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赌之渊·奴隶催眠眼镜2 (催眠足控向,超多重足控/足交要素溢出杂烩)
狂赌之渊·奴隶催眠眼镜2 (催眠足控向,超多重足控/足交要素溢出杂烩)

狂赌之渊·奴隶催眠眼镜2 (催眠足控向,超多重足控/足交要素溢出杂烩)




pixiv菜鸽酱(打赢一半复活赛)

  咕唧……咕唧……
  “唔……唔?”
  肥宅慢慢地从学生会的大床上清醒了过来,而首先传来的,便是身下暖和的触感——
  “咕唧……主人……早上好……咕唧……”
  在肥宅的身下,已经完全变成专属精液母猪的桃喰绮罗莉,正用青蓝色的口穴,尽力吞吐着口中的肉棒。
  “早安咬吗?母猪学得不错啊!哦,不对,我看你以前也挺擅长口交的嘛!”
  “咕噜……谢谢主人夸奖……咕噜……”
  绮罗莉继续大力吞吸着巨大的肉棒,用舌头挑逗着龟头与尿道口。
  “下次可以试试早安足交嘛,老是早安咬总感觉有点腻了,还是你这骚黑丝脚的劲比较大,说不定放在脸上就臭醒了呢?”
  肥宅一边调戏着绮罗莉,一边用力将绮罗莉的后脑按向了自己的胯下。
  “噗呜呜呜呜——”
  巨大的肉棒挤开咽喉,直插食道,让绮罗莉在窒息中翻起了白眼。而同时,肥宅的肉棒中,也喷射出了腥臭的精液。
  “咕……咕……咕……”
  尽管身体被像口穴飞机杯一样玩弄,但绮罗莉的喉咙还是全力地扭动着,取悦着口中的肉棒,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吞进胃中。
  “咕——呼——”
  漫长的射精差点让绮罗莉窒息休克。好在最终,肥宅还是怕把玩具玩坏,抽出肉棒把剩下的精液撒在了绮罗莉的脸上。
  “谢谢……主人赏赐……”
  绮罗莉虔诚地将口中和脸上的腥臭精液舔净,然后为肥宅叼来了衣裤。
  “不用了!”
  肥宅大手一挥,直接把所有衣服都扔到了一旁。
  “学校里已经都是我的母猪了,还要什么衣服!”
  说着,肥宅踏着拖鞋,甩着刚刚射完半软不硬的肉棒,走向了会长休息室的大门——
  …………
  …………
  “性技大作战”一役半年后,沦为母猪的桃喰绮罗莉开展了史无前例的“母猪化”运动——在桃喰绮罗莉出神入化的赌技下,整座百花王学院从学生会开始,逐步陷落。所有男性背上巨额负债,逐出学园(顺带一提,在肥宅的明示下,生志摩妄也作为极少数被逐出学院的女性学生,卖到了中东战乱地区当雇佣兵还债),而剩下的女学生,则全数变为了无人权的“母猪”,留在学院中成为了肥宅的泄欲工具。
  “还是这样舒服嘛!”
  肥宅使劲拍了一把桃喰绮罗莉的巨乳,让绮罗莉夹紧黑丝双腿,直接喷出了高潮的淫水。
  “不错不错,敏感度有上升!”
  肥宅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会长休息室的大门。
  “主人——”
  刚拉开大门,肥宅便撞到了什么东西——准确的说,是一位与绮罗莉长得一模一样的银发少女,径直撞在了肥宅的胯下。
  “呼——”
  绮罗莉的双胞胎妹妹,桃喰莉莉香一把将脸埋进了肥宅的阴毛中,呼吸着新鲜的精臭味,顺便一口裹住了刚刚射精的肉棒。
  “呜咕……姐姐好狡猾……早上的第一发精液……又被姐姐抢走了……”
  说着,莉莉香含着肥宅的肉棒,想要将剩余的精液舔舐干净。
  “别急别急!都有都有,都有都有!”
  说着,肥宅随意地将肉棒在莉莉香的口中套弄了两下,让肉棒重回雄风,然后拽住了莉莉香的头发,深喉套弄起了肉棒。
  “嘶……这嘴,这喉咙,简直和绮罗莉母猪一模一样!”
  感受到肉棒快要射精,肥宅赶快让莉莉香躺在了床上,然后一只手揪下了一只皮鞋,另一只手将毫无防备的黑丝美脚贴在脸上,使劲吮吸。
  “噢噢噢噢噢!虽然和绮罗莉的脚基本一样,不过味道还是有细微的差别!”
