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11 第十一章 比赛,第十二章 落败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11 第十一章 比赛,第十二章 落败

高跟鞋下的幻想世界 #11 第十一章 比赛,第十二章 落败



奇妙的快感从股间传来。穿过高跟鞋鱼嘴口的小弟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胀大,相对而言洞口则变得有些过于狭小了,逐渐变强的束缚感带来了疼痛与异样的刺激和快感。这只还没怎么穿过的崭新高跟鞋带有明显的皮革味,还有些许硬朗,它紧紧扣在我的胯下,抑制着肉棒的成长。如此奇异的光景让我感到很新奇,恰到好处的紧缚感也给我带来了某种精神上的背德感和爽快感。我拿起另一只高跟鞋,趁着肉棒还未完全成长起来,把鱼嘴对准端部,以相反的方向,也就是从外面插入高跟鞋内,让两只鞋子的鞋尖在我的胯下交汇。然后我握住外面的高跟鞋,一前一后地撸动起来,狭窄的鞋口挤压着坚硬的巨根,试图阻止它继续膨胀,而敏感的龟头则不停在光滑冰凉的鞋垫上摩擦,分泌的先走汁均匀涂抹在鞋子内,成为良好的润滑剂。我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忘我地享受着跟班主任的高跟鞋做爱的快乐。完全成长起来的肉棒甚至顶到了鞋跟处,我这才意识到,她的脚是多么小巧。我的身体本能地渴求着向异性的淫穴注入能让对方怀孕的精液,然而事实上我却在和一只高跟鞋做爱!如果是以前的自己,根本无法想象现在自己在做什么。原本对别人的脚和鞋子完全不关注的我今天却像着了魔一样疯狂迷恋女性的脚,丝袜和高跟鞋。欲望逐渐高涨,熟悉的释放征兆来临,我加快了手中的速度,准备以排山倒海之势向高跟鞋注入自己的子孙后代。
“哒,哒,哒……”
一阵清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从办公室外传来,我的身体随之一颤,手里的高跟鞋抽插也停了下来。
<完了,是她回来了!>
我瞬间从幸福的幻想中惊醒,这熟悉的节拍和脚步声,毫无疑问是这双挂在我胯下的高跟鞋的女主人回来了!然而却刚好卡在精液即将喷发这一时间点上,我犹豫了一秒钟要不要继续冲出来。
<绝对不行!不能让她看到!>
我的社会性人格成功战胜了性欲,用力抓住套在肉棒壁中间部位的高跟鞋,拼命往外扯。
<好疼!>
胯下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死死咬住肉棒的高跟鞋在脱离的时候差点把那部分包皮扯了下来。我强忍着剧痛迅速把鞋子塞进鞋柜,然后盖好盒子,放回原位,并穿上裤子。
“哒!”
一只黑色尖头高跟鞋踏入房门,进入视线内。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借口理由。
“哎呀!原来是你呀,刚刚在外面听到什么声响,你来老师办公室找什么呢?”
她看到我站在她的位置前,似乎吓了一跳。同时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啪!”
沉闷的碰撞声从大腿间传来,突如其来的冲击让我差点射了出来。
<完蛋!>
我这才意识到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那就是,还有一只高跟鞋卡在我的裤裆里!
“你怎么了?”
她注意到我动作僵硬,十分紧张,皱着眉头向我走来。做贼心虚的我身体像无数只蚂蚁在身上爬一样难受,她每走过来一步都让我增加一分恐惧。
“老师,我,我没事!”
我脸色发白紧张地说道,同时手不自觉地挡在胯下前,把那依旧硬挺的东西强行压下去。
“你来办公室找我吗?”
她的声音依旧那么好听,但现在的我却紧张到了极点,已经无暇顾及到其他事情了。
“没事,我现在就走!”
我低着头,快步走向办公室大门,和老师擦肩而过,不敢抬头看她的脸,然后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了。
<好奇怪的感觉……>
大腿间夹着异物,让我不敢迈开腿奔跑,害怕套在上面的高跟鞋会跟今天早上的那条丝袜一样掉出来,因此只能以僵硬的姿势快速竞走。
“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身体不舒服的话记得跟我说或者去看校医哦”
班主任对此一无所知,依旧在关心我的身体,当然她也有可能已经猜到了我偷了东西。现在的我只想着尽快逃离她的视线范围,害怕被她看到了我裤子里的异常。
<这双高跟鞋她应该很少穿,只要等今天下午下课后把鞋子还回去,她应该不会发现的,但愿她不会闲的没事干打开鞋盒吧……>
我急急忙忙来到厕所,想把鞋子取下来,然而它却牢牢固定在肉棒根部,鞋口死死咬住巨根,完全没有松口的意思。如果肉棒不软下来,这只鞋子将永远挂在我的胯下,不可能取得下来。
<快射出来啊!>
我拼命用手撸动起来,想把过剩的性欲发泄出去,然而,尽管射精欲望非常强烈,但精液就是出不来,被堵在精囊里完全出不去。我的脑中闪过去一个词,一个很恐怖的东西——贞操锁。这只性感的高跟鞋毫无疑问是一个诱发了欲望,同时又限制了释放的可怕刑具。我看了下时间,离下午上课还有十分钟左右。
<难道我要戴着这玩意儿上课吗?!>
社死的恐惧让我感到头皮发麻,但我那兄弟却对此毫不知情,依旧高高挺立着,似乎是在向我炫耀它身上穿的新衣服一样。
“你肚子不舒服吗?”
