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会议室被可颂脚踩怎么办?【可颂足交】
在会议室被可颂脚踩怎么办?【可颂足交】

在会议室被可颂脚踩怎么办?【可颂足交】

这一日,博士显得有些忙碌。
好不容易结束了半日的工作,却还是有一场会议,时间安排的颇急切。为此,他也不得不拖着有些疲倦的身躯,走进了罗德岛的会议室,才发现今日洽谈的对象已经到来多时了。
“真早啊……不愧是可颂的员工。”
他不由得感慨。在攒下第一桶金后,可颂便告别了企鹅物流,选择自谋生路,开了一家贩售野外生存装备、货物与食品的公司。擅长经商的性格被发扬得淋漓尽致,短短几年便就让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在龙门站稳了脚跟,甚至成跻身为罗德岛的合作伙伴之一。
一边想着,博士一边打开会议室的门,一阵浓郁芬芳的香水气息顿时让他感到一阵迷恋。这气息是这么熟悉,叫他一眼望去,便去确信了这一回是对方的老总亲自前来谈判的事实。相比起昔日的重装干员,换上了一身职业女装的可颂少了几分开朗的活泼,多了几分职场女性的成熟感。此时,她正十分悠闲地交叉着双腿,坐在另一侧的办公椅上,并没有几分将自己当做外人的意思。见到博士推门而入,丰蹄女人便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充满了叫人神往的气息。
博士在她的对面坐下,不由得细细地打量起眼前的可颂。这一次会面距离他们初次见面已经过去了数年,尽管她的脸上没有施什么胭脂粉底,但看着肌肤还是年轻爽朗,全然不像是已经成熟的女人。她的脸颊十分精巧,与过去的时光无异,好似没有被时间的刻刀留下什么痕迹;那一身黑色外套加白色衬衣的打扮,将她职场女性的气质发挥到了极致,充满着成熟干练的气息。可颂的身形并不算多么丰满,却在纤细中带着诱人的曲线,在衬衣纽扣下白色的肌肤中若隐若现的事业线叫人浮想联翩;而在黑色的短裙下,一双厚厚的白色裤袜包裹住了她的双腿,瞧不见大腿丰腴的颜色,却依旧让博士心驰神往,好似神圣的领域。最后,她那双酒红色,足有寸高的高跟鞋,伴随着双脚的动作轻轻地扭动起来,反射着会议室内的光彩,甚是暧昧。此刻,博士只感觉眼前的丰蹄女人充满了香艳的气息,笑盈盈地不带一点羞涩的神采,一手按着桌角,一手轻轻地拨弄着那一头橘色的短卷发,扭着身后的小尾巴,倒不像是来与罗德岛洽谈合作,而像是勾起他内心蠢蠢欲动的欲望。
“没想到是你亲自来谈关于改动货物供应合同的事情。”博士会议桌的另一边落座,竭力维持着那份冷静的思考。
“哎呀,老板——啊不是,现在该教你博士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交情?当初得谢谢你为我介绍了这么多的工作。托你的福,以前买不起的东西,现在我都负担的起啦!对我而言啊,虽然现在自己出来自立门户了,不过你是最好的老板!所以,今天的事情,还是得我来谈咯。”
“啊哈哈……”
可颂总是这么热情呢,也或许正是因为这份热情,自己才与她保持了这么久的亲密关系——博士忍不住想着,回忆起自己与眼前这个丰蹄女人缠绵时的欢快,那冷静的头脑便也显得焦躁起来了。于是,他只好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努力维持着镇定的思绪:“那么,我们也就不这么客套了。不知道这一次的合同改动,你有什么高见呢,可颂?”
“嗯?没什么高见啦,每次和老板谈生意,都容易得很呢,嘻嘻。”一边说着,可颂还一边在一式两份的交易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盖好了章,那印章甚至红得有些发粉,“接下来,便是请老板签字咯。以后啊,还请来多多看看我们的货,潮款服装,日用工具,办公用品,武器装备,应有尽有哦!买的越多,折扣越大哦!”