  肥宅一边把肉棒放入鞋中,一边用口水洗涤着莉莉香的脚底。
  “嘶嘶——”
  感受着口中混合着皮革与丝袜香气的美足,肥宅赶快让绮罗莉接过了鞋子,像是干着二人的丝足般,大力抽插着带着莉莉香余温的鞋子。
  “射了!”
  在绮罗莉的侍奉下,肥宅用龟头顶住鞋尖,将第二发浓精灌进了莉莉香的鞋子里。
  “哈哈,总是干你们,偶尔射一下鞋子什么的,也很有意思嘛!”
  肥宅一边说着,一边将剩余的精液甩在了莉莉香的黑丝美脚上,顺便让绮罗莉为妹妹套上了装满精液的鞋子。
  “今天就这么穿着精液鞋子吧!”
  “谢谢主人!”
  肥宅揉了揉莉莉香的巨乳,继续视察着学园。
  …………
  …………
  “砰砰!”
  “呜哦!”
  趴在走廊长椅上,晃动着双腿的萝莉,正是“绝对中立”的小萝莉,黄泉月露娜。
  “啧啧啧,玩得很开心嘛!”
  肥宅一把捏住了露娜晃动的脚丫,闻起了萝莉的足香。
  “嘶——味道真不错啊!”
  沉迷于游戏和零食的黄泉月露娜似乎并不是很注意个人卫生——包裹着过膝袜的小脚在肥宅的脸上蹭来蹭去,散发出一股股的酸味。不过由于露娜在闲时都宅在各种地方玩着游戏,所以味道也并不浓郁。
  “嗯……这个足味,简直就像发酵的正好的顶级红酒一样啊!”
  肥宅握住了露娜的脚腕,用脚底在脸上蹭来蹭去。
  “喂!你这死肥猪在干嘛!不要用你的脏脸蹭我的脚啊!”
  被打扰到的露娜狠狠地踹了踹肥宅的脸——当然由于催眠的限制,重重的袜脚飞踢只能软绵绵地落在肥宅的脸上扭来扭去。
  “啧……你这变态到底想干什么!”
  露娜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肥宅,一边让肥宅尽情品尝着自己的双脚。
  “嘿嘿……幸亏当时催眠时只是下了几个小限制,不然怎么体会到这种玩法啊!”
  肥宅一边坐在长椅上,露出巨大的肉棒,一边向露娜发令到:
  “今天的足交处理,也麻烦露娜酱了!”
  “切!”
  露娜不屑地看向了肥宅裸露的肉棒,用穿着黑白条纹袜的双足夹住了勃起的巨物。
  “为什么非要我给你这种变态做足交处理啊!”
  露娜的脚掌在肥宅的肉棒上蹭来蹭去,借着还没干掉的绮罗莉姐妹的口水按摩着肉棒。
  “当然是因为你这个死宅小萝莉的脚丫又软又嫩,干起来很舒服啊!”
  肥宅悠闲地享受着露娜的袜脚足交,时不时将手伸进露娜兔子服的下面,掐着幼嫩的阴蒂。
  “死肥猪!不要用你的脏手掐我啊!等一下不小心喷出来,又要洗衣服了!”
  露娜的脚上不断加力,用脚趾撑开袜子,包裹着肥宅的龟头细致搓动着。
  “懒得洗衣服就别洗了嘛!不如直接像我一样光着多好,反正也没有男学生了。”
  想到露娜拴着狗链,陪自己裸体视察的场景,肥宅的肉棒不禁在长筒袜的夹持下兴奋地抖动了起来。
  “变态变态变态!”
  露娜扭动双足,熟练地刺激着肥宅肉棒的各处兴奋点。
  “噢噢噢噢露娜的小脚好舒服!”
  在露娜的萝莉足交下,肥宅将龟头狠狠戳进露娜的趾缝中,射出了今日的第三发精液。
  噗噗噗噗——
  “呜噫——”
  露娜厌恶地看了看正在浸湿袜子的浓稠精液,挑起一块放进嘴里仔细品尝。
  “明明绮罗莉他们每天都把前几发抢走……还能射出这么浓的精液,你是种猪吗!”
  露娜一边嚼着棒棒糖,一边踩踏着肥宅的肉棒,将精液抹匀在长袜上。
  “种猪怎么了?”
