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金的足奴隶调教(白丝足交/长筒靴/射鞋等足控要素溢出)
白金的足奴隶调教(白丝足交/长筒靴/射鞋等足控要素溢出)

白金的足奴隶调教(白丝足交/长筒靴/射鞋等足控要素溢出)



pixiv菜鸽酱(打赢一半复活赛)

 深夜,罗德岛宿舍
  静谧的黑暗悄悄笼罩了罗德岛的干员们。在生物钟的催促下,大多数干员已然进入了深度的酣睡状态。仅有少数几名夜行性干员,还在巨舰的内部巡视着——当然,在“合理”的排班下,这些干员的工作路线相互交叉,环绕,巧妙地避开了宿舍区域——
  “嘶哈……嘶哈……”
  在巡视与监控的死角中,一道黑影悄悄掏出了万能钥匙,摸进了漆黑一片的女性干员宿舍中。
  “这个味道……是白金的宿舍了!”
  黑影吸了吸鼻子,掀起了头顶的兜帽,洒下一肩长发——借着微弱的月光可以勉强认出,偷偷夜闯白金宿舍的窃贼,竟是罗德岛的少女领袖,刀客塔!
  “嘿嘿……嘿嘿……”
  博士像痴女一样傻笑着,循着空气中的气味,拎出了一双洁白的高跟长筒靴。
  “白金的靴子……嘶哈嘶哈……”
  说着,博士将长筒靴的靴口张开,嗅吸着白金丝足的余味。
  “唔……果然,裹在靴子里一整天的……白金的白丝小脚……这味道才是泰拉绝品啊!”
  厚实的高跟长筒靴虽然坚韧,却牺牲了透气与排汗性能。在激烈的运动后,长筒靴内充斥着湿漉漉的脚汗,在闷制下发出了一阵阵的酸臭。
  “唔……是白金的味道……满是脚汗的白丝嫩足……在靴子里高温发酵了一整天的气味……嘿嘿……”
  博士将整张面庞沁入了靴口中,感受着那浓郁的汗味。突然,一股充血的躁动自博士的胯下奔涌而上——
  “呃,不好,闻靴子闻得太入迷了……压不住‘枪’了……”
  博士尴尬地看向了自己的胯下——在那粉嫩的小穴之上,一根粗壮的扶她肉棒正在逐渐勃起。
  “果然扶她就是麻烦……本来应该把靴子偷回去撸的……”
  博士警觉地摇起脑袋,看向了漆黑一片的四周。
  “按照计划,白金应该不会发现的……就在这里对着白金的靴子解决一发……就一发!肯定不会被发现的!”
  博士一边自我安慰着,一边从小穴中沾了沾淫水,胡乱涂抹在了肉棒上。
  “嗯……虽然靴子的味道不错,不过还是应该找点其它配菜。”
  说着,博士在柜子中翻找着,拽出了一双长长的白丝袜,使劲吸了一口。
  “这味道……”
  “是至少穿过一周的旧丝袜!”
  “嘶——”
  想象着白金的嫩足被丝袜包裹,闷制,博士双腿一抖,一股粘稠的淫水自小穴直流而下,就连坚挺的肉棒,也渗出了几滴腥膻的液体。
  “白金……白金呜哼哼哼哼!”
  博士一边将高跟长筒靴的靴口紧紧扣在脸上,狂嗅,舔舐着残留的气味与汗渍,一边将丝袜缠绕在了肉棒上,撸动了起来。
  “哈……白金的白丝小脚……好舒服……靴子……也好爽啊……”
  “呜……用力踩我……再加点力……咕噜咕噜……”
  “要射了……要射在白金的脚上了!”
  正当博士挺紧蜂腰,准备将扶她精液泼洒在白金的丝袜与靴筒中时,一声略带嘲讽的声音,忽然自身后响起。
  “呵呵,博士真是恶趣味啊……白金,在这边哦~”
  “嘶——”
  博士收紧括约肌,将浓稠的扶她精液硬生生憋在了精囊中。然而,已经“上膛完毕”的肉棒,还是漏出了几滴乳白的粘液,沾湿了白金的丝袜。
  “啊呀……真没想到,可爱的博士竟然会趁干员不在宿舍,对着人家穿过的臭丝袜和靴子自慰呢!要不是我的天马视域,恐怕明天就要踩着博士的精液上班了呢~”
  “要是让大家知道罗德岛的扶她博士其实是个喜欢女孩子的丝袜脚和长筒靴的足控变态的话……嗯……会发生什么呢?”
