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R18 H文 被精液射了满脚的萧薰儿(射满脚/玩脚/玩屁屁等奇怪XP警告)
斗破苍穹R18 H文 被精液射了满脚的萧薰儿(射满脚/玩脚/玩屁屁等奇怪XP警告)

斗破苍穹R18 H文 被精液射了满脚的萧薰儿(射满脚/玩脚/玩屁屁等奇怪XP警告)



pixiv 菜鸽酱(打赢一半复活赛)
黑角域,迦南学院内,天焚炼气塔
  “哼!”
  伴随着一声娇喝,悬空盘膝而坐的少女斗气爆散,将柔顺的紫黑长发震得四散飞扬。金色的烈焰火光之中,那一身迦南学院的蔚蓝裙袍也像是一抹青莲般,闪耀着纯洁的光辉。
  “呼……”
  少女身旁的金色烈焰逐渐熄灭,在柔和的力度下,金色的赤炎托着少女的粉臀缓缓降落,最终熄灭在了无形之中。
  “唔……呃……不行了……”
  少女睁开双眼,翠青的眼瞳中闪烁着痛苦的神情,俏脸上两朵红晕泛起,玉手颤抖着,从酥胸前的取出一粒丹药,勉强塞进了樱唇,吞咽而下。瞬间,如同清泉涌过般,少女体内残存的金色烈焰被一洗而空,重新洗练凝结在了丹田之中。
  “不知道最近到底产生了什么异变,竟然能让异火榜排行第四的金帝焚天炎如此暴躁……还好有这丹药,可以稍稍缓解……”少女缓了缓内息,叹气道,“萧炎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能再来找薰儿啊……薰儿……好想你啊……薰儿已经……已经忍不住了……”
  不知不觉,那原本已经安顿下去的异火,再次悄然燃烧了起来,让一股莫名的热流,在萧薰儿的体内流窜了起来。
  “唔……身体好热……”
  迦南学院的修炼室采用了密封式的设计,除了正在使用修炼室的主人外,谁也无法从外面打开。这安全的密室氛围,也让萧薰儿逐渐放下了戒备。
  “在这里……反正不会有人来的……好热……忍不住了……”
  在异火与欲火的双重催促下,萧薰儿急迫地躺在了柔软的床垫上,掀起裙摆,将已经沾上水渍的洁白内裤褪下,露出了未经人事的粉嫩下体。
  “萧炎哥哥……”
  萧薰儿拱起腰部,将那粉嫩的小穴与菊穴暴露在了空气中——小小的阴蒂充血膨胀,赤裸的小穴汩汩地流出了淫水,将身下的床垫沾湿,而在那臀瓣间的菊穴中,竟还插着一根巨大的赤红自慰棒!
  薰儿一只手轻轻地捏住了充血的阴蒂,另一只手则握住了那插在菊穴中的自慰棒。那红色的圆柱虽然闪烁着金属的光泽,但在接触到柔嫩的肠肉时,却像是真实的皮肤般陷了下去。
  “呜嗯……呃……”
  薰儿的用指腹掐住了阴蒂,缓缓地摩擦了起来,另一只手则握住自慰棒,前后抽插了起来。
  “薰儿……薰儿好难受……想要……”
  此时,萧薰儿正值青春年少,正是需要抚慰与充实的年龄,再加上体内的异火不时发作,更是让萧薰儿欲求不满。然而,为了让萧炎能够品尝到“最完美的薰儿”,萧薰儿一直将自己的处女认真保留着,即使是自慰,也只是使用菊穴或阴蒂。
  “好难受……萧炎哥哥……”
  不知不觉,一丝金色的烈焰附着在了萧薰儿的手指上,让摩擦着阴蒂的手指,带上了灼热的高温。
  “呜……嘤……好热……”
  仿佛要将阴蒂烫伤般的温度,不仅没有伤害到薰儿娇嫩的皮肤,反而让疼痛与快感混合在一起,如浪潮般冲击着薰儿的大脑。
  “呜呃……后面也……控制不住……”
  在阴蒂的快感刺激下,薰儿抽插菊穴的动作也快了起来,那赤红的自慰棒像是真正的肉棒般,摩擦着薰儿娇嫩的肠肉,让薰儿沉浸在了阴蒂与菊穴夹攻的快感之下,不自觉地摆动着腰部,与抽插,捻动的双手配合,寻求着更剧烈的刺激。
  事实上,迦南学院的许多大人物,都清楚地知道萧薰儿的庞大背景——即使有些人了解的不是那么详细,也都能模糊地猜到强大的古族与异火。然而,没人知道的是,萧薰儿体内的金帝焚天炎,与她的特殊血脉结合后,竟产生了变异——原本只能用小穴与阴蒂高潮的躯体,在异火的滋润下,已经变成了刺激菊穴也能高潮的淫荡体质。不仅如此,萧薰儿身上的快感带与敏感度甚至还在以明显的速度,剧烈增长着。
  “嗯……呃……好爽……薰儿忍不住了……”
  在娇媚的呻吟中,阴蒂与菊穴的交替快感让薰儿淫水横流,打湿了身下的床垫。就在薰儿快速地摩擦阴蒂,抽插菊穴,准备迎接高潮时,修炼室中的传音器突然响了起来——
  “薰儿学姐?薰儿学姐在吗?您的预约时间快到了,我现在可以进来了吗?”