“好……今后一定会去看的。”
相关的事务,两人在正式签字前已经洽谈过不少,今日一见,也不过是做个最终的确认罢了。博士提笔书下自己的名字,盖上罗德岛的公章,这起交易就算是成功,今后不少物资与装备便会向可颂的公司采购了。想到这里,那种完成了什么的感觉,便让他顿感如释重负,一下子便向后靠在了办公椅上。举目望去,却不知为何可颂笑嘻嘻地将其中一份合同收好,另一份交回给博士,然后慢慢起身,锁上了会议室的门。接着,她便坐回了另一边的办公椅,将酒红色的高跟鞋脱下,把胸前的纽扣解开了两颗,隐隐约约露出胸前的起伏。
“可颂,你……”
心中似早已猜测到她要做些什么,博士刚想出声,就瞧见成熟的丰蹄女人翘起尾巴,将食指立于嘴唇前:“不要说话哦,虽然大概不会有人接近啦,但是你不想被人看到吧?”
“可,可是……唔……”
还不等博士将内心的疑惑倾吐,他便感觉到跨间多了一股力度,低头望去,才瞧见可颂已经将脚从办公桌下伸了过来,然后一把踩在了他的裆部——那里已经因为窥见眼前这个成熟的职场女性胸前的风光而昂首,撑起了小小的帐篷。可颂的脚正被不透明的白裤袜所包裹着,那是一种棉质的弹性感,施加的力度让命根被把握住的博士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望着这一幕,可颂满意地笑着:“老板,你发出了什么声音呀?怎么,被踩了这么舒服吗?”
“我,只是……有些惊讶。”
尽管眼前这女人所言非虚,然而勉强的自尊心却让博士就这么兀自辩解着。不过,可颂却看出了他的心虚:“哎呀,真的吗?你的这里,可是越来越硬了哦。”
“唔,只是因为你刺激了而已……”
这也不过是狡辩而已。可颂熟络地用脚心柔软的地方隔着一层白裤袜踩在那根硬物处来回揉搓,双足交换着刺激,让博士的长裤撑起的帐篷越来越大。随后,丰蹄女人便一边用脚拇指贴着帐篷的顶端绕着圈,一边用两只脚灵活地解开了那长裤的裤链,带着让博士压抑的欲望自由的动作,用脚趾强行将内裤中的男根直接导了出来,带着血管的阴茎就这么笔直地在办公桌下指向了天花板,而可颂甚至没有将视线投向办公桌下就用熟练地技巧把握住了他的命根,随后欣赏着博士这幅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在略微惊讶中,犹如兴奋般地开着玩笑:“啊,博士,真厉害呢,明明是在办公室里被我用脚踩,居然也能变得这么硬了。”
“我,这,我也没办法……”
哪怕望不见,然而过往与博士交欢的经历,还是让可颂只靠着脚尖的触觉便开始抚弄起他的肉棒,一边用脚趾踩过性器的杆部,一边又隔着白裤袜的棉质按住前端的龟头,刺激着男根。对于博士来说,这还在办公室里,近乎偷欢般的行为,让他的内心感到一阵兴奋,禁忌的快感悄然成型,转而开始沉浸在可颂用脚带来的那一阵阵的快感中,那是与自己用手、以及可颂用口与身体都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催动着阴茎一颤一颤地在双足的抚摸下抖动,让负责足交的可颂也甚是兴奋起来:
“哎呀,老板的长枪,真有活力呢。”
“唔,唔……”
很快,丰蹄女人便用双足紧紧地从两侧夹住了博士的下身,接着以格外灵活的动作,上上下下地活动起来,玩弄着他的下体,同时还活动期脚趾,弯曲着刺激起前段的铃口。难以抵抗的舒服感,让博士的口中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将身体沉浸在这温柔乡的陷阱里。原本逃离这快感是相当容易的事情,但博士的身体却仿佛不受控制般,就这么享受着被可颂的双足踩着玩弄的快感,直到她调戏般地问道:
“怎么样,博士,舒服吗?”
