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士们的足交舞蹈竞赛【艾丽妮凯尔希3P】
女士们的足交舞蹈竞赛【艾丽妮凯尔希3P】

女士们的足交舞蹈竞赛【艾丽妮凯尔希3P】




晚霞已经染红了大地之上的天空,预示着将近的一日终末。在小小的房间里,有些纤瘦的黎博利少女,正在仔仔细细地打理着她身上的礼服。
“嗯……这件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艾丽妮对着落地镜,小心翼翼地整理着每一寸的褶皱,好似考试临近交卷时,一行行答案检查过去的学生。不过,此刻她的心情比学生还要紧张,相比起面对自己曾经的老师,对于男女之事可谓一窍不通的她,正纠结于不知应该如何组织自己邀请的语言。
“看在你如此尽心竭力的份上,特别允许你与我共舞一曲……不不不,这都是什么话呀,唔……”
墙上的时间正一分一秒地过去。对于艾丽妮来说,自从伊比利亚以使节身份居于罗德岛后,那位博士便对自己关照有加。从生活的习惯到战场的指挥,从信仰的迷茫到装备的革新,那个男人无比细致入微地照顾着自己。于是,内心早已在隐隐中有了几分察觉的黎博利少女,决定寻找一个机会,向他坦诚自己的心意。
“舞会啊,舞会……只在黄金时代的书本里见过,到底应该怎么邀请啊……”
而机会如期而至。就在几日前,罗德岛的博士宣布,为了庆祝这艘方舟起航的纪念日,预备在宴会厅筹办一场简单的舞会与晚宴。自然,作为驻扎在罗德岛的使节,艾丽妮也收到了那张工工整整的请柬。正在苦恼如何向博士坦诚的她顿时茅塞顿开:何不利用这场舞会作为机会呢?若是能够邀请博士成为自己的舞伴,再借着两人起舞的时候表白,想必他也不会拒绝的吧?于是,有了这一门心思的黎博利少女便行动了起来。先是旁敲侧击地打听了博士对于衣着的喜好,随后又诚恳地拜托了柏喙负责设计时装,又加入了几分她自己的审美。最终,在舞会开始前一天,她收到了这一套标致的晚礼服。望着镜面中的自己,艾丽妮甚是肯定,博士应该会为自己的魅力所折服。只是现在,她却纠结于用何种语言,邀请博士成为自己的舞伴。
“叮咚……”
清脆的门铃声打断了艾丽妮的思绪,让她的身体微微颤抖,一下子便睁大了眼睛——就在今天,不知道是内心的羞涩还是精神的紧张,她在工作将要结束时鼓起了一种莫名的勇气,邀请博士在舞会前拜访自己的房间,有重要的事情想要倾诉。结果,那个时候说完这番话的她顿时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羞耻,甚至还不等博士回话,就彷如见到老师的差生般逃之夭夭。结果,直到舞会的时间都将要开始的此时此刻,沉浸在那份羞耻中的黎博利少女还在纠结于如何在之后的宴会上邀请博士在舞会时成为自己的舞伴;只不过,现在响起的门铃,注定她已经没有时间再继续纠结了。
“请,请进……”
最终,她还是慢慢起身,一步步地挪动到了门前,带着羞红的脸颊,拉开了门扉。而在看到她的那一眼,等在门外的博士却是吃了一惊,因为眼前的黎博利少女,与他初见时的那位审判官模样的差异,叫他甚至有些不敢相认。
灰色的鸟羽,灰色的长发,映衬着带着精美别致的面容。画着淡妆的脸颊带着几分红晕,灰色的双眼中仿佛有几分羞怯,不敢于面对眼前这个男人的视线,只能轻弄素手,拨弄着耳垂下的挂饰。剑与手炮无需在此刻启用,那身审判官的制服也从容地换下,取而代之的一身典雅的黑色礼服。带着蕾丝边的褶皱恰如其分地遮掩着苗条而纤细的身材,又包裹着白皙的手臂,顺着柔软的腰肢绵延,最后在分叉中隐隐透露着包裹了黑丝的大腿,又被脚下那还有些不太习惯的高跟鞋收束,凝练成修长的美足。那位提着灯火的守护者所流露的昂扬精神被这一身黑色的晚礼服遮掩了锋芒,倒是流露出了属于少女的秀气,也难怪博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半刻,看着迟迟没有开口的艾丽妮,博士用轻声的咳嗽掩盖自己的那几分尴尬,开口道:“咳咳,艾丽妮小姐,邀请我前来叨扰,有什么事情吗?”
“唔……这,这身衣服,你觉得怎么样?”
这突如其来的话语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却还是在内心那份暗许的芳心鼓动下,慢慢地旋转了一下身体,轻轻飘起的裙摆汇成一朵奇特的花朵。有些心动的博士不禁镇定了一下心绪,才回答道:“很漂亮哟,很适合你。”
“嗯,嗯!”艾丽妮用稍稍提高的声量为自己壮胆,仿佛面对博士说出自己那情真意切的渴求,比在战场上劈开海嗣的触手还要让人害怕些,“那个,罗德岛的舞会,你说过我也能参加,约好了……是吧?”
