了!她当机立断跃向水花波纹的中央,伸手一抓,掌心传来滑溜溜软绵绵的肉感,紧接着对方迅速从她手中溜走,并反过来绑住了她的手腕,用力往水下拉扯!
“呜呜呜!”
被一股蛮力拉入水中的维娜呛了一口水,身体被迅速带入到河底。在危急关头,她在水中睁大眼睛,看清了一切——一根红色的触手捆住了她的手,试图把她拉进水底的一个洞里,而她的武器已经先一步进去了。
1.跟着进去
2.逃离
脑海中浮现出两个选项。在这生死存亡的瞬间,她回忆起刚刚看到的女性那张高潮迭起坏掉的表情,维娜毫不犹豫取出备用小刀,麻利斩断触手,并以最快的速度游回岸边。
“啊噗!咳,咳,咳!绝对不能被这些怪物拖走!”
浑身湿透的她瘫倒在岸上,但形势已经容不得她休息了,因为在潜入水中时,她看到,仅仅在视野范围内的前方,就潜伏着超过五只史莱姆。她立马站起来向后退,然而,解开了绑带后的高跟鞋没有脱离,鞋尖依旧紧贴她的脚尖,而且解开了绑带的后果是在走路时会掉跟,变得更加难走了。她试着踢掉高跟鞋,却发现自己的脚趾似乎被某个东西卡主了,完全没办法脱下来。
“咕噜”
两只史莱姆从水里爬出来。
“呀!”
她挥舞小刀,斩杀了一只,但另一只缠上了她的左脚,冰凉的触感从脚底迅速爬上大腿。她急忙后退一步,然后感觉到光脚踩上了什么东西——一只深蓝色高跟鞋!而且高跟鞋上方有两条腿,自己身后出现了另一条蓝色透明的大腿!
<是她!>
维娜心里一惊,在井道内的可怕回忆涌上心头。然而她还是慢了一步,当她准备转身攻击时,右手也被从背后而来的史莱姆缠上拉住。
<该死!>
她打算强行挣脱史莱姆的束缚,却发现覆盖在右手上的粘液——十分温暖,手腕上出现了另一只手,与自己相近的肤色指尖下,是半透明的天蓝色手臂。毫无疑问在她身后搞偷袭的就是史莱姆,但绝不是普通的怪物!大量暖和的粘液覆盖了她整条手臂,并迅速在她皮肤表面形成一层粘液膜,裹住了她的手,就像是穿上了一层天蓝色手袜一般。
“当”
手中的匕首落在地上,掉进水里。
<我的手,不受控制了?!>
原本紧握的手指,以十分不自然的姿势松开,最后仅剩的武器也失去了。
“这样我们就能好好玩耍了,大~姐~姐~”
耳边传来轻柔的女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