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18 第十八章——幼化哺乳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18 第十八章——幼化哺乳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18 第十八章——幼化哺乳



跨坐在枫叶身上的女性,满脸痴红,含住肉棒的淫穴蠕动着,吸吮着,紧紧咬住根部不放。贯入深处的端部直达子宫口,给予敏感和快感的同时也遭受到逐渐变强的吸力。
<如果又一次射出来,那我的结局肯定也不会变,被完全榨干死去,必须要想办法从她身下逃走>
然而现在的他虽然外表看似十分强壮,但手臂的力量恐怕不及五岁孩童,面对压在身上的这具不知吸食了多少人类精液和肉体的强大身体,即便是全盛的他也不一定能在力量比拼上胜过对方,更何况是现在。局势已经绝望般压倒性的不利,可以说是完全束手无策了。
“啪、啪、啪”
女性扭动着腰,两人交合处发出清脆的声响,占据主导身位的她掌控着整场性爱,尽情地享受着肉棒抽插刺入G点的快感。每次贯入最深处,她的全身都颤抖一番,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悬殊到已经不需要她留意身下男人的动作,因为他的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在魅魔主导的身位下,人类没有任何胜算。
“嘀嗒”
天空下雨了,一滴滴温暖的液体落到身上。枫叶舔了舔嘴唇,甘甜可口的芳香在腔内迅速扩散,如久旱逢甘霖一般激发意志。他注意到,女性在不断性爱榨取的同时,双手不停把玩、挤压自己胸前那两块巨物,每次晃动时那对圆润鲜红的乳尖都会溢出点点奶水,洒落在枫叶身上。他张嘴伸出舌头,再次吞入滴落至脸上的香甜乳汁。
<好甜,好好喝,而且,身体有点热……>
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某处似乎正在燃烧,原本萎靡不振的精神开始活跃起来,宕机已久的大脑中的想法也变多了,在令人窒息的绝望和黑暗中被撬开了一丝裂缝,洒下一缕微弱的希望之光。枫叶隐约感受到,原本沉重无比的四肢,现正慢慢开始复苏。
<手臂的力气,似乎恢复了一些。难不成她的奶水里有能恢复力量的作用?>
枫叶望着那对在头顶一上一下晃来晃去的硕大乳房,女性在奋力耕耘榨取的同时不忘挤压自己的胸脯,纤细的双手陷入柔软的海洋中,似乎挤奶能给她带来更多的快乐。枫叶的大脑不自觉幻想着自己的头被这对巨乳夹住,埋入其中的景象。
<如果我能喝下她分泌的乳汁,是不是就能恢复原本的力量了?>
他的视线随着上下晃动的尤物奔走,差点没把他晃晕。要他像婴儿一样,把杀害自己同伴的深仇大敌当做生母一般拥入怀里,吮吸乳头,喝下乳汁,如此违背常理的行为作态挑战着他的理性、尊严和底线。然而如今自己已然身处绝境,退无可退了,在无数腟肉的刺激下,消失的性欲死灰复燃,渴求射精的本能念想让他不受控制地抬起腰,配合她的姿势和动作,恐怕很快就会迎来两人交欢的第一次高潮,对女性来说是一次无忧无虑的享受和进食,但对早已被榨干了精液的他来说则是要折寿损命来奉献精华。身处谷底的他不论做什么都只会比现在必定死亡的结局要好。他必须要在射精前作出决定。
1.喝一口试试看
2.坚决不喝
<豁出去了!此时不拼更待何时!>
枫叶伸手拿开扣在脸上的高跟鞋,由于绑带系在脖子后无法解开,他只能带着镣铐,把高跟鞋置于脑后,在女性的压制下艰难撑起上半身,然后扑入浩瀚的胸怀中,把头埋入柔软的脂肪球里,咬上了鲜红的乳唇。
“呀!”
