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 扶她屑荧想成为芭芭拉小姐的狗
原神 扶她屑荧想成为芭芭拉小姐的狗

原神 扶她屑荧想成为芭芭拉小姐的狗



pixiv花开时伤情

多年以后,面对趴在芭芭拉身前吐着舌头一脸痴汉笑的荧,一旁吃着日落果的派蒙总会回想起荧带着她前往蒙德的那个遥远的早上。

“荧,我们到底还有走多久啊”

在平原上一对奇怪的组合驼着背缓慢的向前移动。

“应该….快到了吧?”

荧捂着肚子,叹了一口气。她现在已经做好了从丘丘人的手中夺食准备。

“你十分钟前就说要到了。我都快要饿扁了”

“谁叫你偷偷把存粮都吃完了,死派蒙!”

荧没好气的看着旁边同样捂着肚子的派蒙,谁能想到钓个鱼都能钓上来一个奇怪的生物。话说来到异世界不都该给一个既可靠又温柔的美女伙伴吗?怎么她感觉自己拿的剧本不太对劲,当她发现派蒙不见之后焦急的四处寻找派蒙时,最后却在行囊里发现了睡着的派蒙以及食物残渣。想到这里,荧的衰气似乎更加严重,她只能将所有欲望寄托于蒙德。

“等到了蒙德,一定要找漂亮的女孩子贴贴…嘿嘿嘿..”

荧心里面一想到蒙德里面自由的氛围,相信里面的女孩子都会很开放的吧。一想到这,荧的脸上便露出了痴汉笑。

“嘿嘿..漂亮女孩子…”

“真是的,都快要饿死了,你还在想这些。你只会用你那个下流的肉棒思考的吗?”

派蒙无语的看着荧,但也没有力气与荧进行打闹,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她也没想到救了自己的女孩看上去还挺有魅力的,但为什么总是散发着一股猥琐大叔的气质。她想起她满脸期待的问荧旅行目的的时候,那个女孩把自己巨大的肉棒给她展示后,在她目瞪口呆的表情面前,荧流着哈喇子说出的话

“我的梦想是泡遍七国所有的漂亮妹妹。”

派蒙被荧扯了两下,思绪又转回到现实。

“派蒙,我还有你的嘛~”

“我?”

“你是我的备用口粮呀,是时候该你发挥作用了!”

荧笑嘻嘻的打量着派蒙,说实话派蒙长得也算可爱,最开始荧原本打算把她当做自己的便携式飞机杯的,但是…

“唉,身高八十厘米都没有的矮个子,如果插进去一定会死的吧”

荧大声嘟囔着。派蒙满脸黑线,她知道荧又开始用肉棒进行思考了,便趴到荧的头上开始与荧打闹起来。时间在一路的拌嘴中慢慢流逝,终于当一个巨大的城池出现在两人的视野里时,两人相拥而泣。终于避免了出师未捷生先死的命运。

当二人开心的走进蒙德城之后,派蒙闻到路边小摊传来的烤鸽子腿的芳香,便环绕在荧的四周飞行。

“荧,荧,我要吃那个”

“话说,你觉得我有摩拉吗?”

派蒙瞬间停住,脸上兴奋的表情变得僵硬,最终低下头,不再言语。

“快去看芭芭拉小姐的演出~”“芭芭拉小姐又开始表演了吗?”

几个路人议论着快步从俩人的身边走过。荧和派蒙对视一眼,便跟了上去。既然饱不了口服,起码得饱饱眼福吧。当两人跟在路人的身后来到广场,已经拥挤了很多人了。荧便强行挤进人群,周边的观众原本回头怒气冲冲的想说什么,但看着是如此精致的少女,也不好开口。当荧好不容易挤到最前面时,看着从天空悠闲飞到她身边笑嘻嘻的派蒙,荧很开心的给了派蒙脑袋上的一记爱的表达。当荧向派蒙表达完“爱意”之后,转头看向舞台中央,便被舞台上的人吸引。台上的少女清秀可人,脸上挂着活力而又温柔的笑容,如同蒙德城外拂过草地的清风,一头金发搭配着两侧的白色蝴蝶结装饰的发箍分成了双马尾给她增添了一分俏皮可爱的气息,以白色和蓝色为色调的小裙子点缀着零星的装饰,裙帘上天蓝色的波浪纹使得让少女看起来如同降落在人间的天使。而白色裤袜所包裹的腿以及黑白相间的厚底皮靴则牢牢吸引着荧的眼珠。派蒙看着双目失神,嘴巴里嘟囔着什么的荧,又看了看荧被微微撑起的裙角,便知道这个家伙又开始发情了,便拉着荧的双肩左右摆晃。

“嘿嘿..嘿嘿…好想被芭芭拉小姐踩一踩,好想做芭芭拉小姐的狗啊。”

当荧的声音传入派蒙的耳朵里时,她再也忍不了这个hentai了于是对着荧大喊

“你这个大变态,别看了!”