  肥宅笑了笑,掀起了露娜的兔子服下摆,露出了湿淋淋的真空萝莉小穴。
  “你们这些家畜每天被我干到失神,难道不是精液母猪吗?”
  说着,肥宅指了指自己仍然坚硬的肉棒,示意着露娜。
  “喂!搞清楚,我和那些只知道SEX的母猪可不一样!你以为是谁在帮你每天跑腿发人生计划书的呜咿咿咿咿咿——”
  露娜的话音未落,肥宅的三根手指便同时插进了露娜的萝莉小穴,在小穴中使劲扣弄了起来。
  “呜诶诶诶诶不要扣了啊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露娜全身一僵,用双腿夹住了肥宅的手臂。
  “话是这么说,但是露娜的萝莉母猪小穴已经湿透了啊?”
  肥宅故意抽出了手指,看向了双腿大开露出小穴的露娜。
  “要开始给露娜配种了哦!”
  肥宅将龟头抵在了露娜的小穴口,然后用力一挺——
  “种猪肉棒进来了呜咿咿咿诶诶诶——”
  在肉棒撑开穴肉的瞬间,露娜的表情便从不屑的宅女变成了一脸痴相的阿黑颜。
  “就算是宅女,也要多运动运动嘛!”
  肥宅的雄壮肉棒在露娜的紧致小穴中肆意抽插着,强行用粗大的龟头开发着紧致的萝莉小穴。
  “肉棒呜啊啊啊啊——”
  露娜抽搐地被肥宅压在躺椅上,任由肥宅的舌头深入口腔,舔吸着萝莉带着一丝甜味的口水。
  “咕噜……露娜酱的小穴真是舒服啊!果真是合法萝莉的天赋呢!”
  尽管露娜的身材贫瘠,没有绮罗莉,莉莉香姐妹的肉感手感,但那完全属于“合法萝莉”的发育水平,也让露娜拥有了包括细嫩的脚丫,灵活的足技与超紧致的小穴等独特的榨精特性——
  “不管干多少次,露娜的萝莉小穴还是像处女一样呢……今天的无套中出,要来了!”
  “肉棒精液呜咿咿呜来了啊啊啊啊——”
  高潮的露娜用双腿夹紧了肥宅的腰,让肉棒深入了萝莉小穴的最深处,将充满活力的精液喷射进了子宫的深处——
  “呼……萝莉小穴就是爽啊,一下就能捅进子宫里……”
  肥宅随手拿起了一根专门为露娜定制的振动棒,开到了最大档位,将溢出的精液堵回了子宫中。
  “今天露娜酱就和我一起去散步吧!多运动运动,说不定就能让卵子顺利受精呢!”
  “咕姆……”
  …………
  …………
  “主人早安!”
  “主人早上好!”
  肥宅光着身子,挺动着巨大的肉棒,走在了学院的走廊上。而路过的女学生们,在看到裸奔的肥宅时,都恭敬地掀开了短裙,岔开双腿,向肥宅展露着淫荡的小穴,希望能得到肉棒的宠幸。
  “主人今天宝贵的初精也被学生会的人抢去了呢……”
  “真是的!虽然主人的大肉棒精力充沛,但是想一想也知道第一发精液肯定是最浓的嘛!”
  “啊!主人往这边看了!好想被主人的大肉棒戳到子宫里然后射满精液啊!”
  “怎么可能!只要主人用我下贱的口穴射出来我就很高兴了!”
  “切……”
  露娜一边鄙夷地望着发情的普通学生,一边玩着手中的游戏机。
  “果然是低等母猪,每天只知道发情……”
  “喂露娜酱,在大家面前要有学生会成员的样子啊!”
  说着,肥宅按动了手中的开关,让插在露娜双穴中的振动棒轰鸣了起来。
  “呜噗噗噗噗——”
  露娜双腿一软,趴在了肥宅的身上,涨到小腹鼓起的精液也从振动棒与穴肉的边缘溢了出来。
  “你这——”
  刚想吐槽的露娜忽然发现,才刚刚射过数发的肥宅肉棒再次挺立了起来,只好咽了口口水,无奈地瞪了肥宅一眼。
  “哼!”
  就在这时,一声熟悉的声音打断了肥宅与露娜的打情骂俏。
  “哦呀,这不是主人大人吗?今天又在巡视学园吗?”