  “咿……呀!”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萧薰儿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修炼室即将解锁,而这幅即将高潮的淫荡姿态,也将暴露在内院弟子的面前——
  “薰儿学姐,打扰到您了吗?”
  “嘤……没……没有……只是……”
  在露出的威胁下,薰儿本想停止手上的动作,但临近高潮的快感,让薰儿高速刺激着阴蒂与菊穴的双手不断加速。
  “呜呜呜呜——”
  近乎哭泣的压抑呻吟自传声器中传出,在高潮的刺激下,薰儿的身体不断抽搐,肠肉收缩,甚至将菊穴中的自慰棒蠕动地挤了出去。
  “薰儿学姐!”
  “薰儿学姐!你没事吧!”门外的内院弟子担忧萧薰儿走火入魔,冲击经脉,慌忙推开已经解锁的大门,四处巡视着萧薰儿的身影——
  “我……我没事……”萧薰儿的脸上,浮现出两片诱人的潮红色,一双玉腿微微颤抖,“刚才只是小意外……不用担心,已经没事了……”
  “可是,你——”
  内院弟子还想说些什么,但萧薰儿见状,再次从酥胸之中掏出一颗丹药,皱着眉头咽了下去。瞬间,清流卷过,将高潮的欲火余韵清洗殆尽。
  “好了,现在薰儿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了。”萧薰儿故作镇定,运起斗技跑出了修炼室,“薰儿还有事情,就不在此地逗留了!”
  “真是奇怪……”内院弟子挠着头,坐在了床垫之上,却发现,在那之上,正有一滩巨大的水渍。
  “这是什么?”
  内院弟子疑惑地蘸起了一丝粘稠的液体,放进嘴里品尝了起来。
  “有点咸……还有些腥气……可能是什么用过的天材地宝吧……”
  纯洁的内院弟子摇了摇头,将床垫掀开,开始了心无旁骛的修炼。
  ..
  ..
  “还好……只差一点点就被发现了……”
  捂着裙子的萧薰儿走在迦南学院内,悄悄催动异火,将内裤与短裙上的淫水水渍烘干。不过,虽然外在的破绽已经消除,但那根粗长的自慰棒,却仍然插在萧薰儿的菊穴中,每当薰儿迈动双腿,那肠道中的异物感便会刺激着敏感的神经。
  “不行……最近的欲火实在是太强烈了……”
  萧薰儿暗自思忖着当前的情况——由于薰儿特殊的体质,原本就强烈的少女肉欲与吸纳的异火相互勾结,互相促进,进一步点燃了体内的欲火。
  “按照这个消耗速度,压制的丹药在这几天就会耗尽……”
  萧薰儿暗自盘算着丹药的消耗——虽然这丹药算不上什么天材地宝,但其中的几种材料,仍要使用火能来兑换。在以前,自己的火能或许还可以勉强维持,但在异火暴躁的特殊情况下,恐怕以前的火能收入,已经不足以支持自己日渐增长的消耗了。
  “看来,只能接一些高难度的任务来补充一下火能收入了……”
  萧薰儿思索着,便开始查询火能丰厚的特殊任务。
  “炼制丹药五枚……虽然报酬很丰盛,但薰儿又不是炼药师……”
  “捕捉魔兽……如果是猎杀还好说,但活捉……”
  “帮助导师抄写功法……奖励太少……”
  “这个……也不行……”
  萧薰儿皱着眉头,在浩如烟海的任务说明中翻阅着,忽然,一条报酬丰厚的任务映入了眼帘——
  “调查迦南学院周边森林的异常情况,无论成功与否,皆可获得报酬。”
  “诶?无论成功失败,都可以获得报酬吗……”
  看着那一长串的火能数字,萧薰儿定了定心,果断地接取了任务。
  ..
  ..
  两日后,迦南学院学院附近,异常森林区
  “可恶……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萧薰儿一剑将翠绿色的粘液生物斩成两截,而那残缺的粘液,却像是胶水一样,穿过了那轻薄的衣袖,附在了薰儿的皮肤上。
  “这到底是什么魔兽……好痒!”
  斩断的粘液像是鼻涕虫般扭动着,很快便渗入了萧薰儿的皮肤中。瞬间,一股奇痒的感觉在萧薰儿的皮肤上蔓延,甚至让那异火凝结的金色长剑疯狂震荡。
  “呜……丹药也不管用,不是寻常的毒吗?”