“啊,我,我……”虽然内心很矛盾,但博士还是在可颂的媚眼如丝下,老实地回答道,“舒服。”
“哦?哎呀,原来老板真的是有够变态,每次都是让脚踩一踩就兴奋了……”
“我,嗯,我……”
面对着笑嘻嘻地调戏自己的丰蹄女人,博士出于男性的那点自尊想要否认,然而他却无法否认,自己因为她的这一番话,以及眼角的余光窥视到她胸前的白皙与腿间的黑色内裤而感到心跳加速,甚至连下半身也不由自主地变得更加硕大,像是过去无数次被她用足交拿捏一般。这一点自然而然地也被踩着那根东西的可颂感觉到了,她乘胜追击地挑逗着直咽口水的博士:“果然是这样呢。老板,兴奋了?”
这幅身姿实在是过于诱人,博士也不得不在这份职场女性的特别魅力前老实起来:“啊,啊……嗯,兴奋了。”
伴随着这句承认,博士的男根变得愈发坚硬,火热的前段挤出黏糊糊的汁液;而可颂也将那汁水当做润滑剂,用双脚的脚底夹着肉棒刺激,还不时间发出甜腻的声音,看起来用脚刺激男人的性器也能催动她敏感的神经,带来一阵阵愉悦的快感。当然,此刻博士的忍耐更是已经将要接近极限,身体竭力忍耐着被脚踩带来的快感,下身忍不住地颤动着。凝视着这般兴奋的博士,可颂也感到了一阵愉悦,脸上带着笑意,慢慢地将手伸向了胸口的纽扣:
“哎呀,老板看起来好舒服呢,所以,现在再给你一点特殊的照顾好了。”
一声火热的吐息,带着几分兴奋,几分羞耻的眼神,丰蹄女人解开了胸前的纽扣,拉扯掉黑色的内衣,一对白色的饱满就这么蹦跳了出来。白色柔软的酥胸并没有多么傲人的尺寸,反倒对于丰蹄一族来说显得有些娇小,但微微颤动的半圆形以及前段嫩色的凸起,激起了博士想要占有的那份强烈欲望,激烈的快感不断涌动,刺激着肉棒一阵膨胀;而可颂也将两只脚夹得更紧,脚趾旋转着刺激起龟头与系带,用力地顺着杆部的血管上下摩擦起来:
“兴奋了么?那根东西动得更加厉害了哦。怎么样,现在感觉如何?”
“啊,啊啊……”博士用力地咬紧牙关,方能忍耐住那强烈的快感,“好舒服,嗯,啊啊……”
“嘻嘻,老板可真是敏感啊。没关系,不用忍耐,快点舒服起来吧!”