从厕所外面传来老师的声音。
“没,没事!老师您先不用管我的,我没事的!”
我急忙答应道。我没想到她居然会跟着我来到男厕所门口。
“下午第一节课就要开始了,如果你身体没什么事的话就尽量不要迟到哦”
“我知道!一定会在铃声结束前赶到教室!”
我大声说道。
“好。对了,还有一件事,你来我办公室,是不是想要拿回我今天早上没收的东西呀?”
班主任突然转变了话题,把我吓了一大跳,差点在坑上面摔倒。
“你下午放学后到办公室来找我拿哈”
她没听到我的回答,自顾自说完后离开了。等到她的脚步声远去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真正的折磨现在才正式开始。我打算先放个水再回教室,然而那本应用于排泄的器官却一滴尿都出不来,全堵在体内了。膀胱传来即将满溢的信号,同时上课的时间也在步步紧逼,明明尿意很急,但就是尿不出来,仿佛是被死死锁住关口一般堵在肉棒根部出不来。
没有办法,我只能被迫穿好裤子从厕所里出来,然后急急忙忙地夹着胯下的异物快步走回教室,卡着上课铃声坐下来。接着身下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细长的鞋跟敲击在木制椅子上发出的声音害我又一次心跳加速,但因为刚好跟刺耳的上课铃声重叠了,所以周围并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异样。
<为什么还没有缩小?>
在上课的过程中肉棒持续维持着鼎立姿态,被高跟鞋牢牢锁住根部,卡着的高跟鞋鞋跟太高了,顶在椅子上,我只能坐在那上面,屁股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被后面的同学发现我的异样。我试着想些别的东西,但尿意频发让我无法忽视它,也无法阻止它的兴奋。
<好疼……好想尿尿……好想射出来>
欲望得不到释放与狭窄的鞋口带来的挤压疼痛感折磨着我的心智。
<下一节课是体育课……上课前一定要把它弄下来,不然我会憋死的!>
……
漫步在森林中的林德依然迷失于绿色海洋中。
<还是找不到出口,一定是她用了什么手段,让我在同一个地方原地打转,果然只有把她杀掉才能走出去>
林德捂着脑袋靠在一颗树边上休息。他感到头晕目眩,眼皮不受控制地往下掉,眼前不断浮现出梦中的光景。
<好累,而且身体都使不上劲了,肯定是这个东西在一直不断地吸取我的体力>
阿娜温穿过的浅绿色鱼嘴高跟鞋正牢牢卡在林德胯下的巨根上,每当他的手触碰到鞋子,手指就会发麻,能明显感觉到力量的流失,但若不尽快把它脱下来,恐怕再过不久全身的养分都会被这只小小的高跟鞋像植物根部从土地汲取养分一样完全榨干。
<必须要想办法把它拔下来,绝对不能在这里倒下!>
林德看着这只漂亮性感的鱼嘴高跟鞋,心中浮现出难以名状的恐惧感,自己的性欲和命运仿佛都在它的掌控之中,而且那不知何时套在自己肉棒上的白丝袜也很诡异。他咬紧牙关,用尽全力保持清醒。然而,森林里弥漫的粉色雾气越来越浓,他已的视线距离已经不足10米了。
<这一定都是那个魅魔对我施加的能力!>
他从来没有遇见过如此棘手的敌人。从不以正面应战,用召唤的魔花束缚敌人,释放怡人的花香来催人入梦,用穿着丝袜的腿和踩着高跟鞋的玉足折磨对手,操控本能的性欲,榨取体内的精液,夺走反抗的力量,摧毁理性与精神,在不知不觉中一点一点把猎物逼入绝境。
<我现在已经完全束手无策了,为什么她还不发动袭击?>
林德强打精神警惕着周围的情况,但四周依旧如死般沉寂,十分诡异阴森。
<果然,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把这只该死的鞋子弄下去>
他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再一次握住鞋跟往外推,但手一碰到鞋子就失去了力量,完全做不到把深陷于阴茎根部的鞋口往外挪动丝毫。眼看着自己的身体和精神一步步走向衰弱,林德心急如焚却无可奈何。
<如果先把这条丝袜拿下来会怎样?>
在走投无路之际,任何方法都应该去尝试,因此林德毫不犹豫地抓起露出的白丝袜尖,用力往外拽。
“啊!”
