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穿裤袜的鱼唇妹妹就是要被哥哥的大勾八干成妹妹飞机杯才对嘛
不穿裤袜的鱼唇妹妹就是要被哥哥的大勾八干成妹妹飞机杯才对嘛

不穿裤袜的鱼唇妹妹就是要被哥哥的大勾八干成妹妹飞机杯才对嘛




pixiv 约稿太多的小橘子

 黎看到面前的这双白丝长袜,却觉得有些郁闷。

  亲爱的妹妹小希已经不是以前那么听话的乖乖穿上白丝裤袜,让哥哥摸大腿摸脚脚的小女孩了,很多事情她都能独立做了,渐渐地,也不依赖哥哥了。

  现在倒是,上初中长大了,青春期来了,初潮也到了,也知道男女之间的区别了,翅膀硬了,不只是身体都碰都不让哥哥他碰了,甚至连距离过近都会引发早熟女孩子的反感。

  青春期的小女孩,身体也长开了,前凸后翘的曼妙曲线长出了雏形,曾经的小短腿却越来越被白丝所勾勒出紧致的莲腿,黎眼睁睁地看着可爱的妹妹一点点长大,从一个不起眼的,爱哭爱闹的小丫头,甚至都成长为初中部的小女神,广受欢迎。

  那些毛都没长齐的小男孩看到一些可爱的女孩子,总是喜欢搞什么校花排行榜、女神排行榜,甚至还给她们起了什么乱七八糟、东拼西凑的称号,乃至为了一点评价的区别就开始争执。

  真是可笑。

  当然,黎更关心的是无话不谈的妹妹她渐渐地开始有自己的小秘密了,现在甚至都不让黎进房间了。不仅兄妹的距离和隔阂增加了,而且两人最近都逐渐生疏了起来。两人之间却是平白无故的隔着一层名为性别的可耻的厚障壁了。

  她现在出去玩,都不用哥哥带了。已经是初三的她结识了一个名叫琳的可爱闺蜜,而这个和妹妹同龄的小姑娘又经常带着她小两岁的妹妹璃,三个可爱的丝袜美少女莺莺燕燕,甚是养眼,黎有幸陪她们出游,倒也真是个愉快的体验。也和这对闺蜜姐妹有所往来——虽然仅限于社交软件上和日常交流的些许问候。

  毕竟,谁会不想认识美少女呢?

  虽然家境殷实,两人的零花钱也不是很缺,但妹妹总是要买那些漂亮的衣服,那些精致的洛丽塔服饰本就价格不菲,更别说还要定做、选材、甚至是请裁缝,对于妹妹的零花钱而言,却堪称是刚刚够用,不得不经常找哥哥接济一番。

  但是不知为什么,这个妹妹总会在黎和琳璃姐妹有说有笑的时候,暗中加以阻挠,使得黎和她们的关系也仅限于朋友罢了,也没有达成,黎所想要的进一步的亲密关系。

  什么呀!明明有脱离单身的机会,却要被这个可恶妹妹横插一杠子。虽然表面有说有笑表示宽容,但黎对于此的不满,也在暗中蓄积着。

  当然,最最不可接受的是,现在,居然连黎最喜欢看的白丝裤袜都不穿了!

  自从初潮导致她的白丝裤袜被经血渗出污损之后,她就把常用的袜子直接换成了白丝长袜。这意味着,每一天,黎回家的时候,那一道最可爱的风景线就此消失了。

  当他的眼睛看到白丝长袜上面的绝对领域的时候,就觉得有一种东西消失殆尽了。虽然只是在短裙之前露出了一段莲腿肌肤,但却破坏了在视觉上,裤袜的那种完整感,虽然都是同样的美腿,但是从裤袜到长袜的转变竟让他索然无味。

  不穿白丝裤袜的妹妹,不是好妹妹!

  黎越想越气,甚至连刚从洗衣机房入手的,妹妹刚换下来的白丝长袜,同样的温度和触感,那微妙的香气,正是妹妹的味道,此时却也觉得有些碍眼,回想起妹妹那昔日穿着白丝裤袜,那百依百顺的可爱姿态,宛若昨日。

  心中越思越气,肉棒越想越硬,握着白丝长袜的拳头越捏越硬。

  如此种种,却催化着黎的想法,他此时却似乎是打破了某种阻碍和枷锁一样,不知道从哪里,涌现出了一股勇气,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走进了妹妹的房间之中,想要好好和妹妹讲一番道理。

  难道是妹妹有了野男友了吗?他胡思乱想着,心中却也更加的慌乱了起来。

  不可以!妹妹是我的妹妹!怎么可以被不知道乱七八糟的早恋小屁孩给拐走了呢!万一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那该怎么办!