她尖叫了一声,扭动的腰也随即停了下来,她似乎完全没料到枫叶的行动,面红耳赤看着这个大男人抱住自己的身体,像刚出生的小婴儿一样吸吮乳房。
“咕噜”
像是用吸管喝饮料一样用力吸了一口,一大股浓稠的甜蜜乳汁从尖端溢出,美妙的芳香从舌尖扩散开来,瞬间为他的世界添染上五彩斑斓的幸福。
“妈妈……”
他在贪婪吮吸的过程中,不经意间把心中所想叫了出来。战斗、同伴、复仇、逃离等等一切过往信念全部烟消云散,脑海中所思所想除眼前那温暖柔软的怀抱和口中甘甜芬芳的乳汁外别无他物。只需喝下不到一毫升的魅魔乳汁,就把他一直以来所坚持、所信仰的东西全部融化掉了。强化肉体的代价就是消融精神。
“诶,妈妈在呢,孩子,已经饿坏了吧,慢慢喝,不要着急,妈妈这里还有好~多好多牛奶哦,一定能让你喝到饱”
她的表情变得柔和,眼神里满溢着纯粹的母爱,一只手抱住枫叶的后背,另一只手抚摸怀里的脑袋,接着继续用手挤压自己的乳房,喷出更多的汁液。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这份和谐与宁静,与从两人下半身传来的“啪、啪、啪”规律声响格格不入。
<好舒服,根本停不下来,好想一辈子留在这里……>
枫叶的锐气和怨恨之火在丰饶蜜乳的浇灌下尽数熄灭,仿佛是被无垢的神明一点一点净化掉凡间肉身的不净之物,柔软的温床海纳百川,接纳了他的一切,让他由身到心慢慢恢复成从母胎诞生时最初的、最纯洁的模样,本就硕大的乳房在他面前渐渐变得更加宽广了。
“就是这样,乖孩子,不过妈妈现在有些累了呢,你要学会体谅妈妈的辛苦,懂得感恩哦,所以,快把你的第一份母亲节礼物交出来吧~”
怀里的枫叶点了点头,喝下大量乳汁后的他感到全身充满了力量与干劲,虚弱与病痛,连同所有负面的情绪全部烟消云散。而其中最为活跃的器官,毫无疑问就是留在<母亲>体内的那根灼热的巨根,原本准备消耗身体器官产出精液的它,现在得到了充分的能量补给,迫不及待地生产饱含养分的精液。
“呜、呜、呜!”
强烈刺激性的快感贯穿全身,把枫叶的幸福感又一次推入更高的境界,在令人绝望的强大性技面前,看似强壮的阴茎实则外强中干,根本无法阻挡来自子宫的,比枫叶吸吮母乳强数十倍的恐怖吸力,一股浓精在紧致的淫穴中迸发,直灌子宫。
“啊啊啊~”
<母亲>发出了销魂入骨的长吟,刚给自己的孩子输送的养分开始回到了自己体内,上半身出下半身入,同样是白色的液体,同样蕴含着丰富的养分,只不过其中的能量差别很大,因为注入枫叶体内的乳汁,提供养分只是次要的附加作用。枫叶一边贪婪地喝下大量甜奶,一边享受着极致的性欲高潮,毫无保留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无意识的射精很快结束,两人的身体也归于平静——但是,状况出现了变化。
<我这是,在干什么?>
眼中的景象出现了胸部以外的事物,周遭的环境映入眼帘,过去的记忆也伴随着理性逐渐恢复。手脚的力气恢复了些许,他偷偷查看了一下自己的面板,现在的属性是平常一半左右的水平。
<果然,喝下她的乳汁能够让人恢复力量!只不过方才的射精肯定又让力量流失了一些,现在的我说不定可以反杀她!>
希望之光终于穿破绝望的笼罩,但还不够。
“小家伙可真能喝呀,我的奶水都被你喝光光了,来吧,换另一边继续喝吧,你现在要长身体,多喝点妈妈的牛奶吧~”
她扶着枫叶的脑袋,把他推向另一个巨乳上,原本娇小的手,现在抓住了他的后脑勺,仿佛掌控了他的一切,不由得他反抗。枫叶仰起头,微微垂下的乳晕近在咫尺。
<她的奶子,之前有那么大么?而且怎么感觉她好像长高了?算了,这些都不重要,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我能够以半数力量成功斩杀掉这个妖孽吗?>
1.能!
2.求稳,继续喝到恢复满状态为止
“来,这一次就请你自力更生,靠你自己的双手,想喝多少挤多少吧~”
她握住枫叶的手腕,放到乳房下面,在掌心触碰到柔软的肉球瞬间,手指本能地一抓,陷入洁白的爱欲之海中,同时心中的欲望被完全激发。
“噗嗤!”