  迎面“走”来的,是学生会的皇伊月与她的“专属坐骑”早乙女芽亚里——往日耀武扬威的抖S女王芽亚里,在(肥宅的操作下)输掉赌博后,就变成了皇伊月的“宠物”——修剪过的校服将芽亚里的乳球和下体完全暴露,在那充血的乳头上,夹着两只通电的乳夹,无规律地对乳头施加着电流。而在那裸露的下体上,则覆盖着一副精致的贞操锁——在淫水中仍然闪着寒光的倒刺,彻底杜绝了芽亚里用手指或道具自慰的可能,让芽亚里永远处于高潮的边缘。
  “快点啊!”
  皇伊月坐在芽亚里的背上,拽住芽亚里的双马尾,“驾驶”着蒙住双眼,塞住口嚼的金色马驹。
  “主人早上好~”
  皇伊月跳下芽亚里的后背,提裙露出小穴,行起了标准的碧池礼——顺便用黑丝美足踩在芽亚里的头上,让芽亚里狠狠跪在了地上。
  “今天主人的浓精肯定又被学生会的前辈们榨了不少呢……不过没关系,以主人的能力,这才只是开胃菜吧?”
  皇伊月饥渴地望向了肥宅沉甸甸的睾丸,舔了舔再次完全挺立的棒身——
  “咕呜呜呜(主人的肉棒)——呜呜呜呜呜呜呜(请插到芽亚里的碧池小穴里)!”
  戴着眼罩与口枷的芽亚里听着皇伊月的淫语,不禁发出了呜呜的娇喘声。与此同时,芽亚里的上下两张嘴中,止不住地流出了粘稠的口水与淫液。
  “贱畜!主人的精液连我们都不够分,你这母马还想要?”
  皇伊月再次踩在了芽亚里的金发上,狠狠碾着少女的臻首。
  “行了行了。”
  肥宅挥手阻止了皇伊月的凌虐——倒不是因为肥宅可怜芽亚里,只是单纯地觉得,皇伊月再这么践踏下去,芽亚里那张可爱的脸蛋就要破相了。
  “既然主人都这么说了……那就暂时放你一马!”
  皇伊月不舍地抬起黑丝美足,然后再次以崇敬的目光看向了肥宅。
  “那么,主人想用什么部位来解决性欲呢?”
  “当然是先在脚上来一发了!”
  肥宅兴奋地搓了搓手,脱下了皇伊月的皮鞋。
  “那,就在这里做吧!”
  皇伊月潇洒地向后倒去,砸在了芽亚里的背上。
  “噗呲——”
  在突然重击下,芽亚里差点窒息过去。幸亏身为“母马”宠物,芽亚里平时也多有“锻炼”。饶是如此,芽亚里也几乎一口口水喷在肥宅的身上。
  “嘿嘿……皇伊月的小脚……”
  肥宅并没有关心芽亚里的状况,而是冲向了皇伊月的脚,迅速扒下了踩在芽亚里头顶的两只小皮鞋,将脚掌埋在脸上。
  皇伊月的双足介于露娜与绮罗莉姐妹之间,既没有露娜的脚丫小巧,也没有绮罗莉的肉感。然而,就是这种适中的精致感,再配以极端精细的养护,造就了皇伊月独特的风格——
  “嘶–”
  与绮罗莉的狂野风格,露娜的宅女风格不同,皇伊月的脚掌,并没有什么味道——除了皮鞋的皮革与黑丝本身的味道外,便是足部养护品的奇特香气了。再加上微弱到几乎无法查觉的酸咸气味,让皇伊月的双脚,更像是精致的甜品般美味。
  “今天的足部保养也不错呢……不过缺了精液足膜,还是差了点意思啊!”
  说着,肥宅暂时放下了皇伊月的美足,双手钳住芽亚里的双马尾,顺着空心的口枷捅进了芽亚里的口穴。
  “咕呜呜呜呜!”
  多日未尝肉棒的芽亚里高兴地用口穴裹住了肥宅的肉棒,用舌头搅动着口水,在一次次深喉冲击中侍奉着肉棒的各处——只要肥宅的腥臭精液射在芽亚里的体内,那淫荡的身躯便能越过最后的限制,让芽亚里达到几个月以来的第一次高潮。
  然而,肥宅仅仅抽插了几下,就拔出了肉棒。
  “嘿嘿……润滑剂有了!”
  不去管只能尝到精臭余味的芽亚里的哀嚎,肥宅将皇伊月的双脚放在芽亚里的头顶摆好,然后迅速抽插了起来!