  一旦有了一个称之为正式的借口,一切行为的合法性,不需要逻辑性,就仿佛能迎刃而解一样,于是黎,迈出了第一步。

  很久没有进入这已然陌生的少女闺房,陈设变了许多,也更加少女了许多,回想起小希总是捏着他的衣角,抱着枕头,害怕的小眼神直盯着哥哥,希望和他一起入睡的那温馨的一幕幕,仍犹在眼前。

  长期亲密的相处,使得黎无法接受这突然隔阂的转变和生疏。看上去是小希依赖这个哥哥,但与此同时,黎这个哥哥,某种意义上,不知不觉间何尝不是在依赖着妹妹的温柔?于是,越发不能接受任何一丝,妹妹将要抛弃他而去,从此成为只有亲属关系的陌生人的结局。

  “呜……”

  黎打开闺房,只见此刻,小希她正在将二指缓缓深入小穴,眯着双眼,檀口微张,除了吊带睡裙,双腿却只穿着白丝长袜,脚趾攥紧床单,坐在床上展开了一个M字型,没有内裤的遮掩,使得这秘密花园能够被这两根手指能够更好的在其中翻江倒海一番,旁若无人的在自己的闺房当中倾诉着自己不为人知的少女春情。

  此时,却被这个不速之客打破了。

  这般香艳的自慰场景,岂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处男能够挡得住的。

  “哥哥!你……”沉迷于自慰的小希,立刻被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吃了一惊,仿佛心脏都要被吓得跳出来逃跑,在这个突发状况下,她也手足无措,却只能本能地大喊大叫着,“出去!”

  正当她要起身赶人的时候,黎笑着,却立刻扑了上去,如同大灰狼一样,轻而易举的压制住了这个贫弱的小兔子。

  “我亲爱的妹妹,你怎么了?看到哥哥来了就这么高兴吗?”黎被这么一呵斥,刚才那千般借口,却又被打消了不少,但是这副诱人的少女自慰的景象却甚是勾动着少年血气方刚的性欲,待到胯下的小头顶出一个小帐篷的同时,那刚才的种种正义感,却又随着充血的肉棒,一并化为了性欲。

  “你!放手!”小希却有些生气,然而少女和少年,随着年龄而成长的体力优势却是越拉越大,那轻盈的白丝小腿几经挣扎,却只能无奈地在哥哥的身下,踢蹬着空气,不仅没有起到任何脱身的作用,还徒耗体力,于是小希越发难以抵抗黎的镇压了。

  “你想我了,是吗?还偷偷自慰,真是不乖!”黎调笑道,却乘着小希毫无防备的时候,便是一把抓过妹妹的手腕,用那双白丝长袜的一只拉扯成简单的绳子,在妹妹被这突然状况而无法应对的当口,突然就用其中一只长袜死死绑住双手,无师自通地打了一个死结,这样,小希的双手却被拎到头顶上束缚了起来,这样她就更加无法拒绝黎进一步的行为了。

  “跟你有什么关系……呜……呜!”傲娇的小希还想反驳,却被另一只刚脱下来的白丝长袜堵住了接下去要说的话。

  “呜……呜……”小希双眼直视着正在压制着她的哥哥,穿上了新的白丝长袜的双腿更加强烈的对着对面抬起脚踝,挣扎着,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然而却为时已晚。

  黎的一只手握住小希穿着白丝的玲珑脚踝,将双腿分开,而另一只手则撩向了小穴口。

  “不好好穿裤袜,真是不乖呢!”黎抬起手指尖,轻轻拨动着那含苞欲放的馒丘沟壑,甚至还抵住了其上的一颗肉芽儿。

  “呜……呜呜呜……”只是稍微按压了一下这深藏于其中的小蜜豆,这般被他人所挑逗的亲密接触,带起更加意想不到的快感,却让小希更加无可自拔地挣扎了起来,俏脸通红,娇躯无力的摇晃着,织物的口感堵塞住了哀鸣,那梳好的柔顺长发却又有些散乱了起来,然而这样的被束缚的状态下的挣扎,却让黎更加欣赏到这凌乱的美态,这是平时的小希所不曾有的,而绽放的异样魅力。