  在奇痒之下,萧薰儿只得一把将衣袖扯断,用指甲挠动着那已经有些红肿的皮肤。
  “怎么回事……完全忍不住了……”
  不仅是那已经被挠的通红的藕臂,萧薰儿的身上被溅射到的其它地方,也开始产生了比蚊虫叮咬还强烈的剧烈刺痒。
  “呜啊啊啊啊——”
  在刺痒的折磨下,萧薰儿已经顾不上其它事情,索性直接将衣裙撕破,只留下了裹胸与内裤。
  “好痒……为什么……这么痒!”
  萧薰儿的手指不断在手臂,大腿,背部与臀部上下挠动着。不知为何,那些被粘液渗透的皮肤,不仅敏感程度大幅上升,在用指甲刮挠时,更会有一种奇特的快感,混杂在刺痒与刮痛中,让萧薰儿像是成瘾般,将雪白的皮肤挠成了血红。
  “不可以……不能继续下去了……但是……”
  此时,萧薰儿已经颤抖地跪在了地上,双手不受控制地将全身挠出了细密的血痕。如果此时,恰巧有“爱好特殊”的魔兽路过,恐怕毫无反抗能力的萧薰儿,就会彻底成为取乐的玩具了。
  “只能用……那个了吗?”
  萧薰儿下定决心,运起斗气,将全身的力量灌注进了菊穴中的巨棒。瞬间,巨棒之中,伸出了无数细密的硬毛,在肠道之中狠狠地旋转了起来!
  “呜啊啊啊啊啊啊——”
  在毛刷残忍的刮蹭下,肠道的嫩肉瞬间被硬质的密毛卷了起来,带给了萧薰儿极大的痛苦,不过数秒,夹杂着快感的绝顶疼痛便让萧薰儿的大脑一片空白。
  噗呲——
  一股澄黄的水柱从萧薰儿抑制不住的尿道中喷射而出,淅淅沥沥地浸湿了脚下的草地。
  “呜呃……”
  沉浸在漏尿的排泄感中的萧薰儿过了好几分钟,才被菊穴的旋转痛感拉回现实。拜肠道中的异物感与刺痛感所致,现在的萧薰儿至少可以暂时无视全身的刺痒,勉强继续行动了。
  “呜……没想到竟然……呜啊好痛……如此失态……但是……穿成这样也没有办法回去了,只能探索一下那里到底有什么东西了……”
  萧薰儿强忍着肠肉的痛感,向着地图上标记的异常区域缓步前进——
  ..
  ..
  半个时辰后
  “呼……嘤……”
  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萧薰儿身上的刺痒感与刺痛感越来越强,简直就像是在刮伤的伤口上不断撒上山药汁与盐水一样痛痒难耐。但那菊穴中的巨棒,却无视了萧薰儿的意愿,擅自地膨胀了起来,将菊穴扩张到了手腕粗细。与此同时,那巨棒旋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让娇嫩的肠壁变成了血红的颜色。在两种疼痛的交互折磨下,萧薰儿倒是还勉强地维持了基本的行动能力。
  “不妙……要是有什么魔兽,凭借现在的实力,肯定是凶多吉少……不过……这到底是哪里?”
  萧薰儿眯着眼睛,打量着昏暗的地下遗址——
  昏黑的远古遗址内,摆放着无数的奇特器具。当然,与其说是器具,倒不如说是“刑具”——无数的拘束器,巨棒,肛塞,蜡汁与管道凌乱地摆放在巨大的空间内,即使已经过去了无数岁月,萧薰儿仿佛依然能闻到,那淫液与秽物混合的女性气息。
  “远古的拷问地点吗……”萧薰儿好奇地向着其中一台最精致的灌肠器摸了上去,然而,就在这一瞬间,那巨大的机械竟融化成了一小滩翠绿的粘液兽,向着萧薰儿直扑而去!
  “去死!”
  萧薰儿将手中异火凝聚成剑,一击斩去,然而,那战无不胜的异火,竟躁动了起来,然后,像是美味佳肴般,被眼前的翠绿粘液兽吞噬殆尽!
  “金帝焚天炎……怎么——”萧薰儿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那翠绿的粘液兽塞住了樱唇——
  “呜噜噜噜噜!”
  在窒息的快感中,萧薰儿的全身都被那诡异的粘液兽所包裹,仅剩的内裤,裹胸与鞋子也被无情地溶解。而更令萧薰儿感到恐惧的是,那粘液之中,竟凭空凝结出了一双墨绿色的脚镣,将萧薰儿的两只玉足固定了起来。
  “呜!呜!”