  “呜……主人的大肉棒……干着人家的脚呢……”
  皇伊月一边呻吟着,一边用黑丝美足套弄着肥宅的肉棒。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伴随着肥宅对足穴的抽插,挂在肉棒下的两颗睾丸也不停撞击着芽亚里的额头。对肉棒的渴望达到极限的芽亚里,疯狂晃动着脑袋,想要舔舐到主人的肉棒。然而,这种无谓的挣扎,也只能给肥宅的足穴抽插带来更加舒爽的快感。
  在咕唧咕唧的水声中,肥宅享受着皇伊月的黑丝足交——尽管皇伊月也和学园中的其她“家畜”一样,渴望着肥宅的精液,但克制的脚法,却能让肥宅享受到温柔的侍奉感——这在其她渴望精液的家畜脚上是完全无法体验的。
  “主人的肉棒……好热……”
  皇伊月的黑丝美腿,伴随着肥宅的抽插不断配合着,形成了不亚于露娜和绮罗莉姐妹的足穴体验。而肥宅自然也无需忍耐,直接抱住了皇伊月的两条大腿,将脚掌小穴紧紧合拢,包裹住了膨胀的肉棒——
  噗噗噗噗——
  白浊的精液再次发射,从皇伊月的脚心迸射而出,溅射到了黑丝长腿上。
  “唔嗯……主人的精液,味道好重……要是射在小穴里的话,肯定会怀孕的吧……”
  皇伊月将脚掌上的浓精蹭在了芽亚里的金发上,让芽亚里闻着浓郁的腥臭味哼哼地呻吟着,然后岔开了双腿,撕破了裤袜裆部的黑丝——
  “只用脚肯定不能满足的吧……主人还是在这里尽情地射出来,灌满人家的子宫比较好呢!”
  皇伊月躺在了芽亚里的背上,淫荡地将双腿摆成M形,欢迎着肥宅的肉棒。
  “喂喂喂这谁忍得住啊!”
  不顾一旁露娜鄙夷的眼神,肥宅一屁股骑在了芽亚里的身上。
  “呜噗噗噗噗——”
  肥宅沉重的体重让芽亚里差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幸亏芽亚里的手臂和膝盖都装备了拘束具,虽然平时,拘束具会将芽亚里的四肢扭曲成爬行状态,但在遇到过载冲击时,也能让芽亚里不致于直接被压趴。
  “嘿嘿,这张床不错嘛!”
  肥宅扭动着屁股,将龟头对准了皇伊月的小穴。
  “要贯穿小穴了哦!”
  肥宅重重地挺腰,将整根肉棒插进了皇伊月的小穴深处。
  “咕呜——”
  贯穿小穴的快感让皇伊月发出了绝顶的呻吟——就在肥宅肉棒撞开子宫口的瞬间,皇伊月便达到了激烈的高潮状态。与此同时,蒙住眼睛,封住口唇的芽亚里,也感受到了背上激烈的交媾,欲求不满地扭动起了身躯。
  “就这?”
  肥宅感受着胯下“母马”的躁动,一巴掌拍在芽亚里的屁股上,让芽亚里更加疯狂地扭动了起来。
  “呜噢噢噢噢噢——”
  “噫啊啊啊啊啊——”
  “这才够劲嘛!”
  伴随着芽亚里的跃动,肥宅握住了皇伊月的腰肢,疯狂地抽插着一片泥泞的小穴——尽管只是毫无技巧的快速活塞,但在身下芽亚里的扭动下,简单的抽插也能化作无规律的进攻,巧妙地刺激着皇伊月小穴中的敏感嫩肉。
  “呜哦……主人的肉棒……要把皇伊月的淫荡小穴干到怀孕了嗯啊啊啊啊——”
  “还没完呢!”
  肥宅一把拉过了一旁看戏的露娜。
  “诶诶诶诶你又要干呜呜呜呜呜——”
  露娜的话还未说完,肥宅便一把将露娜倒着栽到了交合处,让露娜强行吞咽着这肉棒上淫水与前列腺液混合的白浆。
  “咕噜咕噜——”
  在露娜的双腿本能地夹住肥宅头部的同时,肥宅也顺势含住了露娜的真空小穴,快速撩拨着已经充血的萝莉阴蒂。
  “射了!”
  “主人的强壮精子要进来了呜哦哦哦哦哦哦——”
  “变态呜咕呜呜呜呜咕——”
  瞬间喷出的精液,从皇伊月的子宫深处满溢而出,射入了倒悬的露娜的口鼻中,糊满了露娜的小脸。而剩余的精液则沿着芽亚里的美背,一路流下,滴在了地上。
  “呼!爽!”
