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武神榨精致死的无尽轮回
被女武神榨精致死的无尽轮回

被女武神榨精致死的无尽轮回



“嗯,嗯啊~~”

女武神玛莲妮娅,此刻正惬意地躺在地上,就这样享受着这悠闲却又略带着些许无趣的时光呢。

只是百无聊赖地伸了个懒腰,对于玛莲妮娅而言——她日常生活唯一的乐趣,恐怕也就只剩下玩弄那些胆敢前来挑战她的褪色者们了吧。迄今为止,已经有无数僭越的褪色者胆敢踏足这片她所支配的大地,就这样用他们手中那卑微脆弱的长剑来挑战她作为女武神的无上威严。

结果可想而知,不论身材亦或是实力都可谓是远远凌驾于那些褪色者之上的玛莲妮娅,每一次都可谓是不费吹灰之力即可轻松将那些所谓的褪色者当场击败。而面对着这些惨败的褪色者们,玛莲妮娅可不会选择直接挥动手中的金色长剑去终结他们的生命。恰恰相反的是,也许是因为长时间的沉眠再加上被唤醒之后的无聊,玛莲妮娅可是十分喜欢将那些褪色者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折磨蹂躏过后方才会让他们彻底死去呢。

当然了,那些褪色者们倒也并非是觊觎玛莲妮娅的美貌,事实上玛莲妮娅在面对那些外来的褪色者们的时候,可都是全程带着她那金色的金属面具,就这样严密地将她整张脸颊全都遮蔽覆盖殆尽呢。可以说迄今为止,便是没有哪怕任何一人能够知晓她的本尊究竟是多么倾国绝美呢。

就在玛莲妮娅还尚且在享受着这悠闲时光的同时,一股源自于空气本身的躁动便是让她顿时打起了十足的精神。毕竟玛莲妮娅,可是对这股躁动感到万分熟悉,这无疑就是又有新的褪色者即将到访的征兆了呢……

“这一次,又会是哪个小家伙呢……哼哼~~”

只是露出一副如饥似渴般的神情,玛莲妮娅早就已经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和悸动,想要立刻见到那位来访的褪色者了呢。

毫无疑问,在坐拥着将近三米身高的玛莲妮娅眼中,那些所谓的褪色者往往可是连自己腰间的高度都不如呢。尽管单论绝对身高的话,前来挑战玛莲妮娅的褪色者们可都是悉数有着动辄一米七以上的高度,这种身高放在人类之中——那可绝对算不上是低矮的程度。然而放在玛莲妮娅的面前,那也实在是有些低矮到太过可悲了呢。

就在下一个瞬间,当玛莲妮娅慵懒地做好应对来袭的褪色者准备之时,她却是有些惊讶地察觉到此刻呈现在她面前的这位入侵者,竟然和她迄今为止遇见过的那一众装备丰厚、经验娴熟的褪色者们都有着天壤之别……

只见一个身高可能还不到玛莲妮娅大腿高度的小小少年,便是直接出现在那一片朦胧的迷雾当中。要知道迄今为止,玛莲妮娅斩杀的褪色者可都无不是成熟老道的成年男子,而像现如今这样呆愣呆愣地站在她面前的少年,对于玛莲妮娅而言可还尚是她第一次见到呢。只是一眼而已,玛莲妮娅便顿时对面前的少年产生了无比的宠爱之心,就这样让她忍不住想要试探一下这位小小少年的实力究竟如何了。

“呜,呜哇……!”

迷雾散去,当那位僭越的褪色者看清面前他要挑战的那位女武神真容之时,这位原本还是一副呆愣状态的小小少年却是忽而露出了惊恐万分的神色。

其实面前这位少年的反应,在玛莲妮娅眼中倒是也算不上多么奇怪了。毕竟这些褪色者们,恐怕还是第一次见到身高如此夸张的高挑女性吧。只听见一声满带着错愕的尖叫声,玛莲妮娅的心中便是顿时对面前的少年萌生出无与伦比的强烈兴致,索性就这样直接主动踏步来到了他的面前。

说实话,这还是玛莲妮娅第一次见到,竟然有人胆敢穿着如此单薄的装备便闯进她的领地之中。面前的少年非但是看起来稚嫩无比,就连他身上披着的那一身银白甲胄也同样是给人以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如若换作是其他褪色者,恐怕都巴不得能够将自己全身上下都武装到牙齿呢。而这位反其道而行之的少年,便是让玛莲妮娅不禁好奇起了他究竟是有这怎样强大的本领方才胆敢做出如此愚昧的举动呢……

“咚……”

“咚——!”

“咚——!!!”

就这样,玛莲妮娅便是任由自己赤裸着的脚掌一步步狠狠地踩在地上,就这样发出一声声沉闷恐怖的巨响。说来也是可笑,单单只是玛莲妮娅走路时产生的声响,就尚且足以让面前这位原本还信心满满的褪色者感到惊恐万分。真不知道——在这之后当玛莲妮娅决意要展现出她真正的力量之时,面前这位惊恐万分的褪色者就又将会露出怎样精彩的神情了。

然而惊恐,也不过是一闪而过的情绪而已,既然这位褪色者选择以如此单薄的装甲前来挑战已然让无数人丧命于此的马脸莉娅,那么便必然是有着他独特的考量。似乎这位褪色者自认为自己武艺高强,根本无需任何繁杂的装备即可轻松制敌取胜。因而即便是面对着眼前这有着绝对力量的玛莲妮娅,这位身高可能还不到一米六的小小少年却仍旧是一鼓作气地打起了精神,就这样将他方才那紧张惊恐的情绪全都尽数抛到九霄云外了。

“呵,呵啊——!”