一波纯白色香奶喷发而出,把枫叶射了一脸,甜蜜的乳汁渗入眼睛,让他不得不闭上双眼。
<啊……好柔软……好舒服>
失去了视野带来的不安,让他本能地扑入<母亲>的怀里,脑袋顺势埋入硕大的胸乳之中,如愿以偿。
“对,没错,妈妈最喜欢听话的乖孩子了”
枫叶没有选择反抗,在双手陷入巨乳的瞬间,他就已经被剥夺了选择的权利,同时也失去了握起武器反抗的最后机会。他抬起头,第二次含住了娇嫩的乳头,深情地亲吻着<妈妈>的乳唇,继续吸食饱含养分的甘露。力量恢复的过程十分舒畅快乐,他又一次沉沦其中。
<不能现在动手,我还没恢复全力,贸然出击只会落得跟之前一样的下场,况且她至少吸收了3个人再加上自己半数的能量,不算以前她榨干过多少人类,现在几乎不可能取胜,所以只要在下一次射精前离开就行了,照现在这个效率,我的力量肯定很快就能恢复了>
他在心中编织着自欺欺人的谎言来麻痹自己。女性俯下身子,让枫叶重新躺下来。
“你仰着头喝奶很辛苦吧,而且一直被我压在身下,腿肯定也麻了,我们换个姿势吧”
她抱着枫叶,保持着上下连接的姿势转过身,让他趴在自己身上。
<没想到她居然自己解除了对我的压制,看来这个呆头呆脑的家伙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乳能让人恢复力量啊,现在我随时都能起身反杀她了,优势在我!>
他放松下来,扑在柔软的身体上继续沉迷于甜蜜的乳汁中。只不过,陶醉于幸福中打着小算盘的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在跟对方保持交合姿势,也就是下半身重合的情况下,他的头只能勉强够到她的胸部,原本只能摸到他脊椎的小手,现在已经完全把他搂住了,套着薄薄一层黑丝手袜的手臂和他的手臂粗壮相差无异。两条黑丝玉腿交叉锁住他的身后,把他的下半身牢牢固定在她的体内,锁死了两人的交欢姿势。
“妈妈的奶好喝吗?”
她用手温柔的爱抚着胸前那小小可爱的脑袋。
“咕噜咕噜……好喝!咕噜……”
射精的贤者时间一过,理性与冷静再一次被波涛汹涌的母爱冲刷得一干二净,而且这一次更加的彻底,因为自以为胜券在握的他完全放下了戒心,任由<母亲>主导自己的一切。埋藏在肉穴中的二弟又一次不受控制地勃起,跟那放弃抵抗顺从接受的主人不同,它顽强地茁壮成长,在狭窄紧致的洞穴中左冲右突,用尽全力闯出一片天,挤开层层淫肉。只不过,被排挤的肉粒们并不会消失,相反,它们以更为猛烈的攻势全方位无死角夹击有勇无谋单枪匹马闯入深渊的勇士。
“咕噜咕噜……妈妈,我想尿尿……”
眼神迷离的枫叶发出稚嫩的童声,被高跟鞋绑带锁住的脖子上,男性特有的凸起喉结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原本勒紧的带子也变得松垮。
“当然可以哟,喝了这么多奶水,肯定要排泄的嘛,不用顾虑,现在就全部尿出来吧,妈妈会一滴不漏地接下来的~”
得到了准许后,男孩放下了最后的精神防线,作为人类的常识与判断也逐渐消退,完全顺从<妈妈>的指示,顺畅地在她的身上<尿>了出来。
“噗嗤、噗嗤、噗嗤……”
一波接着一波乳白色的<尿>在交合处灌入溢出,男孩一边贪婪地汲取奶水和养分,另一边尽情地释放自己的欲望,在<妈妈>的腔穴中连续不断射出精液,只不过那精液里不仅蕴含着他从<妈妈>的胸脯里得到的能量,大部分成分是融化了自己的肉体器官所得的蛋白质。浑然不觉的他依旧在浩瀚的胸前沉沦。
“哎呀,滑出来了呢,真可惜,你的身高和那里的尺寸已经没办法满足我了”
她一边轻轻拍打抚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的孩童,一边解开他脖子上的高跟鞋,然后把依旧在不停射精的肉棒纳入其中。
“这样就可以啦,乖孩子,继续在妈妈的高跟鞋里尿尿吧~”
浑然不觉的小男孩依旧不依不饶地含住母亲的乳头,喝下喷涌的乳汁,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只剩下身体的本能在不断用力把肉棒端部突入最深处,插进高跟鞋尖。最终,身体完全退化成婴儿模样,趴在装满精液的高跟鞋上,像刚出生一般嚎啕大哭。
“别哭别哭,妈妈在这里哦~”
女性抱起哭闹的婴儿,哄着他直至入睡。在他安然入眠后,一根棕绿色的条状物从女性身下伸出,端部的粉色花苞绽放,露出一团红色的,布满肉粒和微小触手的口,一根粉色肉针从中央凸起,尖端渗透的绿色汁液滴落至婴儿的肚脐眼,随后轻轻一推,尖刺缓缓从肚脐侵入,同时周围的花瓣撑开,尾巴端部变粗,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气吞下婴儿。
“第二次了,你所剩的机会不多了”
少女翘起白丝脚,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的高跟鞋尖,以及在细长的鞋跟底下,一边喊着妈妈一边翻白眼不停抽搐射精的男人,含住鞋跟的肉棒又一次在尿道与金属的缝隙中喷出一波又一波精液。而在不断消瘦萎缩的男人身旁,躺着三具男性干尸,他们的胯下都无一例外插着一只盛满了白浊液的绚丽高跟鞋,宛如一朵朵艳丽的鲜花插在牛粪上。
“枫叶老大没有死!”