  肥宅将一脸精液的露娜正了过来,插在地上,再将高潮到阿黑颜的皇伊月扔在了芽亚里的背上。
  “好了!下一站!”正当肥宅准备出发时,一只湿漉漉的舌头舔了舔露娜的脚丫——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封住感官,满脸潮红的母马芽亚里伸着舌头,用湿透的贞操锁蹭着肥宅的腿。
  “喂别把你的淫水到处乱蹭!”
  肥宅本想一脚将芽亚里踢开,但看到那漏在贞操锁外一张一合的雏菊,还是忍住了真人快打的欲望。
  “算了,这母马只要有精液就能高潮的对吧?”
  “喂露娜酱帮我一下!”
  “死变态!不要把我当万能飞机杯啊!”
  咕唧咕唧——
  咕噜咕噜——
  噗噗——
  “咳……呸!下次不要找我干这种脏活!”
  “嘿嘿……”
  肥宅恋恋不舍地放开了芽亚里的丰臀——在那布满巴掌印的臀瓣中间,一只漏斗正插在多次高潮的红肿菊穴上,向肠道内灌输着肥宅的精液。
  开始的时候,肥宅还在尽心尽力的耕耘菊穴,用肉棒扩张着灌肠后的娇嫩肠道,“手动”灌射着精液——不过在发现只要灌精就会引发高潮后,肥宅便指挥露娜,从各位少女的小穴中含出精液,直接用漏斗塞进了芽亚里的小穴中,让芽亚里陷入了持久而悠长的精液灌肠高潮。
  “今天也是乐于助人的一天呢!走吧露娜酱!”
  “略略略略略略!”
  …………
  …………
  “呃——”
  “完了,‘学生会特调奶昔’喝多了,得上个厕所!露娜酱,等我一会!不要到处乱走哦!”
  “那你倒是把你的猪蹄放开啊啊啊啊!”
  在膀胱的告急下,肥宅拉着露娜,飞奔到了男厕所中。
  “切,明明就你一个男人,还搞这个厕所干什么……你就算尿到绮罗莉她们嘴里,恐怕那群母猪都会抢着喝吧。”
  “仪式感,仪式感啊!”
  肥宅揉着露娜的头,走进了宽敞的男厕中。
  由于全校的男学生都被全数驱除,整间男厕内,便只留下了一件孤零零的小便池,彰显着男厕与女厕的区别——
  “请……请主人使用‘西洞院百合子’便器!”
  在厕所的墙壁上,挂着的是“本日轮值便器:西洞院百合子”的标识牌,而在牌子下方,则是符合人体工学的通孔——最上方数厘米宽,刚好能穿过肉棒的小孔背后,是一只熟悉的粉色口穴,而在口穴下方,则是一对能够伸缩的大孔,将百合子的隐藏巨乳卡在了墙上。而再向下看,便是两只伸出墙外,用作把手的长腿,与紧贴在洞口的小穴了。整张墙壁可以在大型电机的带动下自由移动,让用户使用不同的“处理口”。
  “绮罗莉很懂行嘛!”
  肥宅毫不犹豫地将软下来的肉棒插进了最上方的小洞中,在百合子的口中放出了澄黄的尿液。
  “咕噜……咕噜……”
  百合子尽职尽责地吮吸着肥宅的肉棒,将所有尿液全部吞进了胃中。
  “哈……终于尿完了……喂!”
  肥宅刚想拔出肉棒,却发现,百合子紧紧地嗦住了肉棒,像是飞机杯般不舍地清理着肉棒的各个角落。
  “公厕还要收费?不要太嚣张啊母猪!”
  感受到墙壁后方如榨汁机般的吸力,肥宅怒从心底起,在百合子的口中逐渐勃起。
  “你不是要精液吗?那就给老子都吃下去啊!”
  怒挺的肉棒在百合子的咽喉深处扩张,享受着喉部肌肉的按摩。
  “呜嗯嗯嗯嗯呃——”
  大团的精液在百合子的咽喉中爆开,由于拘束的限制,百合子只能一边深喉榨取着肉棒,一边窒息地干咳着——甚至有不少精液从鼻孔中喷出,流在了脸上。
  “算了,用都用了,不如挨个体验一下吧。”
  肥宅挺起了肉棒,对准了百合子的丰满躯体——
  “呜咿咿咿咿咿啊啊啊诶诶诶诶诶——”
  …………
  …………
  “哈……上个厕所都这么刺激,真是五星级豪华公厕啊!”