撕裂般的痛处袭来,被剥离的丝袜带着高跟鞋一同向端部移动。林德看到了希望,喜出望外,继续拼尽全力拖拽丝袜。
“成功了!”
不到十秒,这只折磨了他许久的诅咒之物便成功脱离了自己的身体,随着白丝袜一同落在地上。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放松下来,一股突如其来的欲望从胯下膨胀起来,灼热的巨根随即开始抽搐,大量精液迅速汇聚,一触即发。
<好难受!先撸一发出来吧>
正当他想要动手时,身体突然向一侧弹跳,紧接着一朵巨型粉色魔花从地底下钻出来。
“终于肯出来了啊”
林德迅速穿上裤子,迅速取出匕首准进入战斗状态。
“你抢了人家的鞋子,害我只能回家换一双过来呢”
花瓣绽放,阿娜温稳坐于花蕊中央,肉丝足上穿着一双墨绿色尖头高跟鞋,鞋底下踩着林德刚刚从两腿间脱下来的白丝袜,而同样从他身上脱离出来的鞋子则被她拎在手里。林德注意到,她腿上的花朵现在只盛开了一朵,其余仍然处于花骨朵状态,也就是说,现在林德只需要两刀就能轻松解决掉她。
<肯定有陷阱,不然她不可能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出来>
林德抬头盯着阿娜温,却没有发现她准备做什么动作。
“还有一只在你身上吧,你这么喜欢我的鞋子,干脆送给你好啦,反正只有一只的话我也穿不了,快过来拿吧”
她晃荡着手里的高跟鞋,诱惑着林德上钩。
“又或者,你的小弟弟不满足于我的鞋穴和足穴,想要插进这里面来呢~”
她的另一只手缓缓拉起裙摆,让林德的目光无法从她那在肉丝裤袜包裹下若隐若现的淫穴中挪开。粉嫩的蜜穴像一张嘴巴一样,一张一合微微颤动着,她大腿根部附近一大片位置都已完全湿透。
“啊嗯~”
一阵销魂的尖叫声传来,阿娜温用她手中的高跟鞋跟轻轻划破紧贴淫缝处的丝袜。
“入口已经打开了哦,强大的英雄大人,快用你那根金箍棒来征服小女子吧~”
接连不断的诱惑魔音不断侵蚀着林德的理智,在愈发浓郁的迷雾和花香之中,阿娜温的身影逐渐模糊。
<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要一击定胜负!管你会耍什么花招,白狼赐予我的这双火眼金睛一定能看穿所有的陷阱!>
林德怀着盲目的自信,咬上了阿娜温抛出的直钩,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来吧,乖孩子,快投入姐姐的怀抱里吧~”
她张开手臂,以毫无防备的姿态迎接林德手里闪烁着杀戮之光的锋利武器,准备用圣母之爱感化一切暴力冲突。同时她周围的粉色花瓣开始合拢。
<果然是陷阱,想把我困在里面吗?我会在那之前将你斩杀!>
成功接近阿娜温的林德毫不犹豫地砍向对方的脖子。阿娜温微笑地凝视着他。
然而,林德预想中的画面没有出现,她依旧稳稳当当地坐在花朵中央,在最紧要的关头,自己的手没有如他所愿挥下去。他就这样跳入逐渐合拢的花朵中,呆在阿娜温面前。
“这是你打算送给我的礼物吗?很漂亮的鞋子哦”
阿娜温的话让林德回过神来,他转过头,发现自己原本握在手里的匕首,变成了一只——粉红色高跟鞋!
“这是……什么?”
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涌入心头,一段朦胧的记忆随之若隐若现。手背上出现的印记散发出柔和的粉色光芒,他那颗狂热的心也冷却了下来。周围迅速变得昏暗,花瓣逐渐完全合拢。林德这才反应过来,他的刺杀计划已经失败了。
“来了就别想走了哦,跟我来一场,属于魅魔的真正较量吧~”
她突然抬起腿,一脚踢在林德的裤裆。尖锐的墨绿色鞋尖陷入肉棒和精囊之间。
“啊!”