  白金的尾巴调皮地甩了甩,向博士示意着房间中的隐蔽摄像机。
  “切……”
  博士摇了摇头,将披风扔在了地上,挺立肉棒,露出了一丝不挂的少女身躯。
  “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就只好直说了!”
  白金的耳朵一抖一抖,认真地聆听着博士的发言。
  “做我的足便器吧!白金!”
  “哈?”
  “每天为我献上闷得发酵的丝袜和充满脚汗的靴子,用你的库兰塔色情足穴帮我射出来吧!”
  “唉,被臭袜子熏坏脑袋了吗……博士既然这么想要用脚射出来……”
  白金摇了摇头,踢了踢脚下的长靴。
  “白金的丝袜脚,就在这里哦~特意闷制了一天的,充满脚汗的白丝脚与长筒靴,博士想怎么用都可以呢~”
  “呜哦!足便器白金!”
  被白金小恶魔般的言语所挑逗,博士发出了不可名状的色狼嚎叫,扑向了白金的脚。
  “啊呀,骗~你~的~”
  瞬间,博士的身躯在半路中止——白金的弓刃正轻轻贴在博士的胯下,轻抚着半软不硬的扶她肉棒。
  “我怎么可能会答应这种奇怪的要求?”
  白金的弓刃贴着博士的肉棒与小穴游走着,带来了冰冷的金属触感。
  “博士要是真的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我可不能保证博士的肉棒和阴蒂会不会biu的一下飞到天上去哦!”
  “嘶——”
  博士再次翘臀一紧,原本有些吓软的扶她肉棒竟然开始再次勃起。
  “哦呀……性器官随时会断掉的情况下,竟然也会硬起来吗?博士真是为了泄欲不择手段的变态呢……”
  “切……”
  博士闭着眼睛,试图控制上头的性欲,然而,从白金的长筒靴中透出的丝丝汗气,却让博士的肉棒更加坚挺,小穴也更加湿润。
  “看来博士很喜欢脚的味道呢……人家今天可是专门为足控变态博士闷了一天的脚呢!”
  “咕噜——”
  博士吞咽口水的声音回荡在房间内。
  “想好好好享用人家的脚吗?不管是味道浓郁的丝袜,还是浸透汗水的靴子……只要博士答应的话,都可以随意享受哦!”
  “答应……答应什么?”
  在白金的淫语刺激下,博士的双腿颤抖着,肉棒与小穴同时挤出了粘乎乎的体液。
  “博士要成为我的足奴隶哦~”
  “什……什么!”
  “啊呀,就是博士经常看的那种漫画的内容嘛……”
  白金拨开了博士的长发,轻轻靠近耳边,舔舐着博士的耳垂。
  “每天当我的脚垫,把肉棒和小穴锁在贞操锁里,只有白金允许的时候,才能用白金的丝袜,靴子和脚底自~慰~哦~”
  “不要太过分了,白金干员,我可是罗德岛——”
  啪叽——
  “呜噢噢噢噢哦哦哦——”
  博士话音未落,白金的长筒靴便踢在了博士小穴与肉棒的交界处,让博士痛呼一声,跪在了地上。
  “有这么痛吗?我才用了一点点力气而已……哦对了,博士是不知廉耻的扶她呢……这种性神经密集的地方,很敏感吧?”
  “啧……不过,不过如此……”
  在白金的踢击下,博士不仅没有冷静下来,反而从小穴与肉棒中,流出了丝丝的淫水与精汁,将整洁的地板涂上了淫糜的体液。
  “博士不仅闻到脚臭味会发情,连被靴子踢也能发情吗?真是……需要调教呢!”
  白金用玩味的眼神看向了博士,伸手按动了开关。
  鸭子坐跪在地上的博士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根粗壮的橡胶阳具便从地板中弹出,在淫水与精汁的润滑下直插博士的扶她小穴!
  “噗咿咿咿咿咿?”