  在这一刻,黎已经将面前的小希,当成了一个女孩子,一个可以与她深入性欲的女孩子,而不是单纯的一个“妹妹”来对待。

  “小希想要了吗?那就求哥哥我来帮你一把吧!”黎见到此景,更是心动,心脏雀跃,气血直冲下身,那男子高中生的坚挺分身便立刻壮大了起来,在小希的眼中却显得越发狰狞,这炽热的肉棒正磨蹭着多汁小穴的唇瓣,如同鞭笞一般,随着那一下又一下的磨蹭,动摇着小希那傲娇和疏离的内心。

  “嗯……呜……”小希摇摇头,似乎是否认哥哥自作主张的胡言乱语,小穴却不争气的泛滥出屡屡湿意,身为少女的羞耻心依旧抗拒着哥哥的行为,可玲珑娇躯却是更加诚实地迎合起了这哥哥的坏肉棒,些微的爱液润滑着,却让肉棒更加顺畅地磨蹭着小穴口。

  每一次的磨蹭,都让小希这简单的小脑袋有些迷糊,未经人事的小穴哪里经得起那充血的肉棒透过肌肤相亲所传来的雄性气息的刺激,每一次接触都是突如其来的撩拨,带动了青春少女,那为数不多的胡思乱想。

  怀春的少女,却远比那未成熟的男孩子要含蓄得多,其实最是好色,小脑袋里也不知道想了多少不能对人说的,色色的小秘密,于是眯上眼睛,俏脸微红了起来。嘴上依旧是闭口不言的沉默,然而身体却又十分诚实的开始配合着哥哥的撩拨,偷偷享受这般禁忌的快感。

  在快感浮起的时候,被童话和糖果所组成的少女总会幻想着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而这连绵不绝的欲望,将那脑海中的一幕又一幕的幻想连接起来,一时间却又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危险处境。

  “是吗?小希想要哥哥帮你对吧?好啊。”

  在小希因为这诸多快感与幻想交织而陷入混乱的同时,黎再一次笑着,然而身下确是毫不放松,肉棒对准了小穴,待这菇状的尖端深入其中,便是一挺腰,齐根没入了其中。

  “呃呜呜呜呜呜……”随着小希那被遮掩住的痛呼声响起,她也从中清醒过来,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被下半身所支配的哥哥,丝丝鲜血却也缓缓从交合处渗了出来。

  那少女破处而成为女人的初啼,却在如此状态之下,却只化成了嘈杂的呜咽声!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小希只感到一阵撕裂的钝痛。被夺走贞洁的痛苦使得少女全身都不顾一切的挣扎着,在哥哥的身下无助地扭动着,却很快又被迫停下,睁大着小眼睛看着哥哥,双眼本能地湿润了起来,视线有些模糊不清。她平时都是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小宝贝,哪里受的这般待遇,几乎都要为这初次的疼痛哭出来。

  一切想要说出来的言语就和自己的行动一样,被困窘于己身,而沦为无用功。

  被刘海遮掩住的额头,也出了些细密的香汗。少女那青春期的身体,在那一系列毫无章法的挣扎之下,在短时间内就便耗尽了体力,却无法承受住所消耗的巨大体力。

  当一切已经注定而无法回头的时候,幻想彻底破灭,柔弱的少女只能被迫接受自己被这越发粗壮的大肉棒支配的命运。让自己那美丽诱人的身体,围绕这根进入自己身体的肉棒所运动着。

  黎肉棒一提,毫无经验的少年只能顺着妹妹的小穴,突然就进入了一个难以想象的温暖湿润的肉壁当中,但是感到妹妹身下的剧烈反应,对此,他也有些心慌,生怕做出伤害妹妹的事情。于是便取出堵住妹妹小嘴的白丝长袜。

  “痛死了,哥哥!呜!”小希对此毫无办法,只能不怀好气的,看着这个莽撞的哥哥。

  黎想要将肉棒拔出来,但却被妹妹那紧致的小穴所纠缠着,一时半会儿竟然也无法动弹,反而只能将错就错的就这么把肉棒留在妹妹的体内。他一边安抚着因为破处而痛苦的妹妹的娇躯之后,过了好久,于是肉棒才继续缓缓的深入前进着。

  停止反抗的少女摆动那双纤细的白丝小脚,乖巧的张开大腿,使得肉棒更容易进出,对她那初经人事的小穴越发深入的开发着,从少女的小手那浅尝辄止的自慰当中更进一步。

  “那我,拔出来吧?”