男人用力锤了下桌子,朝豪杰怒吼道。
“可他们四个踏入死之林已经超过一周了,还没出来,你们到底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出发打boss啊”
面对对方的怒火,豪杰不耐烦地砸了咂嘴。
“另外三人的名字确实是消失了……但枫叶没有!他的名字还在名单里,说明他现在肯定还在里面独自一人努力战斗!”
“那他有回消息吗?”
沉默。
“要不你们派几个人进去看看?说不定他是晕倒在路边奄奄一息等着人喂饭给他呢”
“你!”
男人怒目圆睁,但却说不出话来。
“你说的太过火了”
从房间出来后,李铁广看了一眼围坐在桌上垂头丧气的几人说道。
“哼,耍嘴皮子谁不会啊,表面上说自己的老大多牛逼怎么怎么样的,自己要追随他一辈子,一说到进去救援一个个全缩水了,惜命得要死”
豪杰甩了一下手中的重斧。
“现在前线的人就这么多,要想突破这一关他们不上我们也束手无策”
“要他们何用,我还不如等下面的后起之秀赶上来呢,对吧,斯塔酱~”
他一改愁眉苦脸的表情,笑嘻嘻地向身旁的少女搭话。
“都说了别这样喊我了,多害羞呀”
名为斯塔的少女苦笑着无奈地说道。
“唉,我们这边也是缺兵少将啊,还好有你在,不然别说挑战强敌了,我们连日常冒险都开展不了”
“林德那家伙说现在身体状态基本恢复了,你那边怎么说”
李铁广问道。
“我也不知道维娜具体什么情况,如果她跟林德遭遇的是同一类怪物,那她应该也快恢复了,遇到这种会削减属性,让人需要躺好几天才能恢复的怪物要怎么应对啊”
豪杰双手抱头,十分苦恼。
“没事哒,他们都是因为一个人落单了才会遭殃的,我们以后一起行动就好”
斯塔拍了拍豪杰的肩膀安慰他。
“结果就是把你也带过来开这所谓的破战术讨论会,然后害你也被他们的坏脾气波及到了”
“没事的,他们说的也没有错,我也相信那位枫叶能回来,因为我也加了他好友,现在他的名字还挂在那里呢”
斯塔微笑着说道。
“其他三人都死了,唯独他一个人在里面撑了一周时间,‘死之林’里面到底有什么?”
李铁广自言自语道。
“喂喂,你不会也想进去探险吧,我可不想再少一员大将了”
豪杰用盾牌碰了一下李铁广的胸甲。
“放心,我可不会去冒这种险”
“说起来斯塔,我看你咋天天跟我们玩呀,你之前上来的那只队伍呢?”
“因为各位闻起来味道更香呀”
斯塔扮了个鬼脸。
“……你发什么神经,这游戏世界里的人身上哪里会有体味的”
“你们实力更强嘛,跟你们出去冒险更安全一些”
“你还真现实呐”
“嘿嘿,人总是会趋利避害的嘛,再说跟你们的话拿到首杀的概率肯定会大大增加呀”
“嘿嘿,那确实,你算是跟对人了!”
豪杰一下子飘了起来。李铁广目视前方,眼神的余光一直留意着斯塔。
<她出现的时机也太巧了,正好碰上了林德和维娜相继倒下,我们缺人的时间点,应该是巧合?还是说——>
“桑尼,好久不见!”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斯塔一出现就抱上了桑尼,把她吓了一跳,不过比起惊讶,更多的是惊喜。她们一路有说有笑,把其他人晾在一旁。同时她那张俊俏的脸蛋也深深吸引了周围所有男性的目光,朴素的外衣也不能阻挡那前凸后翘的妙曼身姿散发的魅力。
“呀!”