  “对了,以后应该安排一下公厕保洁员的职位——反正这些母猪这么喜欢精液,用嘴清理一下这些骚穴应该也是个好差事吧?”
  想了想被射到神志不清,全身白浊的“公厕”百合子,露娜不禁一阵恶寒。
  “随你的便,只要别让我去清理就好。”
  “好的,这就把露娜排到第一位。”
  “信不信我把你的种猪肉棒踩爆啊!”
  “来啊来啊来啊!”
  再次享受了一顿露娜的足交侍奉,并将精液射在长筒袜与鞋子里后,肥宅终于到达了下一个目的地——偶像活动室。
  “欢迎主人大人!”
  冷清的活动休息室内,首先走出迎接肥宅的,便是那个与前会长桃喰绮罗莉齐名的恐怖女人——蛇喰梦子了。在几个月前的“母猪赌场”活动中,凭借着精湛的赌技,梦子甚至一度让绮罗莉落入下风,幸亏肥宅出手,用催眠眼镜篡改了梦子的意识,才让“全员家畜”的计划没有半路夭折。
  不过肥宅也并不是什么恶魔,在对梦子进行了与绮罗莉类似的“处理”后,肥宅便将梦子扔进了学校的偶像团体中,让梦子与梦见弖一起,成为了学校的偶像双星——毕竟向梦子这样的“优质资产”,只是放在厕所里当便器的话,就太过浪费了。
  “啊呀,梦见弖同学,主人大人来了,你还在磨蹭吗?”
  梦子的双眼放着诡异的红光,看向了休息室的单间——
  “是……是……主人大人……上午好……”
  穿着偶像服装的梦见弖岔开双腿,掀起裙子,以怪异的姿势走了出来——
  梦见弖的粉色双马尾在肥宅精液的浸泡下,沾上了无数的精斑——当然,在观看演唱的其她女学生心中,可能会认为这是赤裸裸的炫耀;特制的鼻钩将小巧的鼻尖勾起,方便精液随时射入鼻腔。在那因高潮而微张的小嘴上,封着一只巨大的电动口枷,正在用橡胶阴茎深喉抽插着梦见弖的口穴。在梦见弖不大不小的胸口上,则卡着两只吸盘,一边用毛刷与密集的塑胶颗粒刺激着乳头,一边榨取着催乳改造过的乳汁。
  而写满了“免费便器”“婊子小穴”“母猪繁育器”的小腹下方,便是梦见弖的粉嫩小穴了。插入体内的微型电极并不会阻止梦见弖的自慰,反而会配合着手指或自慰棒的插入,与榨乳器一起,带来更高的快感。而代价便是,在检测到梦见弖即将高潮时,跳蛋电极便会释放出过载电流,将快感打断,让小穴永远无法达到真正的高潮——除非在肥宅精液的极致刺激下,用更大的快感掩盖住电流的冲击,才能最终越过高潮的阈值。
  “请……请主人任意使用……使用梦见弖的下流骚穴吧……”
  梦见弖岔开双腿,不顾胯间的淫水,跪在了地上,向肥宅展示着自己的小穴。
  “啊,今天射的太多了,累了,你自己解决吧。”
  肥宅笑了笑,转头向门外走去。
  “不……不要啊!”
  被高潮控制折磨的涕泪横流的梦见弖完全抛弃了尊严,摆出了土下座的姿势。
  “梦见弖是淫荡的母猪,最下贱的碧池,是主人专用的厕所,只要主人赏赐高潮,梦见弖什么都会做的!”
  “抱歉,学校里已经有公厕的位置了,我不需要。”
  “主人!主人大人——”
  被焦躁感折磨的梦见弖疯狂地用手指抽插,揉搓着自己的阴蒂,两条腿无助地抽搐着,最终,竟然在累积的肉欲中晕厥了过去!
  “不会吧?就这?”
  肥宅无奈地看向了瘫在地上的梦见弖——本来只是想拖一拖,让这个碧池偶像多“享受”一下高潮边缘的痛苦与绝望感,没想到梦见弖的精神这么脆弱,竟然就这么昏过去了。
  “啧……算了,昏过去就没办法调教了。”
  肥宅叹了口气,看向了梦子与梦见弖的足部——
  “哦呀,主人真是无可救药的重度足控啊……”
  梦子一边吐槽着肥宅的足控癖好,一边顺从地脱下了靴子。
  “呼——嘶——”
  肥宅一边呼吸着梦子的黑丝足味,一边竖起了大拇指。
  “这肉感的触感,恰到好处的浓郁风味,虽然第一口像是绮罗莉一样,但是仔细品味,和她们两姐妹又完全不一样!有时间一定要享受一下梦子和绮罗莉的双份足交,不,再加上莉莉香的三重足交!”