  突如其来的小穴冲击让博士一时语塞,脚趾蜷缩,抽搐地翻着白眼,躺倒在了地上。不过,由于小穴中巨大肉棒的支撑,导致博士像是插在木棍上的雪糕般,顶着小腹的巨大凸起,勉强维持着弓身的姿势。
  “就……就这呜呜呜呜噗噗噗——”
  博士刚想反驳,小穴中的肉棒突然旋转了起来,用凸起的棱角和巨大的龟头疯狂磨蹭着博士小穴的弱点。
  噗噗噗噗噗——
  在小穴的剧烈快感下,博士的腰肢向上顶起,让充血到极致的巨大肉棒高高挺起,一柱擎天。与此同时,高潮的淫水也从小穴与肉棒的缝隙间喷出,像喷泉般撒在了地上。
  “嗯……果然只要稍稍刺激一下,博士就会像发情母狗一样把淫水撒的到处都是呢!啊对不起,母狗并没有博士这么淫荡呢~”
  说着,白金掩面一笑,看向了博士竖立的雄伟肉棒。
  “轻轻刺激一下,博士的肉棒就这么硬了呢……真是毫无防备的弱点啊~”
  白金坐在了椅子上,用长靴的高跟轻抚着博士的肉棒。
  “多亏了博士随地乱排淫水……现在白金的靴子上都沾满博士的淫水咯!”
  洁白的长筒靴在博士的肉棒上下游走,在淫水的润滑下,坚硬的靴底带来的粗暴刺激不仅没有让肉棒变软,反而让博士的肉棒不断抖动着,冒出了滴滴的透明精汁。
  “怎么样,白金特意为母狗博士准备的靴子,很合博士的口味吧?”
  “呜……噫……白金的脚……好爽……”
  感受着小穴与肉棒双重刺激的博士在失神的边缘反复游走,下意识地弓腰,挺动肉棒,接受着靴底与橡胶肉棒的折磨。
  “博士真是自觉呢……这么想要射在白金的靴子上吗?”
  “射……请让我……呜咿……射在……”
  “不~行~呦~”
  “咦诶诶诶?”
  博士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不过博士要是成为我的足奴隶的话,我倒是可以稍稍宽限一下,让博士畅快地射出来呢……”
  “不……不要!”
  在抓心的憋闷感中,博士用最后的理智拒绝了白金的提议。
  “没想到博士今天的理智这么充足……真不愧是你啊……”
  白金摇了摇头,用靴尖碾了碾扶她肉棒的龟头。
  “那么,退一步来说,如果博士能保证,以后只能对着白金的脚射出来,我也可以放过你哦!”
  “我……我本来就是单推白金的!”
  “哼!你这只发情母狗怎么可能只对着我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上次蓝毒的运动鞋里的精液是谁干的!”
  “啊……这……”
  “还有临光小姐失窃的靴子……应该还是热气腾腾,混着某位扶她的白浊精液吧?”
  “刻俄柏那条傻狗,只要两块蜜饼就能骗她足交一次呢!顺带还能把剩下的精液射在他的靴子里……”
  “槐琥小姐脚爪上奇怪的白色干印……”
  “半夜偷偷顶着夜莺小姐的脚射出来的变态……”
  “给伊芙利特的‘足部牛奶保养’……”
  “啊这……这……这……”
  “这什么?现在可不是分神考虑这些的时候哦~”
  白金用鞋跟戳了戳博士的肉棒,玩味地说道:
  “现在,只要博士彻底忘掉其它干员的脚,发誓以后只对白金的脚射精……”
  “我……我愿意!请白金小姐用靴子帮我射出来吧!”
  “总感觉博士你只是在敷衍呢……算了,就让你舒服舒服吧!”
  瞬间,白金的靴底以恰到好处的力度,飞速摩擦,踩踏起了博士的龟头。而细长的纯白高跟,也在白金的灵巧操纵下,不断划擦着肉棒的系带与脊部,为博士带来尖锐的快感。
  “要射了呜噢噢噢噢!”
  “射吧,变态扶她博士~”
  咕噜咕噜咕噜——
  在白金的踩踏下,博士畅快地射出了第一发浓稠精液。刺鼻的腥臭白浊喷发至半空,与同时从小穴中喷出的高潮淫水一起,将白金的长靴染成了白中透黄的浊色。
  “好腥……”
  白金微皱着眉头,捻下一指的精液,放入口中。
  “好浓的精液……博士这么想让我的靴子怀孕吗?”