根本没有留给玛莲妮娅挑开双唇说话的机会,面前这位战意昂扬的褪色者便是当场绝顶要对这位高挑的女武神发动一轮疯狂的袭击了。

只见眼前的少年执起手中的长剑,大喝一声之后便是直接朝着玛莲妮娅冲了过来。可惜他手中那短小可怜的所谓长剑,恐怕就算是单论剑身的面积,也绝地不是玛莲妮娅那将近两米之长的大剑对手吧。毕竟玛莲妮娅手中的金色大剑,甚至都比面前这位少年的身高还要高得多得多呢……

“嗯哼……”

只是冷笑一声,玛莲妮娅随即便是停下了她那原本还在滚滚前行的步伐,就这样索性直接站在原地恭候着面前那位朝着自己猛冲过来的少年。

其实就连玛莲妮娅本人也想象不到,此刻她遇见的这位褪色者竟然会是如此愚昧无知。真不知道这位软弱无能却又有着莫名自信的少年,究竟是用何种方式方才走到今天这般地步的。但如今既然遇到玛莲妮娅,便是意味着这位少年的好运,便也算是到此为止了。

还没能等这位褪色者手中挥舞着的长剑打到玛莲妮娅身上裹着的盔甲,这位粗暴的女武神便是索性直接摆动她的手腕,就这样当场爆发出一股足以将面前这位褪色者直接一刀斩成两半的恐怖力道。不过玛莲妮娅,可从来便没有想过要立刻终结这位小小少年的生命,她斩向的也不过是他手中那脆弱不堪的银色长剑而已。

“怦——!”

只听见一声清脆刺耳的剑身碰撞声,裹挟着玛莲妮娅本人无与伦比力道的金色长剑便是直接斩断了面前那位小小少年手中唯一的武器。那一瞬间爆发出的恐怖力道,甚至都直接连带着将那位可怜的少年整个人掀翻在地,就这样让他在空中翻滚了好几圈之后,方才是在距离玛莲妮娅约莫十来米远的地方悄然落地了。

“呜啊——!”

说实话,这样的结局,可绝对是让面前这位褪色者始料未及的呢……

可怜的小小少年,根本没有哪怕一丝一毫反抗的机会,就在他手中执着的脆弱长剑被一斩为二的瞬间,他便是当场受到了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冲击力。那一股太过强烈的冲击力,甚至都让这位褪色者当场失聪,就这样让他整个人都在迷迷糊糊的状态当中便飞向了远处。只是轻蔑一笑,便是代表着玛莲妮娅的剑下,又多了一个愚昧无知的挑战者亡魂呢。

尽管这一剑,玛莲妮娅并没有当场剥夺这位褪色者的生命,但在这片由玛莲妮娅本人支配的领土之上——只要是被她击倒之人,那么最终便是无一例外地将会失去他们那宝贵的生命。并且死亡,可绝非是瞬间降临,只有在被玛莲妮娅榨干最后一丝玩弄的价值之后,这位称呼的女武神方才是会选择终结他们的痛苦呢。

只可惜,对于接下来将要发生的那一切恐怖灾难,这位仍旧自恃无恐的少年却还是对此一无所知。甚至就算是被玛莲妮娅一剑击到在地,他却依旧是浑然不知自己和面前这位高挑巨大的女武神,早就已经是拉开了宛如天壤之别一般的实力差距……

“咚——!”

还没能等面前这位小小少年有机会站起身来,玛莲妮娅那双白皙修长的美腿,便是已经悄然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就这样直接朝着他缓缓踏步走来了。

呈现在地上那位褪色者面前的,可究竟得是多么绝美的一幕了。只见一位长发飘飘的高挑女武神,正以赤裸着脚掌的姿态一步一个脚印地朝他走来。那赤发飘飘的绝美姿态,简直就是令人无不沉沦……仅仅只是轻轻一瞥,这位小小的褪色者便是已经无可避免地被这位高挑强大的女武神瞬间俘获芳心,就这样直接沉迷于玛莲妮娅那无可比拟的美色之中了。

那一瞬间,对于玛莲妮娅本人过分的爱慕,甚至都已经是让这位小小的褪色者当场忘却方才自己遭受的暴行,全然忘却了自己是被玛莲妮娅一剑当场击倒在地的了。就在地上躺着的那位小小褪色者正忙于欣赏玛莲妮娅抬脚落足之间的优雅身姿之际,那位曾经斩杀无数褪色者的女武神便是已经悄然来到了他的身旁,就这样直接用她那足足三米之高的庞大身躯将褪色者遮蔽于她身体的阴影当中了。

“嗯~~这次来的,怎么是个小可爱呀~~长的这么小,连姐姐我都舍不得杀你了呢。”

直至玛莲妮娅红唇微启,她那威胁意味十足的话语脱口而出之际,地上躺着的那位小小褪色者这才总算是认识到面前这位女武神那恐怖的强大力量。

毕竟就在刚刚,玛莲妮娅本可以直接一剑将他斩杀,让他就这样被当场斩断成肉泥血块。然而就在玛莲妮娅挥剑瞬间,她却反倒是放弃了一剑斩杀这位小小褪色者的想法,反而只是稍微发力斩断了他手中的武器而已。被夺走身上唯一武器的这位褪色者,自然也就是不幸沦为了任由玛莲妮娅支配玩弄的小小玩物了。

虽说话语中并不乏威胁的意味,但此刻的玛莲妮娅其实已经是刻意放低她的姿态,并没有如同往日那般展现出简直是压倒性的威严气质了。面对这位高高在上的女武神连声的诘问,这位可怜的褪色者更是瞬间吓得连哪怕一句话语都吐露不出,只得是如鲠在喉般地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呻吟,简直就像是被玛莲妮娅方才展现出的碾压级别力量吓傻了一样。

“怎么不说话了?刚刚不是还气势挺足的嘛,小可爱?”