林德痛得差点失去意识,身体本能地收缩,跪了下来,与此同时,原本就处于一触即发状态的巨根,在受到如此强烈的冲击后,完全失去了对体内精液的控制,他即将又一次在阿娜温的脚上喷发出来。然而,阿娜温的脚尖突然往上一勾,把林德勾到她的怀里。林德的脸落在硕大的乳房中,与此同时胯下的巨根顺势来到她的两腿之间,纳入温暖的壁穴之中。
“啊~啊~”
在龟头透过丝袜的裂缝,撬开紧致淫唇的一瞬间,大量精液如决堤洪水般灌入蠕动的腔道中,窄小的淫穴虽然随着肉棒的深入逐渐扩张,但还是无法装入全部过量喷发的精液,源源不断的白色粘液从淫唇之间溢出,沾染到肉色丝袜上,滴落至花蕊中。阿娜温双手抱住林德的脑袋,把他的脸埋入自己宽广的胸怀之中,同时双腿交叉锁住他的腰,从后面把他的身体推入自己怀里。在紧致的淫肉挤压下,被蜜穴吞没的肉棒在她体内每前进一毫米就得丢盔卸甲,向她释贡献出蕴含大量养分的精液,而从未体验过男女之事的林德,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如此魔性而恐怖的肉腔,意识早已放飞。面对突如其来的恐怖爽快感,他完全失去了反抗之心,变得像一个婴儿一般,扑倒在阿娜温的怀里,贪婪地嗅入硕大乳房中产生的迷人花香,把自己的腰完全托付给阿娜温的双脚,任由她不断把自己的小弟推入更深邃的天堂,直至两人的下半身完全贴合,巨根被淫穴完全吞没,金箍棒的端部触碰到了最深处的花蕊,来到子宫口前才停下。
“啊啊啊~好舒服~英雄阁下的那里好粗,好热,好硬!小女子都快承受不住了~”
她怀抱着持续射精到失神的林德发出连连娇喘。
“不愧是圣人看中的勇者,精液的味道是真的棒!好想把你永远留在我的身下,跟你作更加深入的交流呢”
一轮爆射过后,肉棒喷发的精液量逐渐减少,而蠕动的肉腔不曾停歇过,贪婪地吞噬着蕴含着大量养分和力量的精液。
“呃……”
射精结束后的林德逐渐恢复了意识,他迷迷糊糊地趴在阿娜温柔软的躯体上。身体被她的四肢牢牢锁住,动弹不得。他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漂亮性感的,挂着幸福笑容的,发出淫荡浪叫声的脸蛋。他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又动不了了。现在的他脑子里所想的东西,只剩下刚才那持续了近一分钟的天上人间。
“在姐姐的腔道里撒娇开心吗?”
娇喘连连的阿娜温低头向怀里的林德问道。
“开心……舒服……”
迷迷糊糊的他呆呆地点了点头。在外界光芒完全照不进来的密闭空间里,只有他手臂上的淫纹在持续不断散发出粉红色光芒,这道光的强度在他刚刚射精的时候达到了最顶峰,照亮了整个花朵内部,现在随着林德冷静下来,光芒也黯淡了些许。
“我也觉得很开心呢,因为我太久没有吃到人类的大棍子和精液,一下子没适应过来,刚刚直接去了一次~所以第一回合我们算是平手咯”
她用手抚摸着林德的脑袋,含情脉脉地看着她,林德在她的注视下有些心动了,但埋藏在心底的杀戮本能再一次伴随着理性的回归而浮出水面,被含在温热的淫嘴里面的命根子也随即逐渐缩小。
“放开我!我不是来跟你做爱的,我要打倒你,然后离开这里!”
冷静下来的林德恶狠狠地说道,但全身各处被触手、藤蔓和阿娜温的四肢完全封锁住的他能做的也只有在她温暖的怀抱里无能狂怒了。
“别着急,林德阁下,你好像有些累了呢,不过我们的比赛才刚刚开始哦”
话音刚落,一根藤蔓从两人交合处的附近,也就是阿娜温的大腿上伸了过来,直指林德的菊穴。
“啊啊啊啊!”
坚硬,凹凸不平的异物刺入体内的异样感让林德瞪大了眼睛,露出惊恐的表情,全身不住地颤抖着。与此同时原本逐渐缩小下去的肉棒又一次在那魔性的腔穴中挺起,刚射完一发后十分敏感的阴茎表面触碰到凹凸不平的肉壁,让林德再次失去反抗的力气。
“林德阁下果然是第一次经历跟魅魔的战斗呢,看来我必须要好好跟你说明一下才行”
不断深入的藤蔓在林德体内分泌出某种冰凉的液体,让本就敏感的菊穴变得更加疼痛难忍。
“在过去,人类勇者与魅魔之间的一对一决斗,因为彼此都对对方的剑术或魔法感到棘手,所以最终都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也就是性斗哦”
在藤蔓的贯穿和搅拌下,林德的身体冷汗直流,未知的恐惧让他绷紧了神经。与之相对的,阿娜温的表情则十分坦然,游刃有余。
“来,看这里”
缠绕在林德身上的藤蔓把他的上半身从阿娜温的那双巨乳里拉起来,随后阿娜温保持着两人交合的姿势抬起双腿,放到他面前。林德看到缠绕在她大腿上的两根藤蔓,一条插入了他的菊穴,另一条则是没入她的臀下。两条藤蔓上都只有位于脚踝处的那一朵花是绽放的,另外八朵花都是含苞待放。
“刚刚我们两个同时高潮了,所以现在比分是一比一打平哦”
她指着脚上的粉色小花说道。
“而获胜的条件就是,先把对方弄高潮五次的就算赢。当我左脚上的五朵花全部绽放时,那就证明我完全输给你的那根大炮,相反,如果我右腿上的五朵花先一步全部盛开,那就说明你已经完全沦陷于我的采榨之下,可以理解吗?”