周围人包括芭芭拉的目光都被派蒙的大喊吸引过来,派蒙颤颤巍巍的看向旁边的荧却发现后者已经换上一副优雅的微笑,挥着手与台上的芭芭拉打着招呼,芭芭拉也笑着挥手回应了她。之后在众人的目光下,荧带着“温核”的笑容,温柔的把眼睛里满是死意派蒙抱在怀里,走出人群。没人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但当散场后,芭芭拉准备收拾回家时看到了站在她面前的绅士的荧以及旁边头上顶着包的白色飞行物。

“你好,很谢谢你来听我唱歌,看你们的样子,应该不是蒙德人吧。愿风儿保佑着你。”

芭芭拉带着充满活力的微笑对着二人说,尽管已经演出多时也有点劳累,但在别人面前她永远都是元气满满的芭芭拉。

“你好我是一名旅行者,现在刚到蒙德,我的梦想是游历七国。”

 

 

 

派蒙看着叉着腰但是却一脸屑屑的荧,似乎感觉对方的身上正发着金色的光芒。派蒙摇了摇头,想起荧掏出肉棒在自己面前贱兮兮的介绍她梦想时的样子,发誓现在的荧肯定是自己的错觉。芭芭拉虽然感觉眼前这个漂亮的少女有些说不上来的不对劲的感觉,但还是礼貌地说:

“荧小姐…”

“喊我荧就好,芭芭拉小姐”

“嗯嗯好的,那你也可以喊我芭芭拉哦,你旁边这位是你的伙伴吗?”

派蒙骄傲的挺起不存在的胸脯。

“哦,这是我的应急食品。”

“对,我就是荧的….荧!”

看着在面前打闹的二人,芭芭拉捂着嘴轻笑了几声,随后的交流中,芭芭拉知道了荧和派蒙的旅行才刚刚启程,两人聊了很久,直到派蒙的肚子同时叫起。看着不好意思挠着头的派蒙,芭芭拉轻笑了一声,从口袋里面小心翼翼的拿出了被包裹住的几条香辣小鱼干轻声的说:

“肚子饿了吗?先吃这个垫垫肚子吧。”

派蒙开心的接过,吃了一条之后,便将小鱼干不知道放在了哪个位置,以备不时之需。

“两位初来蒙德,猎鹿人餐馆的食物很好吃的,这一顿我请你们吧。”

“好耶!”派蒙开心的将手举过头顶,荧给了一个暴栗后便不好意思的跟着芭芭拉前往了猎鹿人餐馆。 芭芭拉坐在荧的对面,吃着香辣鲈鱼。荧边吃饭边打量着芭芭拉,慢慢的一个大胆的想法就在荧的脑海里出现。荧不露痕迹的将自己的挂饰掉在地上,然后蹲下到了桌底。因为桌子有桌布的遮挡,旁边的人是看不到桌子底下的情况的。荧端详着芭芭拉的小腿。被白丝所包裹的小腿呈现出完美的曲线,虽然是裤袜,有一些厚度,但仍能看见一丝粉嫩,桌子底下算一个密闭的空间,刚进行演出的芭芭拉的腿上自然会带有一点气味,这在密闭的空间里就格外的浓厚,尽管荧没有贴近但仍能闻到那种美妙的气味就像是春天的风吹过草地带着花的气息温柔的抚摸着鼻腔,这也许是荧对腿过度迷恋的后果,但裙底下面已经挺立的肉棒却已经表明荧对此十分享受,芭芭拉的黑白相间的皮鞋上面也因为走路粘上了些许灰尘与尘土,这在白色的鞋上就像蔚蓝天空里一小朵乌云,显得格外扎眼。荧很想把它舔干净,让鞋面重回以前的洁白,就像芭芭拉一样,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多,但荧能明显的感觉到芭芭拉就像是永远不会丧失活力,说话也是永远会照顾到对方的情绪,是一个清纯洁白的女孩,荧的头下意思的像芭芭拉的鞋边移去。

“荧,荧?”