  “主人真是贪心呢,非要我们几个一起足交吗……既然主人喜欢这种玩法……”
  梦子笑了笑,用双足拽下了梦见弖的靴子,露出了饱经调教的白丝美足。
  “虽然晕过去了没办法主动侍奉,不过勉强也可以让主人射出来嘛!”
  梦子将梦见弖的白丝美足搭在了肥宅的腰上,用自己的黑丝脚掌踩住肉棒,做成了黑白丝足三明治。
  “呜哦哦哦哦哦哦!”
  肥宅兴奋地喊出了声——梦子的主动侍奉与梦见弖静止的白丝足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肥宅的肉棒就像是揉面般,在二人的足底搓来搓去。
  “咕唧咕唧——”
  感受着肉棒的足交侍奉,肥宅兴奋地拎起了梦见弖的另一只脚,品味着脚底,脚趾与脚背的味道。
  “嗯……这样刺激感似乎不太够呢……”
  梦子想了想,用双脚夹住了梦见弖的脚掌,形成了三角形的足穴形状,套住了肥宅的肉棒。
  “‘二人三足’榨精足穴,开始咯!”
  在梦子的控制下,三角形的黑白足穴上下套弄,再加上梦子灵敏的脚趾,终于让肥宅在二人的脚上爆射出了精液——
  “呼……主人真是……想用腥臭的肉棒汁,把我们我们身上的每个角落都染上主人的颜色吗?”
  看着射在二人脚上的精液,再看看仍然勃起的肉棒,梦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将脚上的精液抹匀,蹭在靴子里,然后迎面抱起了仍然昏迷的梦见弖。
  “既然主人还没满足,那就来体验一下,双份的偶像侍奉吧!”
  说着,梦子用黑丝长腿架开了梦见弖的腿,让两人赤裸的小穴贴在一起,完全暴露在了肥宅的肉棒前。
  “那我就不客气了!”
  肥宅没有丝毫犹豫,抱住了二人的大腿,一棒戳进了梦子的小穴中。
  “呜诶诶诶诶——”
  似乎是没有预料到肥宅主人会首先选择自己,梦子的小穴紧紧地抽搐了起来——如蛇腔般复杂交错的小穴结构,不仅紧紧地绞住了肥宅的肉棒,更让梦子在肥宅的冲刺与突破中感受到了一波又一波的快感。
  “然后是,梦见弖的小穴!”
  在体验了梦子的蛇穴后,肥宅再次改换目标,挺进了梦见弖的小穴。
  “嗯!不错不错!”
  由于处在昏迷状态,梦见弖的小穴并不想梦子一样,能够以复杂的技巧取悦肥宅——但毫不设防的偶像小穴,反而能让肥宅轻松地贯穿满是淫水的穴壁嫩肉,直直撞在梦见弖的子宫口。
  “哈……梦子酱,接着来啊!”
  “然后是梦见弖……”
  “梦子酱,我又来了!”
  “梦见弖……”
  在反复十数次的抽插后,肥宅终于在梦子的侍奉与梦见弖的飞机杯小穴中积累了足够的快感——
  “醒来之后要好好感谢伟大的主人啊哈哈哈哈!”
  最终,肥宅还是选择将肉棒深深地顶入了梦见弖的子宫口中,尽情放射着自己的精子——
  “呜……呜呜呜……”
  仍处在昏迷中的梦见弖似乎也感受到了肥宅的射精,全身微微的抖动了起来,小穴更是紧紧地包裹住了肥宅的肉棒,一汩汩地喷出了潮吹的淫水。
  “虽然是昏迷状态,不过仁慈的主人还是大方地赐予你高潮了哦!”
  肥宅满意地抽出了沾满两位少女淫水的肉棒,却发现,没有“吃”到精液的梦子正幽怨地盯着自己的肉棒。
  “嘿嘿……我懂了!”
  肥宅将梦见弖扔在一旁,抱住了梦子的蜂腰。
  “今天就用本大爷的肉棒,把梦子酱淫荡的子宫里灌满精液!”
  “谢谢主人呜咿咿咿不要一下子插到子宫啊噫诶诶诶诶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