  啪——
  与射精同时结束的,还有博士弓腰挺身的发情姿态——在小穴与肉棒同时高潮的脱力感下,博士勉强维持的拱形瞬间崩溃,让高潮抽搐的博士滑出橡胶肉棒,摔在了自己射出的淫水精液混合物中。
  “真是狼狈啊……才一次高潮而已,就变成这样了吗……”
  白金摇了摇头,看向了倒在地上的博士。
  “还不够哦,调教,才刚刚开始!”
  说着,白金轻轻脱下了一只靴子,让浓郁的汗酸味再次满溢。
  “呼……终于能给脚透透气了……”
  “不过……这么放着的话,靴子里会变潮的……还是让博士用嘴帮我清理一下吧!”
  说着,白金张开了靴口,将散发着潮湿汗臭的长靴扣在了博士的口鼻上。
  “呜呜呜……呜呜呜!”
  新鲜的脚汗气味在博士的鼻腔中肆意冲撞,让博士几乎爽的昏厥过去。在重度足控的本能下,博士伸出了舌头,用力舔舐着潮湿的酸臭汗液。
  “果然是母狗博士呢……闻到臭靴子,下面就止不住的流水了……”
  在白金的注视下,博士的肉棒再次疯狂膨胀了起来,几乎比刚才还要巨大!
  与此同时,博士已经红肿的小穴中,也开始了淅淅沥沥的流淌。
  “这次,就来当白金的脚垫吧!”
  说着,白金按动按钮,将博士的上半身绑在了地上。
  “呜咿?白金……想干什么?”
  博士一边像烟鬼一样,闻着白金的脚汗酸臭,一边疑惑地看向了身上的拘束带。
  “接下来的活动……可能会很~刺~激~哦!”
  “嗯……嗯?”
  还未等博士反应过来,白金便掐住了博士的脚腕,将博士修长的双腿抬起。
  “博士的脚……也很好看呢!以后一定要好好欺负一下。”
  看着大张双腿,将小穴与肉棒完全暴露的博士,白金微微一笑。
  “准备好了吗,博士?”
  “准备……呜……唔诶诶诶诶?”
  白金的白丝小脚踏在了博士的肉棒上,将肉棒踩在了博士光洁平坦的小腹中央。
  “电气按摩,开始咯!”
  瞬间,库兰塔灵活的足技发动,白金以征服者的姿态,将博士的肉棒彻底踩住,前后撸动了起来。
  “呜咿咿咿咿咿!”
  白金的湿热脚汗与肉棒上的精液混在一起,将白丝摩擦肉棒的湿热触感升级。受到白金的榨精刺激,博士颤抖地扭动了起来,不过在上身的拘束带与白金的钳制下,博士也只能被动的承受着这令人发疯的足交快感。
  “看来博士很享受呢……那么,再加上这个呢?”
  白金一边露出了神秘的微笑,一边加大力度,用拇趾与食趾钳住冠沟,将压在博士小腹上的肉棒用力向前碾去。
  “呜噢噢噢噢白金的白丝脚好爽啊啊啊啊!”
  在白金粗暴的足交榨精下,博士发出了高亢的雌兽哀嚎。当然,博士没有注意到的是,在肉棒被向前压制的同时,自己的小穴也在拉扯下完全暴露在了白金面前。
  “博士的下流小穴也准备好了啊……那就开始吧!”
  “白金你再说什么……呜咦咦咦咦?”
  瞬间,肉棒形状的触手从地板钻出,看准时机,将龟头刺进了博士的小穴深处!
  “这可是我特意从深海色干员那里借到的‘小宠物’呢……感觉怎么样?”
  “呜诶诶诶诶不行了捅到子宫了啊啊啊啊!”
  “小穴和肉棒……要一起去了啊啊啊啊啊——”
  在剧烈的抽搐中,博士的小穴再次像喷泉般喷出了粘稠的淫水,而上方的肉棒,也颤抖着,准备再次畅快地喷出新的腥臭精液。
  “不~行~呦!”
  白金一记响指,让钻探在博士小穴中的触手抽出体外,同时,拇趾与食趾也狠狠掐住了敏感的冠沟,让精液憋在了肉棒之中。
  “呜……呜呜呜呜呜!”
  小穴与肉棒的快感同时停止,让博士如坠深渊,眼泪,口水以及其它所有体液一同涌出身体。
  “高潮……我要……高潮!”