听到芭芭拉疑惑的声音,荧回过神来,看着芭芭拉正低着头看向桌子底下的自己,两片红晕浮起在脸颊两侧,轻轻咳咳了几声就从桌子下面探起身来,

“荧,是没有找到吗?要不要我帮你一起找找?”

“不…不用了,也不是很重要的小饰品而已,先吃饭吧。”

荧打着哈哈,在芭芭拉疑惑的目光中埋起头开始干饭。芭芭拉也不是一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于是也享受起自己的香辣鲈鱼。至于某个白色的“应急食品”?她正在“同类相残”大快朵颐的吃着最爱的甜甜花酿鸡。看着派蒙没有起伏的肚子,让荧不由感叹这么小的身体怎么装得下的,也让荧重新开始思考把派蒙变成自己移动飞机杯的念头。吃完饭后,当芭芭拉问起二人的住宿问题时,回应她的只有荧空荡荡的钱包。看着低着头,摆弄手指头的荧,芭芭拉牵起荧的手:

“这样吧,我家里面还有空房间,要不今晚就在我家过一晚吧。”

温暖的感觉从芭芭拉细嫩的手里传到荧的手上。荧只有红着脸点点头,而派蒙则开心的围着芭芭拉转圈,嘴里还在不停说着感谢的话。芭芭拉看着这对活宝,心里十分开心,她的梦想就是给身边的大家带来笑容。想到这里芭芭拉的笑容更加温柔,拉着荧就回了家。芭芭拉的家里十分简单,但简单中却透露出精致。一些可爱的贴纸点缀在洁白的墙壁上,沙发前面则放置着一面全身镜。

“不用客气,先进来吧。”

芭芭拉脱下靴子放在一旁,可能由于芭芭拉今天表演的缘故,荧注意到靴子口还冒着些许白气。荧的脸微红,飞在荧旁边的派蒙则露出了“则才是我认识的屑荧嘛”的表情,荧也脱下白色的长靴,走进客厅。芭芭拉给二人安排好房间后,便回房间进行洗漱。荧在客厅里面四处瞧瞧,发现沙发的正前方是一面全身镜,应该就是芭芭拉训练表演的地方吧,,几行秀气但有力度的字被写在镜子的木框上“优秀的偶像能够治愈人们的心灵,所以芭芭拉要更加努力!”荧的表情变得柔和,对着派蒙轻声说:

“芭芭拉小姐,真是个温柔的女孩啊!”

派蒙则用已经了然一切的表情对着荧开口

“别装了,芭芭拉小姐现在洗漱去了,想去闻的话现在就去,我帮你放哨”

荧又回到了那个屑屑的样子,抱着派蒙亲了两口,便跑到门口。派蒙无奈的叹了口气,就飞到客厅与浴室的交界处放哨了。荧看着依然冒着热气的靴子,慢慢趴下,轻轻的嗅着。对荧来说,这股气味是难以形容的,有着闷热的脚汗味,也有着芭芭拉身上特有的体香似乎是向日葵的味道,这股味道并不浓厚就像路边一株小草的味道,但却让人心情愉悦就像芭芭拉一样,一直给身边的人带来活力。荧开始贪婪的吸着这股味道,但还没当她仔细品味于是就听见派蒙咳嗽的声音,便缓过神来,于是立刻坐回沙发上。芭芭拉走了出来,换了一身蓝色的睡衣,小脚穿着拖鞋,手里拿了一条白色丝袜走了出来。

“嗯,你们也要早点休息哦~”

“芭芭拉小姐你也是,只不过你要去干什么啊?”

荧看着芭芭拉手中的白丝咽了咽口水,肉棒也有了反应,荧于是不慌不忙的手放在膝盖上面挡住肉棒撑起的裙帘。

“今天的运动量有点大了,丝袜和鞋子都有味道,我就准备把它们洗了。”

芭芭拉走到门口拿起鞋子,准备走向洗衣间。

“咳咳,今天这么晚了,明天再洗吧”

荧轻轻咳嗽一声,眼神示意旁边的派蒙,派蒙也跟着咳嗽起来,对荧的话表示一千次赞同。

“那…那好吧,我先把它们放到洗衣间,明天再洗吧,那派蒙和荧你们要早点睡哦,不然明天会没有精神的。”