  萧薰儿紧闭嘴唇,尽量不让那诡异的液体流入嘴中,但在贯彻全身,尤以阴蒂,菊穴,腋下最为强烈的瘙痒感的刺激下,萧薰儿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咬住舌头,也只能在崩溃的边缘反复徘徊。还没等萧薰儿反应过来,那团粘液之中,便凝结出了另一团手掌般的拘束器,将两只因恐惧而四处乱踢的脚丫牢固地固定了起来。就连十颗晶莹的脚趾,也被分开卡了起来。然后——
  咕滋咕滋——
  墨绿色的触手在萧薰儿的脚底高速移动,摩擦了起来,那仿佛手指,却又远比手指灵活的触手无规则地运动着,忽软忽硬,忽快忽慢,竭尽着一切方式,折磨着萧薰儿足底的软肉。那十颗被拘束着的脚趾,也没有逃过触手的摧残,而是被凝固成棱锥的触手,不断地旋转钻磨着。
  “咿——噗噜噜噜——”
  在足底与脚趾的双重刺激下,萧薰儿终于忍耐不住,在粘液的包裹下狂笑了出来。然而,在萧薰儿张嘴的瞬间,那粘液团便趁虚而入,冲进樱唇之内,将口腔填满。
  “呜呜呜呜——”
  不顾萧薰儿的抗议,翠绿的黏液瞬间从口腔之中流入了食管,然后,像是海啸般直接填满了胃部。
  萧薰儿本想咬断这可恶的黏液兽,但那粘液之中,竟生成了一副墨绿色的口枷,将萧薰儿的小嘴直接撑开,让黏液长驱直入,继续充斥着敏感的身体。
  被黏液兽侵犯着全身各处的萧薰儿运起斗气,想要强行挣脱束缚,但那粘液却像是有意识般,变幻着触手的形态,用钝钻在萧薰儿的脚心与趾缝间摩擦,甚至上探到腋下,不断摩擦着软肉,让本已凝聚的斗气,在瘙痒中溃散,被黏液所吸收。当然,这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因为,就在萧薰儿竭尽全力抵挡触手的拷问时,另一只触手已经探入了菊穴——
  “呜呜呜呜呜呜!”
  萧薰儿全力扭动着身躯,想要挣脱开这奇异的束缚,但那深入菊穴的触手,已然抓住了卡在肠道内的巨棒。
  噗噜——
  如排泄般的水声传来,触手毫不怜香惜玉,一把便将巨棒完全拉出。那带着软刺,足足膨胀到两倍大小的巨棒,给萧薰儿的柔嫩肠肉,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剧痛与快感——
  “咕噜噜噜噜——”
  萧薰儿双眼翻白,被那硬毛与软刺刺激的失去意识,完全放松了身体,从尿道中泻出了一团金黄的尿液,任由脱出血红肠壁的菊穴一张一合,被粘液触手长驱直入,填满了肠道,与胃部的黏液合为一体。
  下一瞬,胃部与肠道中咕噜翻滚的黏液,又将萧薰儿从痛苦与快乐交加的空白中拉了回来——
  “唔噜噜噜咕噜噜咳——”
  似乎是刻意刺激着内脏般,翻滚的粘液让萧薰儿产生了强烈的便意,然而,在巨棒与触手的轮流摧残下,菊穴的括约肌早已失去了应有的功能,那脱出肠壁的凄惨菊穴,甚至可以直接塞入一只手掌。
  就在萧薰儿准备放弃抵抗,任由排泄物奔涌而出时,那触手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瞬间便凝结出了一根更加粗大的巨棒,竖起倒刺,毫不犹豫地插入了还未闭合的菊穴。
  “噫呜呜呜呜呜呜咿咿咿——”
  粗暴的扩张,倒刺的剐蹭,以及排泄被强行中止的痛苦再次冲击着萧薰儿的大脑,两行清泪不受控制地涌出眼眶,被粘液所吸收。似乎是感应到了萧薰儿的状态,那刺激着足底的拘束器陡然加速,以坚硬的钝锥和柔软的触手,疯狂挠动,钻磨着敏感的玉足,让萧薰儿在痛苦之中大声狂笑,吸入了更多的粘液。
  “唔噜噜噜噜——”
  “噗呜呜呜呜呜呜——”
  在临近死亡的窒息下,萧薰儿不断体验着菊穴的撕裂,足底与腋下的瘙痒,以及那腹中逐渐加强的便意。每当萧薰儿被挠的狂笑时,菊穴的巨棒肛塞便会旋转,扩张,让倒刺破坏着柔软的肠肉。而当萧薰儿的精神即将崩溃之时,那足底,指缝与腋下的触手又回加速刺激,让萧薰儿能够在濒临疯狂的笑声中,获得一丝缓和。
  当然,萧薰儿没有注意到的是,在这无尽的循环折磨中,那翠绿的粘液,正一点一滴的压缩着,与萧薰儿的身体逐渐融合……
  ..
  ..
  三日后,迦南学院
  “喂,你听说了吗?最近那些做任务赚外快的人,似乎伤亡率和失踪率都在急速上涨!”
  “是啊是啊,好像连内院弟子都有折损!那个很强的内院学姐,叫什么……哦对!萧薰儿,好像也失踪了!”
  “啧啧……真不知道那片鬼地方到底有什么东西,那可是强榜有名的美人啊……就这么浪费了?”
  “喂!说话注意点,要是被导师们听到,没有你好果汁吃!”
  “等等……那是谁!”
  被远处骚动所吸引的二人,转头看向了那突然涌起的人潮——
  “是薰儿学姐!”