尽管隔着一面金光闪烁的面具,然而地上被玛莲妮娅肆意羞辱的这位小小褪色者,却是仿佛能够感受到面具之下她那无比威严的神情一般。还没能等玛莲妮娅做出什么更多的动作,地上的那个可怜渺小的小小少年便已经是被险些吓尿了。

在这片由玛莲妮娅支配的大地之上,便是只存在着这位至高威严的女武神,以及这位试图挑战女武神威严的愚昧褪色者。可以说此刻这位跌跌撞撞闯入其中的褪色者,从踏足这片大地的那一刻起便是已然注定难逃一死了。只不过直至此刻,这位小小的褪色者却仿佛依旧不知自己那悲惨的命运一般,反倒是在玛莲妮娅的挑逗之下一声不吭,就像是并不想要理会她这位女武神一样。

要知道,在此之前——就在这片大地之上,玛莲妮娅可是已然虐杀了数不尽之的褪色者,作为一位刀光沾染过无数殷血的女武神,她自然是不会忌惮自己的刀下再多出一条亡魂。但就算如此,也许是因为面前这位褪色者和过往她遭遇的那些愣头青们都有所不同,玛莲妮娅这才总算是第一次萌生了想要细细玩弄戏耍一番眼前这位可怜少年的宪法呢。

只不过,虽然面前这位已然是被吓到呆滞的褪色者并不愿意开口说话,但玛莲妮娅依旧是有着千般万种方式撬开他紧闭着的嘴。正比如此刻,玛莲妮娅便是装作漫不经心地抬起了她那双完全赤裸着的脚掌,就这样让那双绝美修长的白皙美腿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地上那位褪色者的面前了。

“哇,哇啊……”

果不其然,就在玛莲妮娅抬脚的那一刻,那位原本分明已经是被吓傻的小小少年,便是直接将他那如饥似渴般的目光投向了头顶那双悄然抬起的唯美玉足。

毕竟想来也是,虽说这位身形矮小的小小褪色者,在此之前可是从没有过恋足之类怪异的癖好。但奈何玛莲妮娅全身上下的每一个部位,都无不透露着一股令人难以抗拒的绝美。尤其是她那分明是时刻和地面紧贴接触在一起,在历经无数个步伐之后却依旧纤尘不染的唯美玉足,这简直就是堪称绝对完美一般的宽大玉足,无疑就更是牵动着这位小小少年的心弦,让他无不为之垂涎不已了。

只是发出一声赞叹的叫声,兴许这位小小的褪色者都未曾察觉到,自己在不经意间就已经是完全迷上了面前这位高挑女武神那绝对完美的脚掌,就这样彻底被玛莲妮娅那简直美到不可方物一般的修长大腿彻底吸引了。

“嗯,嗯……?!”

只可惜,还没能等地上那位小小的褪色者欣赏够玛莲妮娅的绝美玉足,这位威严十足的女武神便已经是自顾自地用她那只简直堪称巨大的脚掌慢慢踩上了脚底下那个小小少年的裆部,就这样直接隔着一条长裤开始按摩碾踩起了他那小小的肉棒。

并没有任何特别的原因,这一切也不过是玛莲妮娅一时起意而已。只是因为看见这位褪色者实在是太过娇小可爱的身形,一时间玛莲妮娅的内心便是被激起了无穷无尽的挑弄欲望。就在内心那一阵阵无比强烈的冲动影响下,玛莲妮娅便是自然踩上了那位小小褪色者的下半身,就这样直接用她那无与伦比的宽大玉足令那位褪色者真正体会到了女武神的强大和恐怖之处了。

在此之前,这位小小褪色者能做的,也不过是遥望着那位高挑的女武神发呆发愣而已。然而眨眼之间,那位高挑威严的女武神就已经是来到了他的跟前,就这样让这位小小少年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如此震撼和冲击了。

不仅仅只是那双修长玉足的绝美,同时袭上心头的还有对于玛莲妮娅那双宽大玉足本身无可比拟的巨大而产生的由衷赞叹……毕竟放在这位小小少年的世界当中,他所见到过最为高大的女性,其实也不过会有着两米之高的身高而已。但现如今站在他面前的玛莲妮娅,可是有着任何人都无可企及的将近三米身高。这也就意味着单单只是玛莲妮娅的一只脚掌,便已经是达到了几乎夸张的将近半米脚长!

整整半米级别的脚长,早就已经是足够轻松将那位小小褪色者的整个胯部都遮蔽殆尽了,不止于此——恐怕就连那位褪色者下半身的大腿也同样是难逃被碾踩的命运呢。只可惜面对这只实在是巨大到有些太过夸张的脚掌,那位小小的褪色者便是根本没有任何阻挡亦或是抵抗的能力可言,只得是任由玛莲妮娅肆意碾踩蹂躏他那娇小可怜的身体了。

要知道,玛莲妮娅可是整日都在无休止的战斗之中,这也就意味着她那赤裸着的脚掌早就已经是在那一场场激战当中分泌积攒了堪称巨量的浓稠脚汗。就在玛莲妮娅高举起她的脚掌,让那只整整半米之长的宽大玉足掠过这位小小褪色者的头顶之时,一滴粘稠的汗珠便是无可避免地从她的脚掌之中滴落,就这样直接滚落滴在了他的脸颊上。

只不过,还没没能等这位小小的褪色者有机会感受玛莲妮娅脚汗的粘稠和温暖,那只半米之长的宽大巨足就已经是一口气碾踩在了他的身上。其实起初的时候,玛莲妮娅可并没有爆发出多么巨大的气力,这也就意味着就算是那位娇小可怜的褪色者,也尚且能够有机会感受那只宽大玉足的柔软和温暖,甚至还能感受到那汗涔涔的脚掌表面滚落滴滴汗珠渗透进裤裆之中的微妙感觉呢。