  “不要!”

  待到黎小心翼翼地询问着妹妹,却又被妹妹坚决地打断,而越发紧致的小穴更是如同根须一般纠缠着那令她心绪无比凌乱的硕大肉棒,肉壁虽是初次,却顺从着雌性的淫乱本能,娇嫩而敏感的穴肉逐渐吻合着菇状的尖端和棒身的青筋。

  “嗯……嗯……啊……”

  那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感,随着黎的抽插行为,细微的爱液迎合着外来的侵犯,犹如排山倒海一般而来,带起一阵阵细小的水声,洗刷着小希。

  不仅仅是小穴,此时的小脑袋也不想什么别的东西,全是专注于肉棒的抽插,却是逐渐记住了肉棒的温度、形状,这一系列的复杂感觉逐渐抚平着少女的初次性爱所带来的伤痛,原先难以动弹的躯体,逐渐也开始配合着黎本能的深浅不一的胡乱,嘴角哼出一丝丝低浅的呻吟。

  “啊……要……要射在里面了!”

  随着黎的一声低闷的喘息,他吐了一口气,就这样趴在妹妹的身上,这似乎是鸣金收兵的号角声,这次的性爱,似乎就要告一段落了。

  然而此时的肉棒已经不是黎的主观意愿所能控制的了,随着一阵似乎从大脑深处汲取脑髓的快感爆发,纵使黎那慢一拍的反应发觉不能随随便便无套内射到女孩子的小穴防止怀孕这一事实,被性欲榨干体力的哥哥只能眼睁睁感受着一股股精液随着心脏的颤动,如同潮汐一般,涌入了妹妹的处子蜜壶当中,精液中蕴含的无数精子,似乎就要深入到小希的子宫当中,令她怀孕,诞生出兄妹间禁忌的果实。

  “呀啊啊啊啊……”

  伴随着射精的,则是小希敏感的小穴肉壁被精液的热浪洗刷的快感,随着白丝双腿无师自通地缠上了哥哥的腰,脚踝交缠着固定住。在她感受到未曾设想的中出快感的同时,从小穴深处,一股股爱液如同溪流那般潺潺流淌而来,又逐渐和精液混在一起,缓缓从交合处滴落。

  二人四目相对,却又不知道是哪一方主动,兄妹便亲吻了起来,唇舌交缠之间,少年少女的春心,又在激烈的萌动着……

  “那么……不许穿内裤,好好穿裤袜,不要穿过膝袜,知道了吗?”

  “唔……好吧……”

  距离兄妹之间突如其来的做爱也没过去多久,在教室里坐着的黎,却又不知何时,又回味起妹妹那可爱的白丝大长腿,在脑海里回想起那经过做爱争取到的胜利——让妹妹不穿内裤,只穿裤袜。在黎心中,这远比和妹妹单纯做爱要重要得多。

  做爱总要结束的,但是养眼是长期性的。

  黎就如此意淫着,直到放学。准备到时候就好好把玩穿了一天,沾满着美少女体香的白丝裤袜的时候,却又在妹妹的白丝双腿上,又看到了那模糊的绝对领域,他竟是有些生气的一把抓起妹妹,带上无人教室的门,生硬的伸手摸向妹妹的校服短裙里面。

  “哥哥你别急啦!”小希却没有因为黎的粗鲁而生气,反而宠溺地看着这个急色的哥哥,颇有些自得的神色,“今天人家可是没有穿内裤,只穿了这双裤袜哦。”

  “啊?那你这个……哦!”听到妹妹的解释,黎将信将疑的揭开了这深蓝色的小短裙,却见妹妹那没有穿内裤的真空之下,却是一双上肤下白的拼接长袜——这种袜子总能造成你只穿了过膝袜的视觉效果。