  “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哦!刀~客~塔~”
  白金戏谑地用白丝小脚扭了扭硬到极致的肉棒,让透明的精汁涂满了博士的小腹。
  “请……请白金小姐……帮我……帮我高潮!”
  博士徒劳地挺腰,却只是让肉棒在白金脚趾的钳制下愈发憋闷。
  “可惜哦,我今天没有兴致陪博士玩了呢,博士就呆在这里,想着白金的臭袜子和臭靴子自己意淫吧!”
  说着,白金松开了脚趾,任由大股精液回流。
  “怎么……怎么这样!”
  博士秀丽的眼眶红了起来,泪水几乎要喷涌而出。
  “嗯姆……不过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啦!”
  白金话锋一转,用白丝脚趾玩弄起了博士的小穴。
  “回到最初的话题,如果博士愿意做白金的足奴隶的话……”
  “这……”
  “对了,博士不答应当然也可以咯!只不过,下次博士再偷偷用其她干员的脚来足交的话,可能就会被某只暗箭射断肉棒,射穿小穴也不一定呢……”
  “想好了吗?是想冒着生命危险,一边躲避着我的狙击,一边偷偷用别的女孩子的脚足交,还是说,放弃尊严,放弃一切,臣服于快感,来当我的足奴隶呢?”
  “我,我……”
  “三……”
  “二……”
  “一……”
  “我要当白金的足奴隶!”
  被快感折磨到发疯的博士终于哭了出来,彻底臣服于白金的脚下。
  “呵呵,博士也不过如此嘛……”
  白金身体前倾,将全身的重量压在了白丝脚掌上,大力撸动着射精边缘的肉棒。同时,收到指令的肉棒触手也再次蓄力,一鼓作气捅到了博士小穴的最深处。
  “去了啊啊啊啊啊啊——”
  扶她肉棒与小穴再次如火山爆发般齐齐喷射,将博士的全身染满了腥膻的高潮体液。那平射的扶她精液,甚至有几股直直射在了博士自己的脸上,将口唇与秀发糊满了白色的浊液。
  “呜……哈……我是……我是白金的……足奴隶……射精……高潮……呃……”
  失神的博士下意识地舔食着嘴边的精液,大张着四肢,时不时从小穴或肉棒中喷出一股股残余的体液,彻底沉浸在了摧毁心智的高潮快感中。
  “已经两次了……肉棒竟然还没软下去吗?”
  白金看向了博士仍然挺立的肉棒和红肿不堪的小穴,露出了戏谑的神情。
  “既然博士这只扶她母狗终于答应当我的足奴隶了……我也应该给博士点奖励嘛!”
  白金坐了下来,用穿着靴子的脚与白丝脚掌同时夹住了博士的肉棒。
  “继续,高潮吧!”
  白金用脚底将博士的扶她肉棒压入高跟与靴底的缺口间,用长靴左右旋转,上下撸动着肉棒的棒身。而被汗液与精液浸湿的白丝脚掌,也攀上了博士的龟头,用脚趾挠动着龟头与系带。
  “这招怎么样?足奴隶博~士~”
  白金的双脚上下翻飞,几乎在半空中划出道道残影。在如此的狂暴足技下,博士刚射过精液的肉棒遭受着惨无人道的榨精折磨。
  “呜噢噢噢噢噢啊啊啊啊啊——”
  博士挣扎着,却只能让扣在脸上的靴子散发出更浓烈的臭味,刺激着身下的扶她肉棒与小穴。
  “嘛,这个叫声倒是很符合母狗奴隶的身份……”
  白金看着沾满精液与淫水,一塌糊涂的白丝与长靴,以更加猛烈的榨精足交进攻着博士的肉棒。
  “哼哼,用脚趾搓龟头的这个部位,就可以……”
  “呜哎哎哎哎哎诶诶诶——”
  “用靴底和鞋跟这么压着的话……”
  “呃呜呜呜呜啊——”
  “对了,果然还是不能少了这里呢!”
  白金一记响指,瞬间,更多的肉棒型触手掀开地板,喷涌而出。
  噗呲——
  噗呲——
  “呜呜……呜呜呜呜呜嗷嗷嗷!”
  灵巧的触手在粘液,精液与淫水的润滑下,迅速找到了博士的小穴与菊穴,轻松插进了毫无防御的博士的体内。
  “博士好可怜哦……看来要足交要温柔一点了呢……”
  “啊,当然是骗~你~的~啦!”