在她解说的过程中,两人的身体看似静止不动,实则她的阴户却早已开始行动,短暂的休息过后,柔软的花蕾再一次贴上敏感的龟头,林德能够明显感觉到,某种异常的吸力正牵引着他的下体,欲图快速榨出下一波精液。
“如果我赢了,你会放我走吗?”
林德也不甘示弱,开始缓慢挺起腰,把注意力集中在胯下,做好迎战的准备。但那依旧留在自己体内,不停向身体注入某种液体的藤蔓如鲠在喉,让他心神不宁。
“那当然,胜利的一方拥有随意处置失败者的权利。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的打算,如果你失败了,那么你将迎来的惩罚是——”
她抿着嘴偷笑。那一肚子坏水,小恶魔般的可爱笑容让林德不由得吞咽了一下。
“把你作为人类,或者说是动物的能量,肉体,记忆,灵魂全都化为精液榨出来,然后让现在不断从后庭注入到你体内的汁液成为流淌在你体内的新血液,而你也将会加入到我的魔花大家庭中,永远跟我生活在一起~”

 

阿娜温用柔和的语气诉说着令林德感到毛骨悚然的惩罚游戏,他清楚地意识到,现在的他已经命悬一线了,虽然自己确实是在跟对方处于交合状态,但恐怕只有他会认为自己是在跟一个美丽性感成熟的大姐姐做爱,对方可能只是单纯把这当成一场游戏——或者说是一顿美味的晚餐。在阿娜温用她那高叉礼裙下的小嘴吞没林德肉棒的那一刻起,捕食者的进食就已经开始了。经过刚刚一轮爆射,林德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快速流失,而更要命的是,他感觉眼前的少女变得更加漂亮了,那张精致可爱的脸蛋,满怀着安全感的硕大乳房,牢牢缠住他身体的那双肉丝大长腿,踩着性感高跟鞋的小足,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变得愈发诱人,他逐渐变得无法把她视为敌人,自己的战意也在榨精的过程中不知不觉随着战斗的力量一同被夺走了,那死死咬住自己下体的淫嘴无时无刻不在贪求着他的一切。游戏规则是她订的,刺入后庭的藤蔓是她操控的,林德把阿娜温操到高潮,换来的是花枝乱颤的淫叫和更强的子宫吸力,而他被榨出精液后失去的却是实打实的力量,除非他真的能够以人类之躯在性战中一次不射战胜眼前这个欲望的化身,否则就算他赢得了比赛胜利,也没办法战胜吸收了大量力量的魅魔。局面对林德来说是压倒性的不利。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得不在敌人设置的游戏规则下全力应战,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休息时间结束啦,我们开始第二轮的比赛吧,这次你想不想跟我换一下身位,试试躺下来呢?我保证会让你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快乐~”
阿娜温用甜美的声音试图把林德诱惑进性欲的泥潭里,林德没有理会她,以实际行动回答了她的问题——他挺起腰,然后再一口气坐下去!
“啊啊啊啊!~”
她被林德的突袭打了个措手不及,灼热的巨根过五关斩六将,突破一层层淫肉的阻挠,瞬间抵达了她的子宫口处。林德能明显感觉到,他怀里的柔弱娇躯正在不住地颤抖着,美丽动人的脸庞上写满了幸福,她似乎完全不在乎比赛的胜负,没有任何负担地享受着与林德的交欢。
“啊啊啊~”
在肉棒端部触碰到某个柔软的部位时,阿娜温全身抽搐了一下,发出淫乱的欢快尖叫声。
“啪!啪!啪!”