“小心!”
豪杰飞身为她挡住巨大哥布林挥舞的狼牙棒,被击退了好几米远,她借机成功一剑斩杀敌人。
“它的攻击动作很慢,刚刚那一下应该能躲开的”
战场清除完毕后,李铁广板着脸说道。
“呜……人家没反应过来嘛”
“别太苛责女孩子嘛,她已经打得很好了,不要把所有女生都认为是维娜那种水平”
被创飞的残血人跑回来笑着说道。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害你受重伤了,以后不用这样保护我的,别看我这样,我的护甲硬的很呢!”
她自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即便是被厚实的服装裹住了双乳,从表面也能看出其膨大与挺拔,若把它们完全解放出来,有多大尺寸恐怕只有她自己清楚。
“我跟斯塔还有维娜在第一层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哦”
桑尼啜着饮料说道。
“而且还组成了全是女孩子的公会,只不过后来我受到豪杰的邀请就退出了,不过我们一直都有联系的”
“你有跟她谈过她的过去吗?”
“唔……在虚拟世界里主动闻人家现实生活的事情不好吧”
桑尼看了一眼脸色凝重的李铁广,又低下头来。他这才想起来,玩家间确实是有这么个不成文的规定。
“我知道了,谢谢”
看着李铁广的背影,桑尼喃喃自语。
“这么在意她,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她把最后一点饮料一饮而尽。
“哇,斯塔做的牛奶真好喝,改天要她教教我配方才行”
一周相处下来,李铁广对她的来历和存在感到些许异样违和。
<可以肯定她就是玩家,或者是操纵“斯塔”这一角色背后的是人,但为什么总感觉有些怪,好像……她对所有的事都不是很在乎。随随便便就抛下一路辛苦作战的队友,说切割就切割,打怪时不熟练的僵硬动作,但伤害却莫名其妙的高>
“打探别人装备是很不礼貌的哦,不过我也可以告诉你,我的装备很普通,身体属性全靠我自己日复一日辛苦锻炼出来的成果”
面对李铁广漫不经心的询问,她的回答也无懈可击。
“到是你为什么能轻松挥舞这么长的巨剑呀,我拿普通重量的短剑都感到很吃力了”
“个人习惯而已”
“能给我试一下吗?”
她睁大水汪汪的眼睛,仰视着身材高大的李铁广恳求道。
“哇啊啊!”
在她接过剑时,发出响亮的惨叫声,大剑随即掉落地上,而且还砸到了她的脚。
“好重!好疼”
她泪眼婆娑地摔坐在地上。
“喂,兄弟你在干嘛?咋把人给弄哭了”
豪杰走过来没好气地问道。
“你哪里疼吗?”
他担心地俯下身子问道。
“没事,我自己搬石砸脚而已哈哈哈”
豪杰扶着她站了起来。
<是我多虑了么?可即便如此,以她的操作和走位,再好的装备也扛不住怪物的攻击,她到底是怎么爬上来的?>
“豪杰,你有见过斯塔之前的队友吗?”
她离开后,只剩下两个男人靠着墙壁对话。
“没有,不过我最近在野外偶尔看到过几个生面孔在刷怪,他们一个个都不知疲倦地找低级怪刷,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队友”
“我去找找”
“你在怀疑她么?”
“怀疑什么?”
“怀疑她是林德所说的,害他失去力量,幻化成美女的怪物”
豪杰收起了一贯嘻嘻哈哈的表情,严肃地说道。
“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她可是货真价实的玩家啊,到是你语出惊人”
李铁广回过头看向同伴。
“哼,真的吗?林德那家伙不是声称自己有一双火眼金睛吗?,他怎么说?”
“他说这人没问题,虽然不知道他评判的方式是什么”
“那不就完事了,话题终结。她现在是我们的伙伴,相互信任是基础,咋们不要搞窝里斗”
豪杰摊了摊手。
“她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算力量尽失了也不至于一直躲起来不见人吧”
李铁广继续问道。
“确实,我前几天看望她,也没看到她缺胳膊少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可能确实如她所言,看到了会造成心里创伤的可怕怪物吧。总之你我都留个心眼吧”
豪杰拿起水壶,“咕咚咕咚”地喝着。
“好香甜的味道,真是越喝越带劲,你要来尝一口吗?”
“我不喜欢喝牛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