  “萧薰儿回来了!”
  瞬间,在好事者的欢呼下,无数正在做着杂工的外院弟子蜂拥而来,将萧薰儿围在了中央——要知道,像萧薰儿这样美丽而不近人情的强榜学姐,在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和自己这种最低级的外院弟子有着任何交集。而这次,若不是萧薰儿出了意外,错过了内院专属的火能兑换时间,这些外院打杂的弟子,肯定连萧薰儿的影子都见不到。
  “那……那就是萧薰儿学姐吗?”
  此刻,萧薰儿的身上,那身迦南学院的女性制服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层翠绿色的轻薄纱衣,勉强挂在肩上,长度仅能勉强遮住下体与翘臀,让白玉般的肌肤若隐若现。
  “这是……什么衣服啊?”
  “薰儿学姐……不会有什么奇遇吧?”
  “管她呢?这么香的女人,哪是平时能看得到的,赶紧先看着,万一走光了,奶子和下面露出来了呢?”
  外院弟子们猥琐的目光在萧薰儿的身上四处扫射,恨不得把眼睛贴在萧薰儿的下体,菊穴和玉足上仔细观赏。
  当然,除了忍耐着裤裆的挤压感默默意淫的围观弟子,还有一些更大胆的家伙,借着询问问题的机会,凑在了
  “薰儿学姐,这次任务有什么意外吗?难道是凶险的远古遗迹吗?”
  “嗯……差不多吧……”
  “有没有什么天材地宝,远古兵器之类的收获?”
  “呃……算是……呜……有吧……”
  外院弟子围住了萧薰儿,七嘴八舌地询问着各种各样的话题。当然,他们的真正目的只是借着这个机会,尝试着寻找走光的可能性罢了。
  “呜……”
  随着萧薰儿迈步前行,那双美腿的颤抖幅度也越来越大。正当好奇的外院弟子们七嘴八舌地借机拖延着时间时,那身薄薄的翠绿纱衣忽然闪烁了起来——
  “喂……刚刚那是什么……”
  “是我眼花了?我好像看见萧薰儿的奶子了……”
  “这么一说,我好像也看见小穴了……难道不是幻觉?”
  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萧薰儿的脸上泛起了一抹紧张的红晕,强忍着脚底传来的不适感,微微加快了脚步,想要赶快离开这里。然而——
  “薰儿学姐!”
  “薰儿学姐别走啊——”
  人群之中,顿时有数名色胆包天的外院弟子,混在了人群之中,抓住了萧薰儿的藕臂,让她被人群完全包围。
  “你……你们!”
  萧薰儿想要运气斗气,震开这些无礼之徒,但那从丹田弥散至全身各处的粘液兽却精准地将萧薰儿所释放的斗气吸取殆尽。
  “呜哇!”
  在玉足的刺激,与内心的紧张下,萧薰儿身上的轻纱,在绿光中闪烁了起来——
  “是幻术!”
  人群中,已经有不少人认出了萧薰儿的诡计,然而,下一刻,那奇异的幻术便重归稳定,萧薰儿身上的纱衣,也严严实实地覆盖在了身上。
  “好……好险……”
  萧薰儿那极不稳定的幻术之下,是一具几乎完全赤裸的雪白玉体——在那粉白的脖颈上,套着一只如同狗环般的墨绿颈圈。而在颈圈之上,则连接着那仅有三指宽的绿色布条,从脖颈的正中央,一直低垂到小穴与尿道。拜狭窄的布条所赐,萧薰儿的那对丰满美乳,几乎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而那满溢出来的侧乳,更是挣脱了布条的束缚,随着萧薰儿的动作一蹦一跳地颤抖着。奇怪的是,即使那布条仅仅遮住了乳沟周围的三指宽度,但原本应当挺立在乳房中央的乳头,却没有丝毫的踪迹。
  而在萧薰儿耻部的三角地带下,那三指宽的翠绿布条则疾速缩减为了一根似乎马上就要崩断的细线,卡在粉嫩阴蒂与阴唇的中央,深深嵌入了小穴中。细线延伸至丰满的翘臀,在那裸露的菊穴中,似乎还暴露着一串墨绿色的串珠,正在随着菊穴的开合而颤动。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萧薰儿玉足上踏着的一双高跟鞋——墨绿色的高跟鞋仅有两根坚固的系带,将玉足与脚踝死死地扣在了鞋上,也让那大片的雪白足背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在那裸露的脚趾处,则是十枚坚韧的趾环拘束器,将十颗脚趾分别卡死在了高跟凉鞋的尖部。不知为何,每走一步,萧薰儿的修长美腿便会不住地颤抖,同时从大腿的内侧流出几滴澄黄的液体。
  “咿呀!”
  萧薰儿娇喝一声,顿时超越了粘液兽的吸收阈值,爆发出了一丝斗气,将那些在手臂与后背乱摸的猥琐手掌震开,顺便清出了一片空地。
  “喂!你们快看!她的脚!”