毫无疑问,那里就是她的弱点。林德乘胜追击,以更加猛烈的攻势像打桩机那般连续抽插阿娜温的身体。虽然每次进行活塞运动时肉棒的每一寸表面都会遭受阴道壁全方位无死角的挤压和刺激,在这魅魔的名器内每动一次都会有射精的风险,但现在他别无选择,必须要在自己还留有力气的时候尽可能进攻,一口气拿下这场比赛的胜利,结束这场荒谬的闹剧和眼前这个魅魔的性命。他以坚强的意志,用尽全力克制住自己的性欲,以某种使命感来对身下香汗淋漓的美少女展开猛烈的进攻。
“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小穴,要变成英雄大人的形状了,要去了啊啊啊啊~”
伴随着响彻森林的尖叫声,肉棒与淫唇交合的缝隙间溢出大量透明液体,林德几乎没花多少力气就成功把身下的美人干失神了,左腿脚踝处的第二朵花随之盛开。第二回合以林德压倒性的优势轻松碾压获胜。
“不愧是英雄大人……好厉害……哈……”
阿娜温躺在地上抽搐着,一脸满满的陶醉与幸福。还留有余力的林德看着身下那气喘吁吁的美人,在高潮迭起中晃来晃去的硕大乳房,欲火再一次被点燃,被含在淫嘴中的肉棒仿佛是力量的象征,依旧十分坚挺,霸道地撑开稚嫩的腟肉。他要乘胜追击,一口气把她干到下不了床。然而,当他想再次提起腰时,却发现身体完全动不了,阿娜温的双腿不知何时爬上了他的背,交叉着死死锁住了他的腰,把他的身体牢牢固定在她身上。他的脸一下子贴在阿娜温的胸前,温暖芳香的气息扑面而来。抬头仰望,灵动的双眼闪烁着满溢的爱情,稚嫩妖艳的红唇近在咫尺,微微张开。林德的心瞬间被俘获,思考也停滞下来,望着那双深邃的眼眸发呆,上半身逐渐趴在少女身上,视线被阿娜温的双眼牢牢抓住,双方的脸越靠越近。最终,伴随着温热而甜美的呼吸,阿娜温的红唇贴上了林德的嘴。美妙的爱意,纯真的爱情,林德眼前的视线变成一片粉色花海,近在咫尺的那张脸蛋变得越来越可爱迷人,他面对这个素未谋面的漂亮女性一见钟情,迅速堕入幸福的爱河中。
然而,在阿娜温眼中,却是与爱恋无关的,另一副景象。胯下那原本稍有松弛的肉壁再一次变得紧致,无数肉粒开始不间断挤压着巨根表面的各个位置,宛如绞肉机一般碾压着林德,同时花蕊的深处,也就是子宫口贴上了肉棒的端部,一阵突如其来的吸力强行扩张了马眼,猝不及防的林德还没反应过来,一股浓厚的精液一下子就被强行吸了出来。
“噗嗤!”
阿娜温抓住了林德自以为取胜后精神松懈的瞬间,用她的名器榨精淫壶疯狂吸取他体内的精华。
<遭了!>
在精液喷发的瞬间,林德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然而,止不住的爆射给他带来了无上的爽快感,他的双手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量,再一次趴倒在阿娜温柔软的怀抱里,只能勉强扭过头,避开那双散发着魔幻魅力,能够蛊惑人心的眼睛,躲开那张柔软香甜的樱桃小嘴,结束了这段短暂的热吻和热恋。
“英雄阁下的心跳得好快哟,是不是已经爱上姐姐我了呢?”
她温柔地怀抱林德那原本十分强壮,现在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去的身体。与她双手正相反,她的双腿正用尽全力死死钳住林德的腰,胯下的每一块腟肉都在牢牢吸住那根持续不断射出大量精液的肉棒,饥渴的子宫正贪婪地吞噬着充满了生命力的人类精华,并用魅魔独特的吸收器官一滴不漏榨取出蕴含在精液内的能量。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停不下来!”
射精过程中身体完全使不上劲的他只能在温暖的怀抱中无力地挣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力量一点一点流入敌人体内,性欲得到满足的快乐,力量消失的空虚和失败的耻辱等各种情感杂糅在一起。
“好棒!我已经好久没有吃到如此美味的精液了!”
明明同样是在享受性爱的性伴侣,阿娜温却过得越发滋润舒服。蠕动的肉穴如同无穷无尽的深渊一般把榨取出来精液一滴不漏全部纳入其中,她看着怀里不停向她提供饱满能量的男人,眼中满怀着爱意与贪婪。
<该死,终于停下来了……>
在被淫欲的肉壶吸干最后一滴精液后,林德射精的快感也随之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比上一轮结束时更为空虚的内心,以及更加衰弱的身体。之前在阿娜温脚底下射精后,他只感到些许疲劳,并没有萎靡不振的感觉,但现在的他却感到全身无力,除了仍然陷入体内,持续不断注入某种毒液的那根藤蔓还生龙活虎外,四肢和腰部都已经变得软弱无力了,脑袋也开始变得昏昏沉沉,柔软温暖的乳房压在脑袋两侧,犹如温水煮青蛙一般逐渐夺走他的意识。先前那狂风骤雨般袭来的爱意也随着射精结束而逐渐消退,但那一瞬间残留在记忆乃至灵魂中的印记,恐怕一生都难以抹平。现在的他可能就算没有了魅魔的诅咒,也没办法做到对身下的美人刀刃相向了。
“林德阁下,这一回我们也是打平哦”
阿娜温笑着推了推林德的身体。
“你好像有些累了呢,需要休息一下吗?”
她同样带着一脸陶醉的表情,但她的脸色红润,身体散发的魅力更加诱人,反观林德,他全身乏力,脸色苍白,原本的杀气不复存在。但男人的尊严不允许他在跟女性的床战中失败,在阿娜温的注视下,他再一次坐了起来,咬紧牙关,准备展开第三场比试。
“看来你还很精神呢,真不愧是圣人选中的大英雄呀。我们换个姿势吧,一直保持同一个姿势很累的”
她抬起腰,把那双裹着肉色丝袜的大长腿架在林德肩上。
<她想要干什么?难不成是想用腿把我的脖子扭断吗?>
恢复理性的林德感到了些许威胁生命的本能恐惧,但羸弱的他根本没办法推开阿娜温的双腿,只能任由那光滑的丝袜在自己脖子和肩膀上游走摩擦。性欲消退理智回归的表现就是肉棒逐渐回归原本的大小,但是,阿娜温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啊!”