荧和派蒙点了点头,然后也回了房间。荧转身将门关上后便看见派蒙双手抱胸一脸“夸我,夸我啊”的表情。

 

 

 

“干得好,我的伙伴,我会放弃把你做成飞机杯的打算的。”

荧抱起派蒙开始转圈圈,派蒙被转的有点头晕,眼里已经是蚊香了。

“等等…你说什么?”“没什么,快点睡觉,我晚上再行动。”

荧换上背包里面的便服。抱着派蒙躺在床上,却一直没法入睡。脑海里全是今天与芭芭拉相处的各种各样的片段,从最初看见台上闪闪发光的少女的惊艳,再到与她相处时她的温柔与元气。荧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肉棒,光是想着这些,肉棒的顶端已经有一点前列腺液流出。怀中的派蒙早就已经呼呼大睡。这家伙除了吃的多的优点之外,就只有两分钟睡觉的本事了。荧实在是忍不住了,只要想到芭芭拉,荧的肉棒便会不停的膨胀,甚至开始轻微的抖动。想着芭芭拉那白里透粉的小腿,刚出浴时浑身冒着热气裹着浴巾走出来时候的场景,荧感觉已经要被欲望弄得发疯了。她慢慢放开怀里的派蒙,轻轻地打开房门,悄悄地溜了出去。

夜已经黑了,一个黑影悄悄咪咪地靠近芭芭拉的门口,贴在房门上的耳朵确定里面已经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之后,便踮起脚尖,溜进了洗衣房。当荧看见地上的皮靴已经放在皮靴上面的丝袜时她再也忍不住了,快步走了过去,跪在地上拿起芭芭拉的小靴子对准靴口便闻了起来。那股熟悉味道还没有消逝,荧享受的吸了几口,便开始完成自己下午时没有完成的大业。她轻轻的舔舐着白色靴面的灰尘,粗糙的舌面与光滑的皮革表面相接处所产生的奇妙化学反应,荧肉棒马眼处不断冒出的前列腺液就是证明。荧的感觉就像吃绿豆雪糕一样,表面光滑细腻,初舔时有一丝的苦腻,但细细品尝却有一股浓郁的甜味。荧痴迷的舔舐着,她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当荧忍住靴子的诱惑,轻轻将靴子放下,拿起白丝便按在自己鼻孔。因为白丝是贴身衣物,所以味道更加的浓烈,芭芭拉的体香慢慢侵袭着荧的感官,当荧把脚部的丝袜放在自己鼻腔面前时,浑身便开始颤抖。脚部的出汗量更加大,加上芭芭拉水元素的属性,水量自然分泌比较多,脚汗味也更加浓郁,但芭芭拉的脚汗并不同于其他人酸臭味,是一种清香的味道,也许是水元素的原因又或者保养的好?荧不知道但现在她也不想知道,她只想在这气味中永远沉溺。荧将脚部的丝袜放进嘴巴里是酸酸甜甜的气味,使得不停分泌着口水,然后将袜尖彻底打湿。荧回过神来的原因并不是闻腻了这股气味,这种气味怎么可能闻腻呢,只是肉棒膨胀到极限甚至传来一阵阵阵痛感才将荧拉回。她看向芭芭拉的靴子,握住自己的肉棒,便缓缓将肉棒对准靴口捅了进去。肉棒缓慢进入,芭芭拉的靴子里面并没有绒毛,而是一种光滑的触感,有点湿湿的感觉。可能是脚汗沾到了侧壁吧,当肉棒完全捅进,龟头触碰到鞋底是一股温柔感时荧已经再也忍不住,身体抖动着射出了自己的第一发精液。荧在快感的余韵之中缓了一分钟之后便开始拿着芭芭拉的靴子缓慢的前后套弄,每一次龟头的触底都使得射精感越来强,而鞋带与靴子的连接处,那传来一阵阵痛感使得荧的变态肉棒更加猖狂,荧加快速度,另一只拿起芭芭拉的丝袜放在鼻子上面,嗅着那股味道。

“嗯~嗯~芭芭拉小姐…”

荧脑海中全是芭芭拉像看蟑螂一样的眼神看着跪在地上的她,然后一脸嫌弃的踩到她那根废物肉棒上,嘴里并不在是温柔的呢喃而是厌恶的话语。尽管荧知道芭芭拉肯定不会这样,她不管什么事情都会温温和和的跟人讲述。但一想到这个画面,荧身体不断颤抖,肉棒一次一次贡献出精液,甚至荧可以感觉到精液已经将靴子装满,她的肉棒是泡在精液里面穿插。

“荧….?”