  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发现,萧薰儿脚上的幻术,竟然已经消失殆尽。那双墨绿色的高跟鞋,已经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在起哄者的提醒下,众外院弟子死死地盯住了那双被牢牢拘束的美足,不知不觉,裤裆都涨到了极限。
  “这脚……好美!”
  “确实,这脚我能玩一年!不愧是那个萧薰儿啊!”
  “好想射在她的脚上啊!”
  “硬了硬了!”
  看着这些无礼庶子,萧薰儿本想一一教训,但奈何身上的斗气不断被体内的粘液兽所榨取,再加上脚尖传来的酥麻感,让萧薰儿原本的实力大打折扣。
  “你们这些变态!”
  正当萧薰儿准备运转斗气,一脚踢开这些家伙时,胸口处的乳环,却传来一阵电击——
  “咿呀呀呀呀——”
  在萧薰儿的胸口,正有两只墨玉般的乳钉,钉在了那充血的乳头上。而在这两根乳钉间,则是一串短小的墨绿锁链,将两只小巧乳头硬生生地拴在了一起,这才让那三指宽的布条,勉强遮住了萧薰儿的乳头。
  原本在那乳钉强行拉扯的刺激下,萧薰儿便已经胸口酥麻,酸痛难忍,再加上那乳钉上不断渗出的奇特毒液,更是让萧薰儿的一对美乳,都蔓延着酸麻与瘙痒的感觉。此时,那粘液兽再次控制乳钉,打出一道电击,在最脆弱,最敏感的乳头叠加着剧烈的疼痛与酥麻感,成为了摧垮萧薰儿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突如其来的电击下,萧薰儿全身酥软地倒在了地上。虽然在那从纱衣上喷出的粘液垫的缓冲下,并没有受伤,但胸口处传来的电击,却让萧薰儿的大脑一片空白,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
  “咿呜呜呜呜——”
  萧薰儿双眼翻白,吐出了小舌,嘴角抽搐,口水,乳汁与尿液不受控制地溢出体外,然后被那身下的粘液尽数吸收。
  当然,在这关键的时刻,已经与萧薰儿共生的粘液兽瞬间接管了幻术的控制,让那随时会崩溃的幻术重新稳定了下来。然而,似乎是恶作剧般,那一双踏着墨绿高跟凉鞋的粉白玉足,仍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咕噜——”
  看着那不断颤抖抽搐的双足,此起彼伏的口水声在人群中响起。有好事者已经开始议论纷纷——
  “她……怎么了?”
  “不知道,难道是修炼了奇遇功法,导致走火入魔?”
  “确实有点像……看起来她现在已经斗气消散,跟普通女人没什么区别了。”
  “就是说……咱们也可以趁机……”
  受到提醒,熙熙攘攘的外院弟子们饥渴地看向了瘫倒在地的萧薰儿,而那弥漫在空气中的奶香与尿味,也更加激发了人群的兽欲。
  “操,忍不了了!”
  终于,肉棒涨到极限的外院弟子们理智崩溃,纷纷凑到了萧薰儿的周围,脱下了裤子。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萧薰儿惊怒地看向了无数挺立的肉棒,想要发力,却被身下的粘液兽按在了粘液垫上,动弹不得。
  “啧……这脚,好嫩!”
  冲在前面的两名外院弟子已经撞开人群,抢先滑到了萧薰儿的面前,一人抓住了一只玉足,详细地观赏了起来。
  “这双骚鞋,再配上这萧薰儿的美脚,真是能让人精尽人亡啊!”
  “哈哈!不愧是萧薰儿,光是玩这双脚,我就能射一天!”
  两只痴汉端详着手中的玉足,任萧薰儿怎样踢动双腿,也无法挣脱那死死钳住脚踝的手。
  “这双鞋也不错!等会兄弟们射在鞋里,让萧薰儿每天把脚泡在咱们的精液里!”
  “说得好!”
  正当痴汉们思索着怎样解开鞋子大快朵颐时,萧薰儿身上的粘液兽似乎感受到了人群中澎湃的欲望,咔哒一声,便将那韧性与坚固并济的高跟鞋系带解开——
  “哇靠!这身装备还有这种功能吗?真是方便!”
  “我靠!快看这骚鞋,竟然是拘束器!还带着刺呢!”
  “这么淫荡的装备,再加上这么清纯的萧薰儿……我能射十发!”
  两只痴汉如获至宝地捧起了萧薰儿赤裸的玉足,放进了嘴里,用舌头仔细地清理了起来。那玉足虽然饱经摧残,不知被那双高跟凉鞋玩弄,拷问了多长时间,但那葱白的皮肤与粉红的指甲,却丝毫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反而由于粘液的滋养,变得更加嫩滑。随着那少女美足的味道在舌尖扩散,两名痴汉赤裸的下体也像是充气般挺立了起来。
  “我忍不住了……谢谢器灵!我先撸为敬!”
  “我也忍不住了!”