伴随着言语的挑逗,可颂开始直接将双足的脚趾都用来摩擦着男根处最为敏感的地方,那前端的龟头。虽说刺激并没有那么强烈,但依旧为博士带来了卓越的快感;而博士正被包裹着白裤袜的脚刺激的事实也让他兴奋异常,心中涌起一种怪异的快感。那副扭动着身体,下身不断挤出先走液,甚至散发出阵阵水声的场景,让可颂顿时明白这是将要射精的前兆,脚上的动作不由得便加速了几分;而在博士的看去,这热情的丰蹄女人呼吸也紊乱了起来,白皙的肌肤被粉红通透,胸前的柔软伴随着脚下的动作与身体的摇晃微微起伏,让博士感觉好似成熟的蜜桃,那般甜美,那般多汁。很快,那阵下身发麻的感觉让他不禁低声呻吟着:
“啊,啊啊……不行,马上,要……唔……”
“嗯哼,老板要射了吗?那就快一点吧,舒舒服服地射出来哦。”一边说着,可颂还一边调戏般地笑了笑。
“等等,这实在是……唔,啊啊,可颂,不要……”
双脚的动作更加激烈,像是抓住了他的弱点般,脚趾与脚板反复夹紧,摩擦,抚弄不断变换着刺激的方法,甚至频率也伴随着惯性而越发猛烈。即便博士发出了一声声的哀求,但是丰蹄女人就像是没听见一般地继续着刺激,双脚在办公桌下舞动的同时,胸前白皙的风光还在博士的眼中闪现,那对粉色的乳头则紧紧抓住了他的眼球,晃动的嫩乳甚至让博士开始想象起,可颂这个时候是不是也已经兴奋起来,短裙下的黑色内裤是否被浸润而出的爱液扩散出了水渍。就在这时,可颂用活力中带着娇媚的声音,引逗这博士的耳朵:
“怎么样啊,老板,每一次每一次,都是用脚就能射了……真是个十足的变态呢。那么,来吧?”
这诱惑的声音让博士的全身充满了快感,双足带来的愉悦也伴随着血液流遍全身。很快,他的全身便一个颤栗:“可颂,啊啊,要射了……”
几乎没有什么缓冲的时间,博士的下身一阵脉动,就这么狠狠地发射出了浓稠的精华,黏稠的白浊就这么淋在了可颂穿着白裤袜的双足上,黏糊糊地浸润成一片欲望的海洋。当然,这丰蹄女人似乎也乐在其中,得意地翘起了双脚,在博士惊讶的视线中微微扭动了一下身体,然后直接将黏黏糊糊的双脚穿进了那酒红色的高跟鞋里。顿时,那时尚的款式就被博士的精种所沾润,染上一层精斑,也让可颂不禁用舒服的声音吐出火热的气息,望着自己的双足,感慨道:
“啊哦……又黏糊又暖和,老板你还真是,射出来好多呢……”
望着可颂面色潮红,摇晃着身体的样子,联想到她之后穿上那双高跟鞋,踩着自己射出来的精液款款玉步的模样,博士的下身就一下子重新坚挺了起来。不过,就在他还沉浸在这样的想象中时,那丰蹄女人却早已重新穿上了高跟鞋,迈着黏稠的步伐走到他的身边,脱下了戴在手上的白手套,包裹住了博士的那根阴茎,用尾巴敲打了一下他的大腿,轻轻地上下撸动起来,一边撸动还一边对博士的耳边吹着气:“只用脚的话,我可是还没有对这次的交易感到满足哦,老板?而且,你这里还是这么硬对吧?”
虽然平时的可颂一副力大无穷的样子,但是此时她的手却异常的灵巧,配合着柔软的手套,让博士真的有了一种仿佛已经插入她身体的错觉,只能顺着她的引导,答道:“我,嗯,我兴奋了,那个……”
“嗯嗯,那么,我们就继续吧?帮你用脚做得时候,我也兴奋了哦。”
一边说着,可颂一边直起腰身,摘下手套,跨坐骑乘在了博士的大腿上,身体轻盈的重量压得办公椅吱呀作响。然后,这女人的尾巴先是兴奋地翘了起来,便强行吻住了了博士的嘴唇,用香甜的小舌顶开她的牙门,随后肆意地舔舐着他的牙龈。直到两人的唾液交缠,嘴唇间拉出透明的丝线之后,兴奋的可颂还凑上前,用湿润的嘴唇含住了博士的耳垂。这动作也刺激着博士的欲望,忍不住伸出手,抚摸着爱人的胸部,那圆润的大小正好被一只手所把握,圆润的肉团就这么填满了他的手心。那再胸部爱抚的动作带来一阵舒服的颤抖,让可颂的身体轻微地颤动一下,在博士的耳边发出甜腻的声音:
“嗯,啊,老板,不要嘛。”
“可颂,我们那个,继续这么做可以吗?我想要赶快进入……”
“嗯哼,我也正好要忍不住了呢。放心哦,虽然你这么兴奋,但是我会温柔地来的。”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用舌吻堵住了博士接下来想要说的话语。这一回,激吻带来的舒爽几乎穿破脑髓,甚至让他感觉自己的理智早已流失殆尽。当然,那热情的丰蹄女人也回应着他可爱的欲求,伸出手勾住已经湿透的内裤,慢慢地拉扯了下来。黏稠的液体伴随着脱下来的布条拉出淫靡的丝线,顺着直到大腿根部的白裤袜流下,让博士馋得吞了吞口水:
“可颂,你,你也这么兴奋了吗?”