一阵突如其来的强烈刺痛传来,打断了林德的思考。
“你,你做了什么?!”
“别担心,我只是看到你那里变小了,所以稍微给你一点~点的刺激而已”
爆射过后的林德完全忘记了对方还握有自己的一个把柄——那根深入屁眼的藤蔓,在自己体内一通胡搅蛮缠后,精准刺入前列腺中。一股恐怖的射精欲望涌入胯下,让原本即将缩小的弟弟在三秒内膨胀到比之前还要大的尺寸。
“快把那东西拔出去!”
林德恶狠狠地说道。
“别嘛,你不是也很享受吗?而且我只是在帮助你恢复而已哦,别害怕”
藤蔓尖端不断分泌出某种液体,注入林德的血管中,连带着死亡的恐惧一同渗透到体内。
“不要去想跟姐姐做爱不相关的事,你的视线里只能有我”
耳边的低吟让林德打了个寒颤,他一不小心又一次看向那双魅惑的双眼,比之前更为强大的某种力量侵入精神,脑袋也再次陷入粉色的爱欲之海。
<绝对不能再看她的眼睛!>
仅存的理性唤醒了林德的理性,他急忙闭上眼睛,让眼前的世界回归于无,然后抱起那双丰硕光滑的肉丝大腿,用刚刚射完后力量还未恢复的,依旧十分敏感的阴茎对女性的秘密花园开展第三轮的攻势。
“英雄阁下已经迫不及待了呢,不过居然闭上眼睛来跟我欢快,看来我的能力被你发现了,真不愧是圣人钦点的英雄大人呀”
私处交合处又一次想起有节奏的水声和碰撞声,只不过这次的频率很明显没有上一次快了,作为坐在上方负责主导的林德显然没有了一开始的精力,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但敌人的力量却得到了肉眼可见的强化,那无数蠕动的肉粒旋转着,无死角地挤压按摩着肉棒的每一寸表面,甚至连马眼都被一块像舌头一样灵活的淫肉强行撑开,侵入内部,腹背受敌的它逐渐失去控制,被在一次次榨精中不断熟练、变强的腔穴所支配。在汲取了林德体内的力量后,阿娜温的性技巧得到了十分显著的提升,林德逐渐意识到,自己的下体犹如插入了另一个纬度的空间一般,在层层包裹下左冲右突,消耗着所剩无几的体力。
他把意识集中到胯下,深呼吸一口气。
“呜!”
突然,一阵浓烈的芳香灌入体内,他猝不及防地大吸一口气,脑袋顿时天旋地转,全身失去力气。同时菊后的藤蔓开始活跃起来,精准刺激操纵射精的神经。
<好熟悉的味道……>
一个暖和而坚硬的东西贴在脸上,他试图睁开眼睛,却依旧无法看清它的全貌,但这种味道十分熟悉,因为就在不久前,他就是闻着这浓郁的气味,输给了阿娜温的高跟丝足,在柔软的足底和高跟鞋中尽情射精……
“噗嗤!噗嗤!”
在回忆起过往的一瞬间,还在交合中的肉棒毫无征兆地喷发了出来!
<啊啊啊……就是这种感觉……>
林德眼神呆滞,忘我地吸入大量浓厚的足香,全然忘记了自己还在比赛中,尽情地向阿娜温体内注入大量精液。
“呵呵,看来之前的调教训练非常成功呢,强大的英雄阁下一闻到我高跟鞋里的足香就忍不住射出来了,你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只听到铃铛声就会流口水的小狗狗了哦~”
阿娜温趁着林德闭上眼睛躲避魔眼操控的机会,脱下一只脚上的绿色尖头高跟鞋,然后把鞋子捂在林德的嘴鼻上,不费吹灰之力获得了第三场比试的胜利。
“快拿开……鞋子……”
吸入了过量足香,同时又失去了大部分力量的的林德发出虚弱的声音。
“第三次闻着姐姐脚上的香味射精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幸福呢?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就自己把我的鞋子拿开吧,我可没有绑住你的双手哦”
阿娜温勾起另一只脚,高跟鞋尖顶在他的后脑勺,一前一后把他的头夹在两只鞋子中间,迫使他在足香的天堂里熏陶,堕落。林德微微颤颤地抬起双手,试图把扣在脸上的高跟鞋拿走,然而,他的双手依然牢牢抓住那双粉红色高跟鞋不放!变得愈发羸弱的他完全失去了对魅魔诅咒的所有抵抗力,铭刻于手背上的淫咒操纵着他的手指神经,夺走了他最后的反抗手段,作为一个人类的勇者却连武器都拿不起来,只能一边握着敌人的鞋子,一边贪婪地吸入敌人残留在高跟鞋内的脚香,然后在无与伦比的名器中被榨出一波又一波精气,以如此滑稽可笑的姿态在与魅魔的性战中完全落败。
“不拿开我的鞋子,你的射精就会停不下来的哦”
持续不断的射精已经超过两分钟,射出的总量比前面两次加起来还多,并且势头完全没有慢下来的迹象。林德已经完全失去反抗的意识,像一只小狗一样伸出舌头快乐地舔着高跟鞋内的每一处,欲求不满地吸入残留的足香,身体也消瘦了一大圈,完全没有刚开始那般精气神了。
“哎呀,有点做过头了呢”
阿娜温一把推开林德的身体,结束了这场短暂却又漫长的性战。结果显而易见,魅魔得到了完完全全的胜利。
“你……你要做什么……”
高跟鞋落在脑袋一旁后,林德总算是恢复了意识。
“你已经输了,你身上已经没有我想要的东西了,如果比赛再继续下去,你的身体就真的会被改造成我的魔花了。如果你现在这幅模样被你们家圣人看到了,肯定会被一脚踢出家门,她的加护也会被没收回去,抛弃甚至杀掉一度输给魅魔的勇者是她们一贯作风呢”
阿娜温俯视着倒地的消瘦男人,带着笑容说出冷漠的话语。
“我不允许你污蔑她!”