轻微的而又有点小心翼翼的从身后传来,荧瞬间清醒,马上把肉棒塞入裤裆后僵硬的转过头来,芭芭拉正在门框处悄悄地看着她。

“芭芭拉小姐…这..这..”

荧嘴巴打结,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芭芭拉小心翼翼的走到荧的身边蹲下,看着鞋子里面的精液,通红着脸看着荧。荧低下头,玩着手指。芭芭拉红着脸,牵起荧的手走了出去。客厅里的灯亮起,芭芭拉端坐在沙发上,两只手放在大腿处,但手指不自觉的移动,也说明她并不平静,荧跪在芭芭拉面前,低着头沉默不语。

“荧…你不用跪着,坐在我旁边就行了”

芭芭拉的话打破了沉默,她脸通红,眼睛看向旁边。

“对…对不起,芭芭拉明明请我们吃饭又收留了我们但…”

“没..没事的,荧…你先坐起来嘛”

“芭芭拉,这家伙就喜欢跪着,你别理她啦。”

派蒙打着哈欠飞了出来,端了个小板凳坐在一旁,露出了“早知道就会如此的表情”,

“荧这家伙本身就是一个就知道用她那根肉棒思考东西的动物,你不知道,她刚见我的时候…..”

当派蒙看见跪在地上的荧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核善”时,就闭口不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个日落果,开始“吃果”

“荧….派蒙说的那个 ….就是那个东西..嗯..”

荧缓缓脱下裤子,那根挺立着的肉棒便跳了出来。芭芭拉满脸通红的捂住眼睛,但指缝之间露出的眼神除了害羞之外还充满了好奇。

“那个…我是女孩子,但…我有男人的肉棒…”

荧害羞的低下头,她跪在芭芭拉面前,看着芭芭拉那光滑的小腿。因为芭芭拉是洗漱了的,所以小腿散发的沐浴露的清香味,使得荧的肉棒开始抖动。

“荧…那你为什么对着我的靴子做那种事情…”

芭芭拉想起刚刚看见的一幕,看见靴子里充满了精液,就觉得脸上更加的烫。

“芭芭拉…我想当你的狗!”

“(⊙o⊙)…?!”

荧看见芭芭拉羞红的脸不由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说完之后便后悔,低下了头。芭芭拉肯定会讨厌我吧,毕竟…荧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已经做好了被赶出去的心理准备。

“荧刚刚很开心吧,我…我的愿望就是让大家都开心,所以…我也想让荧开心,虽然和荧相处的不多,但从今天和荧的交流来看,荧是一个直来直去的女孩子呢,虽然有些大大咧咧的,像个男生一样。但….并不讨厌哦。真是的…明明是个这么美丽的少女却像一个猥琐大叔一样一直盯着人家的腿看,人家也听到了哦,虽然当时荧的声音很小,但我还是听到了最开始的时候荧说的话哦,当时你就说想做我的狗,我还以为我听错了呢。”

芭芭拉温柔的声音传到荧的耳朵里面,荧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却看见芭芭拉捂着眼睛把脚伸到她的嘴边。可爱的脚趾如同一个个白玉,上面吐着红色的指甲油,有着别样的诱惑力。

“如果这可以让荧绽放笑容的话,那….也不是不可以的啦”

荧轻轻的含着芭芭拉的脚趾,舌头在脚趾之间滑动,连脚缝也不放过,芭芭拉感觉痒痒的,发出了一声娇嗔。荧便更加卖力,对荧来说,这是不可多得的体验,芭芭拉的脚趾是像美味的葡萄,荧不断地吮吸着吸取里面的甜味。

“荧…你…你闭上眼睛。”

芭芭拉羞愤的说,芭芭拉缓缓的把另一只脚踩在肉棒上面。温热的脚底给了荧特别极致的体验,芭芭拉的动作特别轻柔,像是在抚摸婴儿的皮肤。青涩的脚法使得脚指甲时不时刮到荧的龟头,轻微的疼痛感给了荧更大的刺激。荧也没放过上面那只小脚,她尽力的把嘴边的脚温柔的含进嘴巴里,然后不停用舌头在脚底摩擦。芭芭拉也开始适应放下遮挡眼睛的手掌,看着荧有些夸张的表情,和眼神里的愉悦,带着红晕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眉角微微一弯,眼神里充满了害羞之外还有一丝宠溺,这也许是治疗者的天性也或者是大大咧咧的荧确实让芭芭拉很喜欢。终于,在荧的一阵抽搐之后,荧的精液射到了芭芭拉的脚底上。当芭芭拉准备拿纸擦拭时,她看见荧正缓缓舔着自己脚上的精液,原本红晕已经有点消散的脸就又通红。

