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魔猎人(足控向) #2:成为正式的魅魔猎人吧!冲冲冲!
魅魔猎人(足控向) #2:成为正式的魅魔猎人吧!冲冲冲!

魅魔猎人(足控向) #2:成为正式的魅魔猎人吧!冲冲冲!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一年的新人训练期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逝殆尽。
“这是你最后一次训练了,明天就是考试的日子。到时候,你就是真正的猎人啦。”爱丽丝轻轻挽住泓一的手臂,有些依依不舍。
猎人资格考试并不轻松,每年总会有一半的准猎人在这里挂科重修。

“第二场的主考官不简单,你要多加小心……”
“那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噗嗤,傻瓜。想姐姐的时候回来看看不就好啦?”爱丽丝笑骂道:”今天是最后一次足责忍耐训练,做好准备。”
泓一这才发现,平日里习惯裸足的爱丽丝今天竟然穿上了透明丝袜,为那对亲切的美足平添了一丝朦胧与魅惑。

“尝一尝?”爱丽丝把丝袜脚凑到泓一的鼻尖,闻到熟悉的体香,他的下体瞬间起了反应。
“你怎么回事?弟弟?”爱丽丝也注意到了泓一的变化,她将另一只脚踏在泓一的裤裆上,感受它的茁壮成长。泓一也按捺不住躁动,将不老实小鸟从裤链里一把拽出来,与丝袜脚底亲密接触。

看着泓一猴急的样子,爱丽丝忍不住吃吃地笑出声,她催动丝足,轻车熟路地对小弟弟发起进攻。丝袜的摩擦力远大于裸足,这导致泓一的忍耐力彻底被打破,在沙沙的淫靡摩擦声中,持续穿插着泓一的”娇喘”。

七分钟后,饶是泓一拼命抵抗,他的忍耐槽也很快掉到了只剩下一丝的程度。爱丽丝双脚用力一夹,大大量精液汩汩冒了出来,打湿了大片丝袜。
“我…输了。”泓一有些沮丧地低头说道,说罢就想提起裤子走人。
“不行哦,”已经软下去的小弟弟被丝袜脚牢牢缠住:”采战是你的弱项,姐姐今晚破例开小灶,给你专项特训。”

if 1 -> 拒绝爱丽丝的特训
if 2 -> 接受爱丽丝的特训

<if 1>
泓一涨红着脸摆脱了丝袜脚的束缚,提上裤子,匆匆忙忙地扭头逃走了,留下一脸愕然的爱丽丝。
<if 1 结束>

<if 2>
只需几次简单的挑逗,肉棒就被美足轻易唤醒。刚射过的小弟弟还很敏感,不到五分钟便射出失败的精液。
“不行呢,还要再努力一点。”爱丽丝缓缓褪去一只湿透的丝袜,饱满的脚趾夹住瘫软弟弟的包皮,将它的头翻出来,丝袜足尖则点在上面不断刺激。

被超额压榨的泓一意识已经有些呆滞,他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满脑子只想享受丝足裸足两种迥异触感的冲击。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忍耐槽再次来到被清空的边缘,随着脚趾在龟头上的最后一击,稀薄的精液不住喷射而出。
“姐姐,等我当猎人赚够了钱就回来娶你。”

“别说傻话。”爱丽丝别过头去,眼角的湿润一闪而过,她顾不上泓一虚弱的状态,双足亮起橙金的光芒,继续对软成一条死蛇般的弟弟围追堵截……
这是泓一失去意识前最后的记忆。
<if 2 结束>

任务难度:1★
魅魔猎人资格考试
地点:竞技场
目标:通过考试,成为正式的魅魔猎人

欢迎各位考生!第一阶段的考试规则如下:考生加入一支随机组成的四人小队,在大竞技场中与场内的魅魔考官进行对抗,四人合作模拟捕猎。最终的成绩由个人分与团队合作分组成……

“我叫泓一,长枪手,请多指教。”
“雄二,刀盾手。”这名身型健硕的高大肌肉男一看就是人狠话不多的类型,尤其是背上那顶伟岸的金属盾牌,给人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他身旁是一名体型修长的黑色风衣男子,冷峻帅气的面庞,肩上披着的大衣无风自动,身后太刀虽未出鞘已感锋芒。

这两个队友似乎很能打的样子。泓一心中欣喜。
风衣男子眼神淡漠地看着泓一:”吾乃上位刀客 明镜止水,十年 仅修太刀,心无旁骛,望诸君鼎力相助……”
“三刀别闹了。要进考场了,三刀。”雄二打断了太刀男子的自我介绍。

“哥哥们好,我叫丝丝,炮手。”怯生生的女孩声音响起。
“等等,这是什么人?”三刀甩开雄二的手,指着另一名穿着同色队服的考生,惊讶地尖声说道。
眼前是一个身高只有约莫一米五的粉色双马尾萝莉,长得像初中生的样子,娇俏可爱。与之不协调的是,她的背后是门与自己身型差不多大的重型猎手炮,由于重炮对她来说实在过于巨大,因此炮底额外加装有电动滑轮,用以减轻她的负担。
也难怪众人讶异,要知道,女性在猎人行业中可是难得一见的珍奇动物,甚至比参军或是当工程师的女性还要稀少。