  舔舐玉足的两只痴汉分别用一只手擎住了纤细的脚腕,让那不断扭动的玉足更充分地沾染上自己的口水,而痴汉们的另一只手,则搭在了自己暴涨勃起的肉棒上,毫不顾忌地撸动了起来。受到此等淫乱场景的刺激,围观的外院弟子,也开始陆陆续续地解开腰带,对着萧薰儿撸了起来。
  “杀了你们——”
  此刻,萧薰儿虽然又羞又怒,恨不得一脚将这两只痴汉踢成碎片,但在乳钉的拉扯与电击的刺激下,萧薰儿仍然全身酸软,斗气十不存一,而玉足微弱的颤抖与脚趾的抽搐,也只是让疯狂吮吸玉足的痴汉勃起的更加坚硬而已。
  咕唧咕唧——
  淫糜的口水声从痴汉的嘴里发出,那恶心的口水,已经涂满了玉足,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亮光。而那舌头卷过敏感玉足的粗糙触感,更是让萧薰儿满脸通红,下体一塌糊涂。
  “呜呜呃呃——”
  萧薰儿仍想宣泄怒火与羞愤,但那粘液所形成的床垫,却伸出了一件口嚼,卡在了樱唇之上,让萧薰儿只能勉强发出几声凄惨的呜咽,更加助长了围观者的性欲。
  “靠!这脚实在是太骚了!要射了!”
  “这谁顶得住啊!射了!”
  两只痴汉终于放开了沾满口水的玉足,然后在疾速的撸动中,将浓稠精液涂满了足弓与足背。
  “哈哈!就算是萧薰儿,还不是被我们射的满脚都是?”
  痴汉们笑着,拎起了萧薰儿的脚腕,用两只玉足交替涂抹着,将那满脚的精液均匀地涂在了两只玉足的表面,镀上了一层黏糊糊的白浊“保养液”。
  “嘿嘿……多亏有这么淫荡的器灵!要不咱们接着射?”
  “好!今天就给萧薰儿小姐的脚作个精液浴!”
  “呜呜呜!呜咿!”
  无视了萧薰儿口水横流的抗议,两只痴汉再次提起了沾满精液的玉足,撸了起来。不过就在此刻,萧薰儿忽然感到,在玉足上的精液催化下,那原本被严密封锁的斗气,竟然又重新泄露出了一丝——
  “呜嗯!”
  戴着口嚼的萧薰儿管不了那么多,将斗气凝聚在足尖,修长的美腿瞬间发力,双脚踢在了两只痴汉的下体上。
  噗噗噗噗噗——
  两只痴汉正沉浸在对着精液玉足自慰的快感中,哪里能想到萧薰儿会恢复斗气。瞬间,摇晃着肉棒的二人连惨叫都没发出,便一边挥洒着白浊精液,一边口吐白沫地飞了出去。
  “哼!”
  萧薰儿本想借着斗气震开粘液垫的束缚,但在这一脚踢出后,那融合在体内的粘液兽便再次占据上风,让萧薰儿重新回到了无力状态。与此同时,那双不断滴落精液的美足也再次激发了围观外院弟子的色欲——
  “她……怎么回事?”
  “不知道,好像刚刚恢复了一瞬间的实力,不过现在又走火入魔了?”
  “不过刚才那两个家伙运气太好了吧,竟然能射在萧薰儿的脚上……”
  “这有什么,咱们也可以去射她的脚啊!一人一发,把她的腿,脚和鞋全泡在咱们的精液里!”
  “喂!你不怕被一脚踢飞吗?”
  “他们射得,我射不得?今天我就是要让这内院第一美人萧薰儿做个精液足浴!你不想让萧薰儿的脚每天泡在精液里?再说了,能射在萧薰儿的脚上,就算是被踢飞也值了!”
  “有道理,开撸!”
  在萧薰儿惊恐挣扎的同时,围观的人群也沸腾了起来,被那精液的腥气所刺激的外院弟子纷纷化身痴汉,脱下了裤子,露出了长短不一,却都满载精液的下体。
  “呜呜呜!呜呜!”
  感受着胸前越发放肆的电击与乳钉拉扯,萧薰儿的胸口与尿道不受控制地喷出体液,而爆发斗气后的虚脱感,也让萧薰儿无力地垂下了双腿,脚趾时不时抽搐着,让精液沿着嫩白的皮肤滑落。
  “哈哈哈,她现在又脱力了,大家快射她啊!”
  又是两只痴汉敢为人先,挺立着肉棒走到了萧薰儿的身旁,对着萧薰儿沾满精液的赤裸美脚快速撸了起来。
  “谢谢器灵,我射了!”
  在那没有一丝瑕疵的玉足的刺激下,两只痴汉很快便射了出来。腥臭的精液泼洒在萧薰儿的足面与足底,让那精液薄膜又变厚了一层。
  “呜!”