说实话,此刻正被玛莲妮娅踩在脚底下的那位小小褪色者,可是从未感受到类似的温暖触感呢。就在玛莲妮娅那只柔软玉足的轻轻碾踩之下,那位小小褪色者裆部的肉棒便是顿时像受到了无比猛烈的刺激一样,竟然就这样直接开始充血勃起了。

“啊,啊啊……”

然而玛莲妮娅的温柔,可绝非是毫无限制的呢。

就在感受到脚底下踩着的小小褪色者似乎开始兴奋的那一瞬,玛莲妮娅便是骤然加大了她脚掌之间碾踩的力道,就这样瞬间让那位娇小可怜的少年感受到一阵越发强烈的剧痛。等到那一股袭上心头的剧痛总算超越一直以来感受到的快感之际,一声低沉的哀嚎和惨叫便是不由得从那位小小褪色者的口中窜出了。

可怜的小小少年,甚至胯部的肉棒才仅仅只是刚刚勃起而已,这位碾踩着他几乎整个下半身的女武神玛莲妮娅便已经是逐步暴露出她那残酷暴虐的本性了。那急剧增加的脚力,便是立刻让玛莲妮娅脚底下碾踩着的肉棒严重形变,就这样当场让她那本就小巧稚嫩的肉棒感受到更加强大恐怖的压力了。

只不过,兴许此刻——在那位小小褪色者的视角当中,他所感受到的痛楚可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般剧烈和夸张呢。恰恰相反的是,出于玛莲妮娅脚掌本身那无可比拟的微妙柔软,那个被踩在脚底下的褪色者非但是没有发出丝毫痛苦的哀嚎和尖叫,反倒是直接陷入到兴奋不已的状态之中了。

“嗯,嗯……”

似乎是从未感受过如此强烈的快感,此刻那位几乎整个下半身都已然被玛莲妮娅的一只脚掌紧紧碾踩住的褪色者,只是自顾自地露出一副万分沉醉享受的神情,简直就像是他已然被玛莲妮娅的脚掌完全征服,就这样瞬间沦为痴迷于她曼妙玉足的脚奴一般……!

然而玛莲妮娅的温柔,似乎也就到此为止了呢。

就在那轻轻的碾踩过后,玛莲妮娅便是能够感受到脚底下那位孱弱不堪的小小少年,似乎已经是适应了自己这只庞大脚掌的存在了。只是轻蔑一笑,心中就像是有着千般万种戏谑的想法一般,媚眼如丝的玛莲妮娅便是再度高举起她的脚掌,就这样让脚底下那位小小的褪色者总算是能够欣赏一番她那只足以将自己下半身几乎完全遮蔽覆盖住的巨足本体了呢。

难以想象,趁现在那位小小褪色者眼中的,可究竟得是多么绝美、多么震撼的景色了啊。只见玛莲妮娅的玉足,单单只是从外形看来便是如此婀娜绝美,那实在是太过曼妙的脚型本身便是令人浮想联翩。想象着,如此白皙柔软的脚掌轻轻碾踩在自己的肉棒之上,那种简直堪称天伦一般的快感,就将会是多么绝顶了……!

“小家伙,看起来很舒服嘛~~不过接下来,姐姐我可就不会这么温柔了哦。”

也就唯有在面对这位身形如此娇小可爱的褪色者之时,玛莲妮娅方才是会露出这般温柔的神情了呢。

虽说玛莲妮娅的温柔之中,却也同样是带着对于那位褪色者本身无尽的戏谑和挑弄意味。不过即便如此,也根本无从改变此刻被她踩在脚底下碾踩的这位小小褪色者,便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真正吸引到玛莲妮娅的人,同时也是第一个能够让玛莲妮娅主动放下她那两米长度的大剑,转而用脚来执行那恐怖的折磨和蹂躏的褪色者呢。

然而当时,兴许是还尚且沉浸在玛莲妮娅温柔的碾踩当中,那位正平躺在地上的小小褪色者竟一时半会无从理解玛莲妮娅话语之中蕴含着的真正意思。而等到这位身材高挑巨大的女武神暗自蓄力完毕之时,看着她那摇摇欲坠的宽大玉足,这位可怜的小小少年这才总算是如梦初醒般地意识到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

“嘿咻——!”

只可惜,等到那位小小褪色者有所意识的时候,这一切都已然是为时已晚了……

就这样,在稍微积攒了些许气力之后,玛莲妮娅便是索性直接一口气狠狠踩下她的脚掌,当场便是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可以说直至此刻,玛莲妮娅方才算是真正开始展现她作为女武神绝对碾压级别的强大力量呢。

但即便只是玛莲妮娅稍微宣泄释放出一点轻微气力的碾踩,那也绝非是地上这个小小的褪色者能够承受的地步了。就在那只原本柔软曼妙的宽大玉足碾踩上自己的下身之际,一阵从未有过的强烈剧痛便是瞬间席卷那位小小褪色者的全身,就这样让他当场疼得不免叫出了声。

“咿,咿呀……!”

可想而知,原本作为一位初生的懵懂少年,这位涉世未深的小小褪色者本身便是仅仅有着一米五左右的身高而已。然而与之相比之下,站在他眼前的这位高挑女武神,却反倒是有着接近三米的夸张高度。身高体型之间的天差地别,由此造成的力量差距可是悬殊到绝对不容忽视的!