“不是吧?蠢女人也能打猎?”三刀开启他的公鸭嗓喋喋不休地吐槽道:”上次有个女的让我教她用太刀,教了无数次也教不会,还想让我手把手教她。”三刀在地上吐了口唾沫,继续道:
“蠢女人根本不懂打猎!”
“小妹妹,背好你的小猎枪,回家打苍蝇玩儿去吧。”

“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的明明是重炮!你才小猎枪,你全家都是小猎枪!”萝莉毫不客气地出言回怼:”信不信老娘一炮砸死你这个小牙签啊?”
“好了好了,和气一点,要是被考官看见,扣协作分就不好了。”泓一急忙出来打圆场。一番好声好气的劝解后,二人才就此作罢。

竞技场的主区域是一部大型环境模拟装置,用来模拟各种可能出现的战斗场景。这回考试抽选到的是森林。
“要上了!”三刀望着郁郁葱葱的大森林,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他如同矫健的野狼般,第一个窜了出去,剩下三人也随后跟上。猎杀,开始了!

魅魔考官分为两个等级:上级和下级。
下级考官大量分布在考场各个固定地点中,攻击路过的考生,不难对付。考生只需要击败一定数量的下级考官即可通过第一场考试。
而上级魅魔考官战斗力强大,会在地图中自由行动,随机搜寻考生并进行攻击,如果被上级考官击败,则直接判定为失败。好在,考生不需要强制与上级考官进行战斗,可以选择回避和逃跑。当然,如果能击败上级考官的话收益也是巨大的。不仅可以直接通过第一场考试,还能在总成绩中获得额外加分。

数小时后
“嘁,没意思,真没意思。”三刀一刀将一名下级考官击退,吐槽道。
“我们去找个上级考官打架吧。”巨炮萝莉丝丝也跟着起哄。
“别吧,我们现在的分数已经快要达到通过线了。再多打几只就好。”稳重的雄二出言反对。

“哦?有小朋友想我了么?”
说曹操曹操到。众人循声望去,一名身穿性感黑色胸衣,脚踏皮靴的魅魔正倚在枝桠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正是上级考官。
“操!”雄二小声咒骂着这两个乌鸦嘴。

三刀又是第一个发起冲锋的人:”来得好,吃我一刀!”
魅魔轻描淡写地用魔气屏障接下三刀的进攻,随即出鞭进攻。
“汝之攻击已被吾识破。”
三刀把握住魅魔出鞭前摇的时机,在鞭子挥出的一瞬间后撤闪避,随后返身抽刀还击。
“见切斩!”
“大回旋!”
锐利的白光斩击在魔气屏障上,屏障摇摇欲坠。

以上纯属三刀的想象。
事实上,三刀的后撤步成功的闪避掉了空气,并在返身时不偏不倚地撞在了魅魔挥出的鞭子上。三刀被抽得倒飞出去,血量损失整整三分之一。
“好痛,好痛!”
“哐当!”雄二眼疾手快地向三刀倒地的位置掷出回复瓶,将他的血量补满。

“先打奶妈。”魅魔放弃追击三刀,转而向雄二冲去。
“砰砰砰砰砰…….”一连串闷响,魅魔的鞭子全部抽在雄二的大盾上,无法撼动分毫。雄二像缩在壳里的乌龟,任凭考官如何攻击也岿然不动,高举的盾牌始终面向考官的位置。
“这小子是属王八的吗?”考官有些郁闷。
“你倒是找机会砍他呀。”泓一出声道,可是雄二却只是干举着盾牌,蹲在地上瑟瑟发抖,对泓一的提醒没有丝毫反应。

泓一无语,只得挺枪冲锋,上前突刺,与魅魔战在一处。
“切,只会躲在盾牌后面的怂逼雄二。”整理好状态的三刀也加入战局。
远处的丝丝也架好了重炮,倾泻出凶猛的炮弹进行火力支援。
只有雄二举盾蹲在一旁看戏,时不时猥琐地从盾牌后面探出半个脑袋,丢出回复瓶为受伤的队友补充血量。

在众人的一阵围殴后,魅魔的防御屏障再也支撑不住,如同玻璃般碎裂开来,暴露出柔弱的身躯。
“胜利了!”小队众人欢呼。
第一场考试就在顺利和意外中落下了帷幕。

翌日
“请进。”
泓一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考试间。引入眼帘的是一名穿着OL装,面带微笑的职业女性魅魔形象。”欢迎泓一同学。我叫艾薇尔,第二场考试的考官。”
“她和爱丽丝姐长得好像啊。”
确实,眼前的女性除了一头黑的披肩长发外,相貌与爱丽丝如出一辙。

“恕我冒昧。请问,您认识在村里任教的爱丽丝老师吗?”
一听到这句话,原本挂着和善微笑的俏脸瞬间转为冰寒,泓一意识到不妙,不敢再问下去。
“你应该知道了,第二场考试的目标是在考官的采战下坚持50分钟。你总共有三次机会,如果在时间结束前第三次射精,考试失败。如果准备好了,请立刻开始。”