“啊,啊,当然。”博士点了点头。
“那,那么,看,看在你让我出席了舞会的份上,就,就勉为其难地让你当我的舞伴吧!说好了哦!”
内心打好了无数的腹稿,说到嘴边的时候,却成了这般别扭的话语。内心的羞耻已然达到极致的黎博利少女,此刻倒是恨不得钻进漆黑的深海里。博士的脸上先是生出几分期待,然后却又露出了有些为难的神色。最后,他挠了挠头,有些苦恼地回答道:“虽然你能够邀请我很高兴……但是,已经有人想要成为我的舞伴了呀。这……”
惊讶,恐惧,甚至带着几分震怒——自己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将内心的愿望倾诉而出,却不曾想到被人捷足先登,艾丽妮顿时感到五味杂陈,甚至不知应该如何回复。半刻,她才用颤抖的语气,低声地问道:
“谁……是谁?是谁想要……成为你的舞伴?”
“是我。”不等博士回话,一个有些清冽的女声便从门口传来。伴随着一阵脚步声,房间的门被缓缓地合上了,“难道说,你觉得我不合适吗?审判官小姐。”
艾丽妮抬头望去,便被眼前的来客而感到惊讶。凯尔希——她也曾见过这个“很拽的医生”在伊比利亚时的装扮,一身绿色的衣裙,一脸淡然的表情,一副傲才的模样。然而此时,她换下了作为医生时的那一身打扮,穿上了纯白的晚礼裙。白色的猫耳敏锐地扭了一下,在这个黎博利女孩子的面前轻轻地撩拨一下纯白的发丝,眼神中充满了一种难以描述的成熟感。这个医生的五官就好似没有被时间的流逝所侵蚀,翠绿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艾丽妮,就好似盯着小鸟的狩猎猫科动物一般;那一身纯白的晚礼裙包裹住了裸露的香肩,却用另一种紧绷凸显出了她更为修长的身材,隐隐约约可见上下的身体的起伏。白色的蕾丝包边,裙摆开叉下白色的丝袜,甚至是白色的舞鞋,与艾丽妮的那一身黑形成了最为鲜明的对比,仿佛在这场舞会的争夺战中,凯尔希便是要用这白色来与艾丽妮的纯黑对峙。
“唔,凯尔希……”
眼前这一幅对峙的画面让博士感到了几分迟疑,轻声地叫着那个菲林女人,却只得到了她有些凌厉的视线——在罗德岛,无论能力如何,凯尔希的地位几乎没有什么人可以动摇,对于博士的支配权当然也少有人可以染指。但是,眼前的艾丽妮却是一副初生雏鸟不怕猫的样子,一脸正色地望向了那个显得至高无上的医生,认真地反问道:
“凯尔希医生,我想这件事应该尊重博士本人的意愿。如果他愿意成为我的舞伴,那么您是不是也不应该强人所难呢?”
“哦,是吗?那么,我们就来问问本人的想法吧。”凯尔希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博士的身边,毫不客气地狠狠掐了一下他的腰身,“那么,博士,你是怎么想的呢?到底想要谁做你的舞伴?”
“唔,我,这个……从理性的角度来说,两位都很出色,但是从现实的角度来说,我却只能选择一位,在这种情况下……啊痛痛痛……”
“好了,闭嘴。”看着博士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菲林女人直截了当地用高跟鞋狠狠蹂躏起了他的脚掌,看着一副不服输模样的黎博利少女,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那么,就用罗德岛在面对博士时不知道如何取舍时惯用的方法吧,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接受这样的挑战?”
“哼,来就来,谁怕谁呀?”年轻气盛的艾丽妮自然不会轻言放弃,甚至还不知道那个所谓的挑战是什么,就这么答应了下来。眼看着她咬上了勾,凯尔希的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轻声地告诉了她那所谓的解决方法是什么:
“决出胜负的方法就是,看谁能够先让博士射精,谁就能获得博士哦。”
“诶……”
“这不是很合理吗?”看着宛如白纸般的黎博利少女一脸愕然的样子,凯尔希得意地继续说道,“谁能够先让博士射精,说明谁更有女性魅力。更有女性魅力的人成为博士今晚的舞伴,这不是很合理的方式吗?还是说,你害怕了,审判官小姐?现在退缩的话,还来得及。”
“谁,谁要退缩啊!不就是让博士射精吗,来就来!”
话已出口,性格又不服输的艾丽妮,就这么硬着头皮直接答应了下来。看着龙争虎斗的两位,本想出声制止的博士也只能放弃了这样的想法,转而思虑着,若是就这么享受接下来晚宴前的时间,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