  于是看上去是什么都没穿的真空小穴的地方,却有了一双安全裤一般的肉丝充当起内裤的角色,相比直截了当的真空,却又多了一丝朦胧的光泽。

  “喏,人家一直想着哥哥的大肉棒,这里都湿的不行嘞!♥”小希眨眨眼,在哥哥的面前卸下了少女的矜持和羞怯,大大方方地用手指伸向裤袜那被小穴口所润湿的裆部,撩拨着面前的少年。

  “勉勉强强吧!求你了小希!我还是喜欢看你穿白丝裤袜,不过,这个要到下一次再说!”然而见到这种裤袜,黎的心中还是有某种东西被堵上了,虽然妹妹好好穿了裤袜,但还是对这种视觉效果不太满意,只能说勉勉强强对此感到接受。

  “好吧好吧,真拿你没办法呢……”

  小希眨眨眼,眼神闪烁,无奈地苦笑着,同时樱唇轻启,只能答应了坏哥哥的请求。

  她只得双手半脱裤袜到大腿根上,趴在无人的课桌磨蹭着桌角,堪堪露出饥渴难耐的小穴,那对水光晶莹唇瓣,更是无比诱人,几乎在暗示着渴望男人的肉棒填满身为雌性与生俱来的空虚感。

  “哥哥,快来吧,小希我已经忍不住了……呜♥”早已忍耐了一天欲火的黎,按住小希那紧致幼臀,如同骑枪冲刺一样,勃起的菇状尖端瞬间没入了那水润湿滑的妹妹蜜穴之中,那种熟悉的紧致感缠裹着肉棒,随着肉棒缓缓没入,整个棒身都受到肉壁那温柔的触感,使得黎完全不想将肉棒脱离这般舒适的温柔乡之中,而是挺起腰,双手撑住,就这么开始在少女的身上耕耘了起来。

  “诶?这么快……呀!”小希虽然在不穿内裤只穿裤袜的奇特状态下,小穴被这一线档的丝袜不断刺激着,带动着那敏感的双足在运动中被丝袜摩擦着,总有一种被摸腿的感觉,于是在学校,小希也忍耐了一天的发情欲望,发软的双腿早就无法忍受住哥哥的撩拨,要不是处于少女的矜持害羞,早就等不到放学就和哥哥在课间时间嘿咻一番了。

  她平时也不想穿连裤袜就是这个原因,也不知道为什么身子就这么敏感,穿着过膝袜勉勉强强能习惯,甚至还有些享受,但是一旦穿上裤袜,那种控制不住的情欲上涌,使得她一穿上去就会变成淫乱的女孩子了!

  今天的小希在学校里,那异样的脸红很是惹人关心,殊不知,这是小希穿上裤袜而催生了发情欲望的结果!令这些关心小希的同学没想到的是,在她那清纯可人的外表之下,在裙子底下,裤袜渗透着淫水早已经是饥渴难耐,没有人会知道小希现在竟是如此淫乱放荡的小淫娃!

  “嗯……嗯……啊♥……”

  肉棒的抽插,带起一阵阵的娇喘和水声,初经人事的小穴,食髓知味地配合着肉棒的奸干,屡屡命中少女那脆弱的敏感G点。

  然而当小希在身体深处一次又一次被肉棒无情蹂躏之后,只觉得娇躯一颤,触电般的快感瞬间席卷着全身,瘫软在那依旧坚挺的肉棒当中,然而黎的欲望却并未因为小穴的投降而感到满足。

  “张嘴!啊……”黎意犹未尽的将肉棒从小穴里拔了出来,重新给小希穿好裤袜,让她乖乖蹲下,使得大肉棒能够顺利插入妹妹的嘴中给她精液喂食!