“脏~”

“芭芭拉的脚是世界上最干净的。”

芭芭拉听见荧边舔边说,便咯咯的笑了几声。

“芭芭拉,你能不能穿着靴子帮我踩….”

“这…”

芭芭拉有点犹豫,没想到派蒙已经提着拿只充满精液的靴子和白色的裤袜飞了过来,给荧露出了“以后我就是老大”的表情又回到小板凳上面,拿着小本本不知道在记录什么东西。

在荧期待的目光中,芭芭拉穿上白色裤袜,袜尖传来的湿热感让她知道明白荧这家伙还舔了自己的丝袜于是没好气的看了荧一眼之后,将一只脚穿进靴子里。感觉自己的脚被有点温热的液体包裹着。芭芭拉又害羞的捂着眼睛,将一没穿靴子的脚放到荧的嘴边,让荧品尝,之后便用鞋底轻轻的踩着荧的肉棒。荧感受到靴底的鞋纹摩擦着肉棒产生的疼痛感,但对现在的荧来说,不管肉棒受到什么刺激,那都是快感。她露出享受的表情一边品尝嘴里的白丝雪糕一边自己快速的在芭芭拉的靴底抽插。芭芭拉从指缝尖看见荧十分享受的样子,便微微用力的摩擦着荧的肉棒,随着快感的加剧,“噗嗤噗嗤”荧又喷出了精液。当一切结束后,二人都慢慢的回过理智。荧轻轻地问:

“ 芭芭拉,你是同意了吗? ”

“同…同意什么”芭芭拉的脸羞红

“就是我当你的狗这件事…”

“这就不必了嘛,我们是朋友呀。不用这样的啦,我…我也会在荧需要的时候帮荧的忙~”

“芭芭拉,你就答应着家伙吧,她就是相当你的狗。”

派蒙一边打岔,芭芭拉看着坚定的荧轻轻地点了点头,微微笑着说:

“那….以后你就住我家吧,荧”

荧刚想答应,就听见派蒙那里叫嚷:“荧,我们还要旅行七国呢”

芭芭拉看向派蒙轻轻地说:

“我父亲给我留了一点资产,我也是古恩希尔德家族的次女加上平时修女还有偶像的工作,还是有一点点的存款的。能够养你们俩哦。”

派蒙的眼里突然出现亿点点摩拉,脑海里全是亿点点钱,想着无数的甜甜花酿鸡。二人突然感觉派蒙散发出一阵恐怖的气场。

 

 

派蒙立马从窗子飞了出去,过了一会外面传来一阵狗叫声与争斗声,不久之后派蒙有些狼狈的飞了回来,手里还提着带着狗链的项圈,她将项圈扣在荧的脖子上,于是眼里发着光对芭芭拉说:

“狗怎么可以没有狗链呢?以后不光荧是你的狗,我也是你的狗了!”

客厅里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当派蒙将手中的日落果核扔掉后,合上手中的笔记时,思绪也回到了现在。她看着穿着女仆装的荧正乖巧的跪在门口,芭芭拉回来之后,像rua金毛一样,抚摸着荧的金发,然后让荧把白丝上的脚汗吸干净后,把荧扶起来,牵着荧的手坐在餐桌上。

“派蒙,吃饭了哦~ ”

芭芭拉元气满满的声音喊向派蒙,派蒙把笔记本放在桌子上。

也许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呢,毕竟旅行会经历不知道多少悲欢离合,旅行七国那更不用说,现在她有数不尽的甜甜花酿鸡可以吃,荧也十分享受现在的生活。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了吧。派蒙心里想着,开心的飞向餐桌。这一对旅行者旅行七国的故事甚至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但作为荧和派蒙作为两个普通人的快乐生活也才刚刚开始呢。

 

PS:大家喜欢屑屑的荧和快乐的派蒙吗?荧妹的提瓦特之旅还没有结束,我打算写成七篇。大家点点小红心,给作者一点鼓励,没准会更新的更快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