“感觉不太妙啊。”泓一不知道自己哪里触犯到了她的禁忌,只得硬着头皮面对挑战。
“啪嗒”,高跟鞋落地发出诱人的碰撞声,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包裹在黑丝里,如同利剑般悬在小弟弟头顶。”实在是太像了。”望着考官的脸,泓一有些恍惚,以往被爱丽丝足交的记忆片段也一一浮现,下体竟不自觉地勃起了。

见泓一勃起了,艾薇尔也毫不客气,她一只脚把泓一的肉棒踏在肚皮上碾踩,另一只脚则玩弄起他的鼻子。与爱丽丝总是散发着淡淡香味的玉足不同,这位的脚多了些高跟鞋的皮革味与微微的脚臭,但不知怎地这味道并不令泓一感到抗拒,甚至有些异样的愉悦。
一阵颤抖,肉棒射出一股白浊液体。
“怎么可能?!”泓一看了一眼桌上的计时器,还剩44分钟,平时自己的训练成绩可是能稳定在二十分钟以上,他的心中泛起一阵恐慌。

艾薇尔可没打算给他休息的机会。她一只脚趾扒开泓一的包皮,然后用被脚汗浸泡得有些发硬的袜尖对准龟头用力一挑,肉棒便如受惊的野兽般跳了起来。
“舌尖顶住上颚,平心静气,想点无关的事情。”泓一想起爱丽丝教他的技巧,闭上眼睛抵御黑丝脚的快感。
这次的成效要好得多,但还是在计时器剩余24分钟的时候交出了第二发精液。如果接下来发挥正常,通过考试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if 1 -> 曾拒绝爱丽丝的特训
if 2 -> 曾接受爱丽丝的特训

<if 1>
射过两次精的小弟弟抵抗力已经充分得到强化,无论那双黑丝脚如何搓弄也无法造成明显动静。
艾薇尔见普通的攻击成效不大,只能故技重施,对龟头进行弱点打击。
“啊!”泓一忍不住叫出声来,可龟头已经被那对发硬的袜尖牢牢钳住,贸然拔出来只会受到更大的刺激。

这个女人…不讲武德。
艾薇尔的其中一只脚放弃了对棒身的夹击,转而专门攻击他的龟头。足底蹂踩、脚尖挑弄、脚趾在上面肆意滑动。整个袜尖都被忍耐汁浸得湿透,渐渐变得柔软起来,刺激度也相应降低了。
“以为这就结束了么?”艾薇尔看着神色放松下来的泓一,暗暗用脚趾夹住龟头,随即猛地一扭。
“噗~”猝不及防之下,第三发精液就这样被榨了出来。
(任务失败,请猎人重新来过)
<if 1 结束>

<if 2>
射过两次精的小弟弟抵抗力已经充分得到强化,无论那双黑丝脚如何搓弄也无法造成明显动静。加上前天被爱丽丝榨干,此时的鸡儿已经感到酸痛无力勃起自然变得更加艰难。
【魅技:强制勃起】
艾薇尔见普通的攻击成效不大,只能动用魅技。她的双足冒出不易察觉的黑光,但紧闭双眼的泓一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变化。他只感到一阵诡异的热流从对方足部传来,然后自己的弟弟就像被充满了电一样不受控制地矗立起来。

在被动采战中,男性的下体一旦勃起,射精就只是时间问题。在丝足的飞速搓弄下,泓一的快感急剧增长。他努力压制着忍耐槽滑落的速度,与艾薇尔展开了一场持久的拉锯战。
魅技:感官强化!
艾薇尔看了一眼计时器,时间已经完全脱离了她计划好的榨精进度,她气得咬了咬牙,再次使出了魅技,同时加快了摩擦的节奏。

感到下体刺激的不断升级,泓一也拿出他吃奶的劲,拼命顶住自己的忍耐槽。
“剩余时间10秒”
泓一死死盯住计时器,他的弟弟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连这十秒也显得格外漫长,胯下也传来剧烈的摩擦声音。很显然,这娘们就是成心不想让他通过考试。
“9…8…7…6…5…4…”
不得不说,爱丽丝的特训确实帮了大忙,前天被她榨干以后自己的耐久度有了显著的提升,否则他根本不可能支撑到这一步。

“三…二…一…….”
期间泓一曾有数次感到失守的绝望,但想起爱丽丝他又吊着一口气坚持了下来。
“嘀嘀嘀,嘀嘀嘀…”计时器的铃声如仙乐般响起,泓一的精关一松,憋了许久的精液如同水枪般飙射出来,好巧不巧地喷在艾薇尔脸上。

“恭喜你,通过了第二场考试。”艾薇尔强忍怒气,草草拭去脸上的精液,不冷不热地说。然后极不情愿地在他的准考证上盖下代表着”通过”的印章。
(任务完成!)
<if 2 结束>

第三场是最无聊的理论考试,这里略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