  此刻,萧薰儿再次感受到了那久违的斗气,赶快将斗气凝聚在玉足上,一脚将两只痴汉踢飞。然而,在那斗气消耗完毕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更加严重的虚弱与空虚感。
  萧薰儿勉强维持住了意识清醒,但那乳汁与尿液仍然不受控制地喷了出来,在粘液兽的调教下,散发出了催情的气味。幸好那菊穴中的串珠并未脱落,否则,再加上肠肉与排泄的刺激,萧薰儿肯定会直接昏死过去。
  滋滋滋滋——
  “呜咿咿咿——”
  然而,刚想到这里,萧薰儿尻穴中的串珠便放出了一股电流,将萧薰儿电得浑身颤抖不住,流出了一身细密的汗珠,最终,眼泪,口水,乳汁,尿液,淫水与肠液横流,抽搐着晕了过去。
  “嘿嘿!晕过去了!大家还等什么?快射她啊!”
  在稍纵即逝的时机下,一众痴汉自发的排成了长队,向着萧薰儿的玉足轮流地发射着精液……
  …………
  …………
  “射了!”
  第二十只痴汉淫笑着撸动肉棒,将自己的精液射到了萧薰儿的美足上。此时,那一双被粘液滋养的雪白玉足,已经被更加白浊的精液所包裹,像是被一大桶精液泼过一样淫荡。
  …………
  …………
  “我还能再射!”
  第五十只痴汉看到萧薰儿的玉足上已经裹满了一层精液,便灵机一动,拿起了地上的高跟凉鞋套在了肉棒上。痴汉想到萧薰儿的美足被这双高跟凉鞋死死拘束,刺激的场面,闻着空气中逸散的玉足气味,一时不慎,竟秒射了出来。
  …………
  …………
  “可惜,排队排晚了,不过果然不愧是萧薰儿,我他妈射爆!”
  第八十只痴汉撸动肉棒,将精液射在了已经铺满白浊液的高跟凉鞋上——自从发现这双兼具了足拷功能的高跟鞋也可以用于撸管后,便有十几人选择用这双残留着萧薰儿气味的鞋子来发泄欲望——此时,那双高跟凉鞋的凹陷内,已经装满了痴汉们的精液,与玉足的味道混合,形成了独特的腥膻气息。
  …………
  …………
  “嘿嘿,终于轮到老子了!”
  在漫长的射精过程中,萧薰儿早已苏醒,但色胆包天的痴汉们已经形成了轮流射精的默契,即使萧薰儿偶尔凝聚起一丝斗气,将刚刚射精的倒霉蛋踢飞,后面排队的痴汉,也会迅速顶上,为玉足与美腿补齐刚刚震落的精液。
  …………
  …………
  “又是我!终于轮完一圈了!”
  随着痴汉们的轮流射精,萧薰儿的脚上与腿上,早已沾满了腥臭的精液。就连那两只高跟凉鞋,也被痴汉们轮流使用。或许是精液过于浓厚,那墨绿色的凉鞋中,似乎也溶解了一丝乳白的浊液。
  …………
  …………
  “嘿嘿!光是看着萧薰儿拿我的精液泡脚,我就还能射一百次!”
  不知道多少轮痴汉射精过后,萧薰儿周围的地面,已经散落了无数精液液滴。射在美腿上的精液沿着肌肤流下,甚至在粘液垫中形成了一片精液水洼。而愈发疲倦的萧薰儿,也彻底放弃了抵抗,任由痴汉们发射着过剩的精液,甚至还会妩媚地伸开脚趾,让精液充分地流淌在指缝间,促使痴汉们更快地缴械射出。
  当然,在那双腿,双足与凉鞋全部灌满精液后,痴汉们仍未满足,而是将那双已经完全被精液染成白浊颜色的高跟凉鞋再次锁死在了萧薰儿的脚上,让精液润滑着足底与鞋面的接触,发出咯滋咯滋的淫荡水声。
  而后,则有痴汉灵机一动,搬来了一只木桶,像足浴般,将萧薰儿的双足与小腿放在其中,然后,在众痴汉的围观下,把自己的精液射在了桶中。
  于是,在先行者的带动下,痴汉们恶趣味地围住了萧薰儿,不停地向着那木桶中发射的精液。在那瀑布般无止境的射精下,木桶中的精液水面渐渐升高,而此等场景,也刺激着痴汉们的性欲,让其更快地产出着浓郁的白浊精液。
  在痴汉肉棒的不懈努力下,那巨大的木桶终于被填满,萧薰儿的玉足与小腿,也被完全浸泡在了腥气四溢的大桶中。已经被粘液兽与痴汉折磨的几近昏迷的萧薰儿,也只能轻轻摆动着美腿,搅动着浓稠的汤汁,让精液不要在双足上凝固。
  最终,当所有痴汉都将自己所有的精液,体液甚至是斗气全部射出,累昏在地后,粘液兽才放开了萧薰儿的束缚,让萧薰儿从那干涸的精液池中拔出双足,带着刺鼻的精液腥臭味,一步一顿地走回内院,留下了一地踩溢出的精液脚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