  虽然只是正常的抽插行为,但是小穴和小嘴的感受却是完全两样的。

  灵巧的小香舌无师自通地缠裹着那狰狞的阳具,如同树木的根须般,纠缠着占领大部分口腔空间的庞然大物。娇嫩的小脸蛋儿甚至被这个坏东西撑得有些鼓了起来。

  银牙轻咬这根肉棒,总给黎一种,会被咬断的错觉,然而每一次亲密接触,这种错觉却给他带来一种紧张的刺激感,令他欲罢不能。

  他收动着腰,对准面前蹲下来含住肉棒的妹妹,如同骑兵面对严阵以待的方阵一般,发起了一轮轮的冲锋,仿佛每一次都是最后一次性爱那样激烈和刺激,原先只是以为和小穴没有什么区别,也知道妹妹也不会真的就咬断了,但在隐约之间,这种挥之不去的想法却成了助兴的动力。

  “你这小嘴可比小穴骚多了!说着讨厌男孩子,其实喜欢哥哥的肉棒喜欢的不得了呢!”然而这种略显紧张的环境还是能让黎有些不安的感觉,仿佛下一秒就有一个路人抓包他们的激情做爱而造成社死的后果,虽然他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从这种越发粗暴的语气当中,不自觉地透露出来了。

  对于小希来说,虽然含着肉棒的感觉,也和含住一根大香肠的感觉有些类似,最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些抗拒和不适,却在哥哥那宛若调情般的羞辱之下,唇舌的侍奉和配合便到了一个无师自通的巅峰,她未曾如此了解过这根冤家对头一般的,哥哥的小分身,长短、粗细、硬度,乃至菇状龟头和棒身的青筋,它们似乎都化为了一种绝妙的代码,真要从嘴里具体表达,却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但是被肉棒搅动过蜜穴的小脑袋却对此十分的熟练,并且很快的调动唇舌,观察着对面的哥哥无意识的低沉喊声和动作,更加精准地与之配合。

  隐约之间,某种身为雌性而被迫侍奉雄性的微妙屈辱感涌上了小希的心头,伴随着偷偷向着裤袜小穴摩擦的手指,便让少女有种说不出的欲罢不能。不会讨厌,不会太喜欢,但就是密不可分无法脱离。

  黎享受着妹妹越发熟练的奉侍,那微妙的紧张感也随着一次次挺动着腰,肆意抽插着小希的嘴穴,而逐渐弥合了不少。

  “哥……哥哥……别……别射里面……呜……会太多啦呜呜呜呜呜……”小希的口中逐渐充斥着精液的浪潮,她瞪大着眼睛,突如其来地迎接着完全不知道这个坏蛋哥哥射出来的疯狂浓精,被肉棒挤占的口腔完全吃不下那许多精液,以至于都沿着肉棒与小嘴的交合处的嘴唇,滴落了一些。

  她只得跺跺脚,一手指着自己的半脱着制服小皮鞋的脚底,一边“呜呜呜”地挤眉弄眼,瞪大着眼睛,反复暗示着。

  黎好像听懂了小希的意思,便恋恋不舍地从那销魂的小嘴之中,缓缓拔了出来,带起一堆精液,甚至还溅射到衬衫短裙的制服上。

  小希将还半脱鞋子的小脚抬了起来,黎如获至宝的捧住,将肉棒毫不犹豫地插入鞋子和丝袜纤足的缝隙之中,随着一股更加放松的释放感和满足感,更多的精液随着在鞋内翻腾而轻轻挤着肉棒的小脚颤抖,均匀的播撒在鞋底和足心之上。

  “哥哥你到底有多能射啊!在我的小穴都没射得跟猪这么多吧!”等到小希勉强将这寡淡的精液吞吸下去,才张开嘴吐槽道,同时还换了一只脚,让肉棒射在另一只鞋内,算是雨露均沾了。

  这小脚配合鞋底,构成的新的足穴却给黎带来一种异样的舒适感,他甚至想立刻回家,好好品尝脱下鞋的丝袜双足如何抚摸肉棒的绝妙滋味。

  “小希的小脚太可爱了!我忍不住!啊……”

  直到一声低沉的叹息,黎竟然又一次在妹妹的鞋底和脚心的夹角之中,发泄除了最后的精液,他才恋恋不舍的收回早已软踏踏的肉棒,总算是得偿所愿的完成了了今天的一切对妹妹的妄想,开始和妹妹一起收拾着激情的后续。

  反正今日恰好也是他作为值日生,顺手的事情。

  “哥哥……坏!”小希别过头去,稍微擦了擦制服上的少许精液,感受着鞋内那被精液浸泡的双足,那种时刻被精液按摩的感觉,使得一阵羞耻感涌上了心头,却是不等黎穿好裤子,双手提着小书包,迈着内八字的姿势,羞羞答答的走了,在光滑的走廊上响起一阵“哒哒”的声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