就在那只宽大玉足碾踩上这位小小少年的那一瞬,简直就像是整个下半身都要被当场踩碎一般的剧痛,便是粗暴地覆盖了迄今为止他感受到的一切快感和刺激,就这样立刻让这位娇弱可怜的小小少年露出了一副痛苦不堪的神情。听着那宛如天籁一般美好的尖叫声,感受着脚底下那原本还尚且坚挺的肉棒在自己轻轻的碾踩之下瞬间萎靡,玛莲妮娅简直就是不要太过畅快了呢……

毕竟在此之前,虽说玛莲妮娅也曾经在那些到访此地的褪色者们身上,施加过数不尽之的残酷刑罚,但那终究也抵不过此刻踩踏蹂躏脚底下这位小小褪色者要来得刺激和爽快了。

一次碾踩,可根本无法满足玛莲妮娅内心那几乎已经疯狂的施虐欲望呢。

“嗯~~小家伙的身体,果然还是软乎乎的呢~”

也不知道,玛莲妮娅的话语,究竟是在夸赞亦或是在嘲讽着脚底下的褪色者呢。

还没能等那位可怜的少年从上一次的碾踩当中回过神来,玛莲妮娅便已经是直接再度高举起她的脚掌,就这样再次暗自积攒着恐怖的力道了。看着那早已是将自己的下半身碾踩到麻木无感的宽大玉足又一次在自己的面前抬起,此刻地上的那位小小褪色者——却早已经是没有了当时那种对于玛莲妮娅玉足无可比拟的垂涎和爱慕呢。

只不过,玛莲妮娅却似乎并没有立刻便狠狠踩下她的第二脚,反倒是稍微俯身低头,就这样无比轻蔑地瞥了一眼地上那位小小褪色者的状况。而映入玛莲妮娅眼中的景色,可就当真是万分滑稽可笑了。

要知道最初轻轻的碾踩,也仅仅只是将那位褪色者的肉棒给揉搓到完全勃起而已。可玛莲妮娅方才故意发力之下的狠狠一脚,却反倒是直接将脚底下的褪色者给当场踩到兴奋,就这样让他分泌出一丝丝浓稠的先走汁了。看着那位褪色者已然是被染湿的裤裆,玛莲妮娅的心中便是忽而浮现出一个绝妙的想法了。

只是主动放下她那即将再度狠狠碾踩上那位小小少年身上的脚掌,玛莲妮娅就这样直接俯身蹲下,直接以那裹挟着无比压迫感的蹲姿出现在那位褪色者的眼中。经过方才的那一次真正发力之下的碾踩,这位小小的褪色者早就已经是无比清晰地认识到了玛莲妮娅那无可阻挡的强大力量,也是因此——此刻在面对着眼前这位高挑巨大的女武神之时,这位小小少年便是瞬间锐气全无,反倒只是露出了一副万分惊恐不安的神情。

“哗啦——!”

根本没有留给那位小小褪色者任何反应的时间,玛莲妮娅只是翘起两根葱白纤长的玉指,就这样分别搭上那位褪色者脚上裹着的长裤两侧。就在那小小少年还尚且一脸懵懂地望着目前这位高挑的女武神之际,玛莲妮娅便已经是先行爆发出一股无可比拟的强大力量,就这样直接将那裹在小小少年下半身最后的阻碍也一并扫清了。

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哗啦声,那位小小褪色者的下半身便是瞬间展露无遗,不仅仅是那稚嫩白皙的少年肌肤,就连胯间那已经是被踩到几乎变形的肉棒也同样是毫无保留地映入了玛莲妮娅的眼中。

“噢,哦呀……?小家伙,怎么下面都弯成这样了呀,明明姐姐可是还没有用力噢?”

伸出手去,玛莲妮娅便是用她那粗壮有力的手指轻轻戳了戳面前那依旧坚挺的肉棒,而出乎意料的是——就在玛莲妮娅那轻轻一戳的瞬间,这位小小的褪色者便顿时像是感受到无可比拟的刺激一样,就连他那原本看起来已经严重变形的肉棒,也随之被带动着猛烈震颤了一下。

其实那位小小的褪色者,也并非是完全没有反抗的欲望呢。只可惜每每瞻仰着玛莲妮娅那几乎相当于自己两倍大小的身高,看着她那对自己呈现出绝对碾压态势的庞大身躯,这位可怜的褪色者便是当场丧失了一切反抗的勇气,只得是就这样呆愣地躺在原地,任由玛莲妮娅玩弄自己小小的肉棒了。

毕竟就连玛莲妮娅那平常紧紧攥着大剑的五根纤长玉指,其本身的大小和长度也已经是远远超越了这位褪色者肉棒的大小。可想而知,就连手指之间的大小都尚且如此夸张,对于这位实在是太过软弱幼稚的少年而言——他又有什么机会能够躲过玛莲妮娅的蹂躏和踩踏呢。

就在用手指试探性地摆弄了几下过后,一抹神秘的笑容便是顿时浮现在玛莲妮娅的唇角,简直就像是她的内心突然浮现出什么更加戏谑残酷的玩法一样。只见玛莲妮娅并没有再多言,只是默默地撑起她那三米之高的伟岸身躯,就这样直接再次将那令人魂牵梦绕的宽大玉足高高举到那位褪色者的头顶。

“哇,哇啊……!不要,不要……!”

已经经历过玛莲妮娅一次用尽全力的踩踏,那一阵简直就是堪称刻骨铭心一般的剧痛如今可还依旧残存于这位小小褪色者的心间呢。

因而此刻,在看见玛莲妮娅再度抬起她那优雅的宽大玉足之时,那位已经无能为力的小小少年也就只得是躺在原地不断发出一声声惨痛的哀嚎和尖叫,就像是试图以此来唤醒玛莲妮娅心中的怜悯和慈悲,来让自己能够得到救赎一般……

只可惜,早已经是斩杀过数不尽之的褪色者,让他们全都化作自己悲惨的刀下亡魂,此刻双手已然沾满鲜血的玛莲妮娅早已经是不会对这些褪色者们发出的尖叫和哀嚎产生哪怕丝毫的反应。哪怕是这位曾经让玛莲妮娅无比疼爱的小小少年,也自然都是毫无例外了。

“噗叽——!”