  白金的脚掌与靴底再次加速,疯狂摩擦着博士的肉棒。坚硬的靴底,细长的鞋跟,被精液润滑的白丝,以及库兰塔少女柔软灵活但有力的脚掌与脚趾,让被榨精的博士体验到了升天的快感。
  “按照足奴隶博士的肉棒特点来看,只要再榨三秒……”
  “两秒……”
  “一秒……”
  “将军!”
  “射了唔咦咦咦咦啊啊啊啊!”
  在白金准确的计算下,博士的肉棒准时颤抖了起来,喷射出了第三发无比浓稠的腥臭精液。而白金并未因为博士的射精而放慢节奏,反而将肉棒卡在靴底,张开拇趾与食趾,用湿润的白丝套住了扶她肉棒的龟头。
  咕噜咕噜咕噜——
  在强力的喷射下,精液瞬间漫过了趾间的白丝,向上涌去,将白金的白丝嫩足浸泡在大股精液中。而同时,更多的精液被白丝所反射,飞溅在了白金的小腿与长靴上。
  “噗……噜……”
  已经被高潮快感冲击得意识模糊的博士,无力地瘫在地上,口吐白沫。而已经高潮了数次的小穴,还在本能地抽搐着,迎合着触手深入子宫的抽插。
  “不是吧,才这样就快晕过去了吗?”
  “呜……不行了……噗……”
  白金用脚掌与靴底用力挤了挤肉棒,将剩余的精液挤出尿道。
  “不过考虑到扶她母狗要承受两倍的快感,也算是说得通吧。”
  “请……请白金主人……放过……”
  “哦?什么?”
  白金头顶的双耳抖了抖,再次将博士的肉棒踩在靴底。
  “足奴隶博士不会觉得,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了吧?我可是一直在用脚帮博士高潮射精的诶!很累的哟!”
  “呃……诶?我真的……射……”
  “只要肉棒还硬着,就能榨出又腥又臭的扶她精子吧?”
  “不……不要啊啊啊啊!”
  “这可由不得扶她母狗来决定哦!”
  说着,白金褪下了热裤,露出了白丝裤袜下,被银色阴毛遮盖的湿漉漉的库兰塔小穴。
  “哪有奴隶舒服了这么多次,却把主人晾在一边的道理!”
  白金跨坐在了博士的腰肢上,以极近的距离,与博士四目相对。
  “呵呵……就这么插入的话,博士的人生,博士的一切,都要无条件交给白金了哦!”
  说着,白金将混合了各种体液的肉棒,隔着白丝裤袜的裆部对准了自己的小穴。银色阴毛的轻刮,白丝的细腻,以及湿润阴唇的亲吻,已经让博士在恐惧中期待起了白金小穴的滋味。
  “嘛,不过博士也没有拒绝的权利,所以乖乖躺在地上,在我的小穴里尽情射出来就好了!”
  咕唧——
  话音未落,白金便腰腿一落,让肉棒顶住白丝,插入了早已淫水四溢的小穴中。
  “呜——呃——”
  “哈——”
  博士的悲鸣与白金舒爽的呻吟同时响起。捅入小穴中的白丝紧紧的裹住了饱经摧残的肉棒,让肉棒在滑腻的白丝与炽热的小穴中再次受到压榨。
  “果然……扶她肉棒,还是要插在小穴里才舒服啊!”
  说着,白金修长却有力的双腿迅速紧绷,开始了上下的活塞运动。
  “呼……哈……要快起来了哦!”
  “别……很敏感的……呜啊!”
  在白金的骑乘下,博士的肉棒只能被动承受着小穴的榨取。湿热的小穴内,白金的肉壁仿佛具有生命般,层层碾压着肉棒的各个角落。而被精汁与淫水浸透的白丝,更是将快感层层放大,直击脑髓。
  “嘶……博士的肉棒……好舒服啊……”
  白金面色潮红,更加粗暴地上下套弄着肉棒。挺翘臀部撞击博士双腿的声音,与银白阴毛摩擦博士下体的声音混在一起,让房间内的气氛更加淫乱。
  “博士……要永远当……白金的足奴隶哦!”