“哼,老板你觉得是,那就是啦。”
她的脸颊因为兴奋而潮红,双腿不安分地在博士的身上扭动着,还时不时在他的耳垂处轻吻,用手上下撸动着那根勃起的肉棒。轻轻地上下套弄两下,博士就发出了一声沉沉的呻吟;随后,可颂熟络地将手指滑弄到龟头处,用力地按了按冒着先走液的铃口,博士就不禁一声陶醉:“啊,啊啊……别用手指,弄我的那里,才,才射过,要受不了的……”
“不过老板你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哦?现在,也该到插进去的时候咯。”
一边说着,这丰蹄女人还用饱含情欲的眼神望着博士,在他的身上摇晃着柔软的身体,柔软香甜的气息就这么在他的鼻腔中摇曳,那被挤在两人中间的阴茎也兴奋地颤抖了一下。同样沉浸在难以忍耐的兴奋之中,可颂就这么按着博士的肩膀抬起腰,然后一下子就把湿润的花瓣坐到了梆硬的男根处:
“啊哦哦……好硬好热,老板你明明才射过一次,结果现在还是这么厉害呢……嘻嘻。”
“啊,啊,可颂……”
两人早就不是青涩的夫妻关系,对于彼此的身体与敏感也了然于心。忍受着可颂的小穴带来的那阵挤压的快感,博士不得不微微屏住呼吸,压抑着身体的快感,任由那兴奋起来的丰蹄女人坐到他的身上,让下身的前段抵达了洞穴的入口,触碰着子宫的外壁。
“嗯,哦……真大呢,就这么,进来了,哦哦……”
在博士的耳边,可颂呼出了又湿又热的吐息;而比这吐息更为温暖潮湿的,是她体内的花腔。温软的包裹感环绕着博士的小兄弟,还在用绵密柔软褶皱的收紧来刺激他的欲望。在将博士的整根阴茎包裹套弄之后,被那前端触碰着宫口,可颂的身体也因为被刺激着敏感点而本能地抽搐,口中发出愉悦的声音,略微摇曳的身体紧紧地骑在博士的身上,源源不断的蜜液从两人的结合处洒落。那美妙的快感,也让可颂的下身不断收紧:
“啊哦哦,老板,我的最里面,都感受到你的存在了,让我清晰地感受到了你的形状,嗯……”
“”啊,啊,可颂,我也好舒服……”那阵向着脑髓不断冲击的快感,让博士不得不咬紧牙关,才能防止自己直接还不等开始运动就直接早泄。
“哼哼,从你的表情也可以看得出来呢……那么,就让我好好记录下来吧?”