“我会放你离开,你自己去验证一下吧,说不定现在真的已经缺人缺到还需要重用魅魔脚下败将的程度了呢,这样或许你就能继续留在她身边了”
脱离了淫穴的肉棒逐渐冷静了下来,最后一发精液落在阿娜温的裙摆上,随后便完全停下,林德身体的衰弱得以缓解,但她精神上的攻击却从未停止。
“为什么……不杀了我?”
残留的狼性之魂仍然维持着他那脆弱不堪的自尊。
“我应该已经跟你解释过原因了,不过我们以后肯定还会相遇的,所以不记得了也不要紧,等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会再跟你细细长谈的。回去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下吧~记得要告诉大家,这里非常危险,只有厉害的探险家才能到这座森林里寻宝哦~”
她拎起倒在一旁的鱼嘴高跟鞋,也就是本次“寻宝”活动的“战利品”,用套着浅绿色透明手袜的手套弄着逐渐缩小的肉棒,把某种从手心中渗透出来的绿色液体均匀涂抹在表面。
“你想要我帮你把其他人骗进来?门都没有!我绝对不会欺骗他们啊啊啊——”
冰凉刺激的液体再一次打断了林德的思考,阿娜温用小指戳了戳马眼,然后强行撑开,把指甲捅了进去,让冰凉的液体顺着手指灌入其中。液体在肉棒内外表面均匀分布,形成跟她手袜颜色一样的薄薄一层膜,接着她撑起端部,再一次把肉棒纳入这只折磨了林德许久的鱼嘴高跟鞋中。
“不,不要,快住手!”
无能为力的林德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又一次被套上那可怕的枷锁。通过液体凝聚而成的丝袜润滑,龟头顺利穿过高跟鞋鱼嘴,无与伦比的紧缚感和刺激让虚弱不堪的林德再一次兴奋起来。当睾丸被完全纳入鞋中,整根棍子从鞋尖露出来后,根部逐渐浮现出一个浅绿色的花纹,在幽暗的环境中发出诡异的淡光,与他手背上淫咒散发的光芒相辉映。林德直觉告诉他,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身体处于极度虚弱的他根本无法阻止阿娜温的所作所为,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又一次接受某种可怕的改造。
“为了让淫纹生效,就请英雄阁下最后再努力一回,把剩下的精液全都射出来吧~”
话音刚落,后庭的藤蔓突然活跃起来,迅速往外抽离,突如其来的刺激让精疲力尽的林德猝不及防,身体抽搐着喷发出最后一波精液,那是几乎不含任何能量养分的,淡如水的透明粘液。与此同时,胯下的高跟鞋突然收缩,以势必要掐断他命根子的力度死死卡住根部,异常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射精的快感一股脑灌入他的大脑,瞬间冲刷掉了他的意识,同时造就了这段刻骨铭心的记忆。铭刻的诅咒纹路发出耀眼的光芒,随后逐渐黯淡,消失。与它一同消失的,还有那只套在根部的浅绿色鱼嘴高跟鞋和覆盖在表面的一层薄丝。
“感谢我吧,我给你那根羸弱的小弟弟稍微加强了一下忍耐力哦,前提是你不能去闻魅魔的足香~”
阿娜温朝林德的脸上踩了一脚,用柔软的肉丝足底盖住了他的眼睛,关闭了他的思绪,直至脚下传来均匀的呼吸才松开。而在她踩踏的过程中,原本缩小的肉棒再次挺立,不停尝试射出体内早就耗光了的精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