果不其然,没有了这多余衣物的阻挡,玛莲妮娅脚踩起来这才算是真正的爽快呢。

不过虽说内心并没有想要放过这位小小褪色者的想法,但奈何如今已经完全将自己当成姐姐角色的玛莲妮娅,内心也同样是不可避免地在那一声声哀嚎之中萌生出一股温柔的情感。因而这一次,玛莲妮娅可就并没有像上次那样狠狠落足,反倒只是稍微爆发出一点轻微的气力,就这样将自己脚掌的力道控制在恰好能够让脚底下的小小褪色者感受到痛苦,又不至于让他显露出刚刚那样痛苦不堪神情的程度了。

只听见一声微妙至极的噗叽响声,那便是玛莲妮娅沾满脚汗的宽大玉足和那位小小褪色者身上白皙柔软的肌肤紧贴碰撞在一起发出的声音。所幸是这次的玛莲妮娅,可并没有选择直接用尽全力地一脚踩下,因而带给脚底下那个小小褪色者的,也就只有一阵纯粹的快感和刺激而已。

“呜,呜啊……!”

一声满带着舒服意味的叫声,便是瞬间从那位小小褪色者的口中脱口而出,就这样直接冲淡了在此之前他感受到的一切痛楚,瞬间便是粗暴地取代冲淡了他心中的所有感觉。

毕竟玛莲妮娅的玉足尽管宽大无比,但却依旧是拥有着宛如少女一般青春美好的稚嫩肌肤,再加上此刻她那控制得简直就是万分巧妙的力道,就更是瞬间激起了这位小小褪色者内心无穷尽的强烈性欲,就这样令他瞬间再次沉沦于面前这柔软曼妙的宽大玉足之中了。

真是悲哀呢……

分明这位年幼的褪色者,踏足此地之时可还是怀揣着踌躇满志,就像是势必想要将面前的玛莲妮娅击溃一样。然而只一个回合之间,甚至玛莲妮娅都只是稍微挥舞了一下她手中的大剑——仅此而已。可仅仅只是一个如此简单的动作,却已然是足够让这位小小的褪色者当场放弃心中的信念,甚至就连玛莲妮娅满带着羞辱意味的践踏都尚且能够让他兴奋至此了。

“嗯——?小家伙,明明嘴上说着不要,可身体倒是蛮老实的嘛~~还是说,被姐姐我踩住肉棒,真的就这么舒服吗?”

“呜,呜呜……!”

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又无法反驳面前的玛莲妮娅,这位可怜的褪色者也就只得是原地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委屈神情,简直就像是随时随地都会哭出声来一样……

只可惜,就算是装出一副委屈的模样,玛莲妮娅也同样是不会对脚底下踩着的这位小小褪色者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怜悯。而看见他方才那副沉醉的神情,玛莲妮娅便是也总算是确信了心中的想法,就这样意识到脚底下这位小小的褪色者——貌似对自己这只绝对巨大的宽大玉足有着莫名其妙的爱慕之情呢。

其实原本的话,如果换作是其他的褪色者,那么恐怕此时的玛莲妮娅早就已经是按捺不住心中那一股欲图虐杀一切的强烈冲动,就这样直接一脚踩在那些孱弱无能的褪色者下身,当场便是爆发出一股足以将他们整个下半身都硬生生地撕碎碾烂的恐怖力道了。奈何玛莲妮娅面对着的,可是这个如此稚嫩可爱的小小少年,她也就自然舍不得直接一脚将他的整个身子都踩扁踩烂了。

“嘛,既然不说话~~就只能让姐姐自己来验证一下咯。”

只是唇角勾起一丝微妙的弧度,虽说玛莲妮娅的内心早有答案,但她却还是想要让面前这位小小褪色者以亲身视角体验一遍被自己无情蹂躏踩踏的感觉,就这样让他在自己一次次的碾踩当中忍受不住内心涌现的性欲而爆射当场……

轻轻地,玛莲妮娅只是再一次抬起她那已经和那位褪色者下身卑微肉棒黏在一起的宽大玉足,就这样连带着将那早已经是深深嵌入脚底板中的小小肉棒也一同被带到了半空中。兴许是因为玛莲妮娅分泌出的脚汗实在是有些太过浓稠的缘故,以至于哪怕就是她抬起脚掌这一个普普通通的动作本身,都将会立刻带给脚底下踩着的那个小小褪色者无可比拟的强烈痛楚,就这样让他再度发出了一声失声的尖叫。

这可真是,完全出乎了玛莲妮娅的意料呢。毕竟这位常年闭关于这一隅天地当中的女武神,可是鲜少有过和人类男性相互接触的经历,就更是遑论能够有机会细细玩弄一番这些生性高傲不羁的褪色者了。因而此刻,看着自己那宽大的玉足无意之间便是将那位小小褪色者的肉棒连带着也一同粘了起来,玛莲妮娅便只是感到一丝无比的错愕和惊讶了。

“嘿呀~~”

玛莲妮娅的行事风格,向来便是如此干脆利落。还没能等地上躺着的那个小小褪色者有反应的时间和机会,这位高挑的女武神便是已经再度踩下了她那宽大的玉足,并且相比较于方才——玛莲妮娅不论是在落足的力道亦或是速度上都在增加。

简直,就像是温水煮青蛙一般。一开始这位小小褪色者感受到的只会是纯粹的快感,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玛莲妮娅落足次数的增加,他所感受到的纯粹快感便会被那一股涌上心头的痛楚逐渐取代。而等到这位小小褪色者感受到的痛楚,都完全压过了那阴茎被碾踩玩弄而产生的快感本身之时,真正有如地狱一般的痛楚方才是会悄然而至了。

“嗯,嗯……!嗯嗯……!”