一边说着,可颂一边取过手机,将摄像头换成了自拍一侧,然后将自己搂着博士的身体骑乘上来的样子得意地拍了下来。听着那“咔嚓”的声响,博士也只能祈祷这丰蹄女人只是将这照片自用而已——不过很快,他的思维就被下身传来的紧致感逐渐吞没。这般骑乘的动作让两人得以深入地结合,同时那紧致的阴道带来的收缩感、内部纹路压迫带来的搅动感,再加上刚刚泄身后阴茎的敏感,让博士迷恋得不能自拔。
“嗯嗯,老板,我要动起来咯。想象一下那里摩擦的感觉……啊啊,真让人期待呢。”
很快,可颂便开始了上下起伏着身体的动作,让博士的肉棒在她的身体里不断地来回运动,阴茎带出来的爱液顺着两人的大腿就这么流淌而下。伴随着可颂的动作,她的口中发出一声声的娇喘,火热而甜美的气息就这么在博士的耳边拂过,好似刺激着性欲的烈火,让博士的大脑变得昏昏沉沉,只能这么迷醉地呼唤着眼前的丰蹄女人:“啊,可颂,可颂……”
“嗯,老板,好喜欢你……”
用喘息与情话诉说着内心的欲望,两人热烈的吻在一起,那触感宛若清冽的泉水,又好似香浓的牛奶。伴随着可颂的身体上下起伏的动作,博士的下身就这么一次次被包裹在满是蜜液的爱巢之中,阴茎的每一寸敏感都被肉壁的褶皱刺激着。此刻,眼前充满活力的丰蹄女人呼吸急促,眼中充满了情欲,娇喘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仿佛在忍耐着什么一般地绷紧了身体,却将阴道的肉壁缠绕得更加紧致,让博士有了比刚才的足交射精还要更加激烈的快感,催动着博士也为了追求这快感而快速向上挺动着腰身,口中却还是兀自逞强着:
“啊,啊啊,可颂,不要再紧了,要射了,啊啊……”
“等等,老板,怎么突然动起来……嗯啊,啊啊啊,好用力,好激烈……嗯啊,啊啊……”
被欲望刺激着,与可颂上下起伏着身体的动作一同,博士用力地在眼前爱人的体内躬耕着,速度忍不住越来越快。伴随着身体的激烈碰撞,被双臂与胸口包裹的博士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这么直接蹦出来,而可颂也紧紧地用双臂抱住了他的身体,兴奋得用尾巴拍击着博士的腰身,预备着迎接将要到来的绝顶:
“嗯,嗯嗯……老板,要不行了,这么用力,啊啊……”
“唔,呜呜,射了……”
伴随着高潮时蜜洞的紧缩,一阵热火从博士的体内上涌,在他的身体内乱窜着,只等着欲望开闸的瞬间。很快,蜜洞内的纹路就这样摩擦着博士的敏感,博士的忍耐也就到达了极限,甚至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就这么在可颂的小穴内飞射出来,在被紧紧地压迫着男根榨取着精华的同时,忍不住一口气插入到底,顶着子宫口处的柔软,阴茎不断地颤动、不断地把精液喷射出来,灌满了那孕育后代的房间。狭窄的蜜洞自然容纳不下博士的欲望,黏稠的白浊就这么咕嘟咕嘟地伴随着停不下来的喷射从结合处滴落。经历了一阵高潮的可颂,也在短暂的喘息之后,紧紧地抱住了博士,将两人的身体紧贴:
“哦,嗯,老板……你的精华,好热……呵呵,射出来了好多……”
可颂紧绷的身体骤然放松,口中发出愉悦的声音,身体微微颤动,就这么贴上了博士的身躯,靠在他的身上,支撑自己柔软下来的娇躯,尾巴也无力地耷拉下来。身体被紧贴的感觉,让射精后脑子里一片空白的博士舒服到了极点,刚刚泻了的下身也在被缠绕的紧致终传来余波般的快感。很快,在他模糊的视线中,眼前那个充满活力的丰蹄女人就这么吻了上来,将他的上面与下面都浸润上欲望的潮湿,两人的身心在激情的碰撞后依旧没有冷却的意思,甚至心脏都只能用剧烈的搏动来输送血液的循环,只能就这么抱着对方柔软的身体,互相索取着彼此的唇瓣,用唾液的潮湿来湿润那火热的欲望。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