  “嗯……我会把一切……都献给白金主人呜哦哦哦嗯嗯嗯——”
  伴随着库兰塔白丝小穴的榨取,原本塞在博士小穴与菊穴中的肉棒触手,也开始了更加快速的大力抽动,让承受三倍快感的博士,不由自主地发出了高亢的雌性呻吟。
  “嗯……哈……博士的肉棒……真是饥渴啊……果然还是把精液……咕噜咕噜的全都射在小穴最舒服吧……”
  小穴内的高温与摩擦压榨,将博士的精神推向了高潮的边缘。而博士胯下抽插的触手,也默默加快了速度,从红肿的阴唇中带起了一片片的淫水水花。
  “是……是的……我是……发情的淫乱母狗……白金主人的淫乱足奴隶……请白金主人……赏赐给我高潮和射精吧!”
  “咿呀呀呀呀——”
  “呜噢噢噢噢噢——”
  噗叽噗叽噗叽噗叽——
  疯狂骑乘性交的最后,白金跪坐在地,让高高挺立的肉棒套着白丝,尽数没入小穴的深处。硕大的扶她龟头顶住白丝,撬开柔嫩的子宫口,用最后一发扶她精液射穿白丝,灌满了库兰塔少女纯洁的子宫。同时,深深穿插于博士双穴中的触手肉棒也在最后的冲刺中,将博士的蜂腰顶至半空,尽情注射着繁殖专用的触手精液。
  “射……射的好多……小穴……装不下了”
  白金的小穴像是挤奶般,将肉棒中的最后一滴精液挤出。慢慢软化的扶她肉棒被白丝裤袜缓缓弹出,带着淫水与精液混合成的白浆流出小穴外,在裤袜的裆部浸湿了一片浊斑。
  “终于……软下来了吗……真是恐怖的淫乱场面呢……”
  白金擦了擦额头流下的汗珠,看了看因过量快感昏倒在地的博士。
  “不过至少……达成了最初的战略目的呢……”
  白金长舒了一口气,解开了拘束带,扛起浑身赤裸,性器一塌糊涂的博士,扔到了自己的床上。
  “本来应该给奴隶单独准备一些‘设施’的……不过今天玩得实在是太累了,就勉强让你睡在这里好了。”
  说着,白金不顾满身淫糜的混合体液,抱住了扶她博士的娇躯。
  “准备迎接新的‘奴隶人生’吧……”
  “博~士~”
  …………
  …………
  次日,清晨
  “呼……嗯……”
  咕唧咕唧——
  “唔……”
  咕唧咕唧——噗噗——
  “嗯……嗯?”
  白金揉了揉眼,借着晨曦的阳光看清了房间内的“惨状”——
  昨晚的无数精浆与淫水混合在一起,糊满了一整片地板,顺着白金的精液脚印,延伸到了床上。而床上自然也少不了散发浓郁气味的干涸痕迹。不过在这之中,仍有着星星点点的新鲜精液。
  “嘶……哈……白金的靴子……好爽……”
  在白金的腿上,一只浑身赤裸的“不明生物”正披散长发,摇晃双乳,背对着白金,将翘臀,小穴与菊穴完全暴露在白金面前。此刻,这只“原罗德岛博士,现白金足奴隶兼扶她母狗”,正扭动着腰肢,将肉棒插在白金的大腿与长靴的缝隙间,不断挺腰抽插。
  “不到一个晚上,就恢复完全了吗……真是怪物级的性欲啊。”
  白金动了动长靴中的脚趾,发现自己的脚掌,甚至是小腿早已被浓稠的扶她精液所浸泡。
  “从凌晨就起来给主人的靴子里灌精液吗……嘛,算了,既然博士这么想让我踩着精液出去,我也只好满足你的小小愿望咯!”
  说着,白金一巴掌拍在了博士的臀瓣上,顺势将手指插进了博士裸露的小穴中。
  “呜诶诶诶诶咿——”
  “不许叫,万一被其它干员发现就糟了!”
  白金伸出另一只白丝脚掌,塞进了博士的嘴里,闭上眼睛,继续享受博士的“扶她精液长靴保养”。
  …………
  …………
  “白金小姐,请问您有看到博士吗?”
  “诶?博士吗?最近没看到她啊。”
  “呜,博士这个坏家伙,到底去哪了!”
  阿米娅匆匆走开,却没注意到,几缕腥臭的精液,正伴随着白金的步伐,从长筒靴的靴口溢出,缓缓流下,形成了一片片的精液靴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