然而奇怪的是,分明此刻的玛莲妮娅,早就已经是在那一次次的碾踩之中逐渐兴奋了起来,就连她那宽大玉足释放宣泄出的压力想必刚刚也同样是沉重了不少。可就算如此,地上那位小小褪色者却依旧只是一脸的兴奋,就像是他将这种整个下半身都被蹂躏碾踩的痛楚也一并当成是有如性冲动一般的快感一样。

真不知道,这位小小褪色者的心中,可究竟是怀揣着怎样的想法呢……毕竟能够将那整个下半身都被碾踩蹂躏的痛楚化作快感,想必此刻的他——恐怕早已经是完全沉醉于玛莲妮娅的玉足碾踩之中了吧。

真是两厢情愿的美好画面呢。

就这样,感受着脚底下那越踩越硬的小小肉棒,欣赏着这位被自己踩在脚底下肆意蹂躏的可怜少年露出的复杂神情,就连玛莲妮娅本人也同样是顿时来了兴致,就这样也一同露出了那万分兴奋的表情。

毕竟一直以来,玛莲妮娅可从未体验过如此快感,尽管她在动用各种方式将那些褪色者残酷虐杀的途中,也同样是会感受到一丝丝源自内心深处的快感和刺激。但那终究也只是转瞬即逝的感觉而已,唯有现如今在将这位小小褪色者俘虏,并且将他踩在自己脚底下肆意蹂躏的前提下,这位看似冰冷无情的女武神方才是会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也一同陷入到兴奋不止的状态了。

只可惜,作为一位普普通通的褪色者,这位小小少年的身体也绝对经不起玛莲妮娅这一遍遍反复的踩踏和蹂躏呢。就在她那越发用力的蹂躏之中,尽管直接和脚底板相互接触的肉棒并没有受到多么恐怖的伤害,可那双细长娇弱的大腿可就不是这番美好的景色了。

就在玛莲妮娅一次次越发用力的碾踩之下,那原本充斥着血肉筋骨的大腿,竟然同时也在这个过程之中像被压瘪的气球一样慢慢泄气,简直就像是其中的腿骨都在被玛莲妮娅一点点地慢慢碾碎一样。不过这些,对于那一位正沉浸在这位女武神粗暴却又美好的践踏羞辱当中的小小少年而言,可都算不上是什么痛楚呢……

毕竟想来也是,玛莲妮娅可并没有选择在一开始就用尽全身上下的每一丝气力全力落足,反倒是选择一步步地慢慢增加她优雅玉足之间所释放的力道。而如此一来,等到玛莲妮娅真正开始发力的时候,那位被他毫不留情地踩在脚底下的褪色者,可早就已经是完全沉浸在她那只宽大玉足的蹂躏和踩踏之中,哪怕就连那扑面而来的痛楚,之于这位小小少年来说都已经变为了足以刺激到他高潮不已的强烈快感。

“嗯……?呵呵~~怎么,姐姐踩你几脚,就忍不住要射了吗?”

尽管玛莲妮娅身型庞大,然而她身体的感知力可是丝毫不亚于那些娇小敏感的少女呢。

玛莲妮娅可是能够感受得到,就在她每一次越发用力的碾踩之间,被她狠狠踩在脚底下的小小肉棒都将会变得越发肿胀起来。也真不知道,这究竟是因为那位小小褪色者感受到过度的刺激而再度勃起,亦或是由于玛莲妮娅太过恐怖的力气早已经是将他的肉棒踩成烂泥了……

只不过,就算是下半身被整个踩烂,对于这位性欲旺盛的小小褪色者而言貌似也并不大碍呢。感受着玛莲妮娅那只柔软玉足毫不留情的踩踏和蹂躏,就在那一阵阵看似人类所无法承受的地狱痛楚折磨之下,这位饱受折磨和摧残的小小少年,竟然真的硬撑着勃起到了极限的地步,简直就像是下一秒就将会当场高潮一样。

至于一直用脚碾踩折磨着那位褪色者的玛莲妮娅,自然也是知晓被自己踩在脚底下的小小少年,可是即将直接高潮爆射当场呢。不过玛莲妮娅,倒是也并没有想要停脚收手的想法,毕竟寸止之类的玩法——对于玛莲妮娅而言可向来都是她所厌恶的呢。因而即便是现如今,看着脚底下因为自己一遍遍的碾踩而即将高潮爆射的小小褪色者,玛莲妮娅也同样只是挂着一副满带着挑弄意味的笑容,就这样直接狠狠踩下了那最后一脚。

“呜,呜哇哇……!!!”

说实话,这绝对是这位可怜的小小褪色者,此生为止感受到最为绝顶的快感了。

就在玛莲妮娅那又一次刻意加重的碾踩之下,一阵无可比拟的剧烈刺激便是立刻从那位小小褪色者的下半身传出,就这样有如触电一般瞬间席卷传遍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块血肉。在这股过分恐怖的快感刺激下,那位整个下半身都已经是被碾踩到肿大的褪色者,也就自然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堪称绝妙的尖叫。

说来也是可笑,玛莲妮娅原本还以为,既然这位被自己碾踩在脚底下的小小少年露出那般满足的神情,那么让他真正高潮爆射的时候——随之喷薄而出的精液量也一定会是十分恐怖的程度吧。然而事实却是,当玛莲妮娅满带着好奇和疑惑地抬起她的纤纤玉足之时,呈现在她眼前的画面便是让这位原本冷酷的女武神也忍俊不禁了。

“噗,噗呵呵~~~”

不得不承认的是,尽管玛莲妮娅本人身形庞大,并且她的力量也同样是强达到足以轻松斩杀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褪色者的水平。但就算如此,强大至此的她发出的笑声却依旧是如同银铃般动听,简直就是令人无不垂涎……

眉眼一笑,便是足以倾国倾城,根本无需任何多余的妩媚动作,玛莲妮娅便是已然是足够轻松俘获地上躺着的那位小小褪色者无与伦比的垂涎和爱慕了。只可惜作为一个身形娇小的少年,如今被玛莲妮娅踩在脚底下肆意蹂躏的褪色者纵使是对她再怎么爱慕,也实在是难以颠覆他本身万分娇小的事实了。

哪怕是用尽全力的射精,这位渺小可怜的褪色者,却依旧是只能勉勉强强地将玛莲妮娅的一根脚趾染成纯白色而已。看着自己脚底板上那一抹微不足道的白色,真不知道本就蔑视脚底下那位小小褪色者的玛莲妮娅,彼时彼刻就又将会作何感想呢。

“喂,喂喂。不会吧,明明姐姐都踩了你这么久,怎么才射这一点出来啊?小家伙,这样可不行哦,惩罚你在姐姐满足之前一直射~~!”

“呜,呜哇……!不要,不要!”

面对玛莲妮娅豪爽的宣言,地上躺着的那个可怜少年,却只是露出了一副万分恐惧和不安的神情,就这样几乎是以求饶一般的话语祈求玛莲妮娅的饶恕了。

只可惜,可切莫以为只要射过一发,在玛莲妮娅的足底上残留下那浓稠精液的痕迹,这位残暴的女武神便是会对那位小小褪色者的印象有所改观。自始至终,那个被玛莲妮娅踩在脚底下的少年,可都是被他看作能够随心所欲地蹂躏挑弄的卑微玩物而已。既然只是玩物的话,那么玛莲妮娅自然是不会对他有哪怕丝毫的悲悯了。

就这样,还没能等那位小小褪色者仔细感受一番射精的快感,玛莲妮娅就已经是抿嘴一笑,随后便是再度高高举起她那还尚且黏着浓稠精液的大脚,直接再次一脚毫不留情地碾踩在那位小小少年的下半身上。

到了现在这般时候,那个小小褪色者早就已经是被过度的痛楚折磨到痛不欲生,虽说每每玛莲妮娅碾踩下来的时候,都将会直接带给他一阵不容忽视的强烈快感,可这也招架不住玛莲妮娅那越发用力的碾踩之间所带来的剧痛……更何况彼时,脚底下的那个可怜少年可是才刚刚爆射过一次。激烈的射精早就已经是将他原先积攒着的快感瞬间驱散,让那全身上下的每一根骨头、每一寸肌肤都仿佛即将被碾碎压断一般的剧痛传达到那可怜少年的心间了。

“呜,呜啊啊啊……!”

实在是难以想象,彼时那个正被玛莲妮娅以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道碾踩着的小小少年,可究竟是在被怎样强烈的地狱剧痛折磨着啊。

毕竟那位小小的褪色者,可是才刚刚经历过高潮爆射的绝顶快感,可惜仅仅只是在那眨眼之间——玛莲妮娅粗暴有力的大脚便已经是再度无情踩下,就这样直接将那位直至上一秒还满脸兴奋的褪色者当场踩到神色扭曲、痛苦不堪。这种简直就是大起大落一样的情感变化,便不难想象得是有多么折磨人了……

这也毫无办法,毕竟谁让那个小小褪色者是如此愚昧莽撞呢,如果说当初他并没有主动迈出这一步,主动想要孤身一人牵来挑战玛莲妮娅这位残暴女武神的话,那么估计他还尚且是不至于会遭受这种恐怖的蹂躏和折磨。奈何这一切,可都是那位愚昧无知的小小少年自己酿成的祸患呢。

也许就连玛莲妮娅都没有察觉到,就在她一遍遍斩杀那些来犯的褪色者过程之中,她身体的力量早就已经是成长到足以一脚便轻松夺走一个人类性命的夸张程度了。而哪怕是玛莲妮娅刻意保留自己身上绝大部分的气力,仅仅只是用最低限度的力量去碾踩脚底下那个小小少年而已。但就算如此,就在玛莲妮娅一次次越发用力的碾踩当中,脚底下那位可怜的小小少年却是被硬生生地碾断了腿骨,只剩下一块纯粹由血肉硬撑着的皮肤罢了。

“唔……”

高高在上的玛莲妮娅,也像是同样察觉到了脚底下那个小小少年悲惨的状态一样,她似是知晓如果再这样永无止地叠加脚掌的压力,恐怕还没能等面前这个小小少年撑到下一轮射精,他的身体估计就是要先行被直接踩爆了。

然而玛莲妮娅,可绝对不忍心看着如此珍贵的玩物,就这样直接被自己一脚毫不留情地当场踩爆呢……

毕竟虽然掌控着这一方天地的玛莲妮娅,可是能够随心所欲地让每一条惨死于此的亡魂当场复生,但每一次的复生可都是会带给死者无与伦比的痛楚和折磨,因而玛莲妮娅可并不打算现在便立刻将脚底下那个小小褪色者活活踩死,再让他承受那复生的无尽痛楚了。

“哈啊~~真是的,明明姐姐都没怎么用力,看你疼成什么样子了……”

无可奈何之下,玛莲妮娅也就只得是勉强停下她那原本打算继续发力的脚掌,就这样让她那只宽大玉足直接悬浮在半空之中了。

既然再这样碾踩下去的话,脚底下那个小小褪色者就将会直接命丧当场,考虑到他那软弱无能的娇小身体承载能力极限,玛莲妮娅也就只得是再度苦想出一个全新的办法来榨取这个小小褪色者的精液了。

只是深叹了一口气,不过转眼之间——心思细腻多变的玛莲妮娅便已经是再次冒出了一个极度戏谑残酷的想法。既然整只脚掌碾踩下去,过不了多久底下那个小小少年便是会被碾成肉饼,玛莲妮娅转而便是将目光放在了她那坚固的脚跟上。直至此刻,可怜的褪色者还依然沉浸在方才射精所带来的强烈快感之中,全然不知接下来他就将要遭受怎样残酷的